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情趣內衣黑絲 >

sakura agent

sakura agent


“你是哪里的人?” 少婦的紅唇微啟,露出一排潔白整齊的牙,眼睛直接勾著秦受。


  “我是……我是紅星村的。


  ”秦受不敢與她對視。


  秦受的眼睛 看著她豆沙色裙子里的 身體,不知不覺便起了反應,蹲著實在難受。


  得想個辦法,換個地方。


  少婦看著他的疲憊,眼睛游走在秦受身上,好像明白了什么。


  “我看你好像蹲著很累的,要不換個地方?”少婦啟唇,聲音使得秦受動蕩不安。


  秦受一聽,心里高興極了。


  可是他裝出很能吃苦的樣子,用喘氣的聲音說:“ 太太,別了,我看這家里也沒有什么地方啊。


  ”秦受故意環顧四周。


  雖然嘴上這么說,可是他心里巴不得換個地方,之所以這么說,是想給自己留個好印象。


  少婦看著這小哥一臉正氣,就更心疼他了。


  “換個地方吧,要不然別人知道了還以為我們虐待你呢!”少婦說著,看向這個大大的客廳,諾大的客廳,好像沒有什么地方能換。


  “太太,那移動到哪里呢?”秦受問道。


  他又看了看客廳,擺著茶幾沙發,還有幾個花瓶,也沒有什么地方。


  秦受的目光落在臥室的門上,在那扇門后面,有著秦受最向往的 東西


  少婦的眼睛也停留在那里,她看看那扇門,再看看眼前的這個少年一樣俊朗的小伙子,心里泛起一陣漣漪。


  尤其是她看見秦受的那兒,她的臉微微熱了。


  “要不,還是不要了,我受點苦沒事的,主要是你……”秦受大義凜然,一身正氣,嘴上又一次拒絕,而心里早就迫不及待了。


  “來吧,我的肚子痛,你抱著我進去。


  ”少婦命令道。


  秦受心里樂開了花,看著她藏在透明裙子里那曲線的身體,早就想抱一抱了。


  “太太……這……”秦受假裝害怕破壞她的名聲,作出一種猶豫的樣子,“你的名聲最重要,我怕我會……”秦受是眼睛不老實的看著她的腰身,胸前,還有細細的腿。


  “別總叫我太太,好像我很老一樣。


  我叫 飄依,你叫我飄依就行。


  ”少婦伸開雙腿,張開雙手,慵懶的伸了一個懶腰。


  “你別杵著了,快點,去臥室。


  ”溫飄依很不耐煩的說,她早就迫不及待了,這個男人還像個猩猩一樣。


  不過,她心里對他產生了一種敬意,把他當成那種正人君子。


  其實殊不知,他的渴望比她還強烈,有著不為人知的力氣和體魄。


  “來!”少婦瞇著眼睛,吩咐秦受道。


  秦受會意,靠近她。


  溫飄依伸手搭在她的肩膀上,順勢勾著她的脖子。


  秦受的一只手攬起她的腰,另一只手伸到她的膝蓋下面,想要把她橫抱起。


  他的手碰到她的身體,豆沙長裙絲滑帶有一些涼意,刺入他的掌心,滑至內心深處,那里又起了反應。


  隔著長裙,他能清晰的感受到她身體發出的溫熱,從他的指尖傳到全身,一陣火熱。


  長裙的涼意和她溫熱的肌膚,讓秦受處在了冰火兩重天。


  她的身體靠在秦受的懷里,秦受緊緊抱著,心仿佛被棉花糖包裹著。


  這個 女人如寶一樣,他想撕破她體表的豆沙長裙,好好的疼愛她。


