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成人情趣 >

春菜 はな

春菜 はな


炎熱夏季。


  某師范大學學生會辦公室。


  一個漂亮的女生穿著白色襯衫坐在那里看著檔案。


  她胸口的襯衣微微張開,開著兩個扣子,那溝深得可以淹死一個 男人.那半圓形的大弧度淋漓盡致的展露,而里面幾乎是真空的,什么都沒穿,就憑把襯衣撐起來的輪廓。


  她的下,半身穿著制服短裙,一條修長又白皙的雙腿穿過桌子下面,沒有穿絲襪,那肌膚鮮嫩鮮嫩的。


  這個女人叫 張琪,教育局領導的女兒,同時也是該大學學生會的成員之一。


  張琪是人間尤物,這是眾人皆知的,多少男人晚上幻想對象,用屌絲的話說,在腦海里,張琪已經被他們歪歪了一次又一次。


  可偏偏有個男人對她不感冒,就是 楊羽


  一名普通的學生,但人長得很帥,身高超過一米八,還是校籃球隊的。


  楊羽現在就在張琪面前。


  楊羽把接到的通知書砸在了桌子上,氣憤道:“張琪,這是怎么回事?我的工作分配第一志愿填 的是市里的初中,怎么變成了縣里的深山溝里?”他知道,肯定是張祺讓其在教育局的父親改了他的工作分配。


  “楊羽,只要你不要跟那個狐貍精一起,做我男朋友,我就改回來,只要我 在我爸面前說幾句話,別說市里的名校了,他一年就能讓你評上高級教師職稱。


  ”張琪傲慢的 說道,她覺得自己開出的條件足夠誘惑了。


  “張琪,我說過很多次了。


  ”楊羽深呼吸,讓自己平靜下來,說道:“第一,張 芳芳她不是狐貍精,她是我女朋友;第二,我不會喜歡你的,追求你的男人那么多,你干嘛非要我呢?”楊羽和張芳芳在一起已經兩年了,大學最美好的時光都是和她過的,滿滿的記憶,一年前,張琪突然插足他們,展開了瘋狂的對楊羽的追求。


  但楊羽的心里就只有張芳芳這個女朋友。


  見楊羽如此堅定,張琪氣死了,喊道:“你到底答應不答應?要么去那種深山溝里支教永遠別想調到市里來,要么就答應做我男朋友,二選一。


  ”“我最恨別人威脅我,還拿我的女人和前程來威脅。


  ”楊羽本來不討厭張琪,這個女人身材極好,那地方比自己 女友還大,就憑這身材玩一玩肯定過癮。


  但是他不能背叛女友,更重要的是他知道自己和張琪是兩個階層 的人,根本就是兩個世界的,不可能在一起。


  “我選一。


  ”楊羽一字一句的對張琪說道,畢竟她擅自改了自己的志愿,毀了他的前程,讓他憤怒。


  張琪站在那里,怒瞪著雙眼,眼睛都紅了,咆哮道:“那個狐貍精有什么好的?我哪一點不比她強?我身材沒有比她性感嗎?”這話說著,張琪一把用力扯開了自己的襯衣,那襯衣的紐扣在蠻力的作用下,直接就砰砰的強行扯斷了線,掉落了下來。


  同時,那襯衣被完整的扯了下來,張琪里面赫然是真空的!當場楊羽看得都傻了,張琪里面竟然什么都沒有穿?張琪就赤,裸著上半身站在楊羽的面前,那完美的寶貝就挺立在那里,那輪廓簡直絕了。


  “我的身子不好看嗎?比那個狐貍精的不好看嗎?我告訴你楊羽, 我還是女孩,不是女人,你想把我從女孩變成女人,現在就可以!”張琪露著自己完美的曲線身材,吼叫著,那氣勢那性感的聲線,說實話,楊羽也是無比動容。


  這一刻,楊羽真想把她當場壓在桌子上,但是楊羽還是忍住了,這個女孩喜歡自己,自己更不能如此卑劣的侮辱她,如果要了她的 身體,就應該負責。


  但是想起張琪的如此豪放和開放,楊羽心里還是有些對自己女友張芳芳的無奈,張芳芳戀愛兩年,就沒給過自己身體,答應過她,等到結婚了,再給自己。


  楊羽對于像女友這般清純的女人,還是強行控制住了自己,但是現在,面對張琪,尤其是上半身什么都沒穿的她,楊羽的身體可是不老實了。


  這一切,顯然沒有逃過張琪的眼睛,壞壞的笑道:“身體不老實了?我就不信,你對女人還沒感覺?明明很想要。


  ”張琪說著,走了過去,當場跪在了地上,去拉楊羽牛仔褲的拉鏈。


  “張琪你別這樣。


  ”楊羽拿手去推張琪,但是只能碰到她的頭,急忙后退了幾步,想躲開張琪,但是后退到了死角,背靠到了辦公室的墻壁角落里。


  張琪一下就抓到了楊羽那關鍵的地方。


  哪怕只是隔著褲子接觸,楊羽感覺到前所未有的快感。


  “你……你這是干什么?”楊羽去推她,一臉的無奈,不斷的看看辦公室外面,這里還是有不少學生過來的,如果被學生看見了,萬一傳到女友那里,女友芳芳非鬧不可,這不是楊羽所想要的。


