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王 羽 杉 >

王 羽 杉



“你不用說了,讓一讓!” 秦曉曼不想再留在這里,直接站了起來,想要離開這里。

   姜東下意識的讓開了面前的路,可在意識到秦 曉曼要離開之后,頓時急了,急忙上前擋在了秦曉曼面前,拿出了自己的手機說:“ 小姐,能不能留給電話,或者加個微信。

  ”這才是他來這里的目的,差點就給忘了。

  “不必,我不認識你!”秦曉曼又要離開,姜東急了,一把抓住了秦曉曼,秦曉曼感覺自己的手被抓住了,頓時有些著急,驚慌失措下想要逃離這里,動作就更加大了。

  “放開我,你放開我。

  ”看到秦曉曼著急成這個樣子,姜東一時間有些不知所措,只是腦海中有一個聲音在告訴自己,千萬不能放開秦曉曼,要是放開秦曉曼的話,他肯定會后悔的。

  秦曉曼也不是那種嬌滴滴的大小姐,也是有點力氣的,一看姜東不用放開自己,頓時就急了,直接一用力,想要擺脫姜東的鉗制,姜東沒有想到秦曉曼的力氣居然挺大,一不小心就被她給掙脫了。

  而這個不是最重要的,最重要的是,秦曉曼用力有點過,一時間收不回力氣,直接朝著后面倒了下去。

  “小心!”“啊!”秦曉曼以為這一次自己肯定要遭罪,就這個角度摔下去,還不后腦勺先著地,一想到這里,秦曉曼就有一種想要哭的感覺。

  可是,怎么沒有覺得疼呢?秦曉曼有些奇怪,睜開眼睛的時候,便看到周天浩就站在自己的身后,展開雙臂將自己抱在了懷里。

  “ 姐夫?”秦曉曼一時間糊涂了,周天浩剛才不還在游泳嗎,什么時候過來的?“你沒事吧?”周天浩沒有去理會秦曉曼眼里的疑惑,有些緊張的問道。

  剛才他游泳的時候,看到有人搭訕秦曉曼,頓時就著急了,要知道,秦曉曼可是自己精心飼養的小白菜,要是被別的 男人給拱了可就麻煩了。

  意識到這一點之后,周天浩就顧不得其他了,直接從水里鉆出來,朝著秦曉曼跑了過來。

  好在他出現的還算及時,終于在關鍵時刻將秦曉曼給救下了。

  看到周天浩一臉擔心的樣子,秦曉曼心里便喜滋滋的,尤其是跟周天浩四目相對,更是有一種難以言說的溫馨的感覺。

  “小姐對不起,我不是故意的……”就在這個時候,一個不合時宜的聲音傳來,瞬間便打亂了倆人之間的寧靜,秦曉曼收起了眼底的笑意,朝著姜東看了過去。

  “ 姜總,你怎么會在這里?”就在秦曉曼準備說那個男人兩句的時候,周天浩突然開口了。

  秦曉曼有些吃驚地看著周天浩,下意識的就問道:“你認識他?”想到剛才姜東對自己做的事情,秦曉曼就覺得生氣,可要是這個人是姐夫的熟人或者朋友的話,那豈不是更尷尬。

  可偏偏不想什么就來了什么,聽到秦曉曼這么說,周天浩急忙點了點頭說:“不錯,小曼,這位是我的朋友,你們認識嗎?”姜東在知道周天浩認識秦曉曼的時候就皺起了眉頭,男人要是對一個女人有了興趣的話,那這個女人身邊的男人就成了他的敵人,此刻,姜東的心里就是這樣想的。

  看到姜東不善的 目光,周天浩瞬間就明白過來了,急忙上前解釋道:“姜總,真是巧呀,對了,我給您介紹一下,這位是我 老婆的妹妹秦曉曼,曉曼,這位是姜總,他們公司生產醫療器械,我們以前有過合作。

