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页 > 成人情趣 >

パイズリ挟射

パイズリ 挟 射


  阅读提示:前不久,温州苍南 法院来了一位容貌姣好的少妇。


  “我要离婚。


  我 老公同性恋,儿子和他生活在一起,以后也会出问题的。


  ”少妇一开口,就让法院工作人员目瞪口呆。


   女子3年无性生活疑老公为同性恋诉离婚被驳  事件一:女子3年无性生活疑老公为同性恋诉离婚被驳  前不久,温州苍南法院来了一位容貌姣好的少妇。


    “我要离婚。


  我老公是同性恋,儿子和他生活在一起,以后也会出问题的。


  ”少妇一开口,就让法院工作人员目瞪口呆。


    少妇说,她和老公已经三年没有性生活了。


  另外,老公的种种行为,都传递出“性取向”不正常的信号。


  她自己倒无所谓,可儿子不能被爸爸“带坏了”。


    三年没有性生活  老公说和她结婚就是为了生孩子  少妇姓李,和丈夫 陈先生都是苍南本地人,80后。


    2009年,两人经人介绍认识,很快就按当地习俗举行了婚礼,一年后,他们有了一个儿子。


    婚也结了,孩子也生了,看起来这是一个正常、幸福的家庭。


  可 李女士发现,自从2010生完孩子后,老公对她的态度越来越冷淡,连正常的夫妻生活也没有了。


    老公倒也坦白,他对李女士说,自己根本不想结婚,都是被父母逼的。


    在苍南,“传宗接代”对一个 男人来说是头等大事,不仅关系到个人,还关系到整个家庭的荣耀。


  陈先生说,他和李女士结婚,就是为了生个儿子。


    老公的话像晴天霹雳,把李女士打懵了。


    更糟糕的是,三年前,老公以做生意为由吃住都在外面,怎么也不肯回家。


    伪装成陌生人和老公聊QQ  他承认“喜欢女人用的东西”  就这样,李女士结婚四年,有三年在独守空房。


  她想来想去,一个念头突然冒了出来——老公会不会是同性恋?  李女士的怀疑是有理由的:“一个正常的男人,怎么可能两三年没有夫妻生活?”另外,老公平时说话做事,都给人以娘娘腔的感觉。