  “現在我就可以按照小電影那種情節,和你玩,這是你們男人都渴望的吧?我比你那個狐貍精厲害吧?她沒這么伺候過你吧?”張琪一臉很有優越感的說道。


  她覺得自己只要主動誘惑楊羽,足夠把楊羽的心和身體都給拉回來。


  楊羽急忙拉起了拉鏈,脫下自己的外套,給張琪套上,不能讓她在辦公室里裸露著啊。


  “哎。


  ”楊羽嘆了口氣,很嚴肅的說道:“張琪,我喜歡的是芳芳,我只能說謝謝你,我和你是不可能的,我只喜歡芳芳,真的。


  ”張琪瞪著楊羽,一絲冷笑,愛在這一刻變成了恨,道:“那你就永遠呆在那個農村吧,別想回來。


  ”楊羽沒想到她這么狠心,女人果然不能惹啊,但是這事,木已成舟,他心意已去,他不會讓一個女人左右自己的前程,便最后看了張琪一眼,往外走去。


  “站住。


  ”張琪喊了一聲,詭異的笑道:“你真的以為你的那個女友很清純?你被她騙了,你個傻子,去宿舍里看看吧。


  她現在正和一個男生玩呢。


  ”楊羽突然轉過頭來,眼睛紅了起來,然后他就往女友的宿舍樓跑去。


  張琪不會拿這事 玩笑


  但是自己的女友和其他男人上床?這事,他是打死也不相信。


  楊羽心里非常不安,他急速的跑到了女友的樓下,卻被宿舍樓的阿姨給攔下了。


  “同學同學,這是女生宿舍,男生不能進。


  ”那阿姨攔了下來。


  “阿姨,我有點急事,我女友住這樓,我就上去看看就下來。


  ”楊羽著急了,越是著急,他越是相信自己的女友可能真的跟什么男人上了床。


  “不行的。


  男生不能進。


  ”阿姨就是攔著,這是學校的規定。


  楊羽要是硬闖的話,是要被處分的,到時可能影響自己的畢業不說,可能連那種荒村支教都去不了。


  楊羽看了看樓上,窗外曬著各式的女生內衣。


  這時,背后一個聲音響起:“楊羽?”楊羽回頭,發現是自己女友的室友,也是女友的閨蜜 韓舒


  “你怎么在這?來找芳芳啊?”韓舒微笑著問道。


  韓舒一直偷偷的暗戀自己閨蜜的 男友楊羽,她自己其實也有男朋友,那個男朋友在異地,整個學期也就偶爾來看一兩次。


  韓舒暗戀楊羽沒有像張琪那么的激烈,一直放在心里默默的。


  “韓舒,我問你,我女友現在在寢室嗎?”楊羽很嚴肅的問。


  “這。


  ”韓舒有些猶豫,縷了一下自己的頭發,不知道楊羽想問什么。


  楊羽從她的眼神中似乎已經看到了什么。


  突然,他閃電般的就沖了過去,直接往樓上跑。


  “同學,同學,你不能這樣。


  ”那阿姨在樓下喊著。


  韓舒也急忙跟了上去,本想趁機給室友打個電話,但還是放了下來。


  楊羽沖入了女友芳芳的寢室,還是被眼前極其難堪的一幕給震驚了。


  女友芳芳裸著上半身,趴在桌子上,整個身體在搖晃著,她背后有個男生在推車。


  芳芳還在哇哇的叫著,那樣子極其的風騷。


  大四,大部分都出去實習了,女生宿舍樓也沒多少人,所以芳芳哇哇叫著也沒什么人關注,重點事,這種事,女生宿舍經常發生,女生帶男人來宿舍,不足為奇。


  “楊羽?”芳芳的臉一下子就蒼白了,急忙站了起來,拿衣服遮掩了自己的身體。


  背后那個男生還沒看清楊羽的臉,一個拳頭就揍了過來,當即那個男生就倒下了。


  楊羽一把坐在那男生的身上,又是一擊拳頭,再一次,那男生的臉馬上就腫了,牙齒都打飛了,嘴唇都打列了,滿嘴都是血。


  “楊羽夠了!”芳芳大喊道。


  楊羽回頭看了芳芳一眼,這個在自己面前整整裝了兩年清純的女友,竟然是個表子?但是楊羽始終不相信這樣的事實:“為什么?”芳芳咬了咬嘴唇,道:“他爸是市里的大官,會幫我分配到事業單位去。


  ”聽了這話,楊羽更加憤怒了,自己認為一文不值,舍棄張琪嘴中的那些垃圾權利,沒想到,到了女友這里,變成了她出賣身體和自己的夢想?這話讓楊羽惡心,他回頭看了看地上的那個丑逼一眼,這個丑逼自己還認識。