  ”男人對朋友的概念很廣泛,合作伙伴也是朋友,這一點秦曉曼能夠理解。

  “原來秦小姐是你老婆的妹妹呀,真是誤會,秦小姐,剛才對不起了。

  ”聽到周天浩是秦曉曼的姐夫之后,姜東的表情好了很多,也變得客氣起了了。

  “姐夫,你們先談,我先去換衣服了!”姜(兩根一起插進去)東的目光時不時的會看向秦曉曼,這讓秦曉曼很不舒服,所以,她便借著換衣服的機會想要離開。

  “姜總,真是巧呀,對了,我上次說的合作您考慮的怎么樣?”周天浩之前找過姜東很多次,想要從姜東的手里購買一批醫療器械,可這些醫療器械都是市場上比較搶手的,想要買的話并不容易。

  而每次姜東都不能給周天浩肯定的答復,這讓周天浩有些焦急,后來姜東更是見都不愿意見秦浩天了,秦浩天原本以為這次合作完蛋了呢,沒想到峰回路轉,在這里遇到了姜東。

  “這個……”姜東并不看好周天浩,對于周天浩提出的合作根本沒有興趣,只是礙于面子原因,沒有直接拒絕,可沒想到今天居然會在這里遇到周天浩。

  “這樣吧姜總,我請你吃飯吧,一會兒我們在飯桌上具體再談!”“不必了,我還有個會議要開!”姜東不愿意跟周天浩合作,自然對周天浩說的吃飯也就沒有興趣了。

  周天浩有些著急,靈機一動突然想到剛才姜東看向秦曉曼的時候那種眼神,突然有了辦法。

  “姜總您就算是不看在我的面子上,也應該看在曉曼的面子上吧,反正吃飯也用不了多少時間,您說是嗎?”做為男人,姜東看向秦曉曼的眼神,他一眼就能看出來。

  “這……那好吧……”終于,姜東答應了。

  秦曉曼換完衣服出來,剛好看到等在外面的周天浩,于是便朝著周天浩走了過去。

  “姐夫?”秦曉曼又換上了她之前穿的那一套白裙子,白裙子的設計很簡單,坎肩的設計,將她那光滑白嫩的玉臂露在外面,再加上她本身就身材高挑,站在面前就好像從畫里面走出來的仙女一般。

  “出來了?想吃什么,姐夫請客。

  ”秦曉曼平時喜歡吃好吃的,一個上午的運動,她也早就餓了,現在聽到姐夫這么說,便調皮 的說:“姐夫看著辦,什么好吃就吃什么!”燈光下,秦曉曼微微昂起頭看向了周天浩,那精致的五官更是讓周天浩心動不已,真想將她摟在懷里親吻一番呀。

  周天浩心里想著,可卻不能這么做。

  “那行,我帶你去吃海鮮吧,這里的海鮮不錯,不僅新鮮,做的也地道。

  ”“好!”秦曉曼點著頭就要往前走,可剛走了兩步就停了下來,有些不解的問:“姐夫,你怎么不走?”“等等,還有一個客人沒有來呢!”“客人,什么客人?”秦曉曼有些疑惑的問了起來,然后順著周天浩的目光看了過去。

  從更衣室走出來了一個男人,穿著合體的西裝,面容冷凝,可卻在看向秦曉曼的時候,眼底露出了一絲異樣。

  “姜總,您來了,請吧!”看到姜東出現,周天浩急忙上前邀請著。

  秦曉曼有一個不好的預感,而這種預感剛剛出現,便知道自己猜對了。

  “秦小姐,不好意思,讓您久等了!”“等等,你這是什么意思?姐夫,他難道跟我們一起吃飯嗎?”秦曉曼覺得自己這么做有些失理,可不知道怎么回事,她就是不喜歡這個姜東,總覺得姜總這個人很虛偽,看向她的時候目光中帶著輕浮,跟這樣的人吃飯,她是一萬個不放心的。

  “是呀小曼,有問題嗎?”有問題,自然有問題,問題還大著呢?秦曉曼心里嘀咕著,可想到今天是姐夫請客,而且看姐夫的態度,就知道這個姜東對于他來說還挺重要的,想到這里,秦曉曼便生生壓下了心底的不滿,有些自欺欺人的說:“沒……沒問題……”說完,還露出了一個比哭還難看的笑意!不知道怎么回事,在知道要跟姜東一起吃飯的那一刻,秦曉曼便有一種不好的預感。

