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alien hentai >

alien hentai



李悅猶豫了,她雖然不懂,但是她媽跟她說過,女孩子的 身體不能隨便給人看。

  可是,她現在生病了,劉 大爺是醫生,應該可以吧。

  “那,那我自己來吧。

  ”李悅有些害羞,小臉比剛才還要紅,第一次當著男人的面脫褲子,能不害羞嗎?李悅將褲子慢慢褪下來,只留下了一條小褲褲,小褲褲上還有蕾絲花邊, 老劉也沒想到李悅里面穿得這么好看,褲子脫下來后確實有一股特殊的味道,聞到這個味老劉整個人都興奮了起來。

  “這,這樣可以看我是不是病了嗎?”李悅將頭偏向一邊,抿著唇,將小褲褲掀起一條縫隙,余光看著老劉。

  她看不懂老劉現在是個什么表情,好奇怪,她的怪病好像又出來了,身子也漸漸難受起來。

  “可以,可以 看病了。

  ”老劉吞咽了口唾沫,漸漸地他感覺到自己呼吸變得難以控制,隨后他慢慢湊過去。

  “啊,不要,大爺,不要碰啦,那個地方好臟哦。

  ”李悅感覺到老劉的手指碰到了她的身體,她像是被電擊中一樣,有些微微的顫抖,然后害羞又緊張的說到。

  “我媽跟我說,跟我說男人碰了我這里會晦氣,運氣不好。

  ”李悅羞嗒嗒的抿著唇,一臉的糾結,她覺得老劉幫她看病對她挺不錯的,于是好心提醒道。

  老劉感覺到李悅的關心,心里有些愉悅,而且他發現李悅應該未經人事,于是看著李悅一臉高深莫測的說:“你 劉大爺我也是經歷過大風大浪的人,只要能把你的病給瞧好了,我啊啥都不在乎。

  ”話音剛落,老劉就將手伸了過去,以看病為由,光明正大的占著小姑娘的便宜,這一來二去的老劉越發覺得自己快要受不了,身體快要炸開了。

  聽著老劉的一番豪言壯語,李悅瞬間感動的熱淚盈眶,這老一輩都是封建思想,老劉一點都不怕,就是為了想給她把病看好,一想到自己還扭扭捏捏的,覺得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于是主動將腿分開了些,方便老劉看病。

  “劉大爺,我還有救吧?”她覺得很奇怪,以前她是騎自行車才會這樣,現在她被老劉碰著也會有那樣的感覺,而且比那種感覺強烈很多,她都想要叫出聲了。

  老劉看著李悅擔憂的神情,突然覺得自己是不是太禽獸,再怎么說也是一個鎮上的,可他又忍不住,現在他就好像被惡魔控制住一樣。

  “有救,肯定有救,就是治療起來很麻煩,沒事咱們慢慢來,只要你愿意相信大爺給你說的話。

  ”老劉仗著李悅不懂,開始打起李悅的壞主意,現在就等著李悅一步一步走入他安排好的圈套。

  “大爺你說,我都信。

  ”還好有救,李悅心里松了口氣。

  老劉現在的理智已經被惡魔吞噬,看著李悅若隱若現的大腿根,只想好好的泄泄火,現在這姑娘對于性方面確實不懂,可是人好歹是正經的學生,腦子可是正常的,就算想要忽悠她,怕也要慢慢來才能弄到她,而且必須毫無破綻。

  “其實你這個已經嚴重到我碰你一下,你就感覺到不舒服,對嗎?現在用藥物已經沒用了,只能用東西,把里面的異物逼出來,這樣你的病就好了。

  ”“這東西我倒是有,但是……”老劉說到這欲言又止,作出一副為難的樣子。

  “但是什么?很貴嗎,要多少錢?”李悅細眉一蹙,有些擔憂。

  “你這是說的什么話,給你給小姑娘看病,難不成大爺我還收你的錢?”老劉為了表達自己為了李悅愿意不惜一切,直接對著李悅說道,“只是這東西需要大爺研究多年的特殊手法加以按摩才行,主要是你生病在那個地方,大爺怕你不能接受,所以……”還好不是因為錢,可是,剛才只是被劉大爺碰了幾下就不行了,如果加以按摩,那她還不得害羞死,這可怎么是好。

