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成人情趣 >

yrh 028

yrh 028


陳大治有些尷尬的訕笑道:“嘿嘿,狀態不好,今天身體欠佳。


  ” 李春梅露出鄙夷的眼神,正要損陳大治的時候,窗邊突然傳來一聲輕響。


  “誰?!”兩人同時大驚,李春梅快步朝門口跑去,將門打開,恰好看見王 小春翻出自家圍墻。


  “怎么回事?”陳大治慌張的走到李春梅旁邊,看了看黑黢黢的四周,緊張的詢問道。


  李春梅一臉輕描淡寫的說:“沒什么,一只想偷腥的公貓罷了。


  ”說完,目光看向王小春翻墻的位置,臉上露出一抹耐人尋味的笑。


  次日一大早,王小春還在睡夢中,聽到自家 院子傳來敲門聲,便昏昏沉沉的起床開門。


  昨天夜里看了太刺激的畫面,導致后半夜失眠,天快亮的時候才睡過去,卻沒想到只睡了沒多久,就被人吵醒。


  他惱火的剛把院子的門打開,想批評對方幾句,就見一個靚麗的倩影出現在了他家門口,頓時怒意全無。


  對方身材高挑,扎著一個馬尾辮,干凈漂亮的臉蛋上帶著甜美的笑意。


  她上身穿著一件白色的卡通T恤,下身穿的是一條淺藍色的牛仔短裙,牛仔短裙緊緊的包裹著她的臀部。


  雖然她的臀部沒有李春梅那般渾圓肥碩,但貴在青澀挺翹,往下延伸是一雙筆直修長的美腿,美腿上套著一雙超薄的膚色絲襪,絲襪在陽光的照射下發出淡淡的光暈,腳下踩著的是一雙白色運動鞋,整個人的氣質給人的感覺充滿了青春活力。


  “小 春哥,好久不見啦!”對方笑瞇瞇的走到王小春面前,抿嘴笑著 說道


  王小春見到來人,眼前不由得一亮,忍不住朝她身上打量幾眼,尤其是那雙套著絲襪的修長美腿,簡直讓王小春挪不開眼,心中不僅感嘆,“ 倩倩這小妮子真是越發漂亮了,到縣城讀高中之后也越來越會穿衣打扮。


  ”“倩倩,你這是放假了么?”陳倩倩見王小春盯著自己一個勁的打量,臉蛋微微一紅,悻悻的點頭,說:“放月假了,小春哥,我一大早來找你,沒有影響到你休息吧?”王小春嘿笑一聲,說:“大美女找上門,歡迎還來不及呢,不過這么早,你有什么事嗎?”陳倩倩靦腆的看了王小春一眼,表情不自然地道:“小春哥,我肚子疼得厲害,你能不能幫我緩解啊?”王小春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隨口問道:“吃壞肚子了?”陳倩倩有些無奈,羞澀地悻悻道:“不是啦,是……是來親戚了!”王小春恍然大悟,一臉壞笑道:“原來是痛經呀!”見王小春笑的猥瑣,陳倩倩紅著臉問:“到底能不能治呀,我肚子快疼死了。


