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a 片 飯島 愛 >

a 片 飯島 愛



  導讀:對 男人太好,他不但不感激,反倒逃離。

  不僅在影視作品中,現實生活中這樣的情況也時有發生。

    男人為啥 不愛 良家婦女  不久前,有一姐妹哭著告訴我,結婚五年來,她在家庭中百分百地付出,對 丈夫盡心盡力地照顧,對公公婆婆更是做到了愛屋及烏。

  但是,丈夫不但不領情,反而對她越來越冷漠。

  丈夫回到家里除了吃飯就是看新聞、玩游戲、上網,很少跟自己說話,更別提夫妻間的體貼和安慰了。

    姐妹說,她每天忙得像個陀螺,累得像個孫子,想要抽空打理自己的時候,又該上床睡覺了。

  可是最后,她卻換來了丈夫的一句,這日子沒法過了,離婚吧!  切! 女人還沒說自己委屈至極呢,他還倒先說自己受不了了。

  現在都是什么世道。

    我的姐妹一邊啜泣一邊低聲質疑:難道對丈夫太好了,也有錯嗎?  當然有錯,大大的有錯。

  女人們可能不知道,對男人太好也會把男人逼走的哦。

  心理學家們認為,凡事都應該有個度,女人們如果過于賢惠,就會落入不懂得愛自己,只是一心為別人著想的極端。

  正是這些落入賢惠極端的女人,被心理學家們認為是患上了令男人們厭煩的良家婦女綜合征。

  男人為什么不愛“良家婦女”?不要對男人太好(2/2)  男人為何不喜歡患有良家婦婦綜合征的女人呢?  一、女人為家全情付出,忽視了個人追求,魅力大大降低。

    中國古代對女人在婚姻方面的教育一直是:嫁雞隨雞,嫁狗隨狗。

  到了現代社會,很多 女性仍然在努力實踐著這樣的觀點。

  與古代不同的是,現代女性大多受過高等教育,很多人會通過不斷的努力,實現個人在事業上和人生中的追求。

    有自己的追求,這其實是現代社會女性的一項獨特魅力。

  但是過于賢惠的女性,為家全情付出,往往會忽視個人追求。

  比如那些結了婚就放棄工作,回家當全職太太的女性,最后被丈夫拋棄的案例比比皆是。

  失去了個人追求,女性的魅力會(幼兒益智故事)大打折扣。

    如此一來,雖然女性全情為家庭付出,日子越久,男人就越會感到 妻子的蒼白和乏味,魅力不再。

    二、瑣事纏身,女人從妻子變成了保姆,身價跌了,吸引力自然也減了。

    可以說,世界上最毀人不倦的事就是家務事。

  女性一旦成了圍著鍋臺轉、老公轉和孩子轉的三圍女人,就很難不從高雅的女主人降低成忙忙碌碌的保姆了。

  為家事奔波勞累,女性很容易失去時尚前沿的女性能力和魅力。

  這樣一來,與時俱進的丈夫回到家看到灰頭土臉的妻子,就算有激情,也會慢慢退去。

  男人為什么不愛“良家婦女”?不要對男人太好(2/2)  做IT的 小劉有一個非常愛他的妻子。

  每次逛商場,妻子都會給小劉買價格高的名牌服裝,給自己買一些處理的低價服裝。

  有一天,小劉的公司開年會,在眾多女性中他發現自己的妻子既不時尚,也不漂亮,衣著打扮中還透著幾分土氣。

  從那天以后,小劉開始對妻子變得冷淡了許多,公司再組織帶家屬的活動時,小劉總是謊稱妻子有事不能參加。

    而小劉的妻子呢,丈夫對她越冷淡,她越是拼命對丈夫好。

  因為她希望通過自己的努力,讓丈夫看到自己為這個家的付出。

  然而事實上,小劉的妻子越努力,離丈夫心中的那個美麗時尚的妻子就越遠。

  于是,丈夫對妻子心生厭煩,也就是自然的了。

    三、無微不至地關懷他,讓自己身上的 母性無休止放大,實則會扼殺男性的性欲。

    良家婦女綜合征之所以會讓男性逃走另覓新歡,是因為女性在男性面前的寬容、善良、任勞任怨等表現,直接自己跟母親的角色畫上了等號。

  當女人身上的母性被無休止地放大,夫妻的關系就變成了母子關系。