  不過人家劉大爺也是為了自己的病,治病還不收我一分錢,我怎么能因為自己的害羞而不治病呢,更何況劉大爺對我已經這么好了,“我沒事,可以的,只是女孩子那里不干凈,你不要介意才好。

  ”李悅一邊說著一邊將自己小褲褲直接脫掉,露 出了讓老劉心神向往的地方。

  “既然這樣,大爺去拿藥。

  ”看到李悅直接脫光,老劉激動得身子立馬有了反應,還好他的白大褂遮擋得住,匆匆走到藥柜前拿了無副作用的軟膏,順手將門關上。

  心里尋思,這小姑娘就是好騙,現在他只要慢慢激發她內心的渴望,不怕她不上鉤。

  回到病床邊,老劉將藥膏涂在自己手上,將手伸了過去。

  “謝謝你,劉大爺。

  ”李悅是真的覺得自己應該好好謝謝劉大爺,看向劉大爺的眼神甚是感謝。

  她將自己的雙腿分開,把自己完完全全的展現在老劉的眼中。

  可是為什么她一被老劉碰到,她就會有觸電的感覺,更加奇怪 的是劉大爺的手指開始活動的時候有一種被大火吞噬的感覺,熱,難受。

  但是想到自己得病了,而劉大爺好心給自己治病,再多的話都被吞進肚子里。

  “小悅,現在你是不是感覺到這里也漲漲的,有些難受?”老劉一只手微微顫抖的落在李悅胸前飽滿的部位,另一只手也沒有停止活動。

  他現在想著自己穿著白大褂,然后對一個年僅十八歲的女孩做著這種事,一時之間興奮不已。

  “是是是啊。

  ”李悅震驚的點點頭,劉大爺怎么知道的這么清楚?看來自己真的病的不輕。

  老劉一臉嚴肅的點點頭,“看來是沒錯了,你現在這個病已經被轉移到這里,現在當務之急就是趕快將里面的東西排出來。

  ”你一個未經人事的小姑娘,被我這樣弄著肯定會有感覺,老劉心里暗喜。

  “我們按摩加快吧。

  ”老劉面上十分正經,借著治病為由,將手堂而皇之的伸進李悅衣服中,開始擠按起來。

  “嗯~謝謝,大爺。

  ”在這樣雙重的沖擊下,李悅不自覺的叫了出來。

  現在的李悅對男女主是確實是一竅不通,被老劉這樣襲擊胸部還沒有一點防備之意,反而覺得害羞,真以為是在治病。

  可能這是第一次被一個男人這樣觸碰,她感覺自己身體像被抽空了一般,有些呼吸困難。

  “小悅別見怪,大爺這也是為了治病,免得你漲得難受,為了更快的將東西排出,我們只能這樣,你應該不會怪我吧?”老劉敏感的察覺到李悅有些排斥,為了不讓她反感,老劉耐著性子給她解釋一番,減慢手上的動作,溫柔的按摩著她的肌膚。

  本來李悅確實有些疑惑,我下面生病怎么還要抓我的胸部,現在被劉大爺這樣一解釋就全明白了。

  搞了半(左手握右手)天的是自己想多了,劉大爺說的確實很有道理,處處在為我考慮。

  “我明白大爺是為我好,你再快點吧,我忍受得住。

  ”現在的李悅已經被劉大爺弄得大腦一片空白,而且劉大爺動作越快,她就感覺越舒服。

  老劉眼瞅著李悅一副情動的模樣,可把他給高興壞了,那雙長有老繭的手在李悅身上游走著,柔軟的觸感一下一下的沖擊著他的神經,以及最后一絲理智。

  “不愧是沒干過活的小丫頭,這皮膚摸起來就是跟那些婦人不一樣,摸著真舒服。

  ”老劉享受著自己的手摸到的觸感,不一會就聽見李悅因為可望被挖掘出來而發出的聲音,這種聲音有種魔力,將他整個人都漂浮起來。

  再看看李悅現在,被老劉按摩著,開始憋得滿臉通紅,難受得要命,可現在,大概是被劉大爺的按摩給引起了內心深處對那事本能的渴望,竟然變得舒服起來,開始配合著劉大爺的手對自己的按摩。

