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mcdv 22 >

mcdv 22



  閱讀提示:妻上班的單位,只有 領導辦公室的燈還亮著,所以我幾乎不費力氣的就找了妻的加班地,或膽怯或不想打擾妻工作,我 原本在辦公室門前等妻,卻聽到最熟悉的叫床聲,我只能魯莽的開門沖進去,看到的是妻和那個 男人的赤裸。

    查看更多網友口述>>  博友留言:  木子李:  冰凍的 城市的霓虹燈下,有人狂歡,有人街頭買醉,而我卻盲目的走在大街上,看車水馬龍,聽地攤吆喝,不敢多說一句話,因為我怕眼淚不爭氣的流出....。

  。

    一直覺得自己是一個幸福的男人,也常常為自己有著19厘米的小弟弟充滿自信,原本以為床上給予 妻子的無限性福可以換取一份 婚姻的穩定,但卻在不經意間,看到了妻和她單位領導在辦公室偷偷練 床技

    那個比我年長20歲的老男人,肌肉松弛,小弟弟猶如金針菇,動作笨拙,即便是這樣,妻都在賣力的呻吟,全力的配合,就因為那糟老頭比我有錢。

  口述: 艷妻陪領導練床技我慘戴綠帽領導艷妻床技  我只是一個有一份穩定工作的小男人,和妻在這座城市沒房沒車,靠著租房維系著我們廉價的婚姻,不敢生孩子,一是城市高額的開銷讓我還沒有攢足孩子的奶粉錢,另一方面,我們不想讓一個無辜的生命來到這個世界上跟著我們受洋罪。

    如果不是那天下班后無所事事,突發奇想去接妻子下班,我或許就不會看到那罪惡的一幕,怎奈生活中沒有太多假設。

    那晚八時許,妻上班的單位,只有領導辦公室的燈還亮著,所以我幾乎不費力氣的就找了妻的加班地,或膽怯或不想打擾妻工作,我原本想在辦公室門前等妻,卻聽到最熟悉的叫床聲,我只能魯莽的開門沖進去,看到的是妻和那個老男人的赤裸。

    妻沒有害羞,沒有認錯,而是惱怒的連衣服都沒來得及穿就給了我兩記耳光。

  我頭也不會的讓自己淹沒在人潮中。

    這之后,除了趁妻上班,回家拿了幾件換洗的衣服,我再也不愿踏進我們的出租屋。

  每個夜晚,我都會六神無主的在馬路上游蕩,累了,就去老鄉的出租屋擠床。

  口述:艷妻陪領導練床技我慘戴綠帽領導艷妻床技  原本以為冷戰幾天能夠收到妻道歉的短信或聽到妻認錯的電話,我終究還是失望了。

  只是冥冥之中,我依然是她的(兩根一起插進去)合法丈夫,面對現狀下如此物質的婚姻程序,我想離婚,卻少了一份沖動的勇氣。

    回復博友:  有個詞叫‘吃喝玩樂’,道出了人生需求的主次,也就是說,解決溫飽是生活的首當其沖,只有基本的物質保障,才有精力去享受性福的情趣。

    其實,城市中,像你這樣租房的小夫妻還有很多,他們也煎熬著婚姻的無奈,他們有用自己的忍耐堅守著婚姻的忠誠,其實有的時候,窮夠了之后的背叛也是一種生活方式,盡管說這份背叛往往在道德框架被束縛、被謾罵,卻很容易讓些許女子迷失。

    不要把自己說的多高尚,因為這個世界上九成以上的人都是見錢眼開的主。

  當愛情敗給物質,你真的無話可說。

  也或許你妻子終歸有一天,會因為那老男人的房事不及你,會對你想念,甚至在騙取了那老男人很多錢之后還會死皮賴臉的求你原諒,但現狀下,她已經沉迷在老男人的小恩小惠之中,否則,在事發后,為什么一個短信、一個電話都沒有給你?那不是她做賊心虛,而是比無情更冷漠的一種情感叫想要把你放棄。

  口述:艷妻陪領導練床技我慘戴綠帽領導艷妻床技  盡管說,我并不想鼓勵女人靠學壞去賺錢,但有時我們必須承認女人學壞就有錢的事實,現狀下,有句話送給你‘人活一口氣’,如今迷失的生活讓你已經非常痛苦,何不對現狀婚姻做一個了解?如果你實在對離婚后的婚姻重組沒有任何信心,也只能忍受你妻的人在曹營心在漢了。

    不管你最終如何抉擇,你都要記住,不是你做錯了什么,而是你沒錢,不管是在一起,還是分開,都不要采取任何報復措施,關鍵是在不脫離現實的前提下讓自己開心最大化。

    查看更多網友口述>>  文章來源(木子李_新浪博客)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我不是盲人,但我開了一家盲人按摩店,村里的姑娘都是常客……我叫陳生,30歲了還是單身漢,因為天生眼白多看起來就是個盲人,村里的人都把我當盲人。

