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成人情趣 >

drakorindo

drakorindo


  說實話,到現在我還轉不過這個彎來,這個人到底是怎么了。


  為什么他可以一方面和我熱熱乎乎談著戀愛,一方面還幻想著將來一定要娶一個天底下最純潔的女人為妻呢?這到底是為什么?難道就因為我在他之前愛上過別人,就不配做他的妻子了嗎?  如果早知道在我們的交往中他一直把我當 情人看的話,也許我就不會陷得這么深——我可是把他當愛人去愛的,一心一意、心甘情愿想要嫁給他,原本一切都如此完美,兩個人在一起水乳交融,每天都有說不完的話,直到今年十一,我向他提到了結婚 的事,他才把他的真實想法告訴我, 他說,蘇竟,請原諒我不能 娶你


    我開始時還以為他是開玩笑呢,就回了一句,愛娶不娶。


  沒想到他接著剛才的話題,特別鄭重地說,既然今天我們提到這個事了,我想還是都說開了的好,我不能騙你。


  聽他這樣一說,當時我腦袋就大了,就問他,你是不是愛上別人了?快說。


  他說,你這是想哪兒去了?有你在我身邊,我又怎么會愛上別人呢?別人不知道我多為你著迷,難道你自己還不知道嗎……聽完他的話我就更迷糊了,既然他這么愛我,那為什么還不肯娶我呢? 情感天地不是處女 的我只能做他的情人  然后,他就提到了那四個字,我就什么都明白了,他說,我有處女情結。


  這四個字我也不是第一次聽說,網上也有過很多關于這個問題的爭論,可是不知道為什么,當這幾個字從他嘴里說出來的時候,我卻聽著這么別扭。


    既然你有處女情結,那為什么還要跟我……我說不下去了,我們除了沒有一紙婚約,其他的和正式夫妻又有什么兩樣?  竟竟,我要是不和你那樣,我又怎么知道你是或者不是呢?他竟然還振振有詞。


    你變態!當時我真的是氣瘋了。


  原卻說:我就知道你會生氣,可是你想想看,我要是不愛你,是連這一步都不會邁的,我本來也是認定了你,才會和你那樣,想不到……你讓我失望了,我只能說,我們沒這個緣。


  可即使這樣,我依然放不下你,除了不能娶你以外。


  情感天地:不是處女的我只能做他的情人  假如我和你在一起就是我的第一次,你是不是就會和我結婚了?  那我一定會二話不說就把你娶回家的,你以為我就不痛苦嗎?我那么喜歡你,卻做不了你生命中的第一個 男人……  聽了他的話,我簡直哭笑不得。


  這都是什么謬論啊。


  我也知道現在好多男人對于未來的妻子都有著和原一樣的要求,問題是,在要求別人絕對純潔的同時,你們有沒有付出絕對的忠貞呢?  誰都無法決定未來的路,誰都說不好以后會怎樣。


    在原之前,我先后談過兩次戀愛,經歷過初戀,也經歷過失戀。


  可那也都是愛,并不是兒戲,和每一個,我都是付出真情用心經營的,最后無疾而終,是緣分,也是無奈。


  但這并不意味著我就被判了死刑,沒有資格光明正大去愛,光明正大被愛了。


  我從未在這方面有過自卑,雖然誰都想在戀愛路上一次成功。


  愛情,或者幸福,應該是與來臨的早晚無關的,早來早 開花,晚來晚開花,誰又能說只有第一次的愛才最真最配走入婚姻呢?情感天地:不是處女的我只能做他的情人  如果是金錢、資歷、容貌等等,我還可以靠一些措施去補救,但這個東西,一個女孩所謂的第一次,我是沒法補救的,他在這一點上非要追求完美,我真的是無話可說。


  我也想過,擺在我們面前的只有兩條路,要么他改變想法,要么分手。


  但原說,這兩條路都行不通。


  他說這輩子都不會改變想法,同時,他也不同意我們就這么分手。


    我說,那我們還能怎樣?你要我不清不楚和你廝混下去嗎?原卻說,什么叫廝混?你和我在一起不是一直都很快樂嗎?如果不是你非提出結婚的事,我連這些都不會和你說的,再說了,不是我不娶你,而是你不具備這個條件,這能怪我嗎?  請原諒我和你說了這么多我們之間的對話,因為這一個月以來我(男人抓胸將機機桶美女口述)的腦子里真的是什么都沒有,轉來轉去光想這些事了。