  “小曼,想吃什么隨便點!”將菜單給秦曉曼,秦曉曼拿著菜單卻開始糾結了,這上面的菜品看起來一個比一個貴,一道菜的價格,都是自己上學時一個月的生活費呢。

  讓她去點菜,無疑是要自己的命。

  “還是姐夫您點吧,我吃什么都行!”秦曉曼將菜單給了周天浩,周天浩又將菜單給了姜東,姜東卻沒有秦曉曼客氣,直接放下菜單開始報菜名,那熟悉的程度,就好像這里的菜是他們家的一般。

  很快菜就上桌了,整個吃飯過程中,姜東更是對秦曉曼體貼的不行,只要秦曉曼朝著那個菜多看那么一眼,姜東就幫秦曉曼將菜夾在了碗里。

  周天浩將這一切看在眼里,作為男人,他自然明白姜東的意思,只是心里有點不舒服。

  秦曉曼第一次來這種高檔的地方,整個吃飯的過程都顯得很不自然,尤其是姜東客氣的樣子,更讓秦曉曼不知道如何是好。

  突然,秦曉曼的筷子掉在了地上。

  這尷尬的狀態在出現的同時,周天浩就很迅速的反應了過來,直接彎腰蹲在了桌子上面,欲將秦曉曼的筷子撿起來,而在他蹲下去的時候,突然發現了一件讓他驚喜的事情。

  秦曉曼穿著裙子坐在凳子上,周天浩剛好能看到她裙底的風光。

  她今天穿了淺色系的小褲褲,很小巧的一個,中間的部位稍微有點濕,那飽滿的地方有幾根調皮的毛發伸了出來,若影若現卻讓人遐想連篇。

  看到這一幕,周天浩就變得激動起來,下意識的吞了一口口水,想要伸手去摸一下,可礙于這里還有另外一個男人在,他就有點不敢輕舉妄動。

  “姐夫,怎么了,找不到嗎?”就在周天浩看得正起勁的時候,秦曉曼等不見他,將腦袋伸了進來。

  秦浩天大驚,急忙將筷子拿在手里,假裝自然的說:“找到了找到了……”說話間,周天浩有些不舍的從桌子下面鉆了出來,將撿起來的筷子放在了一邊,又從旁邊的桌子上拿出備用的筷子遞給了秦曉曼。

  秦曉曼覺得有點尷尬,趁機提出要去衛生間,然后便起身離開。

  姜東看著秦曉曼那窈窕的背影目光微閃,周天浩很來事兒的笑著說:“曉曼昨天剛到我家,這次來準備找份工作!”“工作找到了嗎?”果然,這個話題姜東很喜歡,下意識的就問了起來。

  “現在的工作哪有這么容易,再加上曉曼只是衛校畢業,想要找一份專業對口的工作就更難了。

  ”聽到周天浩這么說,姜東若有所思,似乎在心底思量著什么。

  “你跟我的合作回頭給我一個具體的方案,我讓下面的人去評估一下,要是可以的話,我給你電話!”姜東突然換了話題,而這個話題更是讓周天浩大喜,他需要的就是姜東的這句話,而他也清楚的知道,姜東說這句話的意思是什么。

  “謝謝姜東,我一定會抓住機會的!”姜東點了點頭沒有再說什么,而此刻,秦曉曼也推開門走了進來,同一時間,姜東的目光便落在了秦曉曼的身上。

  秦曉曼感受到姜東的目光,俏臉瞬間躥紅,急忙低下頭走到了周天浩跟前,羞答答的說:“姐夫,我吃好了,我們回去吧!”“怎么,這里的飯菜不好吃嗎?怎么吃了那么一點?”周天浩明知道怎么回事,卻沒有點破。

  “挺好吃的,我已經吃飽了。

  ”秦曉曼平時的飯量不錯,今天根本就沒有吃飽,只是因為姜東在一邊看著,她實在是吃不下呀。

  “秦小姐剛才聽你姐夫說,你這次是來找工作的是嗎?”秦曉曼抬起明媚的大眼睛,有些不解的看向了姜東,然后又瞪了一眼周天浩,心里嘀咕著,姐夫這是怎么回事呀,自己找工作這樣的事情怎么就隨便說出來了呢?“嗯,是呀!”雖然心里這么想著,可秦曉曼也做不到當場翻臉,點頭承認了。