  那丑逼裂開嘴笑了笑,說道:“楊羽,怎么樣?你女友真他媽的爽,聽說你都沒嘗過?你還守著它?哈哈,我替你嘗了,味道真不錯。


  ”啪!楊羽又一拳打了下去,這一次,直接把他給打暈了過去。


  楊羽站了起來,看著眼前衣不遮提的芳芳,自己真是瞎了眼啊!可讓他更加憤怒的事,芳芳在 這個時候,竟然說道:“我們分手吧,不合適。


  ”兩年清純堅貞的感覺,沒想到,突然一文不值了,她如此絕情,無情。


  楊羽感覺自己真是瞎了眼,瞎了眼啊!自己竟然看走了眼,喜歡上這個臭表子?而為了她憋著自己的身體,真他媽的可笑極了。


  楊羽真希望自己沒有看到這一幕。


  “芳芳,你今天給我造成的傷害,遲早有一天,我會雙倍奉還回去給你。


  ”楊羽徑直的走了。


  門口遇到了韓舒,她一臉不安的看著楊羽。


  楊羽看了她一眼,走了。


  韓舒往宿舍里面看了一眼,也不想進去,又回頭看了看楊羽的背影,追了上去。


  楊羽跑入了樹林,對著天空大吼一聲,發,泄心中的憤怒。


  “楊羽?”韓舒追了上來,喊了一聲。


  “你是不是一開始就知道芳芳的品性?你不告訴我?”楊羽問。


  “我告訴你,你信嗎?”韓舒反問道。


  這時的天已經暗了下來,這片樹林也慢慢的漆黑下來,期末,很多人回去了,這片樹林也很荒涼,但是夏季,顯得也很浮躁。


  楊羽看著她,心中只剩下憤怒想發,泄,他看著韓舒,突然問道:“你是不是喜歡我?”“啊?”韓舒突然愣了一下。


  楊羽走過來,靠近她。


  韓舒能感覺到楊羽身上的呼吸,自己的心那是砰砰直跳,如今和自己心中的暗戀的男神近在咫尺,能不讓她緊張嗎?“是不是?”楊羽再問。


  韓舒咬了咬嘴唇,有點不好意思,但是現在,楊羽和自己的閨蜜分手了,自己不用那么藏著了吧?但是自己還有男朋友啊,該怎么回答他啊?“是,我喜歡你。


  ”韓舒還是鼓起勇氣說道。


  楊羽看著她,韓舒還是很接地氣的一個女生,雖然很普通,沒有芳芳漂亮,也沒有張琪那斯性感,但是是個很耐看的女生,皮膚很白,看著很舒服。


  “可是,我不是你的備胎。


  ”韓舒又馬上接了一句,她知道,張琪還追著楊羽呢,自己肯定不是她的對手。


  楊羽微微一笑,竟然說道:“晚上跟我去開,房可以嗎?”為了芳芳那個表子,自己可是憋了很久,現在終于解脫了,他再也不想壓抑自己,委屈自己的老弟了。


  “啊?開,房?”韓舒更加的意外了,臉更是通紅,自己認識的楊羽可不說這種話,但是,和自己心愛的男人上床不是自己所想要的嗎?這個時候,楊羽很想在這片樹林里霸王硬上弓,要是現在是在張琪的辦公室,自己鐵定弄她了。