  隔壁的寡婦更是對我毫無避諱,她長得嬌艷,身材又豐腴,前凸后翹的,可惜這么個尤物竟然放著沒人要!天天大晚上的不曉得在屋里干些什么瞎事,那嬌嬌聲兒直勾著我的魂穿過那道墻,看看寡婦深夜中自我安慰。

  沒想到我的機會還真來了。

  今晚,我剛躺上床就聽到隔壁嬌柔的呼喊,那聲音在這寂靜的夜里,直聽得我心里發癢。

  這么晚了,叫我干嘛?難不成是寂寞了?腦中浮現出李素英那極品身材,心頭一片火熱,我隔著窗問:“ 李姐,喚我有啥事兒?”“ 小陳啊,我衛生間的門好像壞了,你能幫我弄開么?你進屋摸到衛生間門,那有個 門栓,拉下就行。

  ”衛生間?我整個人頓時就懵了,喉嚨咽了口唾沫。

  這寡婦在洗澡,竟然讓我去給她開門,當我是真瞎吶!過去開門就能看到 李寡婦那妖嬈的身材,我幾年沒見過女人的身子了,這時候我激動地腳哆嗦,摸著進了她家。

  她家門沒鎖,村里人都曉得李寡婦的門天天都是敞開的,只要是男人都可以進。

  我找到廁所,那亮著燈,一眼看到了門栓。

  抓著門栓,手不停顫抖,我朝里喊道:“李姐,是我,就是把門從外面打開就可以了么?”“啊…對的。

  ”李素英那聲音有些顫抖,似乎在興奮著什么。

  我看得見,自然是一下子就能打開衛生間,可是我還裝作在門上面摸摸索索的,最終放在門栓上,一拉,整個門微微晃動。

  居然沒有開。

  我再次用力拉拽整個門,門‘咔嚓’一聲,打開門來。

  我就看到李素英面色潮紅、上半身穿著遮羞布的站在我面前, 一只手拿個 膠棒,另一只手捏著圍在身上的浴袍,嬌滴滴的臉像成熟的蘋果,煞是好看。

  看到李寡婦那充滿著媚勁的眼眸,我心里一緊血液頓時沸騰起來,頓時就有了反應,我暗叫不好壓下心里的火熱。

  可那曼妙的身子就在我面前晃悠著,我一個大小伙子,怎么忍受得了?我注意到她手中的膠棒,上廁所拿個膠棒,難道……“多虧你啊小陳,要不然我還不知道怎么出去呢!”我點了點頭,心說不虧不虧,沒想到晚上還能看到如此美妙的景色,哪里會虧。

