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261ara 142 >

261ara 142



墨葉笑了笑,說:“紅嫂,你還活著呢,是我把你救上來的!”“什么?你救了我?你干嘛要救我啊,你讓我去死不好嗎,干嘛要救我啊!” 劉紅掙扎了起來,又要往水庫里跳。

  墨葉急忙抱住了劉紅,說:“紅嫂,你怎么這么傻啊!你還這么年輕,路還長著呢,干嘛想不開。

  你要是走了,你女兒才六歲,她該怎么辦?”一聽女兒這兩個子,劉紅忽然安靜了,半會后她含著淚點了下頭,哽咽的說:“小葉,謝謝你,嫂子知道錯了,以后再也不會做傻事了;你說的對,我不能只顧著自己,我還得養大娃兒!日子再苦再累,我也要撐下去!”“這就對了嘛,嫂子,家里再困難,只要堅持努力,把娃兒帶大,將來讓娃兒給你在城里買一棟大房子,天天山珍海味的吃著,過著比神仙還舒服的日子,多好!”或許是同病相憐,墨葉當起了安慰客!劉紅聽后,心情漸漸轉好,笑著 說道:“小葉,謝謝你,我知道你其實也挺難的,可你卻還安慰我,我都不知該怎么報答你才好!”說完,劉紅抬頭看著墨葉。

  突然被這樣一個漂亮 女人看著,墨葉的心跳聲跳有些快了,不好意思的低下了頭。

  “小葉,你能不能松開手啊?”劉紅眼神朝墨葉的雙臂瞄了一眼,道。

  “噶?哦!不好意思,我,我不是……”墨葉急忙松開了手,說起話有些結巴。

  噗呲~劉紅忽然笑了,“小葉,你可是大學生呃,說話怎么也結巴了……哦,我知道了,你是害羞了是吧?可你不是交過女朋友嗎?”“啊?”墨葉有些愕然,沒想到這都被劉紅一眼看穿了,撓了撓頭,有些尷尬。

  “好啦好啦,嫂子是過來人,懂,懂。

  男人嘛,血氣方剛的,有什么不好意思的!”輕輕的敲了下墨葉的額頭,劉紅說:“不逗你了,晚上,嫂子去謝你!”說完,劉紅就起身離去。

  “晚上謝我?幾個意思啊?”想到這,墨葉趕緊抬頭想說不用了,卻發現劉紅早已跑遠。

  搖了搖頭,墨葉撿起草叢里的衣服,還有那顆 晶石,朝盆栽那邊的 屋子回去……回到屋子,墨葉看見了父親留下的一張紙條,隨手把晶石放在桌子邊。

  “葉娃兒,我和你媽去鎮上幫你賣盆栽去了,賣完后回來!”看著紙條上的內容,墨葉眼眶的淚水流了出來。

   父母生他養他到送他上大學,含辛茹苦,省吃儉用,辛苦了一輩子,原本以為升職漲薪水后,在城里買棟房子,把父母接到城里享福安度晚年;沒想到到頭來,還是回到老家,還欠了一屁股債。

  父母不僅享不了福,為了幫自己還債,還得想法幫自己賣盆栽!每次想到這,墨葉覺得他真的是一個沒用的廢物書生!不能再這樣讓父母勞累下去了,必須想個法子搞錢還清債務!不然枉為人子啊!“呃,對了,我不是撿了顆石頭嘛!”墨葉想起了那顆像寶石的晶石,猛地一拍大腿,若真的是寶石的話,就發達了!想到這,墨葉趕緊拿起晶石,盯著晶石左看右看起來。

  看了半天,也沒確定是不是晶石不說,反而還感覺頭有點恍惚,晃了晃。

  不經意中瞥見有一道微弱的流光在晶石里面轉動!越轉越快,忽然沖出了晶石,化作一團白光,射中了盯著晶石看的墨葉的雙眉中間,讓墨葉都來不及反應,一陣劇痛傳來,砰的一聲暈倒在了地上……也不知過了多久,墨葉醒了過來,他發現腦海里多出了大量的信息,還毫無征兆的浮出一本書《青木 天經》。