  但他還是保持著自己最后一份紳士風度。


  韓舒又咬了咬嘴唇,有點不知所措。


  “你答應我就碰你,你不答應我就不碰你。


  ”楊羽不是流氓,也不做流氓的行為。


  韓舒猶豫了好一會兒,思想斗爭了好一會兒,然后竟然點點頭。


  頭剛點,楊羽突然就一把摟住了她的腰,將她抬了起來,令她背靠在大樹上,同時,就吻了過去,一只手就到了她的衣服里面。


  “嗯。


  ”韓舒當即舒服的發出嗯嗯的呻吟聲。


  “好舒服。


  ”楊羽感慨著,自己也是瞎了,身邊有這么多的資源不用,卻天天盯著那個假清高的死表子,害得自己白白浪費兩年大學沒有嘗過女人的味道。


  這次,無論如何都要好好的嘗嘗女人味。


  韓舒嘴上被封,衣服內是楊羽的手,這些年在學校,男朋友很少來,她也都沒有體驗過做女人的滋味,如今被楊羽這樣一激發,如山洪爆發,一發不可收拾啊。


  楊羽的手肆無忌憚起來,到了韓舒的裙子里面這炎熱夏季,女生都穿得很露骨,很性感,韓舒更是如此。


  說起來,她是一個很性感的女生,男人看了都會有興趣的。


  韓舒整個人都顫抖了一下。


  “怎么?沒有男人開發過這里嗎?”楊羽壞笑道。


  此時的他,完全被刺激了,他還真想好好玩了這個韓舒,他知道今天只要他主動,那絕對可以拿下這個性感的女生。


  以前他太純情了,從來沒和女朋友玩過那歡愉之聲,但是他女朋友卻背著他偷人,現在,他決定,只要遇到合適的美女,他是不會放過了。


  “沒有。


  ”韓舒艱難的發出聲音,整個表情都很夸張,看來是沒有偷吃過禁果的少女。


  她的臉一下子通紅了,極其的尷尬啊。


  楊羽卻是直接將她那障礙物褪下來,準備直接來,現在的他,腦子里面只想著發泄。


  還沒真正開始,韓舒爽得快飛起來了,原來這就是做女人的感覺,怪不得室友都在想方設法的和男人出去約。


  “會被人看見的……我們換個地方。


  ”韓舒嬌喘道,她很害怕有同學路過,要是是熟人或是老師那丟臉可就丟大了。


  她連和男人在旅館都不敢做這些事,上次男友來,她 和他 睡了一晚,都沒發生那種事。


  可是現在自己竟然在野外,就被楊羽端起來靠在樹上給那個了?“期末了,他們都回去了,哪有什么人?”楊羽壞笑。


  韓舒扭扭捏捏了起來,并不說話,其實是欲拒還迎的。


  女人這個時候的表情最好看了。


  正在關鍵,突然電話響了。


  韓舒不想去接的,可電話響個不停,掏出來一看,是男友打來的,這個時候男友怎么打電話來呢?“我男友。


  ”韓舒哭笑不得道,如果這個電話不來,她肯定是愿意和楊羽發生關系的,因為現在她內心已經很是渴望了,她覺得只要和楊羽發生關系,那絕對是很舒爽的。


  “你接下,敷衍下他就掛。


  ”楊羽道,他擔心韓舒不接電話,其男友會不停打電話,這樣會打擾他和韓舒的歡愉的。


  “你暫時別亂來啊,那聲音我男友會懷疑的。


  ”韓舒有些害怕,她對楊羽哀求道。


  她自己是有男人的女人,結果第一次還瞞著男友給了其他男人,要是知道了還不活活氣死。


  如果楊羽現在就開始,那啪啪的聲音,換了誰都知道那是什么。


  韓舒無奈之下還是接了電話:“喂?老公啊?”韓舒叫男友還是叫得很親昵的。


  “嗯, 老婆,你吃飯沒?”其男朋友其實也沒什么事情,打電話來就是無聊聊天的。


  “我……我吃……吃過了。


  ”韓舒的額頭都泛出冷汗來了,剛才結巴了一下不是因為緊張,而是楊羽的手忽然動了起來。


  韓舒的身子,都抖動起來,要知道,楊羽的手,竟然又動作了起來。


  “你怎么喘氣?”男友很疑惑的問。


  被楊羽這般壓在樹上,還被不斷調戲,不喘氣才怪,韓舒已經極力憋著自己了,哪怕多一分鐘她都要叫出來了。


  韓舒推了推楊羽一把,搖搖頭,意思是別動作了,要是楊羽繼續玩下去,她只怕要忍不(玉米地做爰全過程)住出聲了。


  可是楊羽興奮了起來,反而更加的賣力了。


  韓舒想死的心都有了。


  “老公,我在跑步,等下跟你說。


  ”韓舒急忙掛了電話又摟住了楊羽,咬著嘴唇盡情的享受快樂。


  這一次楊羽直接將韓舒給辦了。


  羽總算爽了一把,把心中的怒火都發,泄了一頓,但是還是無法平息心中對那對狗男女的恨。


  “走,我們去睡外面。


  ”楊羽拉著韓舒,準備往校外去。


  “啊?你還要啊。


  ”韓舒覺得很詫異。


  “你不想要嗎?你不想第一次好回憶啊?”楊羽笑道,那也是苦澀的笑。


  韓舒沉默了。


  兩人就這樣又開了房。


  韓舒窩在楊羽的懷里,突然想到了什么,問:“那你和芳芳?”“這對狗男女,我怎么可能放過他們?我會報復的。


  ”楊羽可沒那么大度,哪個血性男兒受的了這種事。


  韓舒抬起頭來,擔心道:“我聽說那個男的家庭背景很深,你怎么報復?”楊羽沉默了。


  這時,韓舒想了想,看了楊羽突然有了辦法,說道:“我有個辦法。


  ”“你能有什么辦法?”楊羽不信。


  “你的那個那么大,我聽我的姐妹說,女人對這樣的男人都是毫無抵抗之力的,我想這應該是真的吧,那你就以其人之多還之以身,她不是給你難堪嗎?那你就給她們難堪。


  ”韓舒的話說得很含蓄。


  “我怎么讓他們難堪?”楊羽還是沒明白。


  “我聽說,芳芳和那個男的一起要出國了,而芳芳還有個姐姐。


  ”韓舒紅著臉說道。


  這話再次激起了楊羽的憤怒,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了,自己這個男朋友竟然還悶在鼓里,還以為她是最愛自己的,真是可笑!他決定要報復!芳芳的確有個漂亮姐姐,他知道怎么報復了。


  楊羽去買了新衣服,理發,好好的打扮了一下自己。


  他知道芳芳有個親姐姐叫 張欣芳,在這個城市打工,租房,見過一次面,長得比張芳芳還漂亮。


  楊羽想著這已經是報復前女友的最好方式了吧。


  楊羽找到了張欣芳工作單位,然后就是等。


  一直等到下班時,終于看到了張欣芳姐姐的身影。


  論身材張欣芳比前女友張芳芳還要性感,尤其是那里,幾乎能把襯衣撐開來。


  楊羽都打聽過了,張欣芳也是單身,很久沒有男朋友了,這么漂亮沒有男朋友確實很奇怪,聽以前芳芳說主要原因是她的工作單位是做女性內衣設計的,全部都是女生。


  這么久沒有男朋友,肯定也沒有經常得到滋潤吧,這個年紀不可能不饑渴吧?楊羽如此想著,感覺自己的成功率越來越大。


  看著張欣芳往出租房的方向走,楊羽尾行了上去。


  看著那個張欣芳走路甚至一扭一扭的,很帶勁,如果和她玩,肯定很燃。


  天暗得很快。


  張欣芳在一家面館吃了面,然后繼續往小區走。


  顯然她走的小路,路過一片漆黑的小區后院時,突然黑夜中一個男生迅速沖了出來。


  “啊。


  ”張欣芳尖叫一聲。


  那男人一手捂住了張欣芳,一手一把刀子架在了她的脖子上:“別叫,否則我宰了你。


  明白嗎?”張欣芳嚇得急忙點頭。


  那男人力氣很大,將張欣芳一脫就已經入了草叢。


  “大哥,你要干嘛?”張欣芳看見那刀子閃光光的,害怕的發抖。


  “把衣服脫了。


  ”那男人拿著刀子說道。


  張欣芳自然明白了這是要干嘛,更加的恐懼了,她想逃,但是看了看四周,漆黑一片,又沒有路,如果被追上,萬一捅自己怎么辦?那男人見張欣芳不動,將刀子在地上一扎,就朝張欣芳撲了過去。