  李悅覺得自己像被一根火柴點燃似的,嘴里情不自禁的叫了出來,一種無法描述的東西也跟著感覺出來了。

  “大,大爺,你看看,是不是那個東西出來了?”老劉壓制住自己的渴望,心中有些激動,李悅竟然在自己手中泄了身子。

  “沒錯,是出來了,看來我的按摩手法相當管用。

  ”老劉擦擦手,目光死死地盯著李悅的身子,“只不過還沒有完全出來,這東西哪里是一次就能治療好的。

  ”“還沒出來完?”李悅一聽還有東西在自己身體里,被轉移了注意力的李悅,完全忘記現在還沒有提上褲子,她斟酌片刻,“那大爺,你能再幫我排排嗎?”老劉眼珠子一轉,自己都這樣弄她了,她還愿意相信自己說的話,而且一點異常都沒發現,自己現在難受的厲害,看來要來點真槍實彈了。

  “那是肯定要幫你清除干凈的,就是大爺現在有點累了,你坐在大爺腿上,大爺給你好好治治。

  ”“成,沒問題,謝謝大爺。

  ”現在知道自己成功了一半,李悅覺得自己整個人都煥然一新,對劉大爺更加沒有了戒備之心,便主動朝老劉身上坐去。

  然而就在李悅背對著老劉的時候,眼看著她就要落在老劉腿上,頭腦發熱的老劉竟然悄悄的將褲子解了開來。

  眼瞅了,兩人就要身體就要有了接觸。

  卻沒想到就在這一瞬間,門口響起了敲門聲。

  “劉大哥,你這大白天不開門看病,關門干啥?” 王然好奇的看著這緊閉的大門,她感覺這幾天身體不舒服,準備來老劉這開兩副藥。

  這可苦了 劉為民這好不容易要到嘴的肉就這樣被打破。

  李悅對這個男女之事確實懵懵懂懂,但是也是知道廉恥,如果被人看見她這幅模樣,肯定是不行的。

  “小悅沒事,咱這是看病,不著急,穿好后出來就行了。

  ”老劉乘著李悅愣神的空檔將褲子穿好,然后又是一副衣冠楚楚的模樣。

  李悅點點頭,紅著臉將褲子穿好。

  這有人來拿藥,這事兒是做不成了,老劉摸摸李悅的腦袋,“我們已經成功一半了,別擔心,這件事我們都保密,下次你再來找大爺幫你。

  ”“好,我下次再來找你看病。

  ”李悅感激的看著老劉,說完就往外面走去。

  老劉將診所的門打開,讓王然進來。

  “我說這怎么回事,原來還有病人啊劉大哥。

  ”王然看見李悅跟著劉為民從里面走出來,也沒多想。

  “是啊,小姑娘身體不舒服,我給看看。

  ”劉為民說完還對著一旁的李悅囑咐道,“回去注意安全。

  ”李悅點點頭后就離開了診所。

  王然說了自己的癥狀之后,劉國華熟練地將藥包好遞給王然。

  現在他可不想多看王然一眼,畢竟自己的好事都被王然給打亂了。

  等人走后他就開始準備做飯。

  他這座診所的房子就是以前居住兩層小樓,雖然看上去有些老舊,可質量杠杠的。

  因為他坐冤獄的緣故,上面怕他鬧事,給大家找麻煩。

  所以對于他開設診所的營業執照審批很快,基本上沒有花多少錢,要是別人去申請的話,沒有二三十萬,診所的執照是辦不下來的。

  有時候想到這,劉為民心里突然覺得這幾年牢也沒有白坐。

  作為一個老光棍,劉為民吃飯完之后,穿著他那一身白大褂,坐在診所門口愜意抽著煙。

  “真是舒坦啊!”劉為民抽著手里的香煙,瞇著眼睛望著落下的夕陽忍不住感嘆起來。

  因為這幾年冤獄,上面害怕事情曝光牽到大家,所以對劉為民的賠償都很顯誠意。

  不僅給他辦理了診所營業執照,而且光是賠償金就有六七十萬。

  俗話說手里有錢,心里不慌。

  現在他房子有了,錢也有了,就差一個婆娘了。

  劉為民尋思著自己年紀也不小,是該找一個 女人結婚生孩子傳宗接代了啊!“可惜李悅那丫頭就不錯。

  ”劉為民想起剛才李悅雪白的身體,頓時忍不住心里一陣意動。

  可他也知道自己和李悅年齡相差太大,人家一個小姑娘,怎么會愿意陪著自己這個糟老頭子過一輩子呢!“過幾天,讓龍媒婆幫忙問問。

  ”劉為民抽完最后一口煙之后,扔掉手里的煙蒂,腦海里忍不住尋思起來。

  畢竟他年紀也不小了,再耽擱下去恐怕就生不了孩子了。