  她嬌滴滴抬眸,長睫毛高高翹起,面色紅潤,呼吸帶有一些急促。


  潤唇微張,用十分酥軟的聲音,湊到秦受的耳邊底下說:“秦受,你好強壯啊,力氣好大。


  ”秦受聽了,好像包裹他內心的那顆棉花糖在受熱而慢慢融化。


  “飄依,你的聲音好好聽啊。


  ”秦受禮貌的互夸,但是他確實喜歡她的聲音,那種可以讓男人起反應的聲音。


  她“咯咯咯”的笑,嬌羞又好聽。


  秦受用腳踢開了門,現在,保姆被他們甩在了外面,也不是面對沙發,秦受心里說不出的開心。


  一進門,一股迷人的香味撲鼻而來。


  整個臥室,用紫色裝飾。


  光從紫色的窗簾里照進來,再加上紫色的床單被罩,整個房間充滿了旖旎的氣息。


  她的床很大很大,大得足夠兩個人以任何姿勢躺著。


  秦受用腳反反的將門關上,向著床走過去。


  就在秦受把她放在床上了的時候,她還不愿意把手放下去,依然勾著秦受的脖子。


  秦受的臉正對著她的臉,他的眼睛卻不想局限于她的臉。


  他想要起身,卻被溫飄依 用力一拉。


  秦受強壯的身體,怎么會在乎她那嬌小的力氣,只是為了配合她,而順勢倒在了她的懷里。


  秦受“啊”的一聲叫喚出口,他那兒直接貼到了她那兒,她輕輕的“啊……”一聲。


  兩具身體聚在一起,才剛剛碰上,就產生了很大的反應。


  秦受低頭看著這個一臉渴求的女人,只想好好的疼她……他忍住心里的訴求,低聲說:“飄依,我要開始給你治病了。


  ”磁性的聲音回蕩在她的耳邊,陽剛之氣就在她的面前,好想要他……她點頭。


  秦受一只手放在她的額頭,輕輕的撫著她額前的一縷發絲。


  而另一只手放在她的肚子上,替她按揉上脘穴,膻中穴。


  他的手從上至下,動作緩緩的。


  “討厭,你怎么一直按我的小腹。


  ”她的言外之意,是想讓他按摩別的位置。


  秦受一本正經的,開始講解了他所做的事情:“你說你肚子不舒服,那可能是腸子的問題,也有可能是氣被憋住了。


  上脘穴可以幫助你的腸子蠕動,要是有什么問題的話……”秦受邊說,邊開始往別的地方按摩過去。


  (豁達大度)她卻聽得有些不耐煩,只想要他快點換個位置。


  秦受邊揉,邊看著她的俏臉。


  “別說了,秦受,你快點啊……我胸口難受……”溫飄依拿起他粗糙的大手,放在了她的胸前。


  啊,像一陣電流刺到秦受的身體里。


  秦受輕輕的揉著,說:“心口難受,很有可能是真的有氣憋著,我幫你。


  ”秦受邪魅的看著那個充滿渴望的女人的臉,手更加的用力了,“這個穴位揉著會很疼,你要忍住了哦。


  ”他大力的揉著,簡直不能再爽了。


  她突然張開嘴,說:“秦受,嗯……還是好難受,啊…你是不是隔著衣服不能很好的施展啊……”她扭著身體,他看著她那嬌軀晃動,真想讓她歡呼出來。


  “那我再用力點。


  ”秦受說,希望用這句話告訴她,我秦受不是那種非分之想的人。


  她突然起身,和秦受相貼,兩人腰間緊緊貼在一起,他都快要進去她那兒了。


  她暴力的咬住秦受的耳朵,一陣溫熱從他的耳朵傳到體內,秦受突然被刺激到了。


  他沒有想到,這少婦還很暴力,不過他喜歡。


  “秦受,你聽不懂我的話嗎?”溫飄依帶有怒色的臉龐有幾分可愛。


