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成人情趣 >

女生 奶

女生 奶


   妻子出軌走極端 跳河 丈夫和兩個兒子下水相救   一家四口不幸同日溺亡,誰之過  本報記者王晨輝  家庭矛盾,不要過激對待,否則,你永遠不知道,會有什么樣的可怕后果。


    前天晚上,在桐鄉,發生了一起令人痛心的事情:丈夫懷疑妻子出軌,夫妻吵架,之后,妻子一激動,跳入河中。


  丈夫和兩個兒子分別跳入河 施救,四人均不會游泳,結果全部遇難。


    吵著吵著  妻子一沖動跳河  這對夫妻,男的姓彭,女的姓劉,都40多歲了,是云南大關縣人,在桐鄉高橋鎮已生活10多年,有兩男三女五個孩子。


   老彭 身體不太好,這兩年幫大兒子帶孫子,偶爾打打零工。


   劉某在一家皮革廠上班。


    鎮上的人說,前天晚上11點多,因妻子劉某和其他人有不正當男女關系,老是不 回家,老彭就和妻子發生爭吵。


  妻子一激動,就跳入了高橋鎮沙渚塘河中(女同學被下藥晚上教室)。


    眼看妻子跳河,老彭25歲的大兒子和22歲的小兒子都跳進了河里,但都沒能上來。


  老彭自己也跳進河里施救,最后也沒能上來。


   女子出軌跳河丈夫和兩兒子施救一家四口均溺亡  當時,老彭的大女婿也跳了下去,但找了一圈找不到,之后,就上了岸。


    接警后, 民警趕到現場。


  后來又有不少人前來支援,還叫來專業水上施救隊。


    昨天凌晨兩點多,小兒子被打撈上來。


  3點50分和4點20分,老彭和大兒子也被打撈上來。


  但是,他們都沒有了生命體征,直接被送到了殯儀館。


    老彭的大兒子本已結婚,有一個兒子。


  大女兒已出嫁,二女兒十六七歲,小女兒十二三歲,目前,三個女兒都在派出所。


    附近的人說,老彭夫婦待人很好,很和氣。


    又是出軌惹的禍  好好一個家完了  記者從當地警方了解到,由于劉某告訴老彭,說她和同在高橋鎮一家皮革廠上班的 徐某有了親密接觸,這種接觸去年下半年就開始了,而從今年開始,劉某就很少回家。


