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pretty cation 2 the animation 2 >

pretty cation 2 the animation 2



林三呼吸急促,眼睛緊緊盯著 張雪白花花的身子, 原本上身已經讓他這個老男人把持不住了,此時更加迷人的美景在前,林三的整個大腦一片空白。

  張雪躺在床上緊閉雙眼,睫毛微微顫抖,顯示著她此時的緊張,手緊攥著拳頭,下.身果露在空氣中,她知道此時 三哥肯定在盯著羞人的地方看。

  那里可是她最隱蔽的地方,除了老公她從來沒給第二個男人看過。

  她的 身體微微顫抖,偷偷的睜開眼睛,接著就看到三哥眼睛呆呆的注視著自己羞人的 部位,眼睛一眨不眨的,嘴角直哆嗦,顯然是被自己的美景吸引到了。

  再扭頭看看三哥的男人部位,那地方已經是……雖然看不到里面的尺寸,但是看褲子撐起來的規模,想必比老公趙建的還要大上幾分,只是不知道他和老公誰更加厲害。

  這樣的想法嚇了張雪一跳,原本紅潤的臉蛋變得滾燙,暗罵自己浪當怎么會有這樣的想法。

  心里雖然這樣想著,可是看著林三成熟穩重的臉,想著這兩次緊急時刻他挺身而出幫助自己的模樣,心中除了感激之外,竟然隱隱有些其他想法。

  三哥是個可靠的男人!看著林三不停地吞咽著口水,張雪俊俏的巴掌大的小臉滾燙,羞赧的開口道。

  “三,三哥別看了,怪羞人的,趕緊按吧。

  ”“啊……好,好,我這就按。

  ”張雪的聲音將沉浸在美景中的林三喚醒,不過腦袋卻還是不夠清明,本能的抬腳上.床,在張雪呆滯羞赧的目光下,跪在了張雪的 雙腿下.面。

  這姿勢立馬讓張雪想起自己和老公趙建生活時候的模樣,她慌忙起身,伸手按在雙腿中的某個部位,羞赧外加氣憤的低吼道。

  “三哥,你要干(愛女狂歡)什么?!”張雪這一聲帶著怒氣的吼聲徹底的將林三從混沌中的喊了出來,看著滿臉怒容的張雪,林三心頭一顫,再看看自己此時的姿勢,暗罵一聲,趕緊對張雪解釋道。

  “妹子,你別誤會,那兩個穴位都在你的雙腿中,要是坐在床邊,側著身我不舒服也看不清具體的部位手也使不上勁不好給你按,所以才上.床來。

  ”隨著林三解釋張雪緊擋在部位上的手已經慢慢的挪開了,這個動作讓林三心頭稍微一松,偷偷的抹了把額頭的冷汗,暗道一聲僥幸。

  “那,那也不能一聲不吭的跪在我面前呀,我還以為,以為……”張雪羞澀的低聲說道,后面的卻沒有說出來,不過林三心知肚明,暗道張雪誤以為我要對她不軌竟然沒有立即翻臉,可見她對自己,興許她也想……張雪再次緩緩的躺了下去,滿臉的羞澀身體平躺任由林三處置的模樣,讓林三獸.血沸騰。

  “妹子,我可要按了哈。

  ”林三激動的聲音有些顫抖。

  “嗯。

  ”不知道是羞澀還是習慣了,張雪低聲輕應了一聲,便沒了聲音,不過林三還是從余光中瞥見她偷偷的將雙眼裂開了一條縫隙盯著下.方的動靜。

  見張雪不抗拒,林三心里歡喜,趕緊動作,原本跪著的身體直立起來,褲子中間挺挺的部位看的張雪心臟砰砰直跳,直到林三跨坐在她的 大腿上她才反應過來。

  “三哥,你,你要干什么?”張雪半仰著腦袋睜大眼睛盯著林三,林三此時正坐在她的大腿之上,低頭就可以將她那羞于見人的部位看的清清楚楚。

  當然居高臨下可以將她不著寸衣的身體一覽無余。

  “啊,妹子,我先要按你的 會陰穴,坐在你大腿上能清晰的看到部位,也能按的更好。

  ”林三將想好的借口說出來。

  張雪見林三一臉嚴肅的解釋,再想想先前已經誤會他好幾次了,登時臉色一紅,暗道自己多心,三哥是個正人君子,根本就沒有那方面的想法,都怪自己思想太臟。

  可是轉念一想,低頭一看,三哥褲子里的部位似乎早就反應起來了,這……林三看著張雪臉色陰晴不定,眼神猶豫不決,一顆老心臟砰砰直跳,暗道可別讓張雪發現自己的不良企圖,不然,這眼看要成功了,可就要功虧一簣了。