  秦受邪魅的 一笑,直接將她撲倒,看著她的臉,狡猾的一笑湊了過去……“嗯……”少婦頓時說不出話來。


  秦受抬起頭,用大拇指按在她的唇上,摩挲。


  他埋進來她的脖子里,一股溫熱的汗的味道混雜著某種香味,這種帶有汗液的味道,秦受最是不能抵制。


  “嗯……啊……”再往下,就是她裙子的衣領,秦受摸著那礙事的衣領,將其往下扒了扒。


  他湊到乳根穴的位置,只可惜,那多余的衣領遮住。


  他沒有多想,接著扒衣服,可是,手一用力,就聽見“咔嚓”的一聲,衣服碎開了一個口子。


  兩人對望了一眼,溫飄依輕輕一笑,那意思好像在說:“你干得真好!”秦受繼續撕扯著她的長裙,那聲音刺耳得充滿了整個房間。


  衣服被扯開,美妙的風景終于暴露在秦受的面前。


  秦受一頭埋進去。


  “啊……”溫飄依舒服的叫了起來。


  秦受被她的聲音刺激到了。


  他的腿摩挲著她的腿,下身還有裙子庇護著,她感覺到紗裙蹭自己腿的摩擦感。


  她的手在他的腰間游走,摸帶那冰涼的皮帶時,用手指頭扎進他的皮帶里,又伸出來。


  她找到皮帶的開關處之后,用力一拉,皮帶松掉。


  秦受的褲子失去了束縛之后,褲子直接掉在床上……看得溫飄依面色忽然變換,羞澀的垂下眉頭。


  可是,她的內心在躁動,很想伸手去觸碰。


  她的呼吸越發急促起來,雙手捧著他的腰,用一種乞求的眼神看著他,秦受知道現在他們兩個人一點就找,不過,他的心里,還有自己的打算。


  對于王桃花那個女人,他是在放長線釣大魚,而對于溫飄依,他的心里還有一絲顧慮。


  因為這個人是校長的女人,如果貿然的話,只怕校長知道了會找上門來。


  到時候別說他自己,恐怕連趙萌萌,也不會被放過。


  考慮到這里,秦受沒有進一步的動作,在他抱著她按摩的時候,他的腿感受到一絲涼意。


  他低頭,才發現溫飄依已經受不了了,他再抬頭看著她醉人的樣子。


  這個是最好的機會了。


  “飄依,你好迷人啊……”秦受摸著她迷人的臉,笑道。


  她不耐煩的說:“既然說我迷人,為什么不要了我,來啊!”她張開腿,把最后一片蓋在身上的豆沙色紗裙扯掉,那是她的神秘地帶……秦受吞了吞口水,不敢再看。


  “來啊,秦受。


  ”她心里無比的期盼。


  秦受腰間的精壯,他腹部的肌肉,都刻在了她的眼里。


  這是她見過,最有料的一個男人。


  “秦受,你在想什么呢?”她察覺到了秦受的異樣,不明白為什么如此美麗的女人就在他眼前,只差那一步了,他卻不要。


  “飄依,我配不上你,我不能害了你。


  ”秦受說的時候,有些憂郁。


  溫飄依當然不信這個男人的話了,她什么樣子的人沒有見過,會相信這種屁話?這種話騙騙紅星村里沒有心眼的王桃花還可以,可是到了溫飄依這里,說不過去。


  溫飄依家族時代從商,精明的腦子不是一般人能比擬的。


  就連中年的校長,也將就是她的對手。


  “秦受,你說謊。


  ”她直接挑明了秦受的謊言。


  秦受被揭穿了,依然不動聲色,反而更誠懇的說:“飄依,你的身材這么好,還這么漂亮,誰能受得了?”秦受用低沉的聲音說,“不過,我身份低微,只是紅星村的一個小中醫,什么都沒有。