    想到老公性取向可能有问题,李女士很担心,“我自己无所谓的,可儿子慢慢长大了,万一受他爸爸影响,以后也变成同性恋怎么办?”  李女士决定离婚。


    为了搜集证据,李女士伪装成陌生人,加了老公的QQ。


    在聊天过程中,陈先生曾说,自己喜欢女人用的东西。


    李女士追问:“你是不是男女通吃?”  陈先生回过来两个字:“哈哈。


  ”  陈先生不承认自己是同性恋  法院驳回李女士的离婚请求  李女士将自己和老公的聊天记录复制下来,带到了法院。


  以老公是同性恋为由,申请离婚,并要求获得孩子的抚养权。


    她还提供了两张照片作为证据。


  不过,照片上陈先生只是和男子勾肩搭背,看不出什么异常。


    法官告诉李女士,她提供的证据,无法证明陈先生是同性恋。


    最重要的是,陈先生不同意离婚,更不承认自己性取向有问题。


  他说,自己这几年不回家,都是在为生意奔波,夫妻俩感情出了问题,只是因为缺乏沟通,“我很希望一家人能在一起开心生活。


  ”  他还说,自己和妻子这几年是有性生活的,只是次数比较少。


    李女士和陈先生各执一词,让法官很为难。


  因为涉及到隐私,根本无法查证,调解了几次都没有成功。


    不过,法官了解到,这对夫妻并没有外遇的情况。


  鉴于双方婚姻基础尚可,并育有子女,李女士又无法证明丈夫是同性恋,法官最后驳回了她的离婚请求。


  女子与“男友”发生性关系在派出所发现其为女性  事件二:女子与“男友”发生性关系在派出所发现其为女性  “老婆,我希望能和你结婚。


  ”“我从认识你到现在,我 刘健没有一个字是骗你的。


  ”“这项目谈完我多给你三百万。


  ”“臭老婆,看我回去怎么收拾你!”  这“爱人”间的海誓山盟、信誓旦旦,让30岁的女孩 铁某深信不疑。


    铁某没想到的是,对方名字是假的、职业是假的、说的话是假的,甚至连性别都是假的。


    在相识、“相爱”的一个月时间里,两人吃住在一起,甚至发生过多次关系。


  当得知“老公”竟然是女儿身时,铁某险些瘫倒在地。


    2013年4月初,30岁的女孩铁某在一家网站上刊登了一条征婚广告。


    这很快引起了一位自称叫刘健的“男子”关注,连续多天网上的甜言蜜语,两人便已确立了男女朋友关系。


    之所以对刘健的印象这么好,是因为铁某听刘健自称母亲在国外开高尔夫球场,自己在国内外及沈阳有多处房地产、高尔夫球场建设项目。


    2013年4月18日,刘健和铁某在沈阳市和平区延边街铁某的家中见面,并且当晚就在铁某家里住下。


    “晚上我们住在同一张床上……”  不过,“有着多处房地产”的“大款”刘健突然没钱了,从4月23日-27日的几天时间里,声称自己做生意缺钱的刘健分四次向铁某“借了”78000元人民币。


    随后,刘健又得知铁某有一条金项链和一条金手链,“临出门前跟铁某说贵重物品放在家里不安全,随身带着比较安全。


  于是,我就把金项链金手链都要来了。


  ”刘健说。


    民警表示,铁某后来称,这些现金和首饰都是妈妈留给她的。


    铁某的钱和首饰都交给刘健后,再联系刘健就困难了,打电话也没人接。


  犯了嘀咕的铁某开始频繁催刘健还钱。


  为了拖延铁某,刘健还给她写了一张欠条,欠条署名是刘建,身份证号是假的,甚至最后四位只画了四个框。


    为了逃跑,刘健还来到了和平区中山公园附近的一家汽车租赁公司,花了从铁某处借来的8000元钱,租了一辆黑色凯美瑞轿车。


    2013年5月5日晚7时许,铁某报警称被骗,沈河公安分局朱剪炉派出所介入展开调查。


    办案民警立即对刘健租用的黑色凯美瑞轿车展开查找,经过汽车租赁公司调取该车GPS信息。


    次日凌晨2时许,民警来到车辆所在位置:黑山县某镇,将正在睡觉的犯罪嫌疑人“刘健”抓获,将其诈骗所得的金项链、金手链及1200元人民币成功追回。


    至于其余的7万多元现金,“刘健”称,“我和铁某在一起的这段时间的花费占一小部分,其中的大部分都是让我自己挥霍了。


  ”  民警马龙海介绍,根据报警人描述,“刘健为男性”,且两人发生了关系。


    但当带回派出所,做笔录前的核实身份时却意外发现,所谓刘健是假名,身份证上嫌疑人姓顾,1987年生人,而性别:女!  民警不相信,被害人铁某更不相信,“不可能啊,他是男的啊。


  ”  经过女警的核实,顾某的确为女性。


  铁某向民警表示,这是自己的第一次。


    犯罪嫌疑人顾某因涉嫌诈骗罪被刑事拘留。


    网友观点: 五招让你一眼看穿他是不是男同志  延伸阅读:  五招让你一眼看穿他是不是男同志  其中的一个行之有效办法便是仔细看看这类男人的穿着打扮,它可以明显的告诉你他们绝对不可能爱女人!  皮带永远挑超亮眼  是的,一般男性白领阶级并不会对皮带斟酌,深色裤子搭配深咖啡或黑色皮带就是基本,但同志男人的下着怎么可能平凡无奇?你肯定会看到闪到刺眼、无法不去注意的如此配件,奇妙地替裤子加分。


    衬衫衣摆有学问  如果没有华丽皮带加持,Gay不可能只紧紧将衬衫塞进裤子里,搞得像是穿上过时的高腰裤,反倒会把衬衫塞完后,再稍微拉些衣摆出来遮住裤头,让整体身型看起来更为挺拔,符合着他们天生重视外表的原生性格。


    裤子剪裁要合身  白领男同志不穿宽松的中直筒西装裤,反而深爱能让下半身挺直修长的合身剪裁,不过你若看上的是穿紧身AB裤搭皮鞋的男人,恭喜你,将有机会成为英伦摇滚夫人!  头发再短也要抹 (是男人就把她搞大) 抹什么?不是发胶,就是发蜡,干干净净的短发造型是白领阶级的必备要素,你可以去爱个只会吹干短发的男人,但那些再短也要抹塑型蜡的千万别碰,没办法,若要同志男人顶上无型地出门,不如干脆打昏他们、宅在家里。