  男人為什么不愛“良家婦女”?不要對男人太好(2/2)  而在母性大發的妻子面前,男人恰似一個驕橫的兒子,最糟糕的是,在這個過程中男人的性欲也一并被扼殺了。

  而一旦男人遇到了能喚起自己性欲的女性,則會頻頻出軌,甚至跟妻子提出離婚。

    如今的男人,已不會像從前那樣要求你恪守三從四德、三綱五常了,你最好懂點擒拿術,在他皮癢的時候,給他松松骨。

  別擔心,現代很多男人都或多或少有點受虐癖的傾向。

  你虐得他越別出心裁,可能他對你的愛就越持久熱烈。

    女人可以為家庭付出,但一定要有自己的原則和底線。

  就算是全職太太,也應該學會享受跟閨蜜逛街談天說地的時間,再有空閑時要記得去做個頭發,蒸個桑拿。

  一個有品位有理想的閨蜜會把你感染得越來越有品位,越來越漂亮。

  還有很重要的一點,家務事不是女人的專利,男人也有責任分擔。

  哪怕只是讓他擦擦桌子,刷刷碗。

    這可不是自私,這是女性通曉了男人心理之后的戰術。

  就算你已經患上了良家婦女綜合征,從現在開始改變自己,還不算晚哦!男人為什么不愛“良家婦女”?不要對男人太好(2/2)  情感傾訴、情感咨詢來私房話情感交流平臺。

    請大家掃下二維碼 關注私房話公眾號  私房話 微信號:sifanghuacn “我這邊也無權查閱你的檔案 信息,你最好打 電話去軍區問一下,是不是他們那邊做了什么手腳。

  ”“好的,余叔。

  ”掛了電話,林昆皺了皺眉頭,本來這也不算什么大事,但經過這么一折騰,發現連省部都無法查閱到自己的檔案信息,又實在是太蹊蹺了。

  稍作遲疑,林昆馬上把電話打給了 老胡

  漠北軍區的一號 首長老胡,此時正在他那棟紅磚小二樓的會客室里招待貴客,他自己屈身坐在下座,客人坐在首座,這絕對是不多見的,兜里的電話響了,一看是林昆打來的,老胡的腦門上頓時就皺下了三道黑線,他頜首沖首座的白發 老者笑了笑,道:“老首長,是林昆打來的。

  ”被稱作老首長的老者,滿頭銀發,一臉和善的笑容,道:“那就接吧。

  ”“嗯。

  ”老胡摁了接聽鍵,聽筒剛放到耳邊,馬上就 傳來了林昆急躁的聲討聲:“老胡,是不是你把我的檔案信息做了手腳?說說吧,你到底想干嘛?”老胡道:“小林啊,你聽我說,你是咱們國家出色的人才,所以國家準備暫時把你的檔案信息封存起來,這都是上層的意思,絕無惡意啊。

  ”老胡停頓了一下,看了一眼首座的老者,得到默許后,又繼續說道:“最近國安局那邊可能會派人跟你接觸,到時候會有重要的任務下達給你。

  ”“狗屁任務啊!老子不干,老胡你直接跟國安局那邊說,我林昆退役了,不想再參與國家的事情了,別讓他們來找我了,找我也是白找,要是他們敢跟我玩陰的狠的橫的,也別怪我手下不留情,來一個廢一個!”嘟嘟嘟……電話里傳來了盲音,老胡收好了電話,有些尬尷的看著老者,道:“老首長,讓你見笑了,林昆這小子就這樣,跟咱漠北的野狼一個脾性。

  ”老者笑了笑,聲音低沉沙啞的道:“好嘛,這才是我老朱家的種……老天爺真是待我朱某人不薄啊,能讓我有生之前找到這個孫子,而且還是這么一個人中龍鳳的人物,我也終于可以不用再擔心百年之后,朱家后繼無人,哈哈哈!小胡啊,去備上一桌酒,我今天想喝酒!”老胡為難的道:“老首長,可您的身體……”老者爽朗的笑道:“不礙緊,偶爾痛痛快快的喝一頓,死不了的,哈哈!”掛了電話。

  林昆大搖大擺的走進了別墅區,什么國安局特別行動處的,這些在別人眼里神秘而又深不可測的組織,他根本就不放在心上,只是令他想不到的是,這一切的安排竟都出自于燕京城里朱家朱老爺子之手。

  而更令他想象不到的是,他那從小就孤兒的身份,竟與燕京朱家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系——燕京朱家,那可是華夏紅色政權開國的元勛世家,歷經數十年的發展壯大,早已經是燕京城里中流砥柱的四大家族之一。