    老彭想挽回妻子,給兒女們一個完整的家,就在前天晚上11點多,帶著兩個兒子、三個女兒,以及兒媳、女婿和劉某的妹妹,一起去了徐某家,劉某果然在徐某家。


  女子出軌跳河丈夫和兩兒子施救一家四口均溺亡  我們離婚吧!想想反正事情早已敗露,劉某的心也全在徐某身上,就提出了離婚。


    我不同意!看到妻子出軌還這么心安理得,老彭一下子來了氣。


    于是,老彭和劉某、徐某發生爭吵,爭吵聲越來越大,引起正在巡邏的高橋派出所民警的注意,民警也來到了徐某家里。


    在民警勸說下,劉某答應先回家,再慢慢討論要不要離婚。


    等他們一家離開后,民警又繼續教育男小三徐某,勸他不要做拆散他人家庭的事情。


    幾分鐘后,民警又接著巡邏。


  這時,他們聽到了呼救聲,說有人跳河了。


    民警們忙趕到離徐某家一兩百米路的少渚河邊,但河里只見水花不見人影。


  老彭、劉某夫妻的女兒等家人在焦急地呼救。


    兩個協勤馬上跳下去,但是找不到人,民警馬上和桐鄉市公安聯系,要求增派人手,總共五六十人趕到了現場,包括消防員、水警、巡特警,無奈為時已晚。


  女子出軌跳河丈夫和兩兒子施救一家四口均溺亡  民警了解到,無論是老彭還是他的兒子、女婿,都不會游泳。


    相互了解和忠誠  是夫妻和睦的根本  最近幾天,因家庭矛盾引發的惡性事故,已發生好幾起了。


    為什么,充滿溫情的家庭,會接連出現這些令人痛心的事情呢?遇到家庭矛盾,應該怎么對待呢?  對此,記者采訪了浙江省社科院調研中心主任楊建華。


    對于這些為家庭矛盾而引發的惡性事故,楊建華也表示扼腕。


  他說,家庭應該是一個幸福港灣,如何讓一個家庭保持和睦,是值得每一個人思考的。


    楊建華說,夫妻之間保持良好的關系,是保障家庭和睦的根本。


  從桐鄉等地發生的事情來看,他們都沒有做到夫妻之間好好溝通,也沒有做到彼此忠誠,而相互了解和忠誠,是夫妻和睦的根本。


    雖然他們都已人到中年,但是,夫妻的相處之道,還是需要不斷的學習,家庭是需要用心經營的。


  楊建華說,心中對對方有了怨言,要及時地傾訴、溝通,不能一直壓在心里。


  如果夫妻真的出現了難以彌補的裂縫,也千萬不能采取極端的方式。


  實在過不下去了,通過法律途徑離婚,也是一種解決問題的方式。


  同時,親朋好友以及社區,在了解到這個家庭出現問題的時候,也要及時介入,幫助化解矛盾。


  女子出軌跳河丈夫和兩兒子施救一家四口均溺亡   我和丈夫是在一次商務會議上相識相知并相愛的。


  雖然身處兩地,但電話和網絡將我們緊緊地聯系在一起。


  只要一有假期,我就立即奔赴火車站,去看望千里之外的他,丈夫也不例外。


  在我們談婚論嫁的時候,丈夫聽從了我的建議,辭職來到我所在的城市。


    丈夫找到了滿意的工作后,我們結婚了。


  蜜月是幸福的,經過了愛情長跑后的兩個人終于相守相依在一起享受魚水之歡,那份喜悅和激動是不言而喻的。


    丈夫體貼,我也沒有新婚的忸怩,除了第一夜有點生澀外,我們很快便配合得相當默契。


  (啊再快點嗯嗯嗯好好爽)一次 激情過后,丈夫擁著我說我們倆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夫妻。


    他說許多新婚夫妻都要經過很長一段時間的磨合才能享受到和諧的性愛,而我們的磨合期則是如此之短。


  我偎在他懷里,嬌羞地說,我們是心有靈犀一點通。


    其實,在婚前我便喜歡看一些談性論性的雜志,從中對性有了相當程度的了解,也從別人的故事中悟出了一些夫妻相守之道,雖然沒有實質性的性體驗,但我對性并不陌生,在沒有和丈夫結婚以前,我曾經有過相當長一段時間的 自慰史。


   老公 推開門我正 饑渴自慰(2/2)  丈夫體貼,我也沒有新婚的忸怩,除了第一夜有點生澀外,我們很快便配合得相當默契。


  一次激情過后,丈夫擁著我說我們倆是天造地設的一對夫妻。


  (女人私房話sifanghua)  他說許多新婚夫妻都要經過很長一段時間的磨合才能享受到和諧的性愛,而我們的磨合期則是如此之短。


  我偎在他懷里,嬌羞地說,我們是心有靈犀一點通。


    其實,在婚前我便喜歡看一些談性論性的雜志,從中對性有了相當程度的了解,也從別人的故事中悟出了一些夫妻相守之道,雖然沒有實質性的性體驗,但我對性并不陌生,在沒有和丈夫結婚以前,我曾經有過相當長一段時間的自慰史。