  ”“能治,能治。


  ”王小春側過身子,讓陳倩倩進屋。


  屋內。


  王小春伸手替陳倩倩把了一下脈,見其脈象平穩,并無其他癥狀,心中便有了數。


  陳倩倩身體并無大礙,只是因為體質原因,單純的痛經罷了。


  “我……我身體沒事吧?”陳倩倩見王小春瞇著眼睛收回手,心中有些發虛。


  王小春笑道:“無礙,只不過是你寒性體質導致的痛經,不過這雖然不算是病,但痛起來卻也不好受。


  ”“有沒有什么根治的方法?”陳倩倩忙問道。


  王小春點頭說:“我有一種特殊的 按摩手法,可以 幫你緩解,再加上喝一些我開的中藥,堅持喝一個月,下一次來親戚就不會這么疼了。


  ”陳倩倩聽王小春這么說,迫不及待地道:“那趕緊幫我治吧,我實在是疼的受不了了。


  ”王小春點點頭,指著旁邊的小床,笑道:“你躺上去,我先幫你按摩緩解。


  ”陳倩倩聽從的躺在了王小春的小床上,心情緊張的雙手不知道放在那里。


  王小春笑著走到旁邊,坐了下去,伸手就去撩陳倩倩的白色體恤。


  陳倩倩忙阻止道:“小春哥,你干啥呢!”王小春正色道:“幫你按摩啊。


  ”“按摩就按摩,你脫我衣服作甚!”王小春笑了笑,解釋說:“我不是要脫你衣服,你只需要把衣服撩一半上去,露出 小腹即可,我幫你按摩小腹,可以緩解你的痛經。


  ”“當真有用?”陳倩倩半信半疑。


  王小春故作生氣了哼了一聲,說:“你連你小春哥都信不過?”陳倩倩訕訕道:“那……那好吧。


  ”說完,紅著臉主動將自己的上衣撩起一半,露出了光滑平坦的小腹,因為緊張的原因,她呼吸變的急促,小腹上下起伏著,畫面看上去極為誘人。


  王小春聞著陳倩倩身上散發的淡淡清香,右手有些激動的緩緩落在了陳倩倩的小腹上,光滑的肌膚摸上去感覺細膩無比。


  王小春替陳倩倩按摩穴位是真,但是偷偷占陳倩倩便宜也是真的。


  只見他在幫助陳倩倩按摩穴位的同時,右手時不時的打著擦邊球,手指往小腹下面延伸,好幾次王小春不老實的大手直接鉆進裙沿,摸 到了胯骨上套著的褲襪邊……陳倩倩被王小春按了一陣子,感覺小腹仿佛進入了一股暖流,肚子的疼痛慢慢減緩,不過因為太舒服的緣故,陳倩倩嘴里情不自禁的哼唧起來,那聲音仿佛做那事般,無比銷魂。


  陳倩倩覺得自己的哼唧聲太過臊人尷尬,于是強忍著低哼,故意跟王小春找話題聊道:“小春哥,有個事情我一直想不明白。


  ”“什么事?”王小春很順其自然的翻上了床,跨過腿,坐在了陳倩倩的雙腿上。


  陳倩倩以為王小春這舉動只是為了更方便給自己按摩,也就沒在意,繼續說道:“你好歹也是華中醫科大學的高材生,放著康莊大道不走,為什么要跑回咱們村當一個毫無前途的村醫?”陳倩倩哪里知道,王小春其實也是迫于無奈,早在一年前,王小春爺爺去世前曾叮囑過王小春,讓王小春大學畢業之后,務必回村繼續接替他當兩年的村醫,兩年期滿之后就不必再待在村里。


  王小春雖然不理解他爺爺為什么讓他這么做,但他爺爺研究了一輩子的易經風水,既然提出了這個要求,必定有他的道理,所以王小春才會一畢業放棄了大醫院的邀請,回村當了村醫。


  這些話王小春自然是不會告訴陳倩倩,于是故意調侃道:“因為村里有倩倩妹子啊!”陳倩倩太過單純,竟信以為真,驚訝的看了王小春一眼,“小春哥,你……你該不會是……”“沒錯,倩倩妹子,我喜歡你!”“啊?”“倩倩,你喜歡小春哥嗎?”王小春說話的時候,雙手慢慢移到了陳倩倩胸口位置,十指不老實的在她胸口邊輕輕劃動,按捏……陳倩倩被撩撥的渾身酥麻無力,俏臉潮紅一片,紅唇輕啟,嘴里呵氣如蘭,“小春哥,我……我……”“到底喜不喜歡!”王小春剛才故意試探的將手放在了陳倩倩胸口,見陳倩倩并無厭惡之感,便壯著膽子,直接將一雙大手覆蓋在了陳倩倩的酥胸之上……陳倩倩被王小春揉的嚶嚀一聲,雙眸迷離的看著王小春,帶著壓抑的哭腔,“小春哥,你……你就是個大流氓……”王小春昨天夜里被李春梅那浪蹄子刺激的夠嗆,身體憋的難受,一直不得發泄,所以剛才看到貌美如花的陳倩倩,才會壓制不住心中的浴火……見陳倩倩的檀香小口性感紅潤,王小春喉嚨哽咽一下,直接把嘴巴湊了過去,緊貼在了陳倩倩的嘴唇上。


  嗚嗚……陳倩倩蹙眉嗚咽兩聲,緊接著便感覺到一條靈活的舌頭像個泥鰍似的,直接滑 進了自己口中,然后動作嫻熟的開始攪拌、吸允起來……王小春的親吻顯得極為熱情,他逮住陳倩倩的丁香小舌之后拼命的吸允著上面的水分,就像是在沙漠中走散了的人,在快要渴死時遇到了泉水般。