  林昆回到了別墅,老捷達停在門口, 楚靜瑤不在家,偌大的房子一個人待著,實在是無聊,他本來琢磨著開著車出去兜兜風,可眼下要緊的任務還沒有完成——熟悉別墅的地形,畢竟以后要在這兒工作很久。

  樓上樓下的轉了一圈。

  別墅一共三層,額外還有一個地下室,一樓主要是廚房、餐廳和客廳,二樓是臥室和休閑的地方,三樓是一個全景的閣樓,擺著一張大床,白天躺在床上可以看藍天,到了夜里可以看星空,地下室是藏酒窖。

  推開酒窖木門的一剎那,林昆著實被驚呆了,這間酒窖至少一百個平方,整齊的擺開了八個高低不一的酒架,每個酒架上又都擺滿了各式各樣的酒,隨便抄起一瓶一看,都是價格不菲的世界名酒,什么 軒詩尼、茅臺、人頭馬、XO、伏特加、白蘭地、威士忌的……應有盡有。

  “我勒個去……”林昆驚嘆一聲,本以為這酒窖就是個擺設,沒想到里面的料這么足。

  “不行,我得壓壓驚。

  ”林昆咧嘴笑道,就近拎起一瓶72年的軒詩尼,啵的一聲打開,對著瓶口咕咚咕咚的就灌了兩口,然后吧唧吧唧嘴:“嗯……口感還不錯呵。

  ”不得不說,這廝臉皮實在太厚了,(性插故事)想喝人家楚靜瑤私藏的名酒也就罷了,還找了那么一個冠冕堂皇的理由——壓驚,狗屁呢。

  而且再說了,他那喝慣了漠北烈酒的舌根,真能喝出人家72年軒詩尼的口感?扯淡吧!在酒窖里轉悠了一圈,這廝又拎著酒瓶到別墅外,還極為不慚的點上了根大紅河,灌一口酒,吐一個煙圈,正常人喝名酒都是高腳杯配雪茄,講究的是一份高雅與享受,這廝喝名酒的架勢倒像是在喝礦泉水……咕咚咕咚。

  哎,這也忒特么的暴殄天物了吧。

  別墅的前后都有小院,用小柵欄圍著,有著一股田園小清新的感覺,值得一提的是在車庫的旁邊,有著一小塊空著的菜地,大約五六十個平方。

  這菜地是昔日開發商的賣點,每棟別墅都有,專門用來給業主們養花種菜感受田園生活的,只可惜目前來看,幾乎每家的菜地都是空著的。

  林昆踩了踩腳下的泥土,心里頭琢磨著,這難得的一塊菜地,不種點什么太可惜了。

  不知不覺的已經中午了,陽光透過窗戶照進辦公室,楚靜瑤批示完了桌上的最后一份文件,抬起頭望向窗外,遠遠的能看到天楚國際大廈的塔尖,那是象征著中港市經濟地標的建筑,三年前楚相國就走完了法律程序,將天楚國際大廈和天楚集團59%的股份轉在了楚靜瑤的名下,從法律意義上講,天楚集團目前最大的股東是楚靜瑤,楚相國這個董事長只是替她打工的。

  但是因為楚靜瑤不肯原諒楚相國曾經犯下的過錯,現在寧愿委身于一家小廣告公司里當部門經理,也不愿意踏入那棟別人夢寐以求的大樓。

  端起桌上泡著的檸檬水,小小的抿了一口,楚靜瑤站起身來走到窗邊,高挑的身影佇立在大落地窗前,窗外的陽光在她的身上勾勒出一圈曼妙的金邊,透明的辦公室大門后的男同事們頓時沒了工作的心思,紛紛向他們的女神領導投來了炙熱的目光,一時間竟看的有些癡了。