    新婚的激情過后,一切都開始歸于平淡。


  平淡中,一些被激情掩蓋的東西開始嶄露頭角。


  比如說,丈夫勇猛有余,溫柔不足,喜歡玩些新花樣,但忽略我的感受。


    有時候,差強人意,我會忍不住懷念自慰時光,一個人吃自助餐每次都能達到高潮,兩人套餐有時候卻食不甘味。


  但我牢記自己是結了婚的女人,有了丈夫就不應該再貪戀自慰時光了。


  所以雖然心里蠢蠢欲動,但我始終克制著自己。


  老公推開門我正饑渴自慰(2/2)  有一次 丈夫出差十余天還沒有回來。


  一天晚上,洗澡后我百無聊奈的躺在 床上,心里思念著丈夫,和丈夫恩愛的鏡頭在我腦海中浮現,我情不自禁地把手伸向乳房……一會兒,我就達到了高潮。


  我渾身癱軟地躺在床上,回味著剛才那欲仙欲死的滋味,感覺和丈夫在一起是完全不同的感受。


    以后,每當丈夫出差的時間稍微長了一點,我心里的渴望積聚到一定濃度,我就會情不自禁地自慰一次。


  那是一個夏日的晚上,丈夫出差20多天還沒有回家,我靠在床頭看一本愛情小說。


  我被書上的一段性愛描寫深深地吸引了,情不自禁地按照書上的描寫開始 撫摸自己……  正當我自我陶醉時,門被突然回家的丈夫推開了。


  看著赤身裸體,呼吸急促 的我,他驚得瞪圓了雙眼,憤怒地朝我吼道:你這個不要臉的蕩婦!門被砰的一聲撞上,丈夫摔門而去。


  老公推開門我正饑渴自慰(2/2)  我呆呆地坐在床上,突如其來的變故讓我不知所措,丈夫的反應如此之大,也是我始料未及的。


  那一夜丈夫沒有回來,我又羞愧又擔憂,不知道我的自慰之舉會給我們的婚姻造成多大的傷害。


    第二天,丈夫回家后,我首先請求丈夫原諒,然后我告訴他我之所以自慰是因為我太想他了,當我撫摸自己的時候我總是想象著那是丈夫的手在撫摸著我。


  女人自慰和男人自慰是不一樣的,女人自慰的時候總是想象著是心愛的人在撫摸自己,這樣才會享受到快樂。


    我在丈夫懷里撒嬌,我太想你了才會那樣的……老公推開門我正饑渴自慰(2/2)  表面上丈夫原諒了我,對那天晚上的事情不再追究,但是我發現在接下來的日子里,他與我做愛時,少了往日的溫柔,變得粗暴野蠻,有時還變著法子折磨我。


    我最討厭的性愛姿式,他頻頻采用,專門和我對著干。


  而且他的性欲似乎空前高漲,幾乎天天都要和我做一次。


  一旦我稍有不從,他就會露出滿臉的譏諷說:你不是特別喜歡做嗎?你不是嫌我不能滿足你嗎?怎么,這會兒裝淑女啦?  每當這時,我只有拼命地克制自己。


  在丈夫看來,自慰是妻子得不到性滿足的表現,這讓他懷疑自己的性能力,進而懷疑我的人品。


    在他眼里,我是個性欲旺盛的女人,他不但滿足不了我,還經常出差在外,紅杏出墻是遲早的事情。


  婚前的我,在丈夫心目中是淑女的典范,他說他沒有想到看起來那么文靜秀氣的我竟然如此好色……老公推開門我正饑渴自慰(2/2)  我欲辨無言。


  我沒有想到丈夫竟然是一個心胸如此狹窄的人。


  在性文化廣泛傳播的今天,他竟然在這件事上和我糾纏不休。


  現在都什么年代了,自慰的字眼滿天飛,難道女人自慰在丈夫心里就那么不堪嗎?  丈夫再出差的時候,家里的電話時刻都會響起,我接電話慢了一點兒,他都會問我:你在干什么好事!(女人私房話sifanghua)  我百口莫辨。