  “老劉,不好了,出大事了!”這時候,一位比劉為民年紀還小一些的中年男人神情匆忙跑過來,朝劉為民喊道。

  “ 陳大孔,出什么事了?”診所里,劉為民望著眼前神情急切的陳大孔開口問道。

  陳大孔他們這個村的村長。

  劉為民所在這個鎮,位于南元省東懷鄉,華明鎮。

  人口也不過上萬,而且還分布在周圍十里八鄉。

  在鎮上生活的人也不過才一千多人,加上年輕人受到外面世界的誘惑,大多數都選擇外出打工。

  所以留在鎮上的不是不是老弱婦孺,就是正在讀書的孩子。

  而因為人口的減少,所以鎮政府都已經遷往縣城,所以華明鎮雖然號稱是鎮,其實和村差不多。

  身為村長的陳大孔跑進診所之后,一臉著急朝他喊道:“老劉,你趕緊去王家看看吧!王家出事了。

  ”“王家出了什么事?”劉為民聽見這話,立馬從板凳上站起來,抓著陳大孔的手忍不住開口問道。

  大家鄉里鄉親的,左鄰右舍,有什么事情自然要互相幫忙。

  特別是劉為民經過這次冤獄之后,對于這些東西更為看重。

  子欲養而親不在!雖然他現在生活變好了,可是一想起因為他去世的父親,劉為民心里滿是悲傷,如果自己沒有蒙冤入獄,或許自己的父親就不會死。

  這也是為什么他不顧鄉人們的閑言碎語,選擇留下來的緣故。

  “還不是王家那婆娘,她今天早上進山采藥的時候,一不小心從山上滾下來了。

  ”陳大孔喘著粗氣,三言兩語就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和劉為民說了一遍。

  劉為民聽到這,抓起診所里的醫療箱就跟著陳大孔朝王家跑去。

  “她傷得重不重?”在路上,劉為民緊張詢問著劉老頭的傷勢。

  因為陳大孔嘴里所說的王家婆娘今年都快六十歲了,這么大年紀的人從山上摔下來,不死也已經是萬幸了。

  “情況有些不樂觀啊!”陳大孔說到這,一臉擔心道:“雖然她摔下來的時候被幾顆雜木給攔住了,可右腿受傷嚴重,現在人都已經昏過去去了。

  ”“那我們趕緊走吧!”聽到這,劉為民心里一緊,腳下忍不住加快了腳步。

  因為留在家里的老人閑不住,所以都喜歡到周圍山上挖取野生藥材,然后賣給藥販子,換取一些鹽巴錢。

  這幾天本來就已經下雨,山高路滑,她卻還要上山,這不出事才怪。

  鎮上本來也不大,不過就是兩條街而已。

  所以,當他們趕到王家的時候,王家門口聚集了不少人。

  “你們沒事堵在門口干什么?”看見門口被堵,陳大孔臉色有些難看,忍不住吼了起來。

  陳大孔作為村里的村長,在村里多少有些威嚴和氣勢。

  再加上大家看到他身后提著藥箱,一臉著急的劉為民,紛紛邁動腳步,自動給兩人讓出一條路,露出受傷的病人來。

  “劉叔,你給我婆婆看看,她還有沒有救啊!”劉為民剛踏進院子,一位三十多歲的婦女立馬沖過來給劉為民跪下了。

  她,就是王家的兒媳林蘭花。

  林蘭花雖然穿著一身普通花布衣服,頭發凌亂,可是劉為民還是從她精致的五官發現,眼前的這個林蘭花是一個美女。

  在她旁邊的木板上,躺著一位六十來歲的年邁婦女。

  她就是王家婆娘,錢氏。

  俗話說歲月催人老,這錢氏以前也是一個美人胚子。

  在劉為民很小的時候,她就已經嫁到了這個村子。

  可她年輕的時候丈夫死得早,因為擔心改嫁之后兒子沒人照顧,所以就留下王家照顧兒子。

  只是她沒有想到,自己含辛茹苦好不容易把兒子撫養長大,結果兒子王兵卻在外出打工的時,從房頂墜落去世了。

  只留下一個剛滿月的兒子和新婚一年多妻子。

  于是她當年發生的不幸生活,又落到兒媳林蘭花的身上。

  “你,你這是做什么,趕緊起來!”林蘭花的突然下跪,頓時把劉為民嚇了一大跳,趕忙上前把她攙扶起來:“你放心好了,我會盡力的,畢竟按照輩分我也要叫她一聲老嬸子呢!”因為王錢氏現在已經陷入昏迷,不省人事,所以林蘭花心里已經慌了神,根本不知道怎么辦才好。