  你呢,一看就是富貴人家出生的,老公還是衛校校長。


  凡事如果不相匹配,我就不應該去奢求……”秦受說得誠懇感人,他把自己的真實情況都說了出來。


  此時,即使不是很愿意相信別人的溫飄依,也有所動容,秦受看著她那白嫩的小手,比趙萌萌的還要嫩。


  再看看那個臉,一看就知道從小是在城市長大的富貴人家,要不然不會有這么白嫩的臉。


  “秦受,你又在騙我。


  ”溫飄依不動聲色的試探他。


  “沒有的,飄依。


  ”他低吼的聲音圍繞在她耳邊。


  秦受強忍體內的烈火,一定要未雨綢繆,不能貿然行動。


  要讓眼前這個厲害的女人臣服于他,而且也不能留下禍患,不想些辦法不行。


  “飄依,你肚子好點了嗎?我還有一個病人在等著我。


  ” 還沒等他跑多遠,就聽身后的豹三打電話道:二叔,我讓人打了,對,就是找那個女人時,那女的跑了,在福貴街這里,什么?你就在這邊,你快點來,我追著他。


   聽著對方叫人,李小亮心中大急,扯著女人就跑,誰知那女人哎呀一聲倒在地上。


  李小亮這個氣啊,轉頭一看,那女人抱著腳一幅痛的要命的模樣。


   李小亮停也沒停,彎腰跑起女人就跑。


   不跑不行啊,對付一個人兩個人還行,要是更多人,被人抓著真可能被打死。


   跑出小巷,李小亮沒敢在大街上狂奔,找了個胡同又鉆了進去。


  就這樣連著穿了幾個胡同幾條街,他已累的氣喘吁吁。


   放下我。


  被他抱在懷里的女人叫道。


   你要死啊,現在不安全。


  被女人一掙扎,李小亮差點沒栽倒在地上。


   不是,你放下我,你自己跑。


  那女人也著急的道。


   你……李小亮氣的說不出話來,要這樣還救你干嘛要,這不白救了么。


   那女人卻指了指邊上,李小亮轉頭一看是個衛生室。


   李小亮搖了下頭,道:那伙人看起來挺有勢力,你在衛生室里不安全。


   他們找的這是東西!女人把硬硬的一物塞到李小亮手里,道:如果找不到這東西,他們不會把我怎么樣。


  我知道你是好人,你先跑,等過幾天,你去玉江到一元堂找我,我叫衛 曉青,到時一定重謝你。


   李小亮一聽這名字,知道自己今天誤會了,他真不認的叫衛曉青的人。


   你發什么愣,還不快跑!衛曉青著急的道。


   好,那我們回頭見。


  放心,我早晚給你送過去的。


  李小亮知道現在來不及多說什么,既然這衛曉青這么說,肯定有一定的把握,也顧的不看手里的東西是什么,把它向口袋里一塞,撒腿就跑。


   就聽不遠處,有人叫道:在這邊,我看到他了。


  他媽的,居然是這 小子,給我追。


   李小亮連忙轉彎跑進另一個胡同,回頭的瞬間依稀看到一個 光頭


   衛曉青看著李小亮消失的背影,嘆了口氣,道:對不起,讓你引開他們,我也沒辦法。


  接著,她手腳并用的爬到路邊,喘了口氣,又從懷里拿出一個長條盒子,打開盒子里面是一個巴掌長短,手指粗細,棍子模樣的東西,只是這小棍上有不少凸起與凹槽,最下端還是個扁形梅花的樣子。


   整件東西起來說它是棍子,不如說是一個怪模樣的鑰匙。


   突然,剛松一口氣的她,猛的把鑰匙拿到了眼前,臉色變的很難看。


  她摸出一個手機,按了一個號碼道:宗姐,那鑰匙…… 手機里傳來一個軟膩膩的聲道:曉青啊,是不是鑰匙被人搶了?咯咯,你放心,那個真盒子里放 的是假的,假盒子里的才是真的。


   衛曉青只覺腦子嗡一聲,她給李小亮的那個盒子本就是假盒子。


   …… …… 李小亮現在一點醉意都沒有了,他咬牙撒腳飛奔,心里實在有些后悔救那個叫衛曉青的女人。


  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那女人是什么人,反正他現在感覺無論跑到哪里,都有要在追他。