  可是就在他身體緊繃等待最后審判的時候,張雪遲疑了一會,再次躺在了床上。

  “三哥,一會你輕點,你也知道那地方是女人……”張雪半仰著頭看著林三,這樣的角度可以看到林三在自己下.邊究竟在做什么,萬一他真的要做什么壞事,自己也能第一時間發覺。

  可是發覺后,自己要怎么辦呢,經過這段時間的接觸張雪發現自己竟然不反感林三,隱隱的……這么曖.昧羞人的動作,無論是男人還是女人都會有些別的想法。

  “放心吧妹子,三哥知道輕重。

  ”林三說著一手撥著張雪大腿里測的肉,一手朝會陰穴探去,“妹子,我這就要按你的會陰穴了,你準備好了嗎?一會別緊張,有啥情況就說,三哥馬上停手。

  ”對于女人來說雙腿中都是身體最敏感的部位,林三手一探進大腿,張雪就覺得一股電流瞬間從下而上的沖擊大腦,整個身體都忍不住緊繃起來,舒服的她差點叫出聲來。

  “嗯……”她的聲音如蚊蠅,舒服的身體感觸幾乎讓她發不出聲音,她半仰著頭,緊緊盯著林三的雙手,她能將林三的動作看的一清二楚,她覺得自己臉上發燙,覺得自己不要臉,竟然看著男人在自己身上做這樣事。

  林三張雪抿著嘴,滿臉朝紅,身體尤其是雙腿輕微顫抖,緊張不已,心里暗道這女人真好騙。

  不過,張雪越緊張,林三的工作越是不容易展開,尤其是張雪不知道是因為緊張還是太舒服了,雙腿竟然越夾越緊,讓林三的手根本就伸不進去,林三不得不開口道。

  “妹子,那個,你能把腿.分.開一點嗎?你夾的那么緊,我手根本就差不進去,沒法碰到穴位。

  ”聽著林三的話,張雪低頭往下看,只見自己的雙腿將林三那只撥弄大腿的手緊緊的夾著,頓時滿臉羞赧,緊咬著嘴唇,雖然她早就有心里準備,答應讓林三給自己按會陰穴。

  可是如果真的將雙腿打開,那,那,那自己的隱蔽之地可就真的全然清晰的全都給林三看了。

  她猶豫著,可是看著林三真誠認真的臉,她還是緩緩的將雙腿慢慢向兩側分開,接著那迷人讓林三癡迷的風景一點點的從縫隙中顯現出來……咕咚……林三吞了口唾沫,深呼一口氣,另一只閑著的手顫顫巍巍的朝會陰穴按去。

  林三提出要按壓會陰穴和玉泉穴并不只是為了不軌的想法,其實會陰穴和玉泉穴作為人體的兩大重要穴位,按摩會有對張雪身體有很大的好處。

  會陰穴,有一穴開百穴開的說法,會陰穴又叫做海底穴,有很多重要的功能,蘊藏著人體的很多奧秘,從古至今一直以來為道家和佛門所重視。

  會陰穴的位置在陰.部,女性的會陰穴在隱蔽部位和排泄部位的中線位置,是女性隱蔽敏感之所,經常按摩會陰穴對調節生理和生殖功能有重大好處。

  當然這個部位敏.感按壓后會引起女性一些生理上的反應。

  “唔……”隨著林三手指朝會陰穴按去,一直緊張等待的張雪在林三碰到會陰穴的那一刻,整個身體開始顫抖,雙腿情不自已的本能的夾緊,大腿細膩的肌膚緊緊夾住的觸感,讓林三大呼過癮。

  “三哥,慢,慢點,這地方太敏.感了,慢點按太快了,我怕……我受不了。

  ”雖然張雪在最后改口了,可是林三知道她說的怕受不了究竟是什么意思,女人這個部位很敏感,剮剮蹭蹭就有可能得到意想不到的成果。

  或許是因為緊張,或許是很久沒有和老公過姓生活了,只是被林三按壓了幾下,林三就覺得張雪某處有些……這個發現讓林三大口吞咽著唾沫,燈光下他隱隱能夠看到些波光,心中那股刻意壓著的邪火騰騰的再次燃燒起來。