  而劉為民的出現,讓她心里燃起了一絲希望,畢竟劉為民雖然坐過牢,可是醫術在這周圍十里八鄉卻是沒得說的。

  “皮膚真心細膩啊!”劉為民雖然嘴里說得正氣凜然,可剛才攙扶林蘭花起來的時候,他卻發現林蘭花 手臂上的肌膚細膩,觸感十足。

   “ 師父,你好好洗個熱水澡,我出去買個東西。

  ” 馬強說完,輕輕的關上了浴室的門。

  馬連安摸索著, 打開了淋雨的開關。

  還沒有洗上多久,他聽到身后浴室的門被輕輕的打開了。

  因為自己眼睛看不見的緣故,他對聲音非常敏感。

  難道是馬強回來了?還沒等他反應過來,他只感覺到背后一陣柔軟,自己的身體被一雙纖纖玉手給輕輕的抱住了。

  他全身一顫,感到一陣酥麻。

  這時,他感到自己的耳邊被呼了一口氣,隨后傳來了一個溫柔的聲音。

  “老公,我們一起洗吧。

  ”那聲音及其嫵媚,充滿了誘惑,馬連安一下子有了反應。

  湊巧的是,身后的女人此時也將一只手慢慢移了下去。

  突然,她尖叫了一聲,向后退了幾步。

  感受到了尺寸間的差異,她知道自己認錯了人。

  而受到驚嚇的馬連安一個沒站穩,摔了下去,頭重重的磕在了旁邊的墻上。

  一陣模糊之后,他隱約聽到女人在呼喊著自己。

  他下意識地睜開了眼睛,瞳孔一陣收縮,光線透了進來。

  出現在他面前的是一個一絲不掛的女人。

  馬連安驚住了,自己居然重見光明了!他不禁多看了幾眼。

  淋浴被關上了,霧氣已經漸漸散去,眼前的女人用手臂遮住自己的身體,曼妙的身軀在燈光下顯得格外惹火。

  女人慢慢俯下身子,馬連安此時清楚地看到了她的容貌。

  在素顏下她的皮膚吹彈可破,臉上毫無瑕疵,彎彎的細眉下一雙水靈靈的大眼睛不停地眨著,長長的睫毛帶著還未滴落的水珠,顯得楚楚動人。

  鼻子小巧卻很挺拔,一雙薄唇微微蠕動著,臉頰兩側泛起了一陣微紅。

  “師父,你沒事吧?”聽到這話,馬連安這才反應過來,這個女人是自己的徒媳婦秦 萌萌

  馬強這個家伙,竟然娶了這么一個漂亮的老婆。

  想到自己為了培養這個徒弟,打了一輩子光棍,馬連安雖嘴上不說什么,但這些年吃的苦誰又能懂。

  不過轉念一想,自己雖然恢復了視力,但他們并不知道。

  不如趁此機會……“萌萌嗎,真不好意思,我看不見能麻煩你扶我一下么?”秦萌萌猶豫了一下,視線不受控制的向下瞄去。

