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成人情趣 >

tribute me

tribute me


一個,兩個,三個,在猛烈的撞擊下,他解開了所有上方所有的扣子,而那完美而又呼之欲出的山脈徹底映入了他的眼簾。


  這種隨著節奏不斷晃動的樣子,讓 陳凡感覺更加的強烈了。


  他加快自己的速度,幾乎是用環抱 渡邊優美的雙手將她整個 身體提起又放下,那種被束縛著不斷加速的感覺讓渡邊優美完全無法抗拒,完全的融入了進去。


  “你 太厲害了,陳凡桑,我快不行了……”渡邊優美語無倫次 的說著,聲音也隨著不斷進行越來越放開。


  兩人此時徹底將還在這個屋子里的倉佐 梨音和睡在臥室中的 渡邊一郎拋在了腦后, 沉浸在了瘋狂的快感之中。


  陳凡晃動著頭,不斷擠壓著渡邊優美胸口,而這時候,渡邊優美也放(啊再快點嗯嗯嗯好好爽)下了最后一絲的矜持,雙手放到身后解開了最后一層的障礙。


  那可愛的粉嫩暴露在了陳凡的眼前,仿佛是在勾引著他,讓他好好嘗一嘗那令人神往的味道。


  陳凡沒有客氣,一個低頭直接探了過去。


  這時,渡邊優美一聲聲嘶力竭的叫喊,充分詮釋了那上下翻飛如同進入天堂般的感覺到底是有多么的美妙。


  但她卻不知道,這一聲也讓身后趴在桌上的倉佐梨音微微的皺起了眉頭。


  這是什么聲音,為什么這么的……她稍稍恢復了一些意識,但因為醉酒而無法動彈的身體完全不聽使喚。


  她努力著想要抬起眼皮,而她在嘗試了好幾次之后終于成功了,換而傳來的是直沖頭頂的醉酒之后帶來的疼痛感。


  頭痛讓她無法忍受,差點因此再睡去,但她的本能告訴她,事情沒有那么簡單。


  她通過透進瞳孔的光線,不斷聚焦,終于在努力之后看清了自己眼前的場景。


  她整個人都震驚了,一時間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為什么陳凡會和自己男朋友的姐姐在餐桌上做這樣的事情?優美姐竟然如此的享受,竟然露出了這樣的姿態?這是她從來沒有見過的渡邊優美的另一面,那完全被陳凡掌控,沉浸在無盡快感之中無法自拔的樣子,與她平常的氣質完全不符。


  陳凡是有多厲害,能夠讓優美姐露出這樣的表情啊!倉佐梨音徹底呆住了,半睜著的雙眼一刻不偏移的直直的盯著這香艷無比的場面。


  而因為太過投入,被渡邊優美完全擋住了視線,陳凡并不知道此刻自己和渡邊優美的一舉一動都被倉佐梨音看的清清楚楚。


  因為是第二次,他出乎意料的持久,根本沒有要繳槍的意思。


  在一陣猛攻之后,渡邊優美身體一顫,整個人死死地抱住了陳凡。


  陳凡知道,渡邊優美這次是真的踏入了頂峰。


  他慢下了自己的動作,十分嫻熟的在她皮膚的每一寸輕吻著, 右手還不停地揉捏著那令人愛不釋手的柔軟。


  “這么快就去了,優美桑你真是比我想象的還要厲害啊!”陳凡笑著輕輕說著,而這話語不斷地刺激著渡邊優美,讓她再出了快感之外感受到了一絲絲的屈服感。


  這種感覺換做其他時候會令人非常的不爽,但在這種情況下,卻意外的讓那份感覺有了更好的延續。


  她有些害羞緊緊抱著陳凡,將頭架在了陳凡的肩膀上,不讓陳凡看到她此時此刻的表情。


  “討厭,別說這些話,真是羞死人了……”“別急,好戲才剛剛開始呢。


  ”說著,陳凡撫了撫她柔順的長發,然后在不離開的情況下,將渡邊優美整個身體抱了起來。


  看到這一幕,倉佐梨音一下子愣住了,變得不知所措了起來……怎么辦,現在自己該怎么辦?除了內心的震驚和慌張之外,倉佐梨音沒有發現,自己的身體正在慢慢的發生著一些變化,那潛藏在身體中的記憶慢慢的被喚醒了。