  (女同學兩腿之間被同桌摸出水)李素英朝我走來,一股迷人的芬芳撲面而來。

  當李素英靠近我,我清楚的看到她看向我下方那震驚的眼神,嘴巴大的差不多能夠放下一個蘋果。

  我從小天賦異稟,村里的男人無不羨慕。

  我連忙捂住下方,故作一臉難受的樣子。

  “李姐,我尿急,能不能在你這撒一泡尿?”“可以可以,需要我幫忙么?”“不用李姐,我自己可以的。

  ”我關門走了進去,側對著門,然后拉開拉鏈,我余光瞄到李素英將門偷偷的打開一條縫偷看我。

  我瞅見李素英目不轉睛的盯著我那兒,嘴巴張的老大,一臉驚訝的樣子。

  話說李素英老公也死去五六年了,這五六年估摸著都沒有男人碰過,這么多年她應該很寂寞。

  我故意沒尿進便池,再度看向李素英,卻發現她的一只手在自己身上游走,原本手上的膠棒也不見了……我見狀,內心更是像被火爐烤著一樣,渾身都發燙了。

  尿完我穿好褲子,拉上拉鏈,摸著墻壁走了出來,我看著近在咫尺的李素英,咽了一口唾沫。

  她目光火熱的看著我下方,捂著胸口的左手還在輕輕的動著,此時手上的膠棒卻是不知道哪里去了。

  “李姐,沒有事情的話,我就先回去了。

  ”我多想接著再看李素英那豐腴的身子,但是作為盲人的我不能在這多待。

  “要不進來喝口水吧!今天怪麻煩你的,大晚上的還把你叫過來。

  ”李素英見我要走,頓時就有些急了,連忙開口說道。

  我聽到她說的話,心里頓時就樂開了花!大半夜孤男寡女,共處一室,對象還是一個寂寞多年的寡婦,這怎么能不讓我樂開了花。

  我故作猶豫。

  李素英卻是雙手直接拉著我的 胳膊,往屋里面走。

  她雙手拉著我的胳膊,緊緊抱著我的胳膊,溫熱、美妙的觸感把我的心都變軟了,止不住的掀起一陣陣旖旎。

  “李姐,你的胳膊好暖和。

  ”我歪頭看向李素英,說道。

  李素英低頭一看,臉瞬間再度紅了一個層次,因為她的胸口死死擠著我的胳膊。

  進了房間,李素英果真給我倒了一杯水,然后進入到房間,過了一會兒出來,穿了一身輕薄的衣服。

  坐在我面前,一雙媚人的眼睛水汪汪的看著我,跟我聊一些家常。

  “你冷么?”李素英眼睛瞥了一下我那兒,稍稍抿嘴,然后問道。

  我搖搖頭,緊了緊雙腿。

  我哪里是冷,我就是太熱了,渾身燥熱,滿腦子都是之前看到的李素英的跟棉花一樣的身子。

  “姐姐給你去拿件衣服,你等一下啊!”李素英站起身,沖著我說道。

  我一聽,連忙擺手說不用了。

  可這一松手,我壓著的地方登時就抬了起來。

  李素英眼睛瞪得老大,禁不住的捂嘴,似乎還在驚訝我的過人之處。

  “那…那好吧。

  ”李素英坐下,只不過一直在抿著嘴,眸子充滿著迷人的情意。

  我渾身酥癢難耐,心中那一團火起來了,越壓就越旺盛。

  李素英端起一杯水,遞到我面前,我剛打算伸出手去接,就看到她故意一歪,將整杯水倒在了我的大腿上。

  “哎喲哎喲!沒事吧小陳,都怪姐姐手笨,姐姐給你擦干!”還沒等我開口說話,李素英立刻就半蹲下來,用手拍打著我褲子上的溫水。

  我低頭看著李素英,那烏黑的長發披在肩上,身前的撐得衣服像要爆開一樣,隨著她的動作起伏著。

  看的我一陣晃神。

  少婦的身材就是好,這根本無法掌控吧?李素英拍著拍著就開始往大腿里走了,衣服不是寬松的,每一次拍打,我都能感受到一點點的牽扯感,讓我感覺越發的強烈。

  李素英渾身顫抖,我微微歪頭,卻發現她的手又開始在自己身上游走起來了。

  “李姐…”我叫了她一下,李素英卻是直接一把手抓住了我……“李姐…你,你在干嘛?”我脊背頓時就傳來一股貫徹全身的電流,讓我呼吸瞬間就急促了起來。

  “小陳…姐,單身很多年了…”李素英顫抖的幅度越來越大,另一只手也伸了過來。

  因為我那兒根本不是單手可以操控的。

  “不是,李姐…咱們兩個,不能……”我雙手扶著板凳,上半身僵直著,一動不敢動,聲音顫抖著。

  心頭仿佛有無數個螞蟻在亂爬一樣,全身的骨頭都要酥了!“姐真的受不了了…已經五年沒有體驗過那種滋味了…”我陡然間渾身一緊,感覺快透不過氣來了。

  “嘎咋!”就在這時,院子里忽然傳出聲響,原本蹲著的李素英忽然間站起身,一臉驚慌,小臉嚇的煞白,連忙把我拉起來,然后進入到她的房間,對我說了一句不要出聲,就立刻關門出去了。

  我一愣,心想發生了什么?環顧四周,屋里很整潔,床上就一個枕頭,一張涼席,桌子上面也只是一盞臺燈還有一本書,我走上前去,男女相擁纏綿的春圖展現在我眼前。

  居然是一本禁書!我還發現桌子下面有膠棒,此刻我瞬間就明白了之前剛出浴室的時候為什么李素英手里拿著這東西了。

  合著這都用上這些假東西了!這得多寂寞啊?!正當我打算瞥幾眼那本禁書的時候,屋外突然傳來一聲碰撞聲音。

  我連忙跑到門前,打開一條門縫,赫然就看到村長的兒子 齊三站在門口。

  “你怎么又來了?我之前就跟你說過,我不會改嫁的!死了你的心吧!”李素英一只手緊捏著領子,面如寒霜。

  齊三一臉獰笑,竟是直接脫去了上衣,搓了搓那跟懷了七個月的孕婦一樣的啤酒肚,大步朝著李素英走過去,李素英步步后退。

  “讓你改嫁,嗝兒!是給你面子,別特么給臉不要臉,老子今天就強了你,讓你體驗一下男人的滋味!”齊三顯然是喝了酒的,面色潮紅。

  李素英眼睛瞪得渾圓,雙手捂著胸口,道:“你不要過來!你要是再過來,我就喊了!”齊三一把抓住李素英的藕臂,李素英用力掙脫,一個不穩,往后面倒去,后背直接撞在桌子上,‘啊!’的叫了一聲,隨后面露痛苦的表情,捂著尾椎。

  “你個小賤人!”齊三破口大罵,奔到李素英的面前,拽住那上衣,往兩邊一扯,竟是直接就扯開了。

  齊三頓時眼睛放光,一只手掐著李素英的脖子,另一只手在解褲腰帶。

  李素英兩個手瘋狂的拍打著齊三的粗壯的手臂,我看見了她眼角的淚光。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