  “妹子,三哥問你個問題,你要老實回答,這關系到……額, 治療效果。

  ”林三怕張雪不好意思回答,特意說了個謊。

  “唔……三哥,你,你問吧。

  ”林三雖然和張雪說著話,可是他手上的動作卻沒有停,仍然是一下重的按壓在會陰穴上,而且張雪發現,這時候的頻率明顯比剛開始的要快了幾分,讓她覺得渾身舒坦快要痙.攣了。

  “那三哥可就問了哈。

  你告訴三哥,你這里為什么那么敏.感,我才剛按壓了幾下我就覺得你渾身顫抖,雙腿用力夾緊了。

  這和別的已婚女人不同,她們可都是按壓好幾分鐘才可能有感覺的,你怎么這么快?”林三問完滿臉期待的盯著張雪,而張雪在聽到這個問題后,本來舒服的快要睜不開的眼睛一下子睜開了,臉上的朝紅更濃了,眼神迷離又幽怨,似乎有什么難言之隱,大約停了半分鐘,張雪的聲音才斷斷續續的傳來。

  “三哥,不怕你笑話,我和老公已經好久沒生活過了,這地方好久沒受到過刺激了,別說是一個大男人按壓了,就是平時我偷偷自己碰一下,都能讓我夾緊雙腿……”張雪說著臉上的紅都要滴出水來,一雙眼睛再也不敢看林三。

  “哈哈,明白,妹子,三哥又不是小孩子知道男女那點事。

  嘿嘿,妹子,別緊張,放松點,再按幾下,就不按了這里了。

  ”林三說著心里大定,暗道對付一個大半年沒有過姓生活的已婚婦女林三還是有把握的。

  已婚婦女和雛女是有區別的,雛女從來沒體會過那種沖上巔峰的快樂,所以想象不到那種快樂到底多么迷人,可是已婚婦女早就體會過男女之間真正的快樂,她們知道那份快樂究竟有多么的誘人,所以在沒有的時候,她們想,只要稍加引導她們就會上鉤。

  林三的手時快時慢,時深時淺,原本還有力氣半仰著頭盯著林三動作的張雪除了哼哼唧唧以及時不時夾緊雙腿外,再也沒有其他的動作了。

  “唔……三哥,慢點,我現在渾身沒勁,你這按壓的太快,比我老公……”張雪神情迷亂,說話漸漸的不經過大腦,不過在說出她和老公做那事之前還是及時住口了。

  可是林三怎么可能放過這個引誘她的話茬呢,趕緊接過來說道。

  “你老公怎么了?”林三覺得自己已經徹底的淪陷了,徹底的變成了壞蛋大灰狼,這也不怪他,屬實是他和張雪接觸的太深了。

   老王今年四十五歲,是個老光棍。

  幾年前他在一家電子廠門口開了個小賣部,自己身邊無伴,不過每天與來 店里買東西的電子廠員工們聊聊天,日子倒也算是自由自在。

  電子廠里,大部分都是些大媽、老嬸級別的女員工,老王年到中年,卻壓根對她們不敢興趣。

  老王真正喜歡的類型,是麗質貌美的小姑娘。

  而最近來電子廠的新員工里,有一位叫李 芳芳的小女生。

  李芳芳年輕靚麗,嬌美文靜,而且非常有朝氣。

  在這郊區電子廠里,簡直就是雞群里的鳳凰。

  老王早就注意到李芳芳了。

  每當李芳芳來小賣部買東西時,老王都趁機偷視著對方的身材。

  雖說李芳芳看起來年紀不大,但身材比例完美,前凸后翹,尤其是胸前的飽滿,讓老王浴火不止。

  老王為了跟李芳芳套近乎,好幾次對方來店里買東西,老王都打算不收她的錢。

  可李芳芳思想比較單純,對于老王的慷慨,她選擇了拒絕。

  或許是李芳芳認為,天下沒有免費的午餐,另外她早就發現了老王那色瞇瞇的眼神,便把這位小賣部老板當成了壞人。

  直到有一天早上,李芳芳起床起晚了,匆匆在老王店里買了個面包就往廠里跑,一不小心把錢包落下了。

  千載難逢的好機會,就這么被老王給把握住了。

  老王將李芳芳的錢包物歸原主,讓李芳芳頓時對老王的態度,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原來 王叔心地善良,虧我之前還把他當成壞人。