    袜子不会高于脚踝  看一下你老爸穿的皮鞋和袜子的比例关系,袜子低于脚踝或是根本不穿袜子仅穿皮鞋的型男,绝不可能是你未来女儿的老爹。


    当男人始终对你没兴趣的时候,先别急着对自己的长相感到自卑,不仿仔细观察一下他的穿著,或许他正明白地告诉你答案,但也不是说符合其中一项就该将他归类为同志,而是随着项目的增加,你就得告诉自己:是该清醒了!  更多精彩内容敬请关注@新浪女性(微博) “嘿嘿嘿……就是看你工作太辛苦了,特意给你送咖啡过来……”韩鹏一边献殷勤,一边有意试探道,“里面那 小子究竟犯什么事了?” 韩如冰自然不会告诉韩鹏事情的真相,毕竟这关乎到她的脸面。


  她并没有接过 段鹏手中的咖啡,而是轻描淡写地 说道:“没什么,妨碍公务而已……”段鹏知道韩如冰并没有说实话,然而他也没有说破,而是继续试探道:“那你打算怎么处置那小子?”韩如冰无奈地摇了摇头:“还能怎么办?老规矩,让他在审讯室呆一晚上,好好反省反省,天一亮就放了。


  ”段鹏转了转眼珠,突然心生一计,透过窗户望了望审讯室里的欧阳羽,皱着眉头装模作样地说道:“我看这小子似乎有点眼熟啊?好像是我们刑警队正在追捕的一个逃犯。


  ”“哦?你确定?”韩如冰诧异地问道。


  段鹏笃定地点了点头:“没错,八成就是这小子!冰冰,你也辛苦一天了,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这小子交给我们刑警队处置就好了。


  ”“那好吧,人交给你了,我回去了。


  ”韩如冰巴不得躲段鹏远点呢,说完这句话后,便转身离开了。


  少顷,段鹏带着一个名叫 潘杰的年轻男警官,迈步走进了审讯室。


  欧阳羽正坐在椅子上百无聊赖地望着天花板,见两个男警官进来了,忍不住开口问道:“二位警官,我可以走了吗?”“想走?没那么容易!”段鹏一边说,一边对身边的潘杰递了个眼色。


  潘杰立即心领神会,摘下了警帽,扣在了监控探头上面。


  “你……你这是什么意思?”欧阳羽不明就里地问道?“什么意思?哼!”段鹏沉下脸,从腰间抽出警棍,冷笑道,“臭小子,你胆子不小啊,竟然连我的女人也敢欺负?老子过来帮你舒活舒活筋骨!”说罢,段鹏手中的警棍,狠狠地砸到了欧阳羽的头上。


  尽管欧阳羽受过特殊训练,抗击打能力要远远高于常人,但在毫无防备的情况下挨了一警棍,他还是疼得倒抽了一口凉气。


  然而欧阳羽不但没有生气,反而笑出声来:“呵呵呵……如果我没猜错的话,那个韩警官根本没拿正眼看过你吧?上赶着拿自己的热脸贴人家的冷屁股,亏你还是个男人!”“臭小子!你活腻了吧!”段鹏再次举起警棍,劈头盖脸朝欧阳羽的头上、身上砸去!这时候,潘杰在一旁担忧地制止道:“鹏哥,别打了,再打下去该出事了……”段鹏这才悻悻收手,气喘吁吁地说道:“把这小子 送到第二 监狱去,和那些重刑犯关到一起!”“这……鹏哥,这么做恐怕不合适吧?再说这也不符合规定啊?”潘杰不由得面露难色。


  段鹏沉着脸说道:“有什么不合适的?难道你不知道我爸是谁吗?你要是还想继续穿着这身警服,最好按我说的去做!”面对段鹏的威胁,潘杰没有办法,只好将欧阳羽押上警车,带他前往尚 海市第二监狱。