  陳倩倩原本還欲拒還迎的掙扎,不過沒過多久就被親吻的渾身酥麻,很快就迷失了自己,一只細嫩的胳膊情不自禁的搭在了王小春的脖子上。


  王小春順勢趴在了陳倩倩的身上,雙手不停的揉弄這陳倩倩雖然不算太大,卻手感還算不錯的酥胸,堅挺的下身正好頂在了陳倩倩最隱私的位置。


  雖然隔著裙子,王小春依然感受到了陳倩倩那隱私里誘人的溫熱……陳倩倩情迷意亂,雙腿不聽使喚的緊緊勾住了王小春的腰身,內心渴望王小春更激烈的動作……王小春會意到了陳倩倩的情緒,將她的裙子往上一撩,直接欺身壓了下去。


  兩人干柴烈火,一發不可收拾,就在王小春小腹脹的難受,想要更近一步的行動時,屋外突然傳來一聲嬌媚的叫喊聲,“王小春,在屋里沒?”兩人同時如遭電擊,慌忙分開。


  “小春哥,誰呀?”陳倩倩羞的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忙從床上站了起來,慌忙整理衣裙。


  王小春心里暗罵一句,“李春梅這浪蹄子還真會趕時間,關鍵時刻壞人好事。


  ”“是隔壁家的李春梅!”王小春咬牙說道。


  陳倩倩哦了一聲,正要繼續說話的時候,沒想到李春梅不經過王小春同意,直接從院子沖到了里屋來。


  (姐弟亂欲)王小春剛才并沒想到會和陳倩倩發展到這一步,所以陳倩倩進屋的時候王小春并沒有將里屋的門給反鎖,只是虛掩著。


  “王小春,你……” 陳娟都不在了,何主任和 老黃也沒什么好聊的,隨便吃了幾口,何主任就回去了,臨走前何主任表示今后有時間會多來看看老黃。


   老黃很高興,心里飄飄然,沒想到自己領導這么重視他,他 拄著拐杖,拿起那是三萬塊錢進了陳娟的房間,看見陳娟趴在床上,被子都沒蓋一下。


   老黃嘆了口氣,將錢放在柜子上,拉起被子替陳娟蓋上,他看著陳娟的側臉,頓時有些動容,陳娟臉上還有一些水漬,應該是剛剛哭過不久。


   也難為陳娟了。


   老黃彎下腰,在陳娟臉上親了一下,他也想和陳娟組成家庭啊,單身這么久,肯定想啊。


  但是一想到陳娟是他兄弟的女人,他就覺得他這個想法太可恥了。


   老黃從房間里退了出來,拄著拐杖去了 廚房,將筷子碗洗刷干凈,弄好之后,就躺在床上靜養。


  陳娟是被 孩子給吵醒的,她趕緊爬了起來,解開衣服喂孩子。


   喂完之后,陳娟將房間里收拾了一下,看到柜子上的三萬塊錢,拿著錢走了出來,說道: 大哥,這錢是怎么回事? 醒了?這錢給你用吧!我這段時間也要麻煩你照顧啊。


  你一個女人家帶著孩子,不容易。


  我一個單身漢,用不了那么多錢!老黃說道。


   不行,大哥,這錢我絕對不能要,這錢是給你的賠償款,我怎么弄動這錢,再說你每天給我那么些錢,也夠了!陳娟說道。


   那你就幫我存著吧!如果要用的話,在拿出來用!算是幫大哥一個忙!老黃說道,陳娟的性格他還是比較了解的,陳娟說不要這錢,這錢陳娟肯定不會收下。


   那好吧!那個領導走了嗎?陳娟問道,她還真的挺怕那個領導夜里留在這里吃飯,大中午都敢那么放肆,到了晚上,是不是更加放肆了。


   走了!沒想到何主任還挺關心我!老黃笑道。


   嗯,那我給你煲點湯,下午喝正好,有利于你的傷口!陳娟松了口氣,說道。


   至于這錢,她就幫忙存下來,老黃是個大大咧咧的男人,她確實有必要幫助老黃,精打細算,趕明如果老黃不想要她,這筆錢還能留給老黃養老。


   好!老黃點點頭,說道。


  現在他要可勁的吃,腿傷才能好的更快一點,這樣就能早點上工了。


   陳娟轉身進了房間,先把錢放了起來,然后進了廚房,廚房已經被收拾的干干凈凈,饒是她這么一個女人,看到這一幕,也感嘆在某些方面,老黃確實挺不錯。


   陳娟下午煲了骨頭湯,起鍋的時候,她從下面柜子里拿出昨天留的 東西,倒了一般在骨頭湯里,清澈見底的骨頭湯,變成了白色。