  她想要閉上眼睛,但心里卻有舍不得錯過任何一幕。


  本來陳凡懷里的那個應該是自己,但是因為一些意外……想到這,倉佐梨音真相狠狠的給自己一個巴掌,讓自己清醒一下。


  明明不久之前才在臥室中下定了決心,以后和陳凡保持好距離,不在做出這么出格的事情,但現在僅僅是因為這個畫面,她竟然又有些忍不住了。


  自己就真的是這么一個無可救藥的 女人了么?她一狠心,閉上了眼睛準備試著繼續睡去,但與此同時,她聽到了渡邊優美再次發出了聲音。


  “這不好吧,有點……啊……”倉佐梨音再次睜開了眼睛,看到了就在不遠處的沙發邊上,渡邊優美雙手撐在了沙發的扶手上,整個人站直著雙腿微微岔開了一些角度。


  那完美的身體曲線配合著前方微微前后晃動的山脈,簡直太過誘人。


  而陳凡也沒有一刻的停頓,直接站到了渡邊優美的身后,雙手狠狠地排在了她豐滿翹立的臀部上,并用力的抓了一下。


  隨著渡邊優美那聲叫聲,陳凡再次向前一挺。


  能看到,此時的渡邊優美幾乎已經說不出話來,整個身體都顫抖了起來。


  她緊皺著眉頭,嘴巴長得很大,不停地深呼吸著。


  光是這樣,她就感覺自己已經到達了極限,很難想象這個時候陳凡如果直接進攻的話,自己會是怎么樣的一個感覺。


  她再次慌張了,右手抵著陳凡的身體,一副求饒的樣子。


  “別了吧,我可能……”話還沒說完,只見陳凡 笑了一下,抓著她兩側胯部瘋狂的搖動了起來。


  渡邊優美并不知道,自己這樣的表情到底是多么的犯規,又會讓在自己身后的男人迸發出怎么樣的獸性。


  “啊……”渡邊優美大叫出聲,然后立刻捂住了自己的嘴巴。


  剛剛到底頂峰之后,她的理性恢復了一些,此時她意識到了自己的聲音可能會吵醒還在屋子里的其他兩人,便做出了這樣的動作。


  但這并沒有持續多久,那夸張的感覺直擊著她身體的每一處,她甚至感覺自己的身體此時已經不在自己的控制之下,甚至連站著的地面都感受不到了。


  而她僅能感受到的是那襲遍全身如同觸電一般的酥麻感以及身后陳凡無比熾熱的體溫。


  這太厲害了!不僅是渡邊優美這樣想著,連在一旁偷看的倉佐梨音都如此感嘆道。


  她只覺得自己的身體像是被同化了一樣,那空虛的感覺讓她甚至忘卻了自己醒酒之后無法忍受的頭疼感,用沒有什么力氣的手慢慢的放到了桌子下方。


  陳凡桑……她滿腦子都是剛才自己所經歷的場景,那每一次就差一步的時機讓她對此時的渡邊優美產生了極強的嫉妒心理。


  她多么希望那個站在陳凡身前的人是自己,那自己該會有多么的快樂啊!一邊想著,她的手指一邊撥動了起來。


  酒精帶來的麻痹感讓她變得更加敏感,雖然平常她沒有少做這種事情,但在這種情況下,她的感覺異常的強烈。


  僅僅動了幾下,她就停不下來了。


  在那一邊如潮水般的碰撞聲下,她喘息著,然后身體劇烈顫抖了一下,在他們的面前達到了巔峰。


  這一次速度是那么的快,感覺是那么的強烈,延續的時間是那么的持久。


  這是她第一次有著如此的感受,讓她不禁抽出手,細細的舔舐了幾下自己晶瑩的手指。


  “快,快給我,陳凡桑……”渡邊優美已經徹底的混亂了,語無倫次的說著,而就在她和陳凡都要再次踏入云端之時,一聲很清晰的移門聲進入了他們的耳中。


  陳凡一下子中斷了,猛地推開渡邊優美迅速的拉上了褲子。


  而渡邊優美也清醒了過來,迅速的整理好了自己的襯衫,并走到了椅子旁,將脫掉的那件 內衣給撿了起來塞在了自己掛在椅子上的包中。


  倉佐梨音立刻閉上了眼睛,保持著沉睡的姿勢,聽著身后慢慢傳來的腳步聲。


  “姐姐?你還在么?”渡邊一郎揉了揉惺忪的睡眼,猛地敲了幾下自己的腦袋。


  在看到了陳凡和渡邊優美都坐在椅子上時,他笑了笑。