  我以為以丈夫的修養和素質,即使對妻子的自慰感覺生氣,但也不應該這樣揪著不放啊。


  這種表現太不象一個大男人所為了。


    不久,丈夫調換了工作崗位,不再經常出差了。


  呆在家里的時間長了,丈夫發現每天都會有男性打電話找我,其實這些電話要么是公事,要么純粹是禮節性的問候,可是在丈夫眼里卻成了一件非同小可的大事。


  老公推開門我正饑渴自慰(2/2)  每次電話一響,他都要搶先接聽,然后盤根問底,問對方和我什么關系,找我干什么,搞得別人十分尷尬,也讓我在社交圈中成為別人的笑柄,大家知道我有個管得寬的丈夫,有什么事也不聯絡我了。


    朝夕相處,丈夫常常為小事指責我,加上自慰的陰影,我和丈夫不能心心相印,我們的性生活越來越乏味了,感情的鴻溝也越拉越大。


    更氣人的是,有時候丈夫一連半個月不碰我一下,然后在一個晚上充滿激情地吻我,撫摸我,挑逗起我的情欲后,他卻一翻身把我撇在一邊兒,當著我的面自慰。


  我知道他是故意折磨我,本來想和他好好溝通,交流彼此對自慰的看法,求得彼此的諒解的想法被我拋到九宵云外去了。


  老公推開門我正饑渴自慰(2/2)  有一天晚上,當丈夫故伎重施時,我也學他的樣,當著他的面自慰了,那種情況下,我根本就沒有自慰的心情,我是流著淚自慰的,我就是要氣氣他。