  “剛好,跟我合作的一家醫院好像要招護士,要不我帶你過去看看?”姜東不動聲色的看著秦曉曼,秦曉曼猛地抬頭對上了姜東的目光,有些驚喜的說:“真的嗎?”“自然是真的,秦小姐要是有時間的話,我這就給醫院的趙主任打電話說一下,然后帶你過去。

  ”姜東的公司主營的就是醫療器械,跟多家醫院都有合作,想要塞進去一個護士并不難。

  這也是周天浩跟姜東說的主要原因,既然姜東對他這個小姨子有意思,那秦浩天就不介意給他一個機會來討好秦曉曼,當然,順便也幫自己一把。

  “這……要不姐夫,我們去看看吧?”秦曉曼不想錯過這次機會,于是將目光看向了周天浩。

  周天浩自然不會回應秦曉曼的目光,有些抱歉的說:“一會兒我還有點事情不能陪你,姜總要是陪你去的話把握就更大一點,曉曼你可要抓住機會呀!”周天浩雖然有些不舍就這么將自己養的大白菜送給姜東,可事情已經到了這個份上,他也沒什么好說了。

  畢竟,周天浩可是商人,商人都喜歡將利益最大化,此刻這么做,對于他來說才是最適合的。

  “這,那好吧!”秦曉曼其實有點不愿意,可她知道,自己找工作這件事已經讓姐夫很為難了,姜東之所以愿意給自己介紹工作,還不是因為姐夫的關系,想到這里,秦曉曼便沒辦法拒絕了。

  “那好,我就先走了,曉曼,姜總可是我的重要客戶,你可要招呼好姜總呀!”說罷,周天浩就起身離開了,秦曉曼有意繞過周天浩再坐一會兒,可看周天浩的樣子,顯然是不想再留下了。

  “好的姐夫!”等到周天浩離開之后,包間里就剩下秦曉曼跟姜東了,秦曉曼原本就很拘束,此刻就更加拘束了,一時間手腳都不知道往哪里放了,整個人變得極不自然。

   這 叔叔 不要吸了 嗯嗯好脹, 禽獸叔叔 口述 亂倫之事!父女亂倫,叔姪亂倫,這個社會是怎么了?為什么會有這么多畸形的亂情之事?一個禽獸叔叔的口述-----叔叔不要吸了嗯嗯好脹,禽獸叔叔口述亂倫之事!叔叔不要吸了嗯嗯好脹,禽獸叔叔口述亂倫之事!我今年28歲,有一個3歲半的女兒。

  芳兒是妻子的 大哥的女兒,是我們的侄女兒,家在貴州遵義。

  雖然 小侄女才17歲,可是因為早熟,早已出落成一個大姑娘,個子比我老婆還高出10cm,皮膚百里透紅,一雙水汪汪的大眼睛,跟我們在一起總是大大咧咧,真是人見人愛。

  當她剛開始發育的時候,胸脯稍微有點點隆起,冬日里穿著毛衣還是能看見少許。

  有時只有我們倆坐在沙發上一起看電視,她喜歡拉著我的大手,不停地摸梭,還有意無意地把我的手按在她右邊剛發育的隆起物上。

  不知道她當初用意何在,反正我那時的老二是早就脹得突破了內褲的松緊,快到肚臍眼了!真想順手牽羊隔著衣服好好摸她一把,只是沒有足夠的勇氣。

  她回家后,我總覺得后悔,因為可能她在暗示我什么,我卻無動于衷!沒有幾下我的那個便爆脹。

  我忍不住把手從她的手背移到手臂,輕輕捏了幾下,見她沒反應,又游移到她背上,不停摸梭。

  可能是正玩在興頭上,她還是沒反應!我于是更大膽了,把手伸進衣服里面摸她的背,整個摸了個遍。

  發現我這個才發育的小侄女竟然還戴了胸罩!于是我湊近她(我的尤物女友們)耳邊對她說:芳兒,你現在還在發育,戴這個影響你那個生長的。

  她耳朵一紅,只是呵呵一笑。

  我的手又伸到胸罩地下摸她的背,肩膀,然后是腋下,見她還是沒有抗議的意思,我索性穿過腋窩游移到她的小肚子上,摸了幾下還嫌不夠,就隔著乳罩捏她剛發育的乳房,最后干脆掀開乳罩,先用雙手各抓住她的兩只乳房,使勁捏。

