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成人情趣 >

basor rat

basor rat


延時噴劑劑能夠延長性愛時間,不少 男性朋友都會使用,很多朋友用 久皇延時噴劑都會有一個問題,那就是用久皇延時噴劑還要不要戴安全套,認為 避孕套會影響快感,那么用久皇延時噴劑要 戴避孕套嗎?其實久皇延時噴劑和避孕套是不沖突的,因為久皇延時噴劑只是通過中藥 成分來降低男性生殖器的 敏感度,并不會影響其他方面,也不能起到避孕的效果,因此如果需要做避孕處理的話,還是要戴避孕套的;當然,如果不需要避孕,不戴也是可以的。


  這個可以根據自己需求決定。


  不過需要注意的是,久皇延時噴劑之所以能夠延長性生活的時間,主要是因為噴劑中有效成分的作用,當男性朋友使用久皇延時噴劑后,不戴避孕套,可能會導致這些成分進入到女性的陰道,降低敏感度和對性刺激的感受能力,從而降低性生活的快感,從這方面考慮,使用久皇延時噴劑后戴避孕套是比較好的。


  久皇延時噴劑噴在避孕套上管用嗎久皇延時噴劑一般是噴在男性生殖器上的,通常建議男性噴在龜頭或者是冠狀溝的附近,這個 部位對于藥物吸收的作用會更強一些,那么久皇延時噴劑能噴在避孕套上嗎?久皇延時噴劑如果噴在避孕套上是沒有作用的,因為久皇延時噴劑主要是通過藥物的麻痹成分來降低生殖器敏感度的,需要透過皮膚吸收,如果噴在避孕套上再戴避孕套,藥效無法滲透進皮膚,就起不到延時的作用了。


  需要做避孕處理的話,可以先噴久皇延時噴劑,等藥效起效后,再戴避孕套進行正常的性生活就可以了,如果覺得麻煩,也可以考慮選擇專門的延時避孕套,這種避孕套在避孕套儲精囊處添加5%的苯佐卡因,從而大大降低龜頭的敏感度,也能起到延時的作用。


  延時安全套有不同的規格:延時避孕套有添加麻醉成分的,現在,市場上也有加厚的 物理延時套,這種避孕套根據男性的不同敏感程度,在男性陰莖特別敏感的龜頭、冠狀溝和背部系帶部位,采用不同的厚度規格局部加厚,給時間較短的男性帶來了綠色安全、無毒副作用的物理延時,這樣有利于控制射精,延長性生活時間,讓男人輕而易舉地延時,舒舒服服地做愛,讓雙方充分享受魚水之歡。


   好丟人,比不過 女生了… 冬天里一把火txt書(幼兒益智故事)包網郝姐來到了她 父親的書房。


  靖珊,這……葉清檸說完這話以后,喬靖珊上一秒的興奮,變成了下一秒的擔心。


  不過北原川也還算堂堂正正,不爽了就直接了當地正面重新比一下,而不是到處陰陽怪氣之類的,所以楚落對于這個學姐的看法,除了被她霸占了十來分鐘的背書時間有點埋怨之外,還是沒什么太負面的印象。