  丈夫跳起來,給我一巴掌。


    那一巴掌,打掉了我們不到一年的婚姻。


  在離婚協議收上簽字的時候,我落淚了。


  我做夢也沒有想到,一時性起,竟然輸掉了我們的婚姻。


   蘇雪啐了一口,嘟著小嘴說:那你出去呀,你在這里……叫我怎么換? 聽到這話, 王東心里頓時遺憾的不得了。


   可沒有辦法,王東只能乖乖的走出門,靜靜的等待蘇雪在 屋子里換衣服。


   這次王東可沒有關門,蘇雪也許是習慣了,竟然也沒有注意到門開著。


  而王東此刻就趴在門口,把一只眼睛湊過來往屋子里看。


   只見蘇雪坐在床沿上,將身上的 情趣內衣輕輕脫了下來,她雪白誘人的身軀頓時呈現在王東的眼簾之中。


   蘇雪胸前那飽滿的兩顆果實,正隨著她換衣服的動作而上下顫動著,胸前那兩點嫣紅更是看的王東心里發癢。


  蘇雪平坦的小腹和可愛的肚臍,也全都被 王剛看在眼底。


   當然,最讓王東感興趣的還是蘇雪兩條修長美腿之間,那道幽深的神秘領域。


   王東瞪大眼睛往蘇雪的美腿之間看去,然而這個角度并無法真切的看清楚那里的光景。


   轉身,轉過身來啊,面向我……不然我怎么看的到…… 王東在心里默念道,但是蘇雪卻一直都是側著身體,并沒有朝向他這邊。


  不過也幸好蘇雪沒有轉過來,因為她如果真的轉向王東這邊,那她立刻就能發現王東在偷看她換衣服了。


   蘇雪此刻正飛快的把另一套情趣內衣往身上穿,這套情趣內衣是淺黃色的,顏色并不是十分顯眼,但并不因此顯得土氣,反而給蘇雪增添了一種青春活力的感覺。


   蘇雪抬起一條美腿,將同樣是淺黃色的絲襪往腿上穿。


  看著那薄薄的絲襪一點點套住蘇雪白皙豐滿的美腿,王東感到下面脹的厲害,好像快要爆炸了一樣。


   王東再也忍不住了,急急忙忙沖進了蘇雪家的廁所,把無盡的欲火對著馬桶全部發泄出來。


   完事之后王東回到房間里時,蘇雪已經坐在床沿上等他了。


   你怎么去了那么久?干嘛去了?蘇雪疑惑的問。


   王東尷尬的摸摸頭,吞吞吐吐(故事網)的說:早上吃壞肚子了,去拉了一坨。


   聽到王東這粗俗的話,蘇雪被他給逗笑了。


   不過蘇雪隨后就說:你早上不是一醒來就被我拉過來了嗎,你哪里有時間吃東西? 這個…… 你到底干嘛去了啊? 別問了, 蘇姐


   王東 說道,隨后就抓著蘇雪的手讓她從床上起身,端端正正的站在自己面前。


   蘇雪現在穿在身上的淺黃色情趣內衣和剛才那套一樣,也是分為上下分開的類型。


  這套情趣內衣雖然布料很多,但是大部分地方都是鏤空成花瓣一樣的紋路。


   這些鏤空的紋路,能夠直接把蘇雪那白皙的皮膚突顯出來。


   而且所有紋路匯聚成的中心,正好就是蘇雪胸前的飽滿,以及她兩腿間那處誘人之地。


  不管哪個男人看到此刻的蘇雪,注意力一定會被這套情趣內衣給轉移到蘇雪的緊要部位。


   王東當然看傻了,蘇雪飽滿的果實,以及她下面的神秘領域在他眼中不斷放大……放大……不由得讓王東產生了一種觸手可及的錯覺。


   當然,蘇雪就站在王東面前,王東一伸手就能抓到她。


   王東咬牙抗拒著蘇雪的吸引,然而她身上的情趣內衣卻宛如施加了什么魔法一樣,不斷對王東發出誘惑…… 看著面前蘇雪那火辣的嬌軀,看著蘇雪那嬌羞的媚態,王東有一種什么東西即將破體而出的感覺。


   而且王東仿佛已經聽到,蘇雪那溫婉的聲音在他耳邊不停響起:快來……快上我……快來滿足我…… 王東喉頭發緊,呼吸也變得不暢。


   恍惚間,王東好像看到蘇雪正對著他張開雙臂,似是要把他擁入懷中一般。


   眼看著王東就要克制不住自己了,王東卻忽然用牙齒猛地咬了一下舌尖,當即從那迷離的亂象之中逃脫出來。


  而面前的蘇雪仍舊扭扭捏捏的站著,看起來十分的難為情。


   小東,你怎么出神了……別發呆了,快點幫我再選幾個款式。


   蘇雪不好意思的說道,在王東面前穿情趣內衣,而且還要擺出那些撩人的姿勢,這讓她感到十分害臊。


   蘇雪可從來沒有在哪個男人面前做過這種事,這可比讓她不穿衣服光著身子更加羞人。


   額,不好意思,蘇姐你太好看了,我都被你給迷住了。


   王東撓撓頭發說道,而蘇雪則掩著臉說:別貧嘴了,快點。


   嗯嗯……那蘇姐,你換個姿勢吧,這次趴到床上怎么樣? 王東坐到沙發上說道,盡量讓自己保持平靜,而且坐著的話,他凸起的褲襠那里看上去也就不那么明顯了。


  雖然王東并不介意自己身體的異樣被蘇雪發現,但真的被蘇雪看到的話,還是會有些尷尬。


   而蘇雪此刻正順從的爬上床,壓低身體展現自己的S型曲線,將身體的美毫無保留的呈現在王東的眼前。


   看著蘇雪那撩人的姿態,王東感到嗓子發干,肚子里的話一句都說不出來。


   王東現在只想撲過去,把蘇雪壓在身下好好的發泄一番,將自己的生命之種全部噴灑在她那肥沃的土壤上,并生根發芽結出果實。


   小東,你說話呀,不要總是盯著我看…… 蘇雪低下頭,嬌羞不已的說道。


   王東窘迫的摸摸鼻子,過了半晌才說:那么,蘇姐,你把屁股抬高一點……對……就這樣,再翹高一點…… 蘇雪的姿勢越來越惹火了,越來越開放大膽,大概也是因為她慢慢從這種羞人的感覺中適應了,所以才會變得比剛才自然吧。