  乳房不大,全被手掌包著,但很結實,跟我老婆生了小孩后那松松垮垮的巨乳相比。

   去年夏天,芳兒從初中畢業,被家人送到遵義一個職業學校學幼兒師范專業。

  不過,去年冬天她給我打了好幾個電話,說老師反映她上課不專心,經常開小差,導致成績一直在班里墊底,請我抽空到她們家輔導她功課。

  可我一直因為公司事務太忙,沒機會請假,就這樣一直拖到過年。

  我們全家是在貴陽過的年,但大年初二丈母娘就打電話給我們,叫我們去遵義。

  于是我們遍去了遵義,度過了剩下的6天假期。

  丈母娘家在遵義城邊的一個菜市場對面。

  由于小城市土地便宜,他們家有一棟大房子,兩層樓,還有一個院子,真是羨慕他們!因為二哥已經在貴陽成家立業,因此家里除了兩個老人家便是大哥一家,包括大哥、大嫂以及芳兒和她12歲的弟弟小偉。

  一到家我和妻子就被分配了各自的任務,我負責芳兒,她負責小偉。

  我們的女兒則由老人領著玩。

  芳兒的房間在樓上,正下方是老人的房間,他們正帶著我女兒玩耍。

  老婆在院子里擺了桌椅就在那里輔導小偉。

  大哥、大嫂去了市場經營服裝生意,因為過年期間是旺季,他們抓得很緊。

  這就是當初家里所有人員的分布。

  一不做二不休,搓了奶子之后,我迅速解開了她牛仔褲的口子,拉開拉鏈,左手繼續抓著小侄女的奶奶,右手則伸進她的內褲。

  只見她的胯間早已一片汪洋。

  她的陰毛還很稀疏,又細又軟,手感很好。

  陰部有點厚,很平整,陰唇還藏在里面。

  當我摸到一個小突起時,她全身一震,輕叫了一下,但還是嚇我一跳。

  因為周圍一片寂靜,加上她爺爺、奶奶就在樓下正下方的房間里,所以我既興奮又緊張,心在狂跳。

  我用她已經流出的汁液濕潤了手指,然后中指伸進她的小穴探索。

  叔叔不要吸了嗯嗯好脹,禽獸叔叔口述亂倫之事!她整個身體已經完全癱軟在我身上。

  我的老二也早已沖冠而起,已經突破了內褲松緊的限制,在她的屁股溝上下摩擦。

   芳兒,我們到你床上休息一下吧。

  我在她耳邊輕輕的說。

  她立即起身坐到了她床沿上。

  因為我們都知道下面要做什么,也都沒有猶豫。

  我以最快的速度退去了她的牛仔和內褲,吻遍了她腹部、胸部,然后是肚臍眼、乳頭,并且搓吸得嘖嘖有聲,最后移到她的胯下,先添大腿內側,腹股溝,而后嘴唇游移到陰部,輕輕地添她粉嫩的小肉縫。