  這是什么東西?墨葉有些疑惑的用意識翻開書一看,頓時就像中了六合彩一樣。

  這部天經是上古一個祖仙創造出來的功法,通過修煉,可以逆天改命,創造萬物!天經一共有十二層,每一層都分為初、中、圓滿三個等級,修煉的方式也很簡單,只需要照著天經念法訣,吸收植物和一些天材地寶上面的天地精華,然后合成 生機液。

  每一滴精煉的生機液水珠,都可以分裂成十滴生機液水滴。

  隨著修為的提升,會成倍增加。

  這個生機液,可以 治病,可以修煉,可以培育植物等,聽起來就像是玄幻小說一樣!快速的消化完這些信息后,墨葉既激動,又驚愕。

  他不敢相信的 想著:“難道我和網絡小說里的主角一樣,擁有了特殊異能?”想到這,墨葉趕緊走出盆栽基地屋子,來到村外一處草叢間,盤坐下來按照《青木天經》所說的法子,念起了秘訣,開始修煉起來!很快,墨葉看見很多 青色氣體從附近的植物上涌了出來,快速的鉆入了他的 丹田里面。

  頓時,他發現丹田里出現了一個小小的氣海,那些青色氣體全都涌入進來,在里面慢慢儲存,形成了一個旋渦。

  一個小時后,他感覺到丹田里青色氣體快滿時,方才停下了修煉,看見丹田里的小漩渦慢慢的變成了一滴水珠,充滿了生機,和天經中說的生機液一模一樣!“這就是生機液么?”墨葉想試試天經中的生機液是否有效!卻在這時發現附近草全都變成灰灰,整個人都嚇了一跳!“這……天經太霸道了點吧!”震驚了下,墨葉回過神后,來到自家的田地邊,走到一盆快枯死的富貴竹邊,念動天經秘訣。

  剛念完,丹田的那顆水珠分裂成很小的(被同桌用震蛋折磨很爽)一滴,通過筋脈,從指間飛了出來,落在了富貴竹上,很快,原本卷曲在一起的葉子,竟然舒展開來,先前發黃發枯的地方,此時居然出現了生機,慢慢變得淡綠起來!“這……簡直太不可思議了!”墨葉很是吃驚!他是搞盆栽的,當然知道這盆開始枯萎的富貴竹,因打理時,沒有過細,導致它營養缺少,發育不良,才會出現枯萎。

  可現在,富貴竹竟然活過來了。

  這都是因為天經。

  證明天經是真的,自己擁有了網絡小說里主角才有的異能也是真的。

  哈哈!墨葉舒心的笑了,察看了下丹田里的水珠,只消耗了十分之一!他想試試那些沒枯萎的盆栽,吸收生機液后,又會是什么景象!依葫蘆畫瓢試驗了三盆鴨腳木,每一盆鴨腳木葉片都變得十分的鮮嫩碧綠,就連葉尖也充滿了綠意!是那種非常純正的綠,透著盎然生機,讓人看了,有一種賞心悅目的感覺!這樣的鴨腳木,和周邊其他鴨腳木相比,簡直是鶴立雞群,非常顯眼! 夜晚,大山村里寂靜無聲,張晨從王伯家出醫回來,嘴里哼著點小曲。

  夜風習習,吹拂過鄉野田地,發出一陣沙沙聲響。

  與此同時,村頭一處人家院內升騰起的一陣裊裊霧氣吸引了張晨的眼光。

  這戶人家張晨知道,是村里美人 牛姐家的。

  這么晚了,牛姐家怎么還有霧氣升騰?一瞬間,張晨就想起了令他期待的東西,來了興趣,嘴里嘿嘿一笑,躡手躡腳的走近牛姐家。

  離得近了,果然聽見一陣稀里嘩啦的水聲,張晨咽了一口唾沫,只覺得口干舌燥,他知道村里比較窮,沒幾家用上浴室的,一般的女人都是在院內接根水管洗澡,沒想到牛姐也是一樣。