  說實話,原真的是個挺讓我覺得稱心如意的伴侶。


  我萬沒想到他會在這個事情上來卡我,進不許進,退又不許退,如果你是我,你會怎么辦?情感天地:不是處女的我只能做他的情人  你瞧,他還一直在往我的手機上打電話。


  讓我不理他,當他不存在,也難,因為我真是很喜歡他,假如僅僅為了這個而不能和他在一起,也太不值了。


  我們在一起時那么快樂,喜歡吃的東西喜歡干的事,全都是一樣的。


    經常會在歇班的時候租車帶我出去兜風。


  有一次去薊縣,原把車子停在一個農家小院外面,他進去聯系住宿的事,讓我在車里等,當時天已經完全黑了,我聽著歌,望著滿天繁星,心里想,這恐怕就是幸福了。


    真的,周圍那么靜。


  仿佛天地中只有一個他,和滿心都是他的我。


    放在平時,李耐是很樂意跟女神聊聊天,多交流交流感情的,但現在炕上還 藏著一個 桂芳,萬一被發現,那不就完犢子了?!   所以他一心盼著,楊 小雪能快點離開。


   咚!   就在李耐忐忑之時,一道悶響卻忽然從 里屋傳來,他當場就臉色一變。


     張桂芳這個姑女乃女乃干啥呢?這是怕自己不會被發現嗎?   果然,楊小雪的注意力已經被吸引了過去,她黛眉微皺,一邊向里屋走去,一邊問道:李耐,小萱回家了?   小萱是李耐老父親收養來的養女,李耐的妹妹,在鎮里上高三,和楊小雪的關系很不錯。


     沒,沒有!   李耐嚇了一跳,急忙把手上的水撂在一旁,撒丫子搶在她之前堵住了里屋的門。


     你這是干啥?楊小雪有些看不懂了。


     沒,沒干啥,起床還沒收拾鋪蓋,亂的很。


  李耐撓了撓腦袋。


     哦…&he(老板和我在辦公室愛愛)llip;   楊小雪微微頷首,美眸中掠過一抹異樣的神色,語氣有些意味深長。


     小雪,你不是還要去地里么?趁著現在還涼快,早點去,待會就曬了。


  李耐打了個哈哈,看似好意地出聲提醒道。


     行,那我走了。


     楊小雪倒也干脆,把錢一給,拿起柜臺上的水便出了門。


     眼瞅著小學離開,李耐這才松了一口氣,懸在嗓子眼的心徹底放了下來,還好沒被這妮子發現什么,旋即想起了被窩里藏著的美人,心底又是一陣火熱。


     轉身回了里屋,李耐急不可耐地一把掀開了被子,張桂芳臉色緋紅,衣衫不整,正一臉哀怨地看著他。


     女.叟子,沒憋壞吧?   張桂芳搖了搖頭。


  她衣服沒穿好,這一搖頭,那里也在跟著晃動。


     李耐看直了眼,隱隱又有了有反應的趨勢。


     也顧不得那么多了,李耐直接撲上去……   張桂芳嚶嚀一聲,也緊緊抱住了李耐的脖子。


     背著王鐵柱和李耐干這事,她雖然心有愧疚,但偷情的刺激感和李耐結實 身體帶來的期待感,卻將那一絲愧疚徹底壓了下去。


     張桂芳現在只想索取,讓李耐占有她,占有她的一切……   屋里的兩人正在炕上激情,卻不知,楊小雪并沒有真的離開。


     楊小雪心思聰慧,之前雖然沒有挑明了說,但卻早就看出了李耐的支支吾吾,必然是隱瞞了什么事情。


     偏偏她又是個好奇心很重的主,出門之后,心里就像有只小貓在撓一樣,想了想后還是折了回來,想要一探究竟。


     剛走到 小診所門口,一陣隱隱約約的哼唧聲就從里面飄了出來,讓楊小雪一愣。


     這聲音不像是李耐的,倒像個女人,難道之前李耐不讓進里屋,是因為藏了女人?   孤男寡女,還有這種聲音……饒是楊小雪未經人事,也猜出了點什么,一張俏臉頓時臊得通紅。