  當我吸她的陰核時,她全身顫抖起來,小聲呻吟著,而她的蜜汁一股股的加速流了出來,我猛吸了幾大口,覺得咸咸的、酸酸的。

  也把我的吊掏了出來,在她的乳房、肚臍眼周圍象征性地摩擦了幾下后,便移到了她的縫縫門口。

  然而可能她的穴有點緊,我是不得其門而入!只好在縫縫上下各個方位用力尋找感覺。

  正當我感覺到有個洞洞,想要長驅直入時,芳兒突然喊了一聲:痛!聲音還是夠大,我當時真懷疑下面的老人也聽到了。

  這時一樓大客廳電話鈴聲大作,嚇得我夠嗆。

  我的老二由于長期受壓、并且在尋找洞洞時龜頭受了刺激,電話鈴一響,胯下突然一酸,大量精液怒射而出,射了芳兒滿小肚子都是。

  只見她的小縫縫里流出了一些血跡。

  雖然是冬天,我還是滿臉透紅,汗流浹背。

  芳兒則橫躺在床上,定定地看著我。

  我很慚愧,輕輕地吻了她一下,說了聲對不起,我來給你擦,她卻笑著搖了搖頭,紅著臉低聲說我自己來吧,然后我們便各自收拾自己的殘局。

  在以后的幾天里,樓上總有人上來,不知為什么。

  我們也就沒有機會重新來。

  在這樣的遺憾中,我于大年初七回到了貴陽。

  叔叔不要吸了嗯嗯好脹,禽獸叔叔口述亂倫之事!走時給了她我的電話和qq。

  下一次遇到小侄女是在一個月后,在qq上。

  叔叔不要吸了嗯嗯好脹,禽獸叔叔口述亂倫之事!她問我能不能借她點錢。

  我說當然沒問題,不過怎么不直接向你爸媽要呢?她沒回答。

  我叫她用10快錢在遵義的中國銀行開個戶,我電匯給她。

  她說好,叔叔明天qq見。

  可是第二天,我在qq上等了一上午,也沒見她在線。

  我著急地不斷抱怨她開個戶怎么這么久。

  到了下午4點,我手機響了,是貴陽市內電話,接起來卻驚訝地發現是芳兒。

  叔叔不要吸了嗯嗯好脹,禽獸叔叔口述亂倫之事!她說自己已經到了貴陽車站,一個多小時后來公司找我,叫我等她,然后掛了電話。

  …… 以后的一星期我們瘋狂做愛,每晚都做兩三次。

  我于是在我家附近租了一套房子,給她買了手機及其它生活用品,她便安心住了下來。

  后來我還把小侄女安排到一個大商場銷售服裝。

  由于我每天都有晚上跑步鍛煉的生活習慣,每天晚上我都借鍛煉的機會到芳兒的住處和她做愛,老婆也從不生疑。

  更有一次,我把芳兒干暈過去后,又回到家干老婆。

  想著我的陽具在插過她哥哥的女兒之后,又在插她的洞洞,兩種不同型號的陰戶,讓人感到真是太美妙,讓我興奮異常。

  這樣的想法讓我在老婆面前表現越來越出色,搞得老婆天天夸我的水平真是今非昔比,搞得她每次都高潮滾滾,她也越來越想要了。

  我們也因此做愛次數越來越多,越來越有規律。

  幾個月后,經過我的勸服,小侄女慢慢想通了,決定回家見父母,以不讓父母擔心。

  我那邊也做她爸媽的工作,使他們原諒芳兒離家出走的行為。

  后來芳兒便回了家男,在家開了家服裝店做生意。

  她走以后,我每天都很想念她。

  我們也經常通過QQ或電話相互傾訴。

  中秋快到了,我心愛的小侄女,你還好嗎?找到男朋友了嗎?叔叔真的很想念你,真的很感謝你,我的芳兒…… 我于是上了樓,來到芳兒房間,坐在她身旁輔導功課。

  主要是高一數學的函數部分。

  由于上次我們親熱是幾年前,現在她明顯已經長大,乳房也挺得老高,屁股渾圓,比以前豐滿多了。

  我想她應該懂事了,因此我們還是很客氣,我也有板有眼的教。

  一小時過后,我們幾乎完成了一章的復習,她也有了明顯進步。

  但我們逐漸還是感到疲倦。

  我們的凳子都沒有靠背,所以慢慢地我們就已經挨得很近,幾乎是靠在了一起。

  她噴了香水,淡淡的香味撲鼻而來,讓我陶醉,也不知什么時候,我的手已經放在了她的手臂上。

  放了好一會,并且隔一會還捏一下,她沒有拒絕的意思。

  我當機立斷,把手伸進衣服里面摸索、撮弄起來,先從背部,到肚子,然后解開乳罩,摸捏乳房。

  隨著乳頭逐漸變硬,面部紅潤起來。

  這時我們并沒有停止復習功課,不過心思早不在上面,以至于那時我們都不知道正在做哪題,關于功課的對話也前言不達后語,她的身體已經全部靠在我胸前。

  叔叔不要吸了嗯嗯好脹,禽獸叔叔口述亂倫之事!遇到這樣的叔叔,是姪女的幸運還是不幸,想必每個男人都希望遇到這樣的艷遇,而女人就不一定了,必竟男人是用下半身思考的動物,而女人還有一定的理性!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