  但王剛卻自然不起來,因為下面已經脹痛的厲害。


   明明已經去過一次廁所拉了一發,但是現在身體的反應卻如此明顯,不得不說蘇雪這個女人實在太誘人了。


   王剛盯著蘇雪那肥美的嬌臀猛瞧,視線在左右兩瓣 美臀上來回交換著,一點點就移動到了她兩瓣美臀的中間,往那道深溝里看去。


   蘇雪穿的這套情趣內衣,屁股后面只是用一根細繩維系著而已。


   那根細繩此刻就正好卡在蘇雪兩瓣美臀中間的深溝之中,而且勒的緊緊的,雖然擋住了要害,卻更加誘人。


   蘇雪的長相與身材,本來就和王東的嫂子很像,而王東對他的嫂子,卻一直都存著一種病態的癡迷。


  也許不能稱之為癡迷,而是因為感情太深而造成的影響。


   但不論如何,王東貪戀他嫂子的身體,這卻是沒的說的。


   此刻,蘇雪那跪在床上,并俯下身體的撩人姿勢,映入王剛的眼簾。


  王剛一時間有些分不清,面前這個只穿著情趣內衣,不停的勾引他的女人,究竟是蘇雪還是他的嫂子了。


   房間里的溫度正在慢慢上升,王東與蘇雪的呼吸都變得急促起來。


   尤其是蘇雪,因為羞臊她的體溫上升的更快,身體上的感覺比王東燥熱多了。


  只不過她心中沒有王東那么多的欲念,所以才不會產生那方面的感覺。


   但蘇雪不知道,她傲人的身材,以及她誘惑的打扮,以及此刻她展現出來的撩人的姿勢,正在一步步侵蝕著王東的內心,使得王東的理智趨近崩潰。


   王剛盯著蘇雪那里看了許久,靈魂仿佛都要被蘇雪吸引過去了。


   而蘇雪卻因為保持這個姿勢太長時間,以至于有些累了,于是便晃動身體催促道:還沒有看完嗎?小東,你覺得這套內衣怎么樣? 然而王東卻一言未發,仍舊直勾勾盯著蘇雪誘人的嬌軀。


   小東你說話呀……怎么又不說話了,難道你發呆了?小東? 蘇雪的美臀左右擺動的幅度更大,王東的眼珠子也跟著左左右右晃動,蘇雪的美臀擺到哪里,他的視線就跟到哪里。


   在王東的眼中,蘇雪美臀中間擋住要害的細繩,慢慢的消失不見,而她藏在下面的美景,則一點一點全部展現在他的眼簾之中,并慢慢放大……放大…… 忽然,王東朝蘇雪撲了過去,一下就將蘇雪撲倒在了床上。


   蘇雪頓時被王東嚇了一跳,她在王東身下不斷掙扎,并因為害怕而發出一聲聲的呼喊。


   王東……你這是要做什么……快起來……王東……別這樣……再不起來我要喊人了…… 蘇雪努力想要把王東推開,可是她的力氣怎么可能比得過年輕體壯的王東呢,所以她推了半天,王東還是死死的壓在她柔弱的嬌軀上。


