1. 首頁 > romantic love making >

romantic love making



嘿,兒子,來這兒,我們來聊一聊。

  我看到你在看那個路過的 女人

  我不是想評判或者羞辱你,我知道你為什么這樣做。

  但我們必須得談談這個問題,因為你怎樣“ 看女人”,這很重要。

  很多人會告訴你,女人應該注意自己的 穿著,以免招來 男人不當的目光。

  但我想告訴你 的是:女人如何穿著打扮是她的事,但像看一個人那樣去看她是你的責任,不管她穿什么。

  當你被一個女人的穿著所誘惑,忍不住游移雙眼、上下打量時,可能你會歸咎于她穿了什么,或者沒穿什么。

  但不要這么做。

  不要扮演受害者。

  因為當它發生時,你并不是一個無助的受害者。

  你完全能夠控制你自己,試一試。

  試著去看她的眼睛,而不是衣服或 身體

  當你扮演受害者時,你就陷入了男人一受到外界刺激 就會與生俱來地產生反應以至于無法自控、喪失判斷能力的謊言中。

  這是個荒謬的謊言。

  你能做到的遠不止是那樣。

  那個被你看的女人也遠不只是她的衣服和身體。

  社會上有很多男人物化女人的說法,這廣泛存在。

  人類會物化他們試圖去控制的事物。

  但如果你真的愛一個人,不要把她們簡化為一件物品。

  當你物化一些人——無論男女時,你也就放棄了你的人性。

  怎樣“看女人”?一位父親寫給(我把女同學摸出水了)兒子的話關于女人的著裝,有兩種常見的觀點迫使你去相信。

  一種觀點認為,女人需要靠穿著打扮來吸引男性,另一種則說女人得靠穿著來保護自己,避免男人的傷害。

  但兒子,你可以做得比這兩種要好得多。

  一個女人,或任何一個人,都不需要靠穿著才能引起你的注意。

  你需要給予她們應有的全部注意,僅僅因為你們都是人。

  另一方面,女人也不應該感到她要遠離你來自我保護,因為你能夠控制自己。

  不幸的是,現在不同性別之間的大多數互動,都根植于 恐懼:對 拒絕的恐懼、對被虐待的恐懼、對失去控制的恐懼。

  我們 害怕他人,因為我們被這樣教育:他人是危險的;女人的身體會導致男人犯罪;如果一個女人展露了太多身體,男人就會做 蠢事

  但我們必須得說清楚: 一個女人的身體不是危險源,她既不會對你造成傷害,也不應招致你做出蠢事。

  如果你做了蠢事,那也僅僅是因為你選擇這樣做了。

  所以,不要散播男人和女人間的恐懼。

  怎樣“看女人”?一位父親寫給兒子的話女性的身體很美好、很奇妙也很神秘。

  尊重她,把她當成同樣有希望、有夢想、有經歷、有感情和有追求的個體來尊重,讓她更自信,鼓勵她更自信。

  但這么做不是因為她是弱者。

  這是最大的胡扯。

  女人并不比男人弱。

  她們不是弱勢的性別,是另一個性別。

   哪想到,李芬竟然直接撲了上來,而且身前那挺挺的飽滿,正緊抵在他胸膛上。

   縱然隔著花布裙子,也讓 老吳清晰感受 到了她那兒的溫熱以及圓潤。

   李芬嚇的在懷中 瑟瑟發抖,老吳則被她身前的嬌媚給擾的火氣大盛。

   不自主的,他身下就有了強烈反應。

   李芬身子比較靠前,恰好就撐在她小腹下方,可離下面更迷人的地方還有段距離。

   老吳發現這點,想著一不做二不休,于是猛地一推 輪椅

   李芬受力站不穩當,一下子就側身跌坐向老吳,而且位置特別巧,正是那兒…… 在李芬跌坐的一瞬間,老吳只感覺那兒緊擦著兩條溫熱的玉腿,然后一下子就蹭了過去。

   與此同時,李芬更是爆發出醉人的嬌吟,不由自主的聲音從腔子里擠壓而出。

   感受到身下敏感處的滾燙,李芬著急忙慌的站起身來,臉色紅得像是熟透了的西紅柿。

   簡直羞死個人了,主動撲入人家懷抱里,還差點坐吞進去…… 羞怯慌亂中,李芬忙向老吳解釋,我不是故意的,我打小就怕打雷。

  小時候親眼見過村里有人雨天在大樹下避雨被雷劈糊了,打那起我就特別怕打雷,我真不是故意的。

   原來是這樣,難怪李芬那么怕打雷。

   不過老吳卻顧不得在乎這個了,他現在更關注剛才在李芬那兒蹭了那一下,好爽。

   他琢磨著,今晚得想個辦法,跟李芬發生些更親密的關系。

   正掏空 心思地琢磨呢,突然,又是一記更為響徹的驚雷炸起。

   那炸雷直讓人頭皮發麻,小區里的車子都被震的報警聲大響。

   再看李芬,她已經嚇的緊捂耳朵瑟瑟發抖,就跟受驚到極致的小兔子似的。

   看到這一幕,老吳當時就有了主意。

   他一本正經的說道:小李,今晚你跟我睡一個屋吧,有我在你不用害怕! 李芬當時就羞急到 不行,她害怕打雷不假,可也不能因此就跟老吳睡一張床上去。