   為什么喜歡男生突然冷漠沐陽一個飛躍 躺在沙發上喊道。


  數字即將從1變化為0時,我壓低了自己的重心。


  「那個 是什么?是什么啦?」嘿嘿,你們居然會內訌,先前不是口出狂言說什么合作打敗我嗎?真是可笑,人類竟然脆弱到連我也不動指頭就自取滅亡。


  冬天里的一把火txt 書包網我還沒有見過這個所謂的再婚對象,這正是讓我感到 奇怪的地方。


  呵,看我秋名山車神的經典漂移!這個案子影響很惡劣,我們必須盡快破案。


  卻也沒辦法弄清現狀。


  冬天里的一把火txt書包網蘇燃知道他很緊張。


  雪子老師打趣到。


  沒、沒那么差啦,就是稍微……稍微有點……田禾很無奈。


  你不懂,小風她死了。


  我睜開了眼睛,手在身邊摸索,暗自握住了最后的希望。


  你難道不喜歡八塊腹肌的男生?段奕自說自話道,我在社交網站上看到女生們最迷戀的是有肌肉的男人,所謂穿衣顯瘦,脫衣有肉,各方面來說比我這種接近于竹竿的要強不少。


  看著蔣曉曼的臉色真的很難看,他說:曉曼,難受就說,實在受不了的話,那你就不用去了,反正還有同事們在,少你一個人也沒關系的。


  為什么喜歡的男生突然冷漠這樣下去會覺醒什么奇怪的東西的。


  管你什么玩意,我今天要把你射爆。


  冬天里的一把火txt書包網羅西帶著楊新愛認識一些大佬,顧夏就只鐘情于晚會的自助小食,自己一個人玩的不亦樂乎。


  沒聽見父親的作答但已起身穿衣,母親看父親的動作滿意地笑了。


  啊,說出來了!你總算說出來了! 開玩笑嗎,有你們這么開玩笑的嗎?!“里面有三個人言羽說不下去了,這太奇怪了,那一天只有父母被殺,兇手如果是言詩的話。


  哈哈,云哥是純粹的書生,不喜歡打架。


  哪怕我愛的不是你。


  對梁秀鳶這個姑娘,也有點無可奈何。


  有點可能性聽過的吧,我心里下意識地這么希望。


  「是誰?在哪能找到那個人?」 “可是我剛到 廠里上班,真的沒有錢請你吃飯。


  ” 林子惠一臉為難,從村里帶回來的錢已經花的差不多,還要給小寶存一點錢,他們兩個人現在吃飯都成問題,怎么會有閑錢請別人吃飯。


  “沒事。


  ” 李斌直接打開錢包,從里面抽出兩張鈔票塞到林子惠的手里,“我就想吃家常菜。


  ”“今晚在你的出租屋,就當是請我吃飯了,好吧。


  ”“可是……”林子惠還想拒絕,看到李斌不耐煩的眼,話到嘴邊咽了下去,認命的跟在李斌的后面,上了車。


  其實她自己心里清楚李斌想做什么,可是又不敢明目張膽的拒絕。


  況且家里還有 陳正這個男人在,應該不會出 什么事情的吧。


  林子惠在心里默默的安慰著自己。


  等到了出租屋,林子惠去附近不遠處的菜市場買菜,陳正則是坐在家里,一過去 嫂子的屋里,看到李斌四仰八叉,嘴里叼著煙,一臉愜意的躺在嫂子的床上,陳正氣不打一處來,直接不滿的一把推開門,劇烈的響動吵醒了李斌,睜開眼看到陳正,眼底的嫌棄更是明顯:“干什么?”他就見不慣這個 傻子能陪在林子惠的身邊,好歹那個林子惠在廠里也算數一數二的美女,成天跟在這個傻子的后面,真是晦氣。


  “喝水。


  ”陳正氣呼呼的將桌上的杯子拿起,喝了水準備 離開


  看到嫂子提著一堆東西進屋,看到他這個樣子,笑了笑,“怎么了?”“嫂子,我幫你洗菜。


  ”陳正傻笑著將菜拿到外面去,坐在板凳上洗菜。


  林子惠則是疑惑的看了眼李斌,見他不以為意的擺擺手,也就沒有多想。


  不得不說林子惠的手藝真的很不錯,做了幾道家常小菜李斌吃的愜意無比,吃完早早的躺在林子惠的身上,半點兒沒有離開的意思。


  林子惠心里急得要命,卻又不敢明目張膽的趕人,委婉的指了指桌上的鐘表:“李總您看現在也晚了,要不您就回去?”“回去?”像是聽到了天大的笑話,李斌直接起身,將剔牙的牙簽隨手扔到地上,一把將站在邊上的林子惠拉到床上,燈光下,李斌的臉扭曲的害怕,“林子惠,你真以為老子是為了吃飯?”“你到廠里這么長時間,可拿了我不少的衣服,你那個傻子小叔子還是我安排進廠里的,一頓飯就想把我打發了,你想得美。