   蘇雪感到有根硬硬的東西,正頂在她的柔軟的肚子上面,把她弄的生疼。


   蘇雪當然知道那是什么,但她沒想到王東竟然有這么大,不由得發起愣來。


   而王東則趁著這個機會,一把就將蘇雪的上面的情趣內衣扯了下來。


  蘇雪那絕美的上圍,霎時間毫無遮掩的露在空氣之中。


   蘇雪一聲尖叫,連忙用手護住胸口,可王東的手卻又去了她下面,抓住她的內褲往下拉。


   蘇雪大急,連忙夾緊雙腿不讓王東得逞,可王東的力氣實在太大了,即便蘇雪兩腿緊緊夾在一起,也沒法阻止王東將這條纖薄的情趣內褲從她腿上脫下去。


   難道今天真的要在這里,失去自己最寶貴的東西了么…… 念及至此,蘇雪的臉上不禁流下兩行清澈的淚水,臉上露出深深的失望與遺憾,而她口中也發出聲聲抽噎…… 聽著蘇雪的啜泣聲,王東那粗暴的動作,忽然就停了下來。


   我這是干什么? 難道我剛才把蘇雪推倒了? 王東環顧了一下四周,隨后就看向身下,仰躺在他下面的蘇雪此刻一絲不掛,雪白的嬌軀毫無這樣的呈現在他的眼簾之中。


  就連她飽滿而又柔軟的雙峰也清楚可見,尤其是蘇雪胸前那凸起的兩點嫣紅,使得王東的視線怎么也無法移開。


   王東不由得咕咚一聲吞了吞口水,隨后就飛快的從蘇雪的身上爬了起來。


   對不起,蘇姐……我……我不是故意的…… 王東結結巴巴的說道,然后就抓過床上的被子,蓋在了蘇雪的身上。


   蘇雪那春光四泄的嬌軀,在被被子蓋住之后終于看不到了,王東這才感到心中那故意蠢蠢欲動的火焰,逐漸平息下去。


  而蘇雪此刻也抓著被子捂住身體,從床上坐了起來。


   蘇雪雙眼紅通通的,臉上還掛著兩行眼淚。


  不過她現在已經不再啜泣了,只是一個勁的沉默。


   屋子里安靜的可愛,氣氛無比壓抑,這詭異的沉默讓王東感到肩膀上好像壓了兩塊鉛似的沉重。


   王東此刻正在心里暗罵自己,現在可不是推倒蘇雪的時候啊,他和蘇雪還遠遠沒有走到那一步呢。


  突然做出這種粗暴的舉動,一定讓蘇雪傷透了心。


   也許蘇雪以后會和他保持距離,再也不會給他任何機會了。


   一想到這里,王東的心頓時變得拔涼拔涼。


   蘇姐,我剛剛真不是故意的……那個……你太好看了,我一不留神就沒忍住……對不起,蘇姐…… 王東趕忙道歉,希望自己的歉意能讓蘇雪忘記剛才發生的不快,如果能讓她高興起來的話,那就最好了。


   只可惜王東的打算,很快就落了個空。


   只見蘇雪抬起白皙的手筆,用手背抹掉臉上的眼淚,扭頭看向別處說道:是我不好,我不該讓你給我選內衣的,我和你又不是那種親密的關系,是我自己太不小心了……你出去吧…… 別這么說,蘇姐,你沒錯,是我不好…… 你出去! 蘇雪加重語氣說道,王東尷尬的摸摸鼻子,過了許久,他才無奈的轉過身往門口走。