  現他也不管什么了,找到一個方向悶頭跑。


   他不信,跑出縣城去,這些人還能再找到他。


   轉過一個路后,再鉆進一個胡同,他身后五、六十米處追他的一群人,緊跟不舍。


   突然,李小亮的腳步停了下來。


   這胡同居然是一個死胡同! 他轉過身,卻發現有十來號人堵住了胡同口。


   呼呼……你,你特么的還真能跑……呼呼,你,你再給 老子,跑……跑啊!那十來個人,彎著腰一邊喘氣,一邊指著李小亮罵道。


   李小亮也是氣喘如牛,他知道現在真跑不了,那結果會很慘很慘。


  他轉著腦袋向四處看,尋找一線生機。


   空調, 封閉陽臺,高墻,垃圾箱。


   李小亮撲向垃圾箱。


   十來個人一愣,旋即哈哈大笑,就算跳到垃圾箱上,也根本夠不著高墻的邊,更不要說高墻上還有玻璃茬子。


   剩飯剩菜,破塑料,包裝紙……垃圾被李小亮搞的亂飛。


   小子,你乖乖聽話,不會死。


  不用找剩飯當自己的最后一頓。


  一個混混戲謔的道。


   找到了。


   李小亮欣喜的叫了一聲,用力從垃圾箱里拽出一破衣服。


   我操,這小子瘋了?混混不解的說。


   就見李小亮不管那衣服臟的厲害,咬在嘴里,用力把垃圾箱推到了封閉陽臺下面,然后跳了上去。


  一縱身,李小亮抓住了封閉陽臺的邊緣。


  他聲嘶力竭的用著全身的力氣一點點的拉起自己的身體,猛的伸手抓住防盜窗,慢慢的爬了上去。


  然后腳踩著封閉陽臺的邊緣,一手抓著防盜窗,另一只手試著抓住不遠處的空調外機。


   幾個混混仰頭看著李小亮,其中一個道:操,他這是在干什么? 沒有人回答他。


  封閉陽臺在一樓位置,就算站在封閉陽臺上也爬不到二樓去,再說二樓也是封閉陽臺,根本沒法進樓跑,雖然距離空調外機不遠,但上了空調外機也就在一樓半二樓的地方,更不好攀爬別處,距離高墻也是很遠。


  這樓高二十來層,要是李小亮能一層層這樣爬上去,估計能累死他。


  沒人知道李小亮要干嘛。


   站在封閉陽臺邊緣的李小亮,卻一心一意的想要爬到空調上。


  但他的胳膊與空調外機差了十厘米的距離,根本(媽媽啊啊啊啊)夠不到。


   心里一橫一咬牙,李小亮松開了抓防盜窗的手,縱身向空調外機跳去。


   哎~喲。


   下面的混混看的入神,不由自主的吆喝出聲。


   嘭。


   李小亮險之又險的抱住了空調外機,再深吸一口氣,他慢慢的爬起來,站到了外機上。


  從嘴里拿下破衣服,疊起來又擰了擰,一甩手,搭在外機上面的幾根電線上。


   小子,你不要命了!下面傳來一個聲音。


   李小亮低頭一看,站在下面的是汽車上的那個為首的光頭。


   李小亮沖他點了點頭,道:哥們,咱又見面了。


   小子,快下來,有啥事說清楚,你這是玩命! 說清楚?李小亮裂嘴一笑,雙手握住了衣服:老子沒空同你說清楚啥,這事說不清楚! 說著,他雙腿一蹬空調外機,順著電線滑向高墻的另一邊。


  只是他沒算到身體的重量讓電線垂的太低,越過高墻的剎那,墻上豎起的玻璃在他腿上帶起一串血珠。


   這特么的是玩雜技啊! 混混禁不住看的目瞪口呆。


   光頭眼里閃過一道寒光,沉聲道:給我查查墻那邊是誰,不能放過這小子。


   說著率先向胡同外走去。


   等他走到了胡同口,就見遠處跑來一個人,大聲喊著:輝哥,有人發現那小子了,騎著摩托車,沖向城外了。


   追!光頭怒喝一聲:他跑到天邊也要給我追回來! 李小亮回頭看了看,似乎那些光頭的手下被自己甩掉了,這才長松了一口氣。


  不過心里還是對騎著的這國內摩托車的主人有些歉意。


   今天李小亮可真是過得跌宕起伏了,本來解決了自己工作的事情找到了自己的新目標心情挺好,沒想到救了一個女孩子反倒惹出事兒來了。


  而就在他以為山窮水盡的時候,先是自己搏命一跳,順利地抱住了空調外排扇,救了自己一條小命。


  翻過墻跑到另一邊的胡同口,正好一中年眼鏡男跑到路邊買煙,把自己摩托車停路邊上了,連鑰匙都沒拔! 如果是以前的話,李小亮肯定不會直接把人家的摩托車順走。


  但是通過上一次林玉芳那事兒,他可是意識到那個光頭一伙在玉羅縣有多大的勢力,如果不快點兒離開縣城,那早晚要被他們抓住! 好在自從在學校被陷害之后經歷的事情也讓李小亮的性格改變了不少。