     呸,這個李耐真不要臉!   楊小雪在心底唾罵一聲,本想著立即轉身離開的,但那哼哼唧唧的聲音卻仿佛有種莫名的魔力,讓她怎么都移不動道。


     我倒要看看,你們究竟在干啥!   在心里給自己找了個理由,楊小雪輕手輕腳掀起門簾,踮腳朝里面看去。


     小診所的門是木門,上面有塊玻璃,透過玻璃能看清楚里面。


  送走楊小雪后,李耐火急火燎的,忘記帶上里屋的門了,因此楊小雪竟然真的能隱約瞟見里屋的情形。


     只是瞅了一眼而已,楊小雪的心跳頓時就劇烈了起來,只感覺面頰發燙、身子發軟,小腹處也升起了一絲異樣之感。


   屋子里,張桂芳的黑色打底褲已經被褪到了膝蓋處,她兩條修長的大白腿正抬在半空中,一晃一晃的。


     而李耐,則是半跪在炕沿,從楊小雪的角度看去,姿勢極度誘惑。


     此時的李耐,哪能注意到有人在門外偷窺?   張桂芳美眸微閉,小嘴微張,噴香的嬌軀輕輕顫抖著,時不時會發出一兩聲壓抑的哼叫。


     趴在門上偷看的楊小雪將這一切都盡收眼中,只感覺腦子里嗡嗡作響,有一波接一波的怪異感覺席卷全身。


     小腹處越來越火熱,身體越來越奇怪,楊小雪越看越入神,忍不住夾緊了雙腿。


     看桂芳嫂子的表情,似乎這么做很舒服?怪不得村子那些嬸子平時都喜歡開這種玩笑呢!   看著看著,楊小雪的手便情不自禁往自己的身上探去,她只感覺體內似乎有千萬只小螞蟻在噬咬,只有揉揉才能緩和。


     然而她這一動之下,手肘卻不小心頂在了木門上,頓時登的一聲響。


     這響聲讓屋內屋外的三人皆是一個激靈,張桂芳本沉浸在一波又一波的快感中無法自拔,卻被這道聲音嚇了一大跳,頓時花容失色,急忙推開了李耐,手忙腳亂地去提褲子。


     誰?   李耐心里窩火到了極點,好事接二連三被人打斷,他現在都有砍人的沖動了。


     懷著一腔火氣沖出小診所,卻沒有什么人,李耐往路上掃了兩眼,正好瞟到一道窈窕身影急匆匆地消失在了墻角。


     難道是她?這背影太熟悉了……   李耐愣了愣,片刻之后,嘴角緩緩勾了起來。


      耐子,怎么回事?   折返回了屋子,張桂芳已經把褲子提了起來,通紅的俏臉上滿是驚慌。


     沒事,應該是誰家的狗來鬧了。


  李耐擺了擺手。


     接連兩次沒辦成好事,別說張桂芳了,連李耐自己的興致都消退了大半,氣氛頓時陷入了尷尬的沉默當中。


     耐子,時候不早了,我先回家做飯……張桂芳俏臉通紅,低聲道。


     嫂子,要不我們再試試?   到嘴的鴨子要飛,李耐還是有些不甘心,然而張桂芳卻接連搖頭,很顯然,今天是沒什么可能了。


     反正都那地步了,再進一步深入交流也是遲早的事情而已,而且剛剛舒服過,不急在這一時,一念至此,李 耐也就沒有強求。


     又給張桂芳稱了兩斤好雞蛋,也沒收她錢,后者臉上這才出現了一絲笑容。


     桂芳嫂,按摩還有倆療程呢,改天我再幫你!   李耐意猶未盡地舔了舔嘴唇道。


     改天的事情改天再說!   張桂芳哼了聲,風情萬種地白了李耐一眼,旋即便扭動著豐腴的身子出了門。


     送走了張桂芳,李耐就抓緊時間把炕上收拾了一下,省得再有不必要的麻煩。


     正收拾的時候,門口掛著的鈴鐺卻再一次響起。


     李耐皺了皺眉頭,嘀咕一聲,今天的生意怎么這么好?   來了來了!   李耐吆喝著走出里屋,卻看到進來的不是別人,正是早應該離開的楊小雪,剛才在路邊看到的那道窈窕背影,李耐也嚴重懷疑是這妮子。


     楊小雪俏臉上掛著一抹嘲諷的冷笑,也不說話,就那么直勾勾地盯著他。


     李耐被她看的心里發毛,急忙咧開嘴笑了笑:小雪,還有啥事兒?   我看到桂芳嫂子從你這出去了。


     楊小雪忽然開口。


   楊小雪輕飄飄一句話,卻讓李耐心里咯噔一下,瞬間變了臉色。


   剛才你支支吾吾的,原來是屋里藏了人啊,怪不得那么慌張呢! 桂芳嫂是有夫之婦,你竟然跟她干那種不要臉的事! 楊小雪冷哼一聲,眸子中掠過一抹失望之色,冷冰冰的俏臉上滿是鄙夷:我原本以為你上過大學,跟村里那些臭男人不一樣,我真是瞎了眼。


   李耐一聽,心中又悔又喜。


   悔的是,自己和張桂芳的事情被小雪撞破,不好收場了;而喜,卻是因為楊小雪既然會這么說,那對自己的感覺,肯定是跟別人不一樣的!
https://twlkhiyoikjhm.weebly.com/4658191.html
https://twretyoplkjmk.weebly.com/4955162.html
https://twkjhkhjdfuygdf.weebly.com/6791054.html
https://twqaswqeds.weebly.com/4891456.html
https://twewtyfhrgc.weebly.com/415119.html
https://twsdferttydfs.weebly.com/9925918.html
https://twghrwedfvrtggh.weebly.com/698066.html
https://twghjtyhesdrf.weebly.com/9769826.html
https://twasasf.weebly.com/8584026.html
https://twfgtyhujik.weebly.com/69763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