  “啊,不要。


  ”張欣芳害怕的裹緊了身子。


  那男人直接一把抓住張欣芳的襯衣,直接給撕開了。


  張欣芳感覺很丟臉,急忙雙手去遮掩自己關鍵的地方,可是那個男人直接一手抓住她那蕾絲小衣就撕了開來,扔到了遠處。


   我用手狠狠壓住她的纖腰讓她不能掙扎動彈,忽而又手抓住 妻子的豐滿,腰部猛一用力。


  她在壓抑著自己的聲音,為自己最后的矜持和尊嚴抗爭著,可是身體卻愛上了此刻的情景。


  帶著一種強烈的滿足感,妻子朝后面揚起脖子,急促地嬌喘,美麗的臉龐高揚,嬌小的玉嘴像是鯉魚呼氣一樣大張著,口中不時發出一陣陣沉悶的哼聲。


  不知是不是情緒上受到了ci激,這一次妻子很快就到了。


  妻子雙手手指緊扣在抱枕上,如同溺水的人,雙手四處亂擺,兩只白嫩的腳死死的蜷縮著,腳背彎曲似緊繃的弓,汗水將我們的身下完全打濕,床單上更是出現一灘水泊。


  我敢說,這是我和妻子第一次感受到這么強烈的感覺,做完之后終于心滿意足睡了過去。


  幸好第二天正好是周末,我們四個人都折騰到凌晨才睡,第二天毫無意外地都睡到了中午。


  有了這一次瘋狂的經歷之后,再面對 程亮夫妻的時候,我心里總覺得哪里變得奇怪了,耳邊好像總會響起 田麗那魅惑的叫聲,不知道他們在那啥的時候會是怎么樣的場景呢?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思緒,想著如果沒有中間那層 隔板,或許就可以好好地觀看一場活春宮了,真是可惜。


  “老公,你在想什么呢,快起床,我都快餓死了。


  ”妻子站在床邊,已經換好了平時穿的衣服。


  “他們兩個呢?”“不知道,估計是不好意思,出去吃飯了吧。


  ”洗漱的時候果然沒再看到田麗的身影,這個周六白天就這么尷尬地過去了,晚上的時候田麗二人忽然拎著一些菜回來,說是要做一頓家鄉菜好好慰勞一下咱們,妻子自然而然地跟到廚房幫忙去了,而我和程亮兩個大男人則是去陽臺抽了支煙。


  我覺得程亮看向我的眼神有點奇怪,下意識地覺得他肯定在想昨晚的事。


  果然,不到一分鐘,程亮就主動問道:“ 楊哥,你們昨晚戰況挺激烈的嘛,爽不爽?”我摸了摸鼻子,想到昨晚的暢快感,情不自禁露出一個淡淡笑容,對于這種事情,作為男人的我們總是心照不宣地想到一起去。


  “彼此彼此,看起來你把人田麗折騰得夠嗆,你這各自高高大大的,田麗看起來就跟未成年似的,你也下得去這么狠的手。


  ”我猛吸了一口煙,又暢快地吐出一圈白霧,只覺得神清氣爽。


  “這你就有所不知了,小麗個子嬌小(夾逼自慰),某個地方也小,你說說那種感覺能不爽嗎?”我一個大男人聽到這么直白的描述都覺得不好意思了,偏偏這個時候妻子說是要出去買點調料,正好從我們身邊經過,也不知道她聽沒聽清楚程亮的話,反正她悄悄看 了我們一眼在,隨即低著頭小跑離開了出租屋。


  過了一會兒,程亮沖我猥瑣一笑,用肩膀懟了懟我的肩膀,挑眉示意我看向廚房里正忙活著的田麗的背影。


  “怎么?”我不明所以。


  “上次你們不在,我就是把她壓在那里,她個子稍微矮了一點,站著不太方便,但是放到灶臺上吧,又剛剛合適。


  ”程亮一邊說著,一邊tian了tian嘴唇,神色頗為玩味,似乎在回味當時的滋味。


  我聽得莫名羞澀,覺得程亮這人太會玩兒了,這種話也可以風輕云淡地說出來,沒想到他接下來的話讓我更加震驚于他的開放。


  他始終看向廚房,若有所思地說:“看嫂子的身高,應該剛剛合適吧,真想試試。


  ”“你別開這種玩笑。


  ”我知道自己的語氣瞬間冷了下來,我想沒有哪個男人會高興聽到另一個男人對自己的妻子展現出這樣危險的想法。


  在這一刻我才清醒地意識到程亮不僅僅是一個在床上會玩兒的人,更是一個充滿了危險的男人。


  而這個男人,似乎盯上了我的妻子。


  “怎么,難道楊哥你不想試試?我倒是挺建議你們試試的,保證楊哥你能爽到。


  ”程亮對我擠眉弄眼,強行將之前那句話的男主角換成了我。


  “你剛剛什么意思?”見我臉色不太好,程亮趕緊把話題給圓回來,笑著說:“還能什么意思啊,你看看你,楊哥,我這不是開個玩笑么,大家都這么熟了,知根知底的,我是什么人你還不放心么。


  ”說著,他還伸手拍了拍我的肩膀,一副看我小氣很好玩的樣子。


  雖然話是這么說了,可我又不是沒有注意到他剛剛說話的神態和語氣,哪里有半點開玩笑的意思?我不太想搭理程亮,也不知道正在廚房里面忙活的田麗有沒有發現程亮這樣的一面,。