   到了門口的時候,王東又停下來,回頭對蘇雪說道:蘇姐,你好好休息吧,我改天再來向你道歉。


   說完之后,王東就出了蘇雪家門,有些無力的回到了自己的屋子里。


   平常王東一從蘇雪那里回來,立即就會做到電腦桌前打開監控偷看蘇雪。


   不過今天王東根本就沒那個心思,進了屋之后王東就困乏的在床上坐下,然后便腦袋一歪重重趴到床上。


   完了,這回算是真的搞砸了……蘇雪該不會準備退房,不再我這兒租房住了吧……萬一她真的走了,那以后想再見到她就絕對不可能了…… 王東腦子昏昏沉沉,很快就進入夢鄉。


   王東在睡夢中,夢到蘇雪拿著一把刀半夜沖進他屋子里,朝他身上捅。


  鮮紅的血飛濺出來,把地板都染紅了,墻上床上全是血跡…… 王東嚇出一身冷汗,大喊著從床上坐起來。


   過了好半晌,王東才意識到蘇雪并沒有來襲擊他,他只是做了個噩夢而已。


   但王東心里還是有種強烈的恐懼感,而且胸口也空落落的。


   王東撩起肚子上的衣服,看了看他睡夢中被蘇雪用刀刺中的地方……看著自己光滑沒有一點傷痕的肚皮,王東這才長舒口氣,全身都放松下來。


   在床上坐了許久,王東無意間扭頭看到電腦桌上,那張他嫂子的照片。


   照片上,和蘇雪容貌十分相似的嫂子,正對他燦爛的笑著。


   明天去道個歉吧,再送點東西…… 王東自言自語道,接著就躺到床再次睡去。


   太陽升起來了,從窗簾的縫隙里照到屋子里來,落到昏暗的地板上。


   王東眼皮動了動,慢慢悠悠醒了過來。


  看了眼手機發現已經九點多了,便急急忙忙的下床洗漱,完了又去商店街買了一條價格不菲的裙子,包好之后惴惴不安的去了蘇雪門口。


   王東敲了敲門,過了許久才聽見屋里傳來蘇雪的聲音。


   別敲了……來了來了…… 隨著吱呀一聲,單扇木門往里打開,王東連忙擠出尷尬的笑容看向站在門內的蘇雪。


   蘇雪今天穿的十分保守,上身是一件白色的薄毛衣,別說胸口了,就連兩條胳膊也都遮的嚴嚴實實。


  而下身則是一條長長的裙子,一直遮到小腿的位置。


  而且這件裙子很寬松,從外面根本就看不出蘇雪的體型。


   看到蘇雪這個打扮,王東知道她已經因為昨天的事情對他起了戒心,心里不由得有些失望。


   而蘇雪看到手捧著盒子的王東,表情也變得有些尷尬和黯然。


   房東,你怎么來了?蘇雪客氣的問,像是忘記了之前發生的事情一樣。


   王東想了想,然后便回答道:我閑著沒事,就過來看看……你好多了吧? 我挺好的。


  蘇雪低著頭回答道。


   王東更加尷尬了,不知道該怎么往下說,但一直站在門口也不是個事,于是就硬著頭皮問道:我能進去坐坐嗎?我想和你談一談。


   王東胸口碰碰直跳,生怕蘇雪會拒絕他進屋。


   但王東沒有想到的是,蘇雪猶豫了片刻之后,竟然點了點頭。


   王東這下高興壞了,臉上都露出傻瓜似的笑,然后就跟在蘇雪屁股后頭往屋里走去。


   這次蘇雪并沒有把王東帶到她的臥室,而是讓王東在客廳沙發上坐了下來。


  蘇雪給王東沏了一杯茶水,然后便在王東對面的沙發上坐下。


   蘇雪兩只手放在膝蓋上,動作自然的壓著裙子,這樣一來王東就算眼睛長在腳上也別想看到蘇雪的裙底風光。


   那個,蘇姐,昨天的事情卻是是我不對……我不該那么做的……但是請你相信我,我真不是故意的,我只是一時沖動……王東斷斷續續的說道,態度十分誠懇。


   蘇雪的神情慢慢變得有些不自然,臉頰也微微有些紅了。


  
https://xiaomifengokk.weebly.com/9143153.html
https://twfgtyhujik.weebly.com/4557804.html
https://xiaomifengokk.weebly.com/3793505.html
https://twghrwseadsd.weebly.com/1064370.html
https://twasgasjg.weebly.com/8254880.html
https://twhtrgerfg.weebly.com/9775031.html
https://twertgfvbnhj.weebly.com/7282457.html
https://twdfbgfrsw.weebly.com/9593853.html
https://twzxcvb.weebly.com/3340000.html
https://twasasf.weebly.com/23801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