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情趣內衣黑絲 >

百 戦 錬磨 の ナンパ 師 の ヤリ 部屋 で

百 戦 錬磨 の ナンパ 師 の ヤリ 部屋 で


渾渾噩噩的睡了過去,朦朧中他仿佛 聽到開門的聲音,接著一個修長白嫩的光滑身子轉進了被窩,若有若無的芬芳噴在臉上:“ 小豪,小豪,我好想你……”“嫂…… 嫂子?” 楊豪睜眼一看,李秀梅一絲不掛的貼著自己,兩個大白兔拼命的抵著自己的胸膛,一雙媚眼春意盈盈的看著自己。


  “我……我是你女人……不要叫我嫂子。


  ”李秀梅伸出小舌頭,怪嗔的在楊豪嘴唇上舔了一下。


  楊豪心中巨震,下意識的就將嫂子摟在懷里準備好好疼愛一番。


  可是,眼睛一睜,哪里還有什么嫂子!這特娘的竟然是個夢!也就在此刻,看著窗外已經大亮,竟然已經早晨了,趕緊起床嫂子卻不見蹤跡。


  楊豪無奈的嘆了一口氣,簡單洗漱了一下就去俱樂部上班了。


  雖說健身館一般晚上才有人來,但是他們這些打工的可不能這樣隨意,簡單的開過晨會,楊豪一邊滿懷心思的思念著嫂子,一邊給器具做些簡單的保養。


  “豪哥!外面有人找!”前臺這時候忽然有人叫了一聲,楊豪心中一動,難道是嫂子?可是一出了俱樂部,他就感覺到了不對。


  三五個大漢正不懷好意的看著自己。


  “有事嗎?”楊豪警惕的問道。


  “楊教練嗎?”幾人中一個領頭的發話了:“我們老板讓我和你打個招呼!”話音剛落,這幾人大漢變戲法一樣的從身后摸出一根棒球棒,隨后劈頭蓋臉的就朝著楊豪撲打過來。


  我靠!楊豪楞了一下,隨后立即反應過來,一邊急速的后退,一邊眼觀四路,迅速扛起身后的垃圾桶,竟然直接就和 這些人硬剛起來。


  嘭嘭嘭!咚咚咚!兩方打的毫不留情,楊豪雖然仗著身體健碩和對方一時間不相上下,但是對面畢竟有五人,沒過一會,他的背部腿部就遭受了重擊!雖然不至于立刻失去戰斗力,但是這么拖下去也不是辦法啊!“小豪?你們干嘛呢!給我住手!”就在這時候,一聲嬌喝在幾人身后響了起來。


  “ 王姐,你怎么來了!”楊豪有些擔心,自己一個人都應付不過來了,哪還有能力保護王姐啊。


  可是讓楊豪沒想到的是,王姐壓根就沒在怕的,看到楊豪被打,她氣的眼睛都紅了,直接走過來,二話不說一巴掌就扇在了那幾人臉上。


  “你他媽誰啊!”幾人從懵逼中清醒,憤怒的就要還手。


  “來!動我一下試試!老娘是王婉華!”“什么,你就是王姐?”萬萬沒想到,這幾人大漢聽到王姐自保名號,竟然驚恐萬分!隨后不等王姐說話,扔下手中的棒球棒竟然四散逃開!“狗東西!回去告訴 劉三,楊豪是我的人,讓他少打注意!”此刻的楊豪一臉懵逼。


  咋回事啊,劉三是誰?這些人我見都沒見過,怎么王姐反倒比自己清楚?不過,楊豪此刻最為驚訝的,還是王姐。


  這個昨天剛給自己口爆過的老女人,到底什么來頭,怎么這些人聽到王姐的名字,跑的比狗還快?“王姐,你……”楊豪放下垃圾桶,剛要說話,卻被一根手指堵在了唇上。


  “小豪,先別問,你受傷了嗎?讓我看看。


  ”說完,王姐就死心不改的,上來動手動腳,弄得楊豪原本不疼的身子,此刻也被捏的紅紅腫腫了。


  要是以往,他肯定早就推開了。


  可是今時不同往日,不說王姐前兩天剛給自己口爆過,二人的關系已然拎不清了,就說現在,王姐可是剛剛救了自己。


  不得已,楊豪只能一邊忍受著王姐的占便宜行為,一邊問道:“王姐你先別忙,你告訴劉三是誰?”“啥叫先別忙?”王姐找出楊豪話語里的漏洞,一邊盯著楊豪的下身癡癡笑了起來。


  “先去包間,我告訴你。


  ”上次幫楊豪口過以后,她可是晚上睡覺都睡不好,這才今天一大早就趕了過來。


  楊豪頓時頭疼,但是只能在王姐的要求下,來到了包間里。


  一進包間,王姐就饑渴難耐的撲了上來,一邊瘋狂的扯著楊豪的上衣,一邊把手伸進楊豪的內褲里,緩緩的揉搓起來。


  一感覺到下身的反應,她就急不可耐的蹲下去,一口將這念念不忘的東西吞了下去。


  嘔……伴隨著王姐的干嘔,楊豪漸漸也有些了欲望。


  可是,畢竟剛才被對面狠狠的砸了幾下,此刻腰部稍微一挺,就感覺刺骨的疼。


  他忍不住叫了起來。


  “怎么了!我弄疼你了嗎?”王姐看出楊豪是真的疼,趕緊吐出一半,小心翼翼的問道。


  “沒事!剛才腰被砸了,現在動起來有些疼。


  ”“什么!腰?”王姐嚇得瞪大了眼睛!腰可是男人非常重要的部位,這要是被砸壞了,她這下半身以后該找誰啊!王姐趕緊狠狠的嘬了幾口,接著吐出這條沾著長長細絲的寶貝,萬分不情愿的將它護送回了鳥巢中。