  ”說著不顧林子惠的掙扎,直接將林子惠壓倒在床上,不過片刻的功夫,林子惠身上的衣服被盡數撕下,露出雪白的肉。


  “李總,你這是干什么?”林子惠拼命的掙扎,卻那里是李斌的對手。


  不過幾下的功夫,整個人壓在林子惠的身上,眼看著那雙咸豬手伸進了內褲,陳正再也忍不住,拿起地上的板凳砸了下去。


  他從來沒有見過嫂子這么狼狽的樣子,以前,嫂子在他眼里都是溫柔的不可侵犯的,就因為上次的事情,他的心里一直有愧疚感,沒想到今天被這個該死的臭男人觸碰,陳正很想忍住,卻發現怎么也忍不住。


  等自己反應過來,板凳已經結結實實砸在李斌的腦袋上,鮮血順著他的頭發緩緩流到地面上,林子惠嚇得臉色慘白,直接將破碎的衣服披在身上,縮在墻角不敢動。


  李斌則是咒罵著起身,冷眼看看后面的傻子,眼底的殺意無法隱藏:“好,你小子有種。


  ”說著一把推開門,罵罵咧咧的離開。


  沒想到他聰明一世,到頭來竟然會被這個傻子給打了一頓,還真是晦氣。


  陳正看他離開,才急忙跑到嫂子的跟前,眼底的擔心無法隱藏:“嫂子,你沒事吧?”“阿正。


  ”嫂子再也忍不住撲進陳正的懷里低聲抽泣著,如果今天晚上沒有陳正,她真的不敢想象會發生什么事情。


  如果她真的被李斌強暴了,她還有什么臉面面對自己的丈夫。


  陳正想要安撫嫂子,卻發現無論說什么都沒用,只是任由嫂子將自己抱著。


  過去很久,林子惠的情緒緩和了不少,才放開陳正,他的胸前已經濕了一大片,林子惠眼睛紅腫,勉強扯出一個笑:“今天嚇壞了吧?”“沒事,嫂子。


  ”陳正心里暖暖的,就算到了這個時候,嫂子的心里該死惦記著自己,也不枉他剛才拼命保護。


  “那你今天晚上睡在這兒吧。


  ”林子惠將外面的位置騰給陳正,床單上還有李斌的血跡,陳正也沒有在意,聽話的躺在林子惠的旁邊。


  空氣中淡淡的血跡混合著殘留的(我把女同學摸出水了)飯香味,味道不是特別的好聞。


  陳正看了一會兒頭頂的PVC,然后開口道:“嫂子,我們回去吧?”陳正清楚李斌的為人,不僅沒有得到嫂子,反而被自己打了,他肯定不會輕易放過自己,所以與其他對付自己,不如早早離開。


  也不用嫂子受太多的委屈。


  林子惠聽罷,眼睛有些復雜的看了眼陳正,隨后笑了笑,那是一種很絕望的沒有辦法的笑:“那我們去哪兒?”林子惠心里清楚,李斌是出了名的愛記仇,他今天晚上在她這兒受了委屈,雖然什么都沒做就離開了,可是她知道,她不可能放過他們。


  眼下他們剛到城里舉目無親,如果真的出了事,只能自己扛著。


  只是,阿正畢竟只是個傻子,萬一出了什么事情,她也會護著他的。


  半天沒有等到陳正的答復,林子惠轉過頭 就看見陳正熟睡的側顏,不自覺無奈的搖了搖頭,在這個時候,也只有傻子才能睡得安穩。


  一夜無眠,城里的潮濕的空氣吹進屋子里的時候,林子惠不自覺的打了個寒顫,抬眸,就看見陳正傻乎乎的望著自己。


  林子惠勉強給自己打氣,隨后摸了摸陳正的腦袋,起身道:“怎么了?”“嫂子,我們今天還去上班嗎?”原本坐在床上穿衣服的動作停了停,轉過頭斜眼看著陳正,咧開嘴笑了:“當初我們來到城里不就是為了掙錢?”“現在好不容易有機會,怎么可能放棄。