  否則的話現在恐怕他已經落在光頭一伙的手里了。


   就在這時兩輛 面包突然插到了這個偏僻的城效公路,李小亮一直都注意著后面的情況,立即就意識到不對了! 李小亮開始提速,果然,那兩輛面包也是緊追不舍。


   意識到李小亮已經發現了他們,從沖在最前面的那輛面包探出一個光頭來:臭小子!別跑了!你特么再不停下老子真撞了! 很可惜,李小亮可不是傻子。


   如果換成是別人的話,李小亮肯定不可能這么拼命,再怎么樣把東西往路邊上一扔,他不信這伙人還這么追著他。


   但是既然這伙人為首的是那個光頭,別說這一次他橫插一杠子把他們想要得之而后快的寶貝弄來了,單單是上一次的恩怨,他們也未必會放過自己。


   更何況李小亮也琢磨明白了,既然他們這么看重自己懷里的這玩意兒,那么他們就絕不敢真的狠撞自己,否則的話萬一把那盒子里的東西給撞爛了,哭的可絕不可能只是自己。


   好!尼瑪的算你狠!老子還不信制不了你了!看到李小亮對他的喊話一點反應也沒有,光頭縮回到車里。


  兩輛面包再次提速,終于抓住一絲空隙搶到了跟李小亮平行的位置。


   小子!爺爺再給你最后一次機會,交出東西,給你一條活路!光頭一看現在占據了有利的位置,朝著李小亮再次威脅起來,眼中的危險光芒表明他可絕不是說笑的! 李小亮這時候也跟他杠上了,死活就是不理他。


   吱!出乎他的意料,這一次光頭沒再跟他廢話,面包直接就是一個橫移直接向著李小亮撞了過來! 壞了!李小亮還真沒想到對方連他們搶奪的目標都不在乎了,真的下死命的撞,好在第一次撞擊那個面包司機也沒把握好速度,橫移的同時被李小亮甩到了后面,自己還差點兒碰到了山壁。


   山壁?李小亮心里明白過來,難怪他們這么這客氣,感情是吃準了就算是逼得自己撞到山上也不會傷到他們的目標,那如果換到山崖的一邊…… 大哥,這小子真是不想活了!面包司機看到李小亮被這一嚇,不但沒有乖乖停下來反而直接轉到了外車道!而且還是緊貼著路邊——離山崖的邊緣不到半米遠!這,這咋辦?還撞不撞了? 光頭也是頭大無比。


  俗話說的那是一點兒都不假,軟的怕硬的,硬的怕不要命的。


  他們雖然是混道上的,整個平羅縣沒幾個人敢惹他們,但是真要是弄出了人命那也是極大的麻煩,到了這一步可不是硬壓就能擺平的,至少,得有個兄弟心甘情愿地替你頂罪。


  上邊活動所花費的代價也不小。


   更不用說上邊下了死命令,一定要把那樣東西搶到手! 繼續!光頭也是被惹出了真火:這次就看你的了,別真把他撞下去,但是也要讓他知道,我們現在可不是在跟他耍樂子! 面包車再次加足了油門,直接擦著李小亮的右側就沖了上來!
https://twghyujikop.weebly.com/2209147.html
https://twewqasdfhrtew.weebly.com/4704369.html
https://twmyufhgl.weebly.com/1078858.html
https://twcfdreaqwafg.weebly.com/318965.html
https://twtyhuhjgvbfd.weebly.com/1099086.html
https://twsdfwrkgh.weebly.com/8491826.html
https://twajfgnbvm.weebly.com/136618.html
https://twerdftgyuhnb.weebly.com/1648617.html
https://twdfgewrugbnnfgdfg.weebly.com/1361555.html
https://twghtyrtghyui.weebly.com/44672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