  ”李芳芳心里默言道。

  這天,李芳芳休息。

  她早早的起了床,將烏黑靚麗的秀發梳好后,從柜子里拿出來一條粉白色的連衣裙換上,再穿上一雙干凈的小白鞋。

  這一刻,李芳芳仿佛不再是電子廠雞群里的鳳凰,而是天宮里走出來的仙女。

  為了表達對老王的感謝,李芳芳決定請老王吃個飯,所以才特此打扮了一番。

  “王叔。

  ”來到小賣部門口,李芳芳有些不大好意思的向坐在里面的老王打了個招呼。

  “芳……你是芳芳?”看到自己店面外的佳人,老王頓時有些語無倫次。

  李芳芳今天太漂亮了,舉手投足,如詩如畫,一頻一笑,沌然天成。

  不僅有著一張美艷如仙、幾無瑕玼的臉孔,老天爺又賦與她一身冰肌玉膚及魔鬼般的身材。

  豐滿的雙峰,纖細的柳腰,迷人的蜜桃臀,在配上一雙毫無贅肉、又細又長的大美腿,簡直能夠迷死全世界的男人。

  而且那條粉白色的連衣裙,似乎是李芳芳好幾年前買的了。

  上半部分,好似裝不下她的那份飽滿,都快將布料撐破。

  老王咽了咽口水,一雙著了迷的眼睛仿佛要將李芳芳的身體看透一般。

  “她完全就是位仙女啊。

  ”老王心底里散發出絲絲渴望。

  對李芳芳的好感,也愈發強烈。

  若是能讓李芳芳與自己發生點什么,老王都覺得死無遺憾了。

  “芳芳,你來王叔店里,準備買啥啊?”老王緩過神來。

  “王叔,我不是來買東西的。

  ”芳芳搖了搖頭,接著說道:“之前謝謝王叔把錢包還給我,所以今天我想請王叔吃個飯。

  ”“請我吃飯?”老王眼珠子一轉。

  雖說有美人主動邀請,不過老王卻不想答應。

  要是接受了這一頓飯,那么老王與李芳芳之間的恩情,算是抵消了。

  “芳芳啊,王叔這開著店鋪呢,不方便跟你去外面吃,要不,你就請王叔喝瓶 飲料吧。

  ”“啊?只請你喝一瓶飲料嗎?”李芳芳決定有點不妥,哪能一瓶飲料就把王叔給打發了。

  不過李芳芳還是答應了下來,并心中牢記,以后一定要報答一回老王。

  老王從冰柜拿出兩瓶飲料,一瓶給了李芳芳。

  “芳芳,你也喝。

  ”老王笑了笑。

  “哎,好。

  ”李芳芳接過飲料,打開薄唇抿了一口后,將飲料瓶放在了桌上。

  “哎呀。

  ”讓人意想不到的是,李芳芳一不小心,把飲料瓶碰翻了。

  加上沒有蓋瓶蓋,瓶子里的飲料,撒了李芳芳一身。

  飲料順著李芳芳的頸脖,流進了胸口。

  上半身的連衣裙,也被打濕了,貼身的衣物就近似透明的一般。

  那一對若隱若現,讓老王不禁看直了眼。

  “王叔,你這有紙巾嗎。

  ”李芳芳焦急道。

  “有……有的。

  ”老王如夢初醒,找到紙巾后,直接上手、主動幫李芳芳擦拭。

  擦水漬的時候,老王的雙手,不小心觸碰到李芳芳的一對挺拔飽滿。

  那感覺,真的是又軟又彈,讓老王心中都樂開了花。

  李芳芳則是俏臉一紅,不過她認為老王肯定不是故意的,所以并沒有反抗。

  “芳芳,這飲料撒身上了,挺粘人的,要不你還是回去先洗個澡吧。

  ”嘗到甜頭的老王,沒有被欲望沖昏頭腦。

  他需要在李芳芳面前保持好形象,以后才能跟這位小美女,有更多相處的機會。

  “好呢王叔。

  ”李芳芳早就害羞不已,丟下這句話,便匆匆跑回了女員工宿舍。

  而老王,一個人在店里,回味著剛才手掌心上傳來的舒爽。

  “芳芳,我老王一定要得到你!”之后的一段日子,李芳芳忙于工作,也就每天來小賣部,與老王交談幾句,兩人的關系,并沒有實質性的進展。

  直到某天深夜。

  老王準備關店回去休息,卻看到店外一個熟悉的身影。

  只見李芳芳穿著一身絲薄的睡裙,豐滿的雙峰將睡衣挺得高高的,領口處露出的雪白輪廓。