  欧阳羽从小在尚海市长大,自然听说过第二监狱。


  尚海市一共有两所监狱,第一监狱关押的都是普通罪犯,第二监狱关押的都是重刑犯和死刑犯!警车停在了第二监狱门口,潘杰摇下车窗,与监狱门口站岗的狱警交流了几句。


  随后他又摇上了车窗,回过头一脸歉疚地看着欧阳羽:“兄弟,对不起了,我也是被逼无奈,希望你不要记恨我……”听到潘杰的话,欧阳羽笑着摇了摇头,并没有任何的表示。


  其实他心里很明白,这一切的一切,都是那个叫段鹏的家伙在搞鬼!而这个潘杰,只不过是被裹挟而已。


  少顷,监狱大门打开了,两名狱警从里面走了出来,将欧阳羽押送进了监狱。


  从始至终,欧阳羽一直保持着沉默,他甚至没有趁机向狱警控诉。


  欧阳羽很清楚,既然段鹏那个家伙敢私自将自己送到第二监狱,就说明他早已经安排打点好了一切。


  自己横竖躲不过这一关了,何必还要多费口舌呢?辗转,两名狱警带着欧阳羽来到了一间羁押室,将他铐在了椅子上。


  没过多久,就见一个领导模样的中年男人走了进来。


  中年男人眯着眼,上下打量着欧阳羽:“你就是欧阳羽?”欧阳羽点点头,与此同时也在打量着对方。


  中年男子个头不高,身材较胖,虽然脸上一片温和之色,但目光中却流露出几分狡诈的精光,看样子是一个阴险十足的家伙!中年男子坐在了欧阳羽的对面,不紧不慢地说道:“首先自我介绍一下,我姓张,是第二监狱的监狱长。


  欧阳先生,真是不好意思,让你在这里委屈几天。


  欧阳羽不由得冷笑一声:“呵呵,能得到监狱长的亲自‘接见’,看来我欧阳羽面子还不小呢!”张狱长没有理会欧阳羽的冷嘲热讽,继续说道:“我不知道你究竟得罪了什么人,我也不想知道。


  我只希望你是一个聪明人,知道哪些话该说,哪些话不该说。


  ”欧阳羽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就算我再聪明又有什么用?还不是被小人给算计了?反正你们早已经串通好了,就算我申冤也是无用,又何必在这里浪费口舌呢?”张狱长满意地点了点头:“很好,你果然是一个聪明人,那接下来的事情,就好办多了……好了,将他收监吧。


  ”“是!”两名狱警立即押着欧阳羽,缓缓朝牢房区的方向走去,最终将他带到一扇冰冷的铁门前。


  其中一名狱警一边解开欧阳羽手上的手铐,一边厉声喝道:“欧阳羽,从今天开始,你被收押在13号牢房,要和你的狱友和睦相处,不许打架斗殴,记住了吗?”欧阳羽并不理睬狱警的话,一边揉着手腕,一边大步走进了牢房。


  由于牢房内的光线很是昏暗,欧阳羽的眼睛适应了一阵,才看清原来牢房内一共有七个男人,每一个都是身高体壮、五大三粗的,全都虎视眈眈地瞪着自己,仿佛窥视着猎物一般。


  从他们凶狠的眼神和跋扈的神色来看,每一个都是亡命之徒啊!尤其是中间那个胳膊上有纹身的家伙,从他身上流露出一股暴戾之气,看样子绝对是个杀人犯,而且不只杀了一个人!欧阳羽不由得暗中倒吸了一口凉气,心说那个叫段鹏的家伙还真是卑鄙,这是要整死老子啊!不过欧阳羽并没有理会他们,自顾自地坐到了一张空床铺上面。


  这时候,其余六人纷纷看向纹身男,其中一个光头说道:“华哥,这小子似乎不太懂规矩啊?”纹身男迈步来到欧阳羽面前:“小子,第一次进来吧?不知道来这里要‘办手续’么?哥几个你们说对不对?”“对!”众人一边附和,一边纷纷凑了上来,很快便将欧阳羽围在了中间。


  纹身男摆摆手道:“先别着急动手,这小子是个雏儿,咱们要慢慢‘享受’!先让他面壁思过,醒醒脑子!”光头立即推了欧阳羽一把:“臭小子,说你呢!听见没有?去!赶紧到墙角面壁去!我来给你做个示范,看好了啊!”说罢,就见光头弯下腰去,脑袋顶着墙,双臂向后高高扬起,活脱脱像是一只秃尾巴鹌鹑。


  看到光头摆出的姿势,众人再次纷纷笑出声来。


  这样的经历,他们每个人刚刚进来的时候都遭遇过,可以说是监狱里的“传统”了。


  光头直起身,对欧阳羽喝道:“姿势要标准,弯腰必须呈九十度角,手臂必须要伸直,这是规矩!先面壁思过二十分钟,一会还有其他‘手续’,等所有‘手续’都办完了,你小子就算是过关了。