   一陣陣肉香夾著異香撲面而來,陳娟端著碗,就去給老黃喝。


   陳娟心里有一點點有緊張,不知道老黃知道后,會不會不高興,她連解釋的理由都想好了,就說加了乃粉補鈣,能讓老黃早點好起來。


   老黃一會功夫就把湯都喝完了,感覺今天的湯非常好喝,而且還有一股香味,他擦了擦嘴,笑道:妹子的手藝真是越來越好了! 可不是,這湯做得這么濃郁。


   陳娟笑道:大哥你要是喜歡喝,我以后天天做給你喝! 天天?老黃聽了,有種淡淡的幸福感覺,如果能天天做給他喝,那該多好啊。


   妹子!老黃有些感動,叫了一聲。


   哎~大哥有事嗎?陳娟說道。


   我可以叫你陳娟嗎?老黃遲疑了會,說完,臉色通紅一片,還好他臉黑,看不出來,妹子這個稱呼,總覺太疏遠,沒有陳娟好聽。


   可以,那我能叫你老黃嗎?陳娟同樣紅著臉,說道。


   可以!陳娟!老黃笑了,其實他想叫陳娟為娟子的,可是想來想去,又怕陳娟生氣。


   陳娟起身去廚房刷碗,刷完之后就進了房間照看孩子,傍晚十分,她把孩子放到老黃的床上,自己去準備晚飯。


   咚咚咚的敲門聲。


    陳娟趕緊把火關了,這平時都沒一個人上門,怎么今天夜里又來人了。


   陳娟拉開門,笑容頓時凝固了,門外站的不是別人,而是中午來的那個何主任。


   何主任,這么晚了,有什么事情嗎?陳娟有些害怕,這個何主任手腳不干凈,她本能不想讓何主任進來。


   買了點東西來看看老黃,上午那是公司里的意思,這晚上我代表我個人,過來看看老黃!何主任說道。


   哦,那你們先聊,我去看看菜好了沒!陳娟趕緊說道。


   何主任點點頭,看著陳娟離去背影,舔了舔嘴唇,這女人一定很有味道。


   喲,這孩子是?何主任進來就看到老黃在哄著孩子玩,驚訝的問道。


   何主任怎么來了,請坐!這孩子是陳娟的孩子,她去做飯,我就幫忙照應一點,我腿腳不方便,你自己倒點水喝吧!老黃說道,他現在還哄著孩子,總不能扔下孩子不管。


   不過這個何主任,中午不是才來嗎?怎么夜里就來了。


   我去幫忙做晚飯!何主任水都沒來得及喝上一口,將手里的東西放了下去,直接去了廚房。


   何娟這次時刻防備著何主任來廚房,何主任果然還是來了。


   陳娟也不知道該說什么好,不理會他吧,很沒禮貌。


   何主熱(兒童智力故事)任上前,直接從后面抱住陳娟,笑道:妹紙,你好漂亮,不如跟了我吧,我讓你吃香的喝辣的! 何主任是咬定了陳娟不會聲張出去,才會如此放肆。


   陳娟掙扎了幾下,根本掙脫不開何主任,忍不住哀求道:何主任,我誰也不想跟,你大人有大量,放過我這一次。


   你身上可真香!何主任湊到陳娟頸部,深深吸了一口,陳娟現在身上能不香么?即便是定時弄出來,還是有沾到衣服上,渾身都是。


   何主任這個舉動,可把陳娟給嚇壞的,陳娟覺得腿都在發抖,這個禽獸想做什么? 你要是從了我,我給你兩萬塊錢,你看怎么樣?何主任見陳娟一點都不配合,那種事情,單方面強求沒什么意思。


   陳娟這么窮,想必是急需用錢吧,還帶著孩子,以前有老黃的補助,現在老黃也不能勞動了,靠著三萬塊錢,根本撐不了多久。


   老黃雖然沒有住院,但是該吃藥的時候吃藥,該換藥的時候換藥,賠償五萬塊錢一點都不多的,更何況還被他截住了兩萬。


   這兩萬塊錢,何主任打算用來賄賂陳娟,反正這錢也是白來的,還能免費玩這么一個如花似玉的女人,何樂而不為。


   不要,你放開我。


  不然我要叫了!陳娟威脅道,何主任一張臭嘴就貼在她的臉上,要多惡心就有多惡心。


   何主任終究還是有些心虛,松開手站在邊上,說道:兩萬塊錢已經足夠你改善伙食了,而你只需要陪我一晚上,好處多多! 我不需要,請何主任自重,如果何主任在這樣,我可是要叫了!陳娟說道,老黃就在客廳,只要她一叫,相信老黃一定能夠過來。