  不過一般女人在洗澡的時候院門都是鎖著的,有些時候張晨遇到也沒法一窺全貌,只能在外面聽聲音幻想其中的美妙景色。

  今天也是如此,他悄悄走到門前,把耳朵靠在門上偷聽。

  哪不知,他一用力,院門居然被推動了。

  哎喲媽呀,牛姐居然沒有鎖門!頓時,張晨全身都激動起來,想著或許是晚了,牛姐也沒想到這個點還有人,就忘記把門鎖掩起來。

  張晨那個興奮啊,悄悄的推開一絲門縫,就往里面偷瞄。

  但因為太過于得意忘形,張晨有些忘乎所以,一絲門縫看不清楚,就下意識一用力,“咯吱”一聲,門就被他推開了。

  “啊,什么人!”牛姐全身一顫,尖叫一聲,就朝著門口看來。

  他不由自主的跟牛姐的視線撞在了一起,心里那個慌啊,只能撒腿就跑!這時候牛姐也反應過來遇到什么了,尖叫一聲:“啊,來人啊,有人偷看我洗澡啊!”永遠別低估女人的聲音,這一聲尖銳幾乎傳遍了整個山村。

  頓時,不少睡下的村民被驚醒,聽見有淫賊,就提著各種鋤頭榔頭出來打算抓色狼。

  張晨看著村里的動靜,心砰砰直跳,還好這時候他跑出了一段距離,看見別的村民,急中生智的把自己裝作是其中一員,口里喊著抓色狼,其實悄悄的往自己家里挪。

  這黑燈瞎火的,色狼自然沒有抓到,張晨聽見外面的聲音逐漸小了下來才算安穩了一些。

  第二天一早,張晨還沒睡飽就聽見門口傳來一陣敲門聲。

  “媽的,誰這么早吵人清夢。

  ”張晨抱怨了一句,但怕或許是誰找他有急事,就把門打開了。

  結果一開門,他就看見牛姐站在自家門口!今天牛姐打扮的十分漂亮,上面是一件洗的干干凈凈的花布衣,下面卻是一條短裙配著黑絲,這要是在城里人看來絕對是不倫不類的,但張晨卻覺得牛姐無比吸引人。

  雖然如此,可他沒忘記昨天發生的事情,有些隱隱不安,心里想著不會是牛姐昨天真認出 是他了,所以這時候上門來找麻煩了吧?想到這里,張晨有些心虛,就忐忑的問道:“這不是牛姐嗎,這么早來干什么?”結果,牛姐站在門口,如水做的臉上卻是一紅,有些難以啟齒的看著張晨道:“張晨,不好意思這么早來打擾你,我能不能進去說?”張晨松了口氣,還好不是因為昨天的事情來找他麻煩,不然他豈不是溴大了,不過同時他心里產生了一股好奇,這牛姐這么早來找他干什么?“進來吧。

  ”張晨想著,就讓開道給牛姐進來。

  結果牛姐進來后,有些不好意思的坐在位上,過了半天才道:“張晨,是這樣的,我生了點病,想找你看看。

  ”張晨一下子就放心了,原來是來找他看病的。

  大山村之前的村醫本來是他師父,不過不久前,他師父死了,所以他繼承了師父的位置,成了大山村新的村醫。

  一想到牛姐是病人,張晨就恢復了正常,問道:“那你啥病了,說來聽聽,我幫你看看。

  ”牛姐似乎難以啟齒,猶豫了半天才說道:“就是昨天晚上我洗完澡,或許是染了點風寒,今天早上胸口就疼了起來。

  ”張晨一愣,胸口疼?所以他好奇問了一句:“怎么個疼法,說具體點,哪里疼。

  ”結果這句話一出,牛姐鬧了個大紅臉,最后想著張晨是醫生,才指著胸說道:“左邊疼,今天早上起來,一壓到就很疼。

  ”牛姐見張晨表情不定,也不知道在想什么,就有些不安的問道:“張晨,不會是什么嚴重的病吧?你一定要幫我治治!”牛姐將衣領子往下拉了拉,朝張晨拋了個媚眼,“要是能治好,少不了你的好處。