   不過沒等她說什么的,老吳就正氣凜然的說道:你放心,你在床上睡,我在輪椅上睡,不會有什么關系的,而且我一個廢人,連路都走不了,你也沒必要擔心我。

   老吳表現的這么正人君子,還自嘲說是個廢人,這讓李芬有些不好意思。

   但她還是有些羞意,畢竟要跟剛相處一天的男人在同個房間里睡覺,她不太容易接受。

   可老吳再三堅持,還說前段時間小區里有小偷趁雨夜入室盜竊,甚至差點殺死房主。

   李芬害怕了,加上又有驚雷炸響,她這才慌亂的答應下來。

   老吳心底暗暗高興,只要人來屋里了,就不怕睡不到一張床上去。

   將李芬帶回屋后,他果真坐在輪椅上,并執意要求李芬上床睡覺。

   李芬原本還推脫自己坐著睡,但堅持不過老吳,也就上床了。

   在李芬上床后,老吳坐在輪椅上閉眼休息,可耳朵里全是在捕捉屋里的動靜。

   他能聽到李芬翻來覆去的,起初他以為是害怕雷聲,可漸漸又覺得不像。

   直至約摸得半個小時過去后,李芬依舊沒睡著,于是老吳也睜開了眼睛。

   小李,你是有什么 心事嗎? 李芬忙吱吱唔唔的回答,否認說沒有心事。

   老吳年長李芬二十多歲,看她心思就跟看小孩似的。

   眼珠子稍微一轉,老吳就明白了李芬的心思。

   我聽中介說你還有個三歲兒子,你是不是想小家伙了?如果想的話,你可以接過來。

   不行不行,這怎么可以,絕對不行。

   李芬被一語猜透了心思,連忙擺手拒絕。

   自己是新來的,包吃包住每月還拿走四千塊錢,再帶兒子過來添張嘴,那哪行。

   但老吳并不介意這個,他說,帶過來吧,你兒子三歲剛好上幼兒園。

  城里教育總比鄉下好一些,你就把孩子接過來吧!至于孩子上幼兒園的費用你不用擔心,我老光棍一個,花不了幾個錢,死了也帶不走,可以多給你些工資,就當資助小家伙上學了…… 老吳說的很真誠,這不是在套路李芬,他是真這么想的。

   老婆兒子都沒了,他留錢還有什么用,如果真能幫助李芬母子的話,他不介意花些錢。

   李芬從話里感受到了老吳的真誠,還有些隱隱的傷感,所以她特別感激,她相信老吳是好人。

   只是感激和相信并不能讓她厚顏無恥的接受,所以她再次拒絕。

   可拒絕的話再多也抵不過老吳近乎執拗的堅持,她最終只好感激的答應下來。

   行了,趕緊睡吧,時間不早了,明天天好的話回家把孩子接來吧,有個小孩還熱鬧。

   老吳閉上了眼睛,不再有任何旖旎心思,臉上也洋溢起淡淡的溫馨笑容。

   望著老吳臉上的淺笑,李芬心里暖暖的,她感受到了來自一個外人的無私關愛和熱心腸。

   想想自己,竟然一而再的懷疑老吳動機,她心里特別過意不去。

   尤其是對方還是個殘疾人,自己竟然還腆著臉任人睡在輪椅上。

   想到這,李芬腦袋一熱,說道:吳大哥,你上床上來一起睡吧! 老吳剛有點睡意,讓這話頓時給刺激醒了,你……不用以身相許,我自愿幫助。

   李芬頓時大羞,語氣中充滿了羞澀,我不是那意思,我是說咱們都在床上睡,你在這邊,我在那邊,不是那樣的睡,你誤會了…… 老吳有些小失望,不過還是笑著裝模作樣的拒絕。

   這次李芬倒是挺堅持的,所以他也就半推半就的上了床。

   本就張單人床,兩人即便一人一邊,中間也沒幾分距離。

   隨著雷聲的越來越密集,李芬也就顫抖的越來越厲害,老吳都覺得床像開了震動似的。

   轉過身看了眼瑟瑟發抖的李芬,他頭腦一熱,直接伸手把人給強行摟在了懷里。

   小李,我摟著你,你就不害怕了。

   被老吳這一摟,李芬倒是真不害怕了。

  可就這么被摟著,也實在太不像話了。

   她想要拒絕,可是雷聲轟鳴,每一道雷炸起都讓她不自禁的回憶起當初大樹下被雷劈到焦糊的尸體。

  想起來那個死人她就害怕,因此根本不舍不得離開老吳那火熱的懷抱。

   漸漸的,她覺得這樣也挺好的,至少心里不害怕,老吳也沒有過分的行為。

   她琢磨著,老吳應該就是單純的一種保護欲望,想要保護她讓她別再害怕而已。

   可隨后,她又想掙脫老吳的懷抱了。

   因為她感受到背后抱著自己的老吳,又暴躁了。

   而且那猙獰的大東西,竟然剛好從(上課把女同學玩出水了)她身后頂到了那里。

   那可是她全身上下最為敏感的地方,只剛剛觸碰,就讓她感覺全身力氣都被抽空了。

   即便隔著褲衩兒和裙子,也讓她感受到了火熱與滾燙,就像是在灼燒她那里似的。

   吳、吳大哥,你能不能離我、離我遠一點,好、好難受,啊~! 嬌息急促中夾雜的嬌吟,充分印證了李芬的難受,可老吳更難受。

   成功感受到了李芬嬌媚的地方,他沖動到了難以抑制的地步。

   這會兒他甚至都想,把李芬的裙子和小褲褲給一把扯掉,然后狠狠的弄進去!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