  還有那雙細白的美腿,在昏黃的燈光下,看的老王直晃眼。

  “芳……芳芳,你這么晚出來,是有什么事兒嗎?”老王咽了咽口水。

  李芳芳扭扭捏捏,兩只玉手都不知道應該放哪,嘴里半天才吐出個“嗯”字。

  “有啥事兒你跟王叔說,王叔肯定 幫你解決!”老王一靠近李芳芳,便聞到一股沐浴露香。

  看來,李芳芳剛洗過澡。

  “王叔……我生病了,想現在去醫院看病。

  ”李芳芳語氣焦急。

  “啊?病了?生了什么病?”老王心中產生一絲疑惑。

  白天李芳芳來自己店里買東西,也沒看出來身子出問題啊。

  “我……下午下班后,舍友給我吃了一包辣條,吃完我才發現,那包辣條是過期的,而且現在我也感覺到身子不舒服,舌頭還起了好多紅點。

  ”李芳芳委屈不已,甚至哭泣了起來。

  “王叔,你說我是不是食物中毒了……嗚嗚嗚……”老王聽完李芳芳的訴苦,內心不由的一笑。

  “這小姑娘可真是單純,其實就是普通的上火。

  ”老王知道真相,但他并不打算告訴李芳芳。

  “芳芳啊,你這確實是食物中毒了呀,辣條本就不干凈,加上還過了期。

  ”老王表現出一副愁眉苦臉的模樣。

  “這種病,不單單要去醫院洗胃,而且光吃藥治療,都需要好幾個療程,花費可不小啊!”說完,老王還無奈的嘆了嘆氣。

  “啊?治療需要很多錢嗎?”李芳芳頓時嚎啕大哭。

  “我出來上班本就是為了賺錢給媽媽治病……”“沒事的芳芳,王叔不是說了嗎,你遇到困難,王叔肯定會幫你的!”老王語氣嚴肅。

  “這些年,你王叔開小店也存了幾萬,加上每個月的養老金,絕對足夠治好你的病。

  ”“王叔……”李芳芳感動萬分,可她不愿意接受老王的好意。

  “王叔,這些錢都是你的血汗錢,我可不能用。

  ”“沒事的芳芳,我已經活了大半輩子,錢留著也是留著,還不如拿來幫你。

  ”“不行的王叔,我要是用了這些錢,那不得欠你一個天大的人情。

  ”李芳芳轉過身,打算回去自己一個人想辦法。

  “唉……芳芳,其實你這個病,王叔可以給你治好,不需要去醫院。

  ”見李芳芳要走,老王趕忙勸說道。

  “真……真的?”李芳芳停下了腳步。

  “當然是真的。

  ”老王點了點頭。

  “只不過,治療的方法,比較特殊,我擔心你會誤會王叔。

  ”李芳芳腦中閃過一絲猶豫,不過還是答應了下來。

  “王叔你又不是壞人,只要能把我的病治好,我絕對不會亂想。

  ”“好,那你跟王叔進來。

  ”老王重新將店內的燈光打開,待李芳芳進來后,又將店門關上。

  老王不知從哪兒翻出來一本書,一邊翻看,一邊對李芳芳說道:“芳芳啊,當初王叔年輕的時候,自學過一本藥典,上面正好有治你這種病的方法。

  ”“你肯定覺得王叔說的有點扯,那么王叔就先來說說你的病狀。

  ”老王瞪起大眼,宛如一位老中醫的模樣。

  “你以前是不是不怎么吃辣?”“嗯嗯,以前我老家那邊,幾乎不怎么吃辣,今天吃的辣條,算是我吃過最辣的食物了。

  ”李芳芳直點頭。

  “那就對了,要是王叔沒猜錯的話,芳芳你現在除了舌頭疼痛以外,喉嚨應該也不舒服,吞咽東西、即便是喝水,也會有些痛意,包括胃部,一樣受到了重創。

  ”“王叔!看來你真的會治療這個病!”李芳芳驚呼一聲,因為老王說的全對。

  “芳芳,王叔可從來不會騙你!”老王內心竊喜,之后又讓李芳芳伸出她的舌頭。

  李芳芳的小舌殷紅可愛,上面一顆顆的味蕾,沾染著絲絲晶瑩的唾液,看的老王雙眼瞪住,恨不得當即吞下這顆“草莓”。

  “芳芳,咱們先從治療你 舌頭上的紅點開始。

  ”老王強行壓抑住心中的欲望。

  “想要紅點消失,其實喝一個月的涼茶就行了,不過一個月的治療期,實在太慢,會導致后面的進展,更加麻煩、難治。