  “還在喝啊,現在幾點了?”   有一天,我和妻逛街,妻問我:你愛我嗎?我愕然,說:當然,你怎么啦?有什么問題嗎?  妻笑了,仔細地望著我,說:沒什么,那你去為我買件內衣,10分鐘后,我在樓下咖啡廳等你。


    我在那家大商場好不容易找到了女性內衣專柜,這個內衣專柜很漂亮,就像是一個迷宮,我轉了一圈,快要迷路了。


    先生,你…… 營業員 小姐叫住我,先生這個稱謂吸引了那里所有顧客的注意,因為那里只有我一個人是男的。


    我說我買東西,營業員小姐驚訝地問:你買什么?我心想,這女孩子腦袋是不是進水了?難道 我到這里來是買西紅柿的嗎?我 一字一字地大聲回答說:買、內、衣。


  第一次給 妻子 買內衣我落荒而逃  營業員小姐更是大吃一驚,旋即說:先生,對不起,這里只賣女式的。


  我無奈 地說:我知道,我到這里來,就是想給我老婆買內衣,難道不可以嗎?  營業員小姐這才笑了,店內的所有女顧客都笑了。


  我隱約聽到一個悅耳的女聲在說這男的不錯嘛(故事網)!我當然不錯啦,有人夸我,我很高興,勇氣大增。


  用手指一件暗紅色的內衣,理直氣壯地說:就買一件這樣的。


    營業員小姐看了我一眼,問:要多大的?  多大?完了,怎么忘記問妻了呢。


  我當場愣住,不知所措。


  買外套的時候,可以對服務員說估計你能穿的,她就能穿,但現在是買胸罩,我能說什么呢?這是永遠也沒有辦法請人幫忙的事情。


  第一次給妻子買內衣我落荒而逃  營業員小姐不停地發問:70A?70B?75A?75B?她說了一大堆我從來沒有聽說過的數字,我一頭霧水。


    營業員小姐似乎明白了,她問:有地瓜那么大嗎?終于有我能夠聽懂的詞語了。


  我搖搖頭說:小一點。


  營業員小姐又問:要不就是蘋果?我一聽,還是搖頭,營業員小姐泄氣地說:那就是雞蛋哦!我笑了,心想這女孩子真聰明,很會說話,連忙點頭認可。


  營業員小姐正準備去拿內衣,我忽然想起妻是屬于飛機場類型的,連忙補充一句說:小姐,是煎過的。


  營業員小姐以為我罵她,反問我:什么煎過的?我急忙解釋說:你剛才不是說雞蛋嗎?營業員小姐一臉的悲傷,嘆氣說:唉,這么平,難怪要讓你來買呢!第一次給妻子買內衣我落荒而逃  我拿了選好的內衣落荒而逃。


  剛出門,就看到妻站在不遠處,開心地笑,她越笑,我就越覺得很尷尬。


    一輩子,惟一一次為女人買內衣,雖然不是妻真正想要的那種偽裝型的,不過我倒因此長了不少見識,至少我現在知道70A之類的數字含義,并且知道了妻子的型號。


  我相信,大多數男人里面,估計沒有幾個為女人買過內衣的。


    男人都說自己很愛自己的女人,可是有幾個為自己的女人買過內衣呢?我現在常常這樣想。


  
https://twkdjfngvbi.weebly.com/6201343.html
https://twasasf.weebly.com/816677.html
https://twdfgersxwerr.weebly.com/2766987.html
https://twfgtyhujik.weebly.com/5461537.html
https://twzxcvb.weebly.com/2013489.html
https://ttwasgas.weebly.com/4887355.html
https://twhtrgerfg.weebly.com/4088522.html
https://twhjsdffertf.weebly.com/6977613.html
https://twfrewedrt.weebly.com/5168845.html
https://twhgfjmbnv.weebly.com/72528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