  ”欧阳羽没有理会光头,而是对纹身男说道:“华哥是吧?看样子你应该就是这个牢房的老大吧?”纹身男得意地点了点头:“没错,老子行不更名坐不改姓,大名 周庆华


  ”旁边的光头赶忙附和道:“想当年,华哥在道上可是赫赫有名啊!你小子要是早生几年的话,应该听过华哥这么一号。


  ”欧阳羽并不知道周庆华到底是什么来头,也丝毫不感兴趣。


  他唯一关心的是,自己什么时候才能离开这里。


  看着面前比自己高半头的周庆华,欧阳羽不卑不亢地说道:“华哥,咱们萍水相逢,我并不愿与你和你的兄弟们为仇作对。


  虽然这是我第一次进监狱,但我知道,规矩就是规矩,任谁也不能例外,何况当年武松还差点挨了一百杀威棒呢,不是吗?”周庆华满意地点了点头:“看来你小子还算上道,既然如此,哥几个可就对不住了!”欧阳羽继续说道:“不过你们记住,这样的事情只能发生一次,如果你们敢第二次对老子动手,那就别怪老子不客气了!”说罢,欧阳羽身体一蹲,整个人蜷缩在墙角,护住自己全身的要害。


  周庆华拿起一床被子,缓缓走了过来,将被子蒙在了欧阳羽的身上,继而大手一挥。


  其余人纷纷一拥而上,对欧阳羽好一阵拳打脚踢!不知道打了多久,周庆华摆摆手道:“好了好了,别打了。


  ”众人这才纷纷停手。


  欧阳羽慢慢掀开身上的被子,从地上站了起来,看似全然没事。


  要知道,欧阳羽的抗击打能力远远高于常人,这顿拳脚对于他来说,无异于挠痒痒一般。


  欧阳羽掸了掸身上的土,冷哼道:“哼!还别说,你们这些家伙打人可是真够专业的,专打身子不打脸,是怕被狱警看出来吧?”周庆华一脸得意地看着欧阳羽:“怎么样臭小子,服了吗?”欧阳羽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打了就打了,问这些有意思么?还有别的‘手续’吗?咱们继续……”听到欧阳羽的这番话,周庆华不由得冒出了一身冷汗!周庆华瞠目结舌地看着面前的欧阳羽,心说这小子究竟是什么来头?挨了一顿毒打,竟然看上去丝毫没有任何事情?看得出,这小子非同小可啊!周庆华心中不由得暗暗庆幸,庆幸刚才并没有故意刁难欧阳羽。


  心说真要是把这小子惹急了,哥几个加起来恐怕也不是他的对手啊!沉吟片刻之后,周庆华走上前,轻轻拍了拍欧阳羽的肩膀,满脸堆笑地说道:“小兄弟,千万别往心里去啊。


  这是咱们这里的规矩,谁都逃不掉。


  不过……看你小子是条硬汉,其他的‘手续’就免了吧。


  ”“好吧。


  ”欧阳羽也不多废话,缓缓走回到自己的床铺。


  虽然挨了一顿毒打,但欧阳羽丝毫没有生气。


  一来,那些人的拳脚根本伤不到他,二来,他也不想再惹出事端、节外生枝。


  这时候,周庆华再次凑了过来,态度也变得和蔼了许多:“小兄弟,犯了什么事进来的?”欧阳羽轻描淡写地说道:“本来和朋友一起在酒吧喝酒,被当作毒贩子抓了起来,然后就送到这里来了。


  ”然而正所谓说者无心,听者有意,第二监狱关押的都是重刑犯,从某种角度来说,他们比一般人更加具备法律意识。


  像欧阳羽这样,既没有犯法也没有经过审讯,便直接押送到这里,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得罪人了。


  周庆华担忧地拍了拍欧阳羽的肩膀:“小兄弟,看样子你似乎是得罪了什么人啊?”欧阳羽满不在乎地说道:“无所谓,既然来了,就在这好好休养几天,权当是度假了。


  ”听到欧阳羽的这番话,众人不由得面面相觑,心说这家伙难道是个疯子吗?竟然把在重刑犯监狱服刑当作是度假?这时候,欧阳羽突然想起一件事,问周庆华道:“华哥,我刚刚回到尚海市,很多事情都不了解,我想和你打听个事情。