   我的意思是額外給你兩萬!何主任不甘心,到嘴的鴨子怎么能飛了。


   什么額外?陳娟不傻,這一句話就聽出了端倪來。


   老黃的賠償金額本來有五萬,如果你乖乖聽話,我不僅僅把剩下兩萬給他,還會多給你兩萬,一共四萬!何主任笑道,四萬塊錢,可不是一個小數目。


   你私吞老黃的賠償金!陳娟吃驚的問道,她本身以為賠償金只有三萬,雖然不多,但是終歸是賠償了,沒想到何主任一出手,就吞了兩萬塊錢。


   這錢還不是我想給就給,不想給就算了!現在就看看你識相了不!何主任笑道,每一筆從上面下來賠償金,他都要吞一點,不然憑著他一個主任,怎么買得起車子和房子。


   陳娟想直接拒絕這個黑心的主任,得虧老黃對這個主任各種感激,沒想到這個主任是個披著羊皮的狼,盡不干人事。


   轉念一想,何主任多給的兩萬可以不要,但是老黃的錢必須要回來,這個錢是他應得的,不能便宜何主任這個白眼狼。


   給我點時間,讓我考慮考慮,不過你不能對我動手動腳!陳娟說道。


   行!那我們就一言為定了!何主任舔了舔嘴唇,幻想著陳娟伺候著自己,那叫一個舒服。


   那我們先老老實實吃飯!陳娟說道。


   計謀得逞,何主任也不再瘙擾陳娟,心急吃不了熱豆腐,陳娟已經松口答應考慮考慮了,暫時先忍一忍,不能把陳娟逼得太緊。


   這一頓飯吃的很平靜,何主任也沒有在桌子底下伸腳弄她的腿,陳娟吃完飯之后,抱起床上的孩子,開始哄孩子。


   何主任吃完飯就走了,陳娟將孩子哄睡著了,出來將筷子碗收拾了下,老黃站了起來,拄著拐杖,準備去廁所。


   陳娟趕緊扶著老黃,廁所不比外面,衛生間濕滑,很容易摔倒。


   你去忙吧,我去上個廁所!老黃說道。


   還是我扶著你吧,衛生間地滑,你這才好了一點,還是要當心一點!陳娟說道。


   老黃也沒有拒絕,陳娟將他扶到廁所,又提老黃解開腰帶,之前都幫老黃脫衣洗澡了,在做起來,也沒那么羞澀。


   好了!我來吧!老黃深吸了口氣,陳娟在這里,他是有感覺,上次洗澡的事情,已經很尷尬了,那種事情,這次不能在發生了。


   陳娟也知道老黃的想法,幫老黃脫了褲子就出來了,靠在門框上,不去看老黃,陳娟突然覺得,她現在就把老黃當做自己老公了。


   老黃好不容易尿完了,陳娟又把老黃扶到床上,自己去洗刷,腦海中還想著何主任的事情,明天何主任肯定還回來,她是不可能妥協的。


   但是老黃那被扣下來的兩萬塊錢賠償,她肯定要拿到的。


    何娟想了半天,也沒有想到什么的好辦法,何主任坑了老黃那兩萬塊錢,要不要告訴老黃? 何娟想來想去,決定還是告訴老黃,畢竟自己一個女人,想和何主任斗,很難有勝算。


   她安頓好孩子,來到客廳,老黃還沒睡,這兜里的錢越來越少,老黃心里著急啊,在這么下去,要取老本用了。


  
https://twsazxderfv.weebly.com/6256698.html
https://twgagaqsefg.weebly.com/7030953.html
https://twtyuuikhvvd.weebly.com/9653131.html
https://twgherwedfgrh.weebly.com/6182219.html
https://xiaomifengokk.weebly.com/1433063.html
https://twghrwseadsd.weebly.com/601768.html
https://twgthrtwefvdxcgf.weebly.com/1278534.html
https://twdfgewrugbnnfgdfg.weebly.com/2264680.html
https://twghrwseadsd.weebly.com/2024713.html
https://twyuikuipopkhg.weebly.com/500105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