  這也太厲害了吧,完全看不(大炕上性經歷)出是已經五十歲的人了。

  她感嘆著,然后搖了搖頭。

  這是自己老公的師父,一個眼睛不方便的盲人,自己怎么能冒出了這樣的想法。

  她不再遮擋自己的身體,立馬走上前將馬連安扶了起來。

  距離一下子拉近,馬連安不禁咽了一口口水。

  她微微彎曲的身體勾勒出了一個唯美的曲線,纖細的腰肢上方微微顫動,一片粉嫩。

  馬連安再也無法忍受,一頭栽了進去。

  兩個人一起倒在了地上。

  “抱歉,我沒站穩。

  ”馬連安不舍的抬起頭,此時在他身下的秦萌萌嬌喘連連,臉上泛起了一陣潮紅。

  她雙腿并攏,扭動著,眼神變得飄忽不定起來。

  馬連安心中大喜。

  看來這個女人也來了感覺……“沒……沒事,師父。

  ”秦萌萌感到臉上一陣燥熱,想要從地上爬起。

  馬連安并不想錯過這么好的機會,假裝摸索著周圍,右手一下子蓋了上去。

  那種柔軟的觸感讓他有些飄飄欲仙,不禁輕輕的捏了一下。

  “啊!”秦萌萌叫出了聲,然后立刻捂住了自己的嘴。

  馬連安將手放開,摸著頭笑了笑。

  “抱歉抱歉,我想著自己爬起來。

  ”“沒事,師父,我來扶你。

  ”秦萌萌克制著自己顫抖的聲音,想要盡力表現的正常一些。

  但殊不知她這失態的樣子被馬連安看得一清二楚。

  沒想到她竟然這么敏感,看來平時強子并沒有能夠滿足她啊。

  馬連安用余光欣賞著秦萌萌的一舉一動,感到一陣燥熱。

  他恨不得現在讓她享受一下真正的快感。

  但他忍住了,知道現在還不是時候。

  秦萌萌站起身,輕輕拍了拍自己的臉頰,然后俯下身體拉住了馬連安的手臂。

  她感受到馬連安臂膀上結實的肌肉,和自己老公那身肥肉不同,這是真正充滿雄性荷爾蒙的肉體。

  她情不自禁的想要觸碰更多,但猶豫了一下,還是收起了手。

  馬連安見狀,露出了一個微笑。

  既然這么想要摸我的身體,就讓你名正言順的摸個夠。

  “萌萌啊,我剛剛洗到一半,但是背后我夠不著,你能把我洗一下么?”聽到這話,秦萌萌心動了一下。

  師父本來就不方便,作為徒媳婦,幫他擦個背應該沒有什么問題吧。

  帶著私心,秦萌萌答應了。

  她舉起手上的毛巾,慢慢的擦拭著馬連安寬闊的背部。

  她發現自己的呼吸都變得急促了起來。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