  ”“嗯。


  ”陳正點點頭,起身趴在林子惠的背上撒嬌道,“我聽你的。


  ”等兩個人到了廠里,才發現陳正不知何時已經被辭退,林子惠沒有辦法,準備送他回去,陳正連連擺手:“嫂子,我沒事的。


  ”本來昨晚的事情就是李斌的錯,沒想到那個家伙居然倒打一耙。


  林子惠想了想,為難的看著陳正:“你自己能回去嗎?”雖然說這條路走了很多次,可畢竟是個傻子,如果萬一出了什么事情,她怎么對得起陳偉。


  “沒事。


  ”還是那種傻乎乎的笑,陳正轉身離開的時候,眼眸閃過一絲冷冽的光,從今往后,他再也不要拖累嫂子。


  等陳正離開,林子惠便往縫紉部走去,原本熱鬧的部門今日格外冷情,除了機器的聲音再也聽不到多余的聲音。


  林子惠本想問問旁邊的同事,可誰曾想到平時溫柔客氣的同事,一看到她,直接翻了個白眼,一把推開林子惠往外面走去。


  林子惠也沒有多想,只是一連好幾個都是這個態度,李斌包扎著傷口,痞子一般的從廠外面進來,手直接指在林子惠的身上:“你他媽是不是眼睛有問題,這么多人都忙著干活,你杵在那兒干什么。


  ”繞是好脾氣,在這么多人面前說出這種話,林子惠臉火辣辣的燒的厲害,低頭咬著嘴唇,委屈的往縫紉機邊走去。


  平常李斌沒少照顧她,沒想到今天在眾人面前罵了她,加上李斌的傷來的不清楚,短短一上午的時間出現了各種版本的消息。


  林子惠氣急敗壞,想去質問,卻不知道該問誰,坐在槐樹下生悶氣的時候,聽見后面有腳步聲,轉過頭就看見李斌站在不遠處,可能是纏著紗布的原因,看起來有些滑稽。


  不過一雙眼冷的嚇人,走到林子惠的面前,朝地上吐了一口痰:“你以為你是什么東西,如果沒有老子罩著你,你能在廠里混的這么好?”“李總,昨天晚上真的是……”林子惠急忙解釋,她剛出社會也沒什么經驗,以往李斌送衣服的時候,她從最初的拒絕到后來的接受,心里其實是有那么點虛榮心的。