  ”張晨看得眼睛都直了,不過,他到也沒有忘記給牛姐治病,見牛姐躺好,就開始了。

  “張晨,是什么病,你確認了嗎?”其實這時候,張晨已經判斷出來,牛姐就是那里先受了熱,比較鼓脹,后來卻遇冷迅速收縮,加上情緒緊張毛孔緊縮導致的拉傷。

  這不算什么大病,就算不找醫生不過多久就會恢復。

  “張晨,你老實跟我說,不是什么大病吧?”牛姐(媽媽啊啊啊啊)此時臉色潮紅。

  “我檢查出來了,能治好,但是治療過程……”張晨有些難為情。

  牛姐不懂,這時候也沒那么害羞,就說道:“沒問題,張晨你按按。

  ”事后,牛姐道:“張晨,你不會是借著治病占我便宜吧?”張晨沒想到牛姐這么勾人,這時候情緒激動,下意識就點了點頭。

  結果牛姐來了脾氣:“張晨,你也太壞了,果然是在占我便宜。

  ”張晨吃痛,見心思被牛姐猜透,有些心虛,不過他抬起頭,卻發現牛姐臉色嬌紅的勾人模樣,一副調笑神色。

  他知道是被牛姐調戲了,想他一個男人,居然被女人調戲,頓時就羞紅了臉。

  不過這時候,牛姐突然湊到他耳邊吹了一口熱乎乎的氣道:“你這個壞小子,我先走了,下個療程再來。

  ”看牛姐走遠,張晨腦子還有些亂七八糟,想著剛才發生的事情。

  就這樣胡思亂想,不知不覺就到了中午,張晨的肚子也“咕嚕咕嚕”叫了起來。

  本來昨天去王伯家治病就消耗了不少精神,后來偷看牛姐洗澡被發現更是驚險,這都是消耗身體的事情,再加上今天早上什么也沒有吃,張晨感覺現在餓得發慌。

  所以他就趕緊出門,打算去嫂嫂 王翠蘭家蹭一頓飯。

  嫂嫂王翠蘭是他 表哥 張大勝的媳婦,嚴格來說算不得多近的親戚,但兩家關系不錯,自從張晨父母出村再也沒有回來后,除了他師父,就張大勝一家對他最好了,平日里他經常去蹭飯,所以沒啥不好意思的。

  不過自從去年表哥張大勝也出村打工沒有回來,張晨就很少去了,要不是今天實在餓,又不想做飯,他也不好意思去一個人去見王翠蘭。

  主要是王翠蘭也是村里的美人,身材比牛姐也不差。

  兩家離得不遠,張晨一會兒就走到了,因為熟絡的關系,他進去前也沒敲門,就這么直愣愣的走進了院子。

  但沒想到,剛剛進來,他就聽見一陣聲音。

  難道村里的謠言都是真的,王翠蘭真的趁著表哥張大勝不在家就偷人?想到這里,還有一絲氣憤,表哥辛苦在外面打工掙錢養家,結果王翠蘭卻背著表哥偷漢子,真是紅顏禍水,可恥!這么想著,張晨就想進屋捉奸,不過才等他進去,他就看見讓他呼吸急促的一幕。

  只見一個女人躺在床上,不斷的扭動著身子,這女人除了王翠蘭還會有誰?王翠蘭一下子站了起來,有些尷尬的問道:“張晨,你咋來了?”這時候張晨顯得也有些心虛,就支支吾吾的說道:“我……我就是來吃頓飯。

  ”不過好歹是有過經歷的女人,再加上張晨也不算什么外人,王翠蘭羞澀了一會兒,就趕緊回到屋子里。

  她出來后白了張晨一眼,有些不滿的說道:“來也不說一聲,害嫂嫂出丑。

  ”王翠蘭臉蛋一紅,上來就給了張晨一下:“你個小壞蛋,就不學好。

  ”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