  因為我的沉默和低氣壓,剛剛熱絡的氣氛立即就變得冷淡起來。


  幸好這個時候田麗從屋子里出來:“嫂嫂還沒回來?楊哥,你給嫂嫂打個電話吧,讓她順便買點酒回來,咱們今晚好好吃一頓。


  ”我用力吸了最后一口煙,將煙頭按滅之后說:“不用打電話了,我下去看看,咱們要喝的酒她一個人也拿不上來。


  ”說完,我用很快的速度離開走廊,朝著小電梯而去。


  “楊哥怎么了,看起來有點不太高興?”我聽見身后的田麗疑惑的語氣,程亮無所謂地回應著:“大概是在生悶氣吧,真不明白,就算我說的是真的有什么好稀奇的,大家都是朋友,玩玩兒而已還能掉塊皮不成。


  ”接下來的話我沒聽見了,但是程亮對我的“嫌棄”還有他的那一番言論著實給我的三觀都造成了沖擊,說實話,這些年來雖然我生活一直都過得去,但畢竟在來北京之前,是中規中矩的人,平時就算是跟那些狐朋狗友出去玩玩兒,也不會涉及到這方面的玩法。


  更何況程亮還是這么一種風輕云淡,好像是在嫌我是個土鱉的感覺。


  不知道他們夫妻 兩個人到底是怎么形成這樣的觀念,但我的第一反應是萬萬接受不了。


  這個時候的我絕對不會想到,在不久的將來,自己也會成為程亮這樣的人,體會到不同的樂趣,并且沉迷其中無法自拔。


  當然,這些都是后話了,此刻的我只是懷著滿心煩躁快速下了樓,出電梯的時候正好遇到回來的妻子,本想我自己一個人去買酒,可一想到程亮剛剛的表現,我的占有欲便開始作祟,一把拉住了妻子的胳膊。


  “怎么了,你拉著我干什么,人家麗麗還等著我的調料炒菜呢!”妻子一頭霧水地看著我。


  “先不著急,你陪我去買點酒,我忘帶錢包了。


  ”我撒了個小謊,就是不想在我不在場的情況下,給程亮和我妻子相處的機會。


  誰知道程亮會不會無意間給王蕓做出點什么暗示來?雖然覺得我有點奇怪,但是妻子還是跟著我倒了回去,最后我們兩個人一起回到了出租屋。


  程亮好像沒有說過之前那些話一樣,對王蕓是一口一句“嫂子”叫得格外親熱,而恰巧程亮和我妻子的工作又是類似的,兩個人很快就聊了起來。


  屋子里氣氛很好,我再繼續板著一張臉也不是個事兒,便不由自主地融入其中,漸漸地也就將程亮的那句話暫時拋在腦后了,看程亮似乎也老老實實的,在交談過程中并沒有對王蕓做出什么來,反倒是總不停地調笑田麗,夫妻二人做個飯都不斷放閃,我才終于放下戒備。


  可能真的只是一句玩笑吧。


  又或許程亮體會到了廚房play的新意,真心想要建議一下我們夫妻兩個人試試,而不是在說他想跟王蕓試試。


  我懊惱于自己的過激反應,對程亮感到抱歉的同時,忍不住想著那天一定要找機會試一試,在廚房做喜歡的事情,想想那個場景都覺得很ci激。


  我暗搓搓地期待了起來。


  晚飯格外的豐盛,再加上大家都因為昨晚的事情有點亢奮,不知不覺就喝了起來,越喝越熱鬧,天氣的原因,屋子里的風扇轉個不停也無法阻擋酒后的燥熱,我和程亮索性都脫了上衣,坐在小桌子旁邊聊邊喝。


  “喲,楊哥看起來單薄,身上怎么全是肌肉呀!”田麗指著我的腹肌,有點詫異。


  她喝了點酒,就跟小孩子一樣咋咋呼呼的,因為這句話,另外的兩個人也同時轉過頭看向我。


  程亮笑著說:“你不就喜歡這種精瘦型的么,要不要過去摸摸?”我以為只是開玩笑,誰知道田麗一臉天真地看向我,問道:“楊哥,我可以么?”她的眼睛很大,在燈光下忽閃忽閃的,臉上泛著紅光,微微朝我的身邊靠著,寬松的睡裙讓她的胸前露出一大片雪白的肌膚。


  我忽然覺得有點不好意思。


  “呀,楊哥居然臉紅了!”田麗像是發現了什么好玩兒的事情,一下子雀躍起來。


  妻子似乎也覺得戲弄我挺好玩的,也可能喝多了的緣故,磕磕巴巴跟著起哄:“摸一個摸一個,楊川,你別這么、這么小氣嘛,讓麗麗摸、摸一下又不會怎樣!”無奈,我默許了田麗的這個要求。


  她的手跟她的個子一樣,屬于比較小巧柔嫩的那種,從我腹肌上劃過的時候,直接讓我起了一層雞皮疙瘩,有種異樣的ci激,更令人神志崩潰的是,她竟然朝下游走起來。


  “差不多了吧……”我一把抓住她的手,想說其實剛剛她的手腕已經碰到不該碰的地方了,但話到了嘴邊又打了個轉繞了回去,舌頭跟打結了似的,說不好一句完整的話。


  “不行了,你們繼續,我先去趟廁所。


  ”妻子站了起來。


  “呼……好熱。


  ”田麗整個臉紅撲撲的,也不知道是熱的還是喝酒給喝的,無意間伸手往身后扯了扯。


  于是我清楚地看見了她是如何不耐煩地將自己的內衣給解開了。


  妻子出來的時候也已經解開了內衣,當時屋子里的確有點熱,大家也就都沒在意這些細節,該吃吃該喝喝,一直折騰到大半夜才恍恍惚惚地先后去廁所洗了澡,喝得有點多,我連自己是怎么回到床上的都沒印象,就想好好睡一覺。