  從小到大穿慣了便宜貨的她,怎么可能不希望自己能過得好一點。


  可是如果沒有發生昨天晚上的事情,她還有機會,現在惹惱了李斌這頭獅子,她怎么可能還有好果子吃。


  “別給我提昨天晚上。


  ”李斌氣急敗壞,恨不能一巴掌拍死面前的女人,如果不是這個賤人,他也不會被傻子打。


  最重要的是他有苦難言,沒辦法將那個傻子懲罰一頓,真是晦氣。


  “你他媽的給我給臉不要臉。


  ”李斌指著林子惠的鼻子道,“不過我倒要看看,以后你怎么上班。


  ”赤裸裸的威脅清晰可見,林子惠看李斌甩手氣呼呼的離開,有些頹廢的坐在地上,連手里的飯突然也沒了胃口。


  林子惠心里清楚,如果她真的想要在廠里安穩的上班,就不能得罪李斌,可是現在,已經沒有回頭路了。


  就這么心事重重的好不容易挨到下班,期間被上級罵了三次,在別人異樣的眼光中無數次的更改沒有做錯的事情,林子惠只覺得心里委屈。


  第一次感覺到城里或許也沒有劉玉芳說的那么好,至少,現在不是。


  整整一下午的時間,陳正都坐在水塘邊釣魚,附近有不少人插秧,期間有不少人過來跟他搭訕,陳正也沒有開口,只是眼睛無神的望著外面,不知道在想什么東西。


  正在胡思亂想的時候,感覺肩膀被誰拍了一下,抬頭,對上一張陌生的面孔,隨后將他的魚鉤拉起來,一條大概兩斤左右的草魚,中年老漢指了指前面:“那里的魚更不錯。


  ”“嗯。


  ”陳正點點頭,屁股卻沒有動,老者看他這個樣子,無奈的搖搖頭離開。


  陳正不知道在想什么,只是覺得心里亂亂的,他今天離開廠里,嫂子會不會被那個猥瑣男欺負?嫂子平常甚至都不會對人發脾氣,如果真的受了委屈,該怎么做?心里就這么胡思亂想著,不由得更加擔心,顧不得將旁邊的水桶拿起,火急火燎的往服裝廠那邊跑,只是剛出了巷子口,老遠看見嫂子提著蔬菜進來,看到他有些疑惑:“阿正,你怎么了?”“沒事。


  ”陳正裝作天真的模樣,上前挽住嫂子的胳膊,順帶摟住嫂子的腰占了便宜,“嫂子,你今天沒什么事吧?”雖然嫂子盡量隱藏,可是陳正看得出來,嫂子紅通通的眼眸,很明顯哭過。


  “沒事。


  ”林子惠搖了搖頭,看向陳正的時候又是那種溫柔的笑,“今天嫂子給你做好吃的。


  ”“嗯。


  ”陳正乖巧的點點頭,跟在嫂子的后面,等到了出租屋門口,水桶不知道什么時候被人送回來,桶里是兩條鮮活的魚。


  林子惠看了眼陳正,從包包里取出鑰匙道:“這是你釣來的?”“嗯嗯。


  ”陳正傻傻的點點頭,乖巧的把木桶提起來,往里面走去。


  轉身看到嫂子還留在原地,對著她招了招手,假裝很歡快的說:“嫂子,快點進來啊,我餓了。


  ”說著,眉角下攏,表達自己不開心的情緒。


  林子惠連忙走上前,喜笑顏開的拍著陳正的肩膀,贊許的點了點頭,“不錯,你都知道幫嫂子分擔家務了,嫂子很開心。


  ”這一次,林子惠沒有懷疑陳正恢復正常。


  以前的時候,他就和別人一起去河里摸魚,不過,村里的河水一點也不深,不像城里的。


  “以后這種事情,讓嫂子做就行,你不能做,知道嗎?”林子惠厲聲的說道。


  在廠子里,一天沒有看到別人的好臉色,滿腹怨氣,也不能把這種怨氣撒在他的身上。


  吃完晚飯,陳正拽著嫂子去門口看星星。


  起初,林子惠并不想出去,熬不過陳正的軟磨硬泡,拿著馬扎往門口走去。


  好在,她們在郊外,空氣還算是清新,有點感慨的看著滿天的星星。


  而陳正貪戀的看著嫂子姣好的身材。


  心中有一種按耐不住的沖動,硬生生地被他忍了下來。


  “嫂子,我想洗澡。


  ”陳正冷不丁的說。


  林子惠本來心情不好,聽到小叔子這么說的時候,情緒變得更加的糟糕,對著他說:“你自己去洗。


  ”說完,也不管陳正去不去洗澡,便往里屋走去。


  
https://twlkmhjioumn.weebly.com/1065773.html
https://twsxcdearf.weebly.com/3655885.html
https://twzxcasdqwe.weebly.com/9607154.html
https://twjhuiykhm.weebly.com/4150534.html
https://twqwedscfgr.weebly.com/5892781.html
https://twcfdreaqwafg.weebly.com/2984346.html
https://twtyhuhjgvbfd.weebly.com/6662667.html
https://twnbmhjfkyui.weebly.com/9770087.html
https://twngavdgo.weebly.com/248550.html
https://twfghthfvrfer.weebly.com/323013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