  ”“哦?什么事情?”周庆华诧异地问道。


  “最近尚海市是不是正在扫毒啊?”欧阳羽之所以问出这样的问题,是有原因的。


  因为他觉得,即便被人举报吸毒,警方也不可能不经过调查就冒然出警,而且还是缉毒大队的队长亲自带队。


  别看周庆华他们在监狱服刑,但他们并没有完全与外面的世界隔绝。


  要知道,在这所第二监狱里关押着很多尚海市(完美暗恋)道上叱咤风云的人物,虽然他们人在监狱里服刑,但是道上的一举一动,他们甚至比警方还要了解。


  周庆华犹豫了一下,对欧阳羽说道:“小兄弟,实不相瞒,最近尚海市的确正在扫毒,好多毒贩子都被抓起来了。


  ”“哦?这到底是为什么?难道尚海市的毒品太猖獗了吗?”欧阳羽再次问道。


  周庆华压低声音说道:“这个小兄弟你就有所不知了。


  原本尚海市的地下毒品交易十分有序,盘踞本市的几个大毒枭,联合控制着地下毒品交易每一天的出货量,避免触及警方的底线……然而就在前不久,本市最大的大毒枭肖振东被仇家暗杀,从那之后,尚海市地下毒品交易便陷入了混乱无序的状态,一些以前从来没有从事过毒品买卖的大佬,也纷纷染指毒品交易,互相争夺货源、打压对手的事情时有发生,甚至还发生很多黑吃黑的事情,总而言之,现如今道上已经彻底乱成一锅粥了,唉……”说到最后,周庆华忍不住重重地叹了一口气,其他人的脸上,也都露出了失落之色。


  欧阳羽很理解他们,虽然他们人在监狱服刑,但是监狱外面还有他们的亲人,他们的兄弟。


  不过欧阳羽毕竟与他们并不是很熟,多说无益,索性翻身躺倒,沉沉睡去了。


  …………第二天,韩如冰早早便赶到了警局。


  经过一夜,韩如冰的气已经消得差不多了,她觉得,虽然欧阳羽十分可恶,但自己假公济私,把他关起来,似乎也有些过分了。


  所以韩如冰赶到警局的第一件事,就是想把欧阳羽放了。


  可是当她赶到审讯室的时候,却不见欧阳羽的踪影。


  韩如冰觉得有些蹊跷,赶忙来到了刑警队的办公室。


  此时段鹏还没有来上班,偌大的办公室里,只有潘杰一个人在。


  见韩如冰来了,潘杰不免有些紧张,赶忙起身行礼:“韩队长,早上好!”韩如冰懒得和他客套,直接问道:“小潘我问你,昨天晚上我抓来的那小子呢?”潘杰支支吾吾地说道:“送到……送到第二监狱去了……”“什么?!”韩如冰一听就恼了,“你们凭什么这么做?人是老娘抓来的,你们怎么说关就关起来了?这未免不符合规定吧?”潘杰慌张地摆摆手道:“不……不关我的事啊!是……是段鹏的意思……”“段鹏?他凭什么随便把人送到监狱去?而且还是第二监狱?你们知不知道,那是什么地方?那可是重刑犯监狱啊!在那种地方呆一晚上,就算不死也得扒层皮啊!”韩如冰顿时恼了,她的内心深处,对欧阳羽的安危很是担忧。


  潘杰不是一个善于撒谎的人,再加上他对段鹏的做法也颇有不满,于是便对韩如冰道出了实情。


  听完潘杰的叙述,韩如冰更加怒不可遏,当即掏出手机,拨通了段鹏的号码。


  “段鹏,你什么意思?随随便便把人送到第二监狱去,你这是在违法乱纪知道吗?”电话接通后,韩如冰歇斯底里地骂道。


  段鹏刚刚起床,正在赶来警局的路上。


  原本他以为,韩如冰一定会对他心怀感激,没曾想却是劈头盖脸地挨了一顿骂。


  “冰冰,你……你千万别误会,我只是觉得你被那小子欺负了,想替你出口气而已……”段鹏解释道。


  听到段鹏的话,韩如冰顿时回想起昨晚在酒吧包间里的情形,不由得小脸一红:“谁……谁说那小子欺负老娘了?”“是……是你的手下告诉我的,他说昨晚你执法的时候,那臭小子摸了你的……”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carolinahurricanesteamshop.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babyabys.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

www.zithromax-buyazithromycin.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