  也不光男同事,許多的女同事也都紛紛看過來,炯炯的眼神里滿是艷羨,面對如此的女神領導,她們的骨子里只有羨慕,生不起半點的妒忌。

  楚靜瑤握著手機有些猶豫,她不知道接下來這個電話該不該打,猶豫了一會兒后,她在心里輕嘆一聲:“算了,就當是為了兒子了。

  ”電話撥了出去,手機上顯示著:臭流氓,是林昆的號碼,楚靜瑤本來想問問他在警察局里有沒有出來,結果電話剛響了一聲,就被接通了。

  “喂,老婆……”電話里傳來了林昆輕佻的聲音,楚靜瑤一聽,頓時黛眉一皺,命令喝止道:“閉嘴,誰是你老婆!”緩了一下,又語氣嚴厲的接著道:“林先生,希望你能搞清楚狀況,你是請來給我兒子當爸爸的,請你自重!”“……”楚靜瑤說完,電話里變的一片安靜,過了幾秒鐘,就在她以為是否掉線的時候,里面傳來了一聲很響亮的酒嗝,她眉頭又是一蹙,問道:“林先生,明白么?”“……”電話里還是安安靜靜的,少頃,又傳來了一聲酒嗝聲。

  “說話!”楚靜瑤語氣強硬的道。

  “唉……”電話里終于傳來了林昆的聲音,依舊輕佻,道:“老婆,你們女人可真奇怪,剛才還不讓我說話,現在又喊著要我說話,男人可真是……”楚靜瑤啪的掛斷了電話,要不是從小就極高內涵修養,她早就發作了,緩了一口氣才發現,重要的事情沒說,于是又硬著頭皮把電話打了過去。

  重要的事情是她今天晚上加班,得讓林昆去接孩子,過去遇到這樣的情況,她都會找別的朋友去幫忙,現在林昆既然以爸爸的身份出現了,這樣的忙就不應該再找別人了,主要是怕對楚澄的心里造成影響,到時候孩子要是問一句爸爸為什么不去接我,她還真不知道該如何回答。

  至于林昆從沒從警察局里出來,事情已經很明顯了,要是還在警察局里,不可能那么快接電話的,再者直覺告訴楚靜瑤,這個流氓還是有兩把刷子的。

  電話很快又接通了,這回不等林昆開口,楚靜瑤一口氣的把事情說完了,末了還補上了一句:“你要是膽敢照顧不好我兒子,我要你好看!”然后果斷的掛電話,連答應的機會都不給林昆。

  此時,林昆正躺在別墅二樓的藤椅上,聽著手機里的盲音,臉上笑意玩味,軒詩尼咕咚完了,沒想到這東西后勁兒還挺大,竟讓他有了睡意。

  一覺醒來,已經是下午四點多了, 小楚澄四點半準時放學,林昆趕緊去洗了把臉,開著老捷達直奔幼兒園,路上腦袋還是有些昏昏沉沉的,這也就是他了,常年喝慣了漠北的烈酒,對酒精的抵抗力極高,要是換作普通人,一下子喝光了整瓶的軒詩尼,非得醉上三天兩夜不可。

  老捷達停在距離學校大門口很遠的地方,不是林昆不想停的近一些,實在是沒地方可停,四周擁擠的狀況比早上更甚,車山車海的不計其數,家長們簇擁在學校的大門口,等待孩子們放學,林昆也從車上下來,加入了他們的隊列。

  放學鈴聲一響,孩子們像是嘰嘰喳喳的小天使一樣,排成了整齊的隊列,在各班老師的帶領下出來,然后再被各自的家長接走。

  人群中,小楚澄一眼就看到了林昆,興奮的揮著小手喊道:“爸爸!”林昆也看到了小楚澄,從人群里擠了出來,笑著喊道:“兒子!”小楚澄背著小書包,一臉開心的跑到了林昆跟前,林昆一把把他給抱了起來,小家伙貼在他的臉上啵的就親了一下,“爸爸,我好想你啊!”林昆笑著捏了捏小家伙的白白嫩嫩的臉蛋,道:“才幾個小時不見,就想爸爸啦?”“嗯嗯。

  ”小楚澄認真的點頭,然后又開心的道:“爸爸,我有個好消息要告訴你。

  ”“什么好消息啊?”林昆笑著問。

  “我當上老大啦!”小家伙頗為自豪的說。

  “什么老大?”“我們幼兒園的老大啊,現在別的小朋友見了我都叫大哥,嘿嘿……爸爸,我是不是很厲害啊?”說完,小家伙捎捎頭,一副害羞的表情。

  “……”林昆的腦門上頓時垂下了無數道黑線,不用問,肯定是因為他早上的舉動,讓幼兒園里的小朋友都害怕小楚澄了,所以這小子才當上了老大。

  雖然他自己從小到大都是孩子王,但他深刻的知道,上學好好讀書才是關鍵,他剛要開口教育小楚澄這樣是不對的,身后就傳來了一個悅耳的聲音。

  “林先生?”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