  但喝了太多的酒總免不了要起來放水,這一晚我都不知道自己起來過多少趟,只迷迷糊糊記得最后一次起來上廁所的時候,正好在門口遇到了程亮,兩個人相互拍了拍肩膀,擦身而過。


  等到我回來的時候幾乎是按照身體的機械記憶回到了床邊,但是發現上面已經有兩個人了,當時迷迷糊糊的倒也沒仔細看看,半睜著眼睛很是自然地調頭到了床的另一邊躺下。


  說來也奇怪,起了這一次之后,我們四個人就都安安穩穩地睡了過去,到了凌晨的時候,我忽然覺得有點涼颼颼的,胡亂摸了許久沒摸到被子,索性一把將旁邊的人圈在懷中,這樣一來才覺得稍微溫暖一點。


  又滿足地睡了過去。


  “啊!”“嘭!”一聲女人的尖叫打破了我安穩的睡眠,緊隨著的還有中間隔板被撞擊到的聲音。


  我睜開眼,看著已經被撞倒的隔板有點無奈,正準備問問怎么一驚一乍的時候,忽然看到了妻子在隔板的另一邊。


  妻子看起來有點慌亂,“噌”的一下坐了起來:“程亮,你怎么在這兒!”“唔……大清早的,你們鬧什么呢?”田麗也醒了過來,因為聽到她說話的聲音我才意識到被我圈在懷里的人一直都是田麗而不是我的妻子!四個人相互看了看,我抱著程亮的妻子,程亮的身邊坐著的是我的妻子,這個畫面免不了有點尷尬,但我的心里隱隱升起了一股異樣的ci激感。


  妻子有點不好意思,再加上是第一個醒過來的人,意識恢復得差不多了,立即說自己想去廁所,迅速逃離了這個尷尬的場面。


  “咳咳,看來昨晚咱們是真的喝多了,抱歉抱歉。


  ”我尷尬地摸了摸鼻子,松開了原本圈住田麗的手,掌心從她后背上劃過,還真別說,這丫頭皮膚真好,細細滑滑的,摸起來一定很舒服。


  田麗終于反應了過來,微微紅了臉:“沒、沒事的,反正咱們也就是靠在一起睡了一覺,又沒做什么。


  ”這一晚的意外所帶來的不僅僅是我們四個人關系上的微妙變化,還有床中間隔板的斷裂,本來我們想再去買一塊壓縮木板當隔板,但程亮說最近太熱了,有隔板會讓空氣更加不流通,索性換成了一張簾子。


  換成簾子之后,每晚旁邊的曖、昧氣息便更加明顯了,大家也都心照不宣地各自做著各自的事情,這樣的情況又持續了將近一個月。


  我迎來了這個工作的第一次出差,需要去天津三天時間,想起程亮之前對我說的那些葷話,我覺得需要好好提醒一下妻子,平時多 小心程亮一點。


  “你最近到底怎么了,是不是跟人程亮鬧什么矛盾了,一直讓我小心他,大家都朋友,又是住在一起的,多尷尬。


  ”妻子不明所以,對我的提醒并不放在心上。


  “原因我一時半會兒也解釋不清楚,總之你把我的話放在心上就行。


  ”“好了好了你,趕緊走吧你,我等你回來。


  ”這次出差關系到我的季度考核,所以這三天時間我都格外地投入,就連跟妻子聯系的時間都少得可憐,等到我回去的時候是周五的傍晚,妻子和程亮都不在,只有田麗一個人在廁所洗澡。


  “老公,是你回來了么?”田麗的聲音傳來。


  “是我。


  ”她聽出了我的聲音,有點不好意思:“是楊哥回來了啊,我老公他們還沒回來么?”屋子里的確只有我們兩個。


  “那就要麻煩你幫我拿一下衣服了,我這人迷迷糊糊的,剛剛忘記把衣服給帶進來了,就在床上。


  ”田麗又說。


  我想著她總不能直接這么出來吧,就轉身將衣服給拿了過去,田麗雖然個子小小的,但是該有的地方一點不少,可以說是比很多人都要豐滿,起碼從我手上拿著的這件內衣罩杯就看得出來——似乎比我妻子的還要大一點。