  ”“所以……唯一快速的辦法就是……”老王賣了個關子。

  “王叔,辦法是什么?”李芳芳急切道。

  “你王叔我天天喝涼茶,堅持了二十多年,所以我的舌頭,完全具備替人治療的能力,只要咱們兩個的舌頭,交纏在一起十分鐘,只需幾個療程下來,你舌頭上的紅點,便會消失。

  ”“這……”聽完老王的解釋,李芳芳先是尷尬,緊接著俏臉微紅。

  “芳芳,這就是怕你誤會的一個地方。

  ”老王覺得有戲,因為李芳芳并未表達出覺得這種事情,非常的荒唐。

  “好,我相信王叔!”李芳芳咬了咬牙。

  為了治病,她豁出去了。

  得到了美人兒的準許,老王再也抵御不住心中的欲望,雙手放在在李芳芳白皙的臉蛋上,一張大嘴,貪婪的吻住了李芳芳的粉唇。

  “唔……”李芳芳被老王索吻,發出一聲長長的輕吟,那輕吟仿佛是這世上最悅耳的聲音。

  隨后,老王輕輕撬開李芳芳的齒關……當老王與李芳芳滑膩的香舌糾纏在一起時,他能明顯感覺到李芳芳身體一緊,隨即嬌軀扭動著。

  老王怕李芳芳反悔,開始激吻。

  或許是李芳芳想讓病好的更快,經過短暫的不適應后,她雙手主動抱住了老王,并且給予了更加激烈的回應。

  老王下面早已高高支起,但為了不被李芳芳發現,他只能弓起身子。

  見李芳芳抱住自己,老王也不在客氣,兩手開始在李芳芳的身上游走,將她的迷人翹臀,握在手中。

  李芳芳柔軟而富有彈性,老王隔著薄如蟬翼的睡裙時輕時重的觸碰,那手感真是好極了!老王不知如何形容,只覺得這應該是人世間最美好的東西!緊接著,老王手上忍不住一用勁、身子也不由自主的往前一傾。

  只聽到李芳芳發出一聲銷魂無比的喘息,她的身體象被電擊了似的痙攣起來,白藕般的兩條手臂死死抱住老王的腰部。

  “這……這小妞的體質,有這么敏感嗎?”老王感到不可思議。

  自己無非是與李芳芳舌吻、觸碰了對方一下身子,結果大美人兒,就達到巔峰了?“治療”過程結束后,李芳芳才從老王的懷里漸漸緩過神來,那羞紅的臉頰,仿佛能夠掐出水來。

  “芳芳,感覺怎么樣?”老王調戲道。

  “我……我感覺好多了,謝謝王叔。

  ”李芳芳羞得恨不得挖個洞鉆進去。

  “回去泡杯涼茶喝,明天晚上你再過來,到時候王叔看看病情如何,咱們再做治療。

  ”雖然老王今晚還沒發泄出來,但他也不急于一時。

  “好,謝謝王叔,那我先回去了。

  ”李芳芳接過涼茶袋,羞澀地離開了小店。

  當老王從背后看到李芳芳的睡裙,發現下面的裙擺已經濕了一片時,正好證實了他剛才的猜想。

  李芳芳的體質,的確十分敏感。

  這么一來,老王認為自己拿下李芳芳的概率,越來越大。

  第二天,老王壓根沒心思招呼生意,滿腦子都是李芳芳那性感誘人的身體。

  終于,熬到了晚上。

  李芳芳又來了,依舊穿著昨天晚上那條睡裙。

  “王叔,我來了。

  ”李芳芳有些尷尬。

  她其實有點不想來,但老王的治療,對病情確實有效,今天早上起床,她發現舌頭上的紅點,都已經消失不見了。

  其實是涼茶的功勞,幫助李芳芳降火了,只不過她不知道。

  再次關好店門,老王難以激動的搓了搓手。

  “怎么樣,感覺如何?”“王叔,我舌頭上的病已經好了。

  ”“好了啊,看來昨天咱們的治療效果,很不錯嘛。

  ”老王有些失望,本來他還打算今晚接著與李芳芳舌吻呢。

  “不過(上課把女同學下面玩出水),舌頭雖然好了,但是我今天上了好幾回廁所,而且……”

站長推薦:看故事,上 性愛故事,各類故事歡迎訪問www.excelsiorstar.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