  看這個材質,半透明的蕾絲布料,莫名的性感。


  我不由得有點想多了。


  田麗從里面伸出手來:“找到了么?”我立即甩開這些亂七八糟的念頭,將衣服遞到她的手里:“不好意思,有點慢。


  ”“謝謝啦。


  ”田麗將衣服接了過去,廁所的門還沒來得及關上,忽然傳來一陣重物墜地的聲音。


  “啊!”田麗摔倒了。


  我下意識地靠近了門邊:“怎么了?”“唔……”田麗似乎疼得喘不過氣來,緩了許久才回應我,“我不小心踩滑了,撞到浴缸上面,好疼啊。


  ”“起得來么?”“楊哥,你可不可以進來幫幫我,我站起不起來,嘶……太疼了。


  ”我聽見田麗倒抽一口冷氣的聲音,不由得跟著緊張起來,她是那么的嬌嫩,要是磕著碰著,肯定會比一般人痛很多。


  “那我進來了?”我在門口猶豫了。


  “嗯!”進去的時候果然看見田麗倒在地上,手抓著衣服擋在重點部位,而穿到一半的內褲還掛在她的腿間,這會兒被地上的水漬給沾濕了大半。


     閱讀提示:大多數的男人也喜歡幽默的美女,但是下面的這四個玩笑千萬不要和他開。


  4個玩笑絕對不能和男人開  1、他以后會掉發  除了少數的好萊塢明星之外,額頭光光的 男士都不會被認為是性感的。


  這就是為什么很多男士都在擔心自己未來會掉發的原因,即使頭發僅僅有了稀疏的跡象也會。


    2、他的工資低   男士們總是認為給家里賺錢是他們的責任,似乎衡量他們的(兒童益智故事)價值標準就是錢包。


  如果他們的工資低,他們會感到很不開心。


    讓他們感到不安。


  所以一定不要把這個 拿來開玩笑,他會生氣的。


    3、他的 媽媽  一旦你開始奚落或侮辱他的媽媽,事情就變得很糟糕了。


  是的,他允許自己去欺騙或和媽媽開玩笑,但是他的女朋友或老婆是絕對不可以的。


  而且他的姐妹也是不能隨便拿來開玩笑的。


    4、他的小弟弟4個玩笑絕對不能和男人開玩笑男人媽媽4個玩笑絕對不能和男人開玩笑男人媽媽  當然,如果你不打算和他親熱的話就不說了。


  這對于男士們是很嚴肅的一件事情,不要拿它的大小、 顏色和形狀來開玩笑。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核心提示:跟沈浩談戀愛是我有生以來最開心的事。


  我十分欣賞他的男子漢氣概,而我在他的心目中,簡直就是女神的化身,他認為我是完美的。


  只是,每次他這么說的時候,我都會感到萬分羞愧。


  我有何臉面稱得上是一個完美的女人?   講述者:劉淘淘女已婚30歲北京某外企高級經理  下個月我就要結婚了,未婚夫是我深愛的男子,可我沒有勇氣告訴他我還是處女身。


  不明白緣由的人,一定會覺得這是荒誕不經的事情。


    更讓人難以相信的是,六年前我結過一次婚,卻沒有和我的前夫發生過關系。


    說來話長。


  六年前,我從外地來到北京, 在一個不起眼的小公司做營銷,收入不高,壓力卻很大,每天累得要死,卻只能擠著公共汽車回到六百塊錢租來的小平房。


  那時候,我沒有體面的衣服,沒有娛樂,更沒有什么夜生活。


  我對自己當時的生活狀況很不滿意,但我沒有體面的文憑,外表也不十分出眾,要在臥虎藏龍的京城里混出個模樣,真是難上加難。


    直到在一個酒會上認識了 李誠明,我才隱約看到了“突出重圍”的一絲曙光。


  李誠明是個五十多歲的 新加坡商人,生意雖然做得不大(護士情欲短篇小說強),但也算得上是腰纏萬貫。


  這個不甘寂寞的老男人看上了我,雖然我 算不上漂亮,但至少還算年輕。


    那個酒會后不就,李誠明就對我展開鮮花加晚餐的猛烈攻勢。


  對于這個老男人的意圖,我自然是心知肚明。


  起初我只是應付了事,沒想到的是,一個月后他卻向我求婚,并許諾我在新加坡能過上優越的生活。


  對此我并非無動于衷——我沒愚蠢到相信這個比我父親還大幾歲的男人能給我一生的幸福,但新加坡的永久居留權對我還是有吸引力的,我一直夢想能去那里讀大學。


  經過好幾個不眠之夜,我向他提出了我的要求——如果真結婚的話,那也只能是“有名無實”的婚姻。


    當時他沒有絲毫猶豫就答應了我的要求。


  也許,像他這個歲數的男人,結婚也無非就是找個伴,以驅散單身生活的寂寞(他前妻三年前去世了)。


    認識不到三個月后,我們在新加坡舉行了婚禮。


  除了一個要好的女朋友,我的家人和朋友并不知道我結婚的事實,我騙他們說我是去新加坡 讀書深造。


    在新加坡的日子并不像我起初幻想的那么美好——李誠明不僅算不上是富翁,甚至算不上是中產階級。


  結婚以后這個老男人的缺點暴露得越來越多,他很小氣,不再像結婚前那樣舍得在我身上花錢,甚至在柴米油鹽的問題上也十分摳門。


  不過,我還是順利地成為新加坡某大學的學生,這是我感激他的惟一原因。


    說白了,我和他只是假結婚,或者說是騙婚。


  我和李誠明結婚后,雖然同住,卻沒有過真正的夫妻生活(沒有發生關系)。


  三年后,我拿到居留權,然后就跟他離了婚,回到北京發展。


  李誠明痛恨我欺騙他的感情,我也明白這樣傷害一個人很不對離婚后,我跟他就再也沒有聯系過。


    現在想來, 那三年“有名無實”的假婚姻,在我頭腦中實在沒有留下多少記憶。


  雖然婚后的我在慢慢地發生變化,除了仍是處女身,我幾乎是換了一個人。


  那三年我一邊讀書一邊堅持打工,我不僅拿到了體面的文憑,也在那三年里積攢了一筆收入。


  我能感覺到自己變得越來越有自信,也越來越有女人味了。


  
https://twuioplkikjuikk.weebly.com/27562.html
https://twzxcasdqwe.weebly.com/6182559.html
https://twassad.weebly.com/906360.html
https://twsdferttydfs.weebly.com/2913021.html
https://twsxcdearf.weebly.com/1085607.html
https://twloikujhiy.weebly.com/82084.html
https://twuyikjnmfgfrv.weebly.com/1912668.html
https://twmyufhgl.weebly.com/8044821.html
https://twfgfgsdfvcsg.weebly.com/7397359.html
https://xiaomifengok.weebly.com/935098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