  “走!姐帶你去醫院看看!”說完,王姐不由分說的就拉著楊豪出了俱樂部。


  態度之強硬讓楊豪生不出半點拒絕的意思,況且腰也確實疼,也就聽之任之了。


  市里醫院的條件不錯,進行了一番檢查以后,發現并無大礙,開了治療跌打損傷的藥就讓兩人走了。


  坐在王姐回程的車里,楊豪再度問起了那個劉三,這一次王姐沒有再推脫,一邊開車,一邊將事情的來龍去脈告訴了楊豪……“什么!你說這些人是那個死胖子找來的?”楊豪此刻震驚不已,他實在想不到,那天來找 慕容青的胖子竟然真不是她老公,兩人竟然(少婦做愛小說)是包養關系!“呵呵,其中有個人我認識,就是劉三的手下,而且你又是那個小婊子的私教,所以這個事情肯定是劉三搞出來的。


  ”王姐不屑的罵了一句,隨后側過臉幽怨道:“哼,你們這些臭男人,就是喜歡吃著碗里的,看著鍋里的,現在好了吧,被打了吧?活該!”雖然王姐一向對慕容青很是鄙夷,但是想到楊豪竟然真的跟慕容青有一腿,立刻就有些生氣了。


  “冤枉啊,王姐!我跟慕容青真的沒 做過什么,我也是莫名其妙啊!”楊豪言不由衷的解釋著,心里卻在犯嘀咕。


  難道慕容青真的把那天 的事情告訴了劉三?可是她為什么要這么做,這對她有什么好處嗎?一想到這里,楊豪不由的有些厭惡起來。


  這點表情落入王姐眼中,她不由的眼睛一亮:“你跟那個小騷貨真的沒做過?”“當然沒了!我怎么回看上她!”楊豪賭氣的說道。


  “嘿嘿,我就知道我們家豪豪最乖了。


  ”王姐嘴唇一咬,瞥了一眼楊豪下體, 眼神里又有了幾分渴望。


  楊豪立馬打了個冷戰,隨后趕緊把頭看向窗外。


  “咦,不對啊,王姐,這不是去俱樂部的路啊,你要帶我去哪?”“去哪?當然是我家啦!你今天受傷了,我煲參湯給你喝!”王姐狡黠一笑,隨后腳下油門一踩,跑車轟的在馬路上疾馳起來。


  到了市中心一處高檔的別墅區,楊豪立馬就被王姐的家給震撼到了,氣派!太氣派了!怪不到那些人聽到王姐的名頭嚇得屁股尿流,就光是這套房產,就不是一般人能住的!“你隨便,我去廚房煲湯!”一進屋,王姐將跑車鑰匙隨意的扔在一邊,然后曖昧的看了楊豪一眼就走向了廚房。


  楊豪被王姐家的氣派震撼到了,真的就四處逛了起來,一個房間一個房間的看過去,各種歐式,意式家具看的他眼花繚亂,一個字豪!兩個字真豪!可是,就在楊豪走到二樓的拐角處,在一個房間門口,他忽然聽到了一陣奇怪的聲音。


  好奇的推開虛掩的門,眼前的一切讓他一愣。


  只見一個曼妙修長的身姿正趴在床上,兩條修長柔滑的長腿緊緊并攏著,一條黑色的居家短褲完全擋不住此人高聳挺立的翹臀,二者形成了一道攝人心魄的魅惑弧線,而這道弧線在這人的腰部又突然縮小,堪堪一握的細腰更是露出了大半牛奶般的柔滑皮膚。


  此刻,這個身材極其爆表,渾身上下無一不透露出性感氣息的青春 美人的身前正放在經典的島國大戰片,而剛才楊豪聽到的古怪聲音正是從女孩身前的電腦里發出來的。


  小美女在看黃片?楊豪有些激動,畢竟這種躲在暗處偷窺美人做壞事的感覺太刺激了。


    我偷看水杯,藥丸已經徹底化開,再也看不到一絲痕跡。


     罷了,讓俺下地獄吧。


  我心里恨恨想,把水杯舉起,笑道: 村醫你辛苦啦,喝些水吧。


     村醫接過水杯,在空中晃了一下,又輕輕放下。


     我不渴,一會兒再喝吧。


  村醫一笑,看向門框,示意我該走了。


     我心中著急,村醫不喝水,我咋能放心離開。


     村醫,我肚子也不舒服。


  眼前一亮,我嚷道,開始列舉各種癥狀。


     村醫不口渴,俺就與他說話,一直說到他渴為止。


     絞盡腦汁,我列了許多癥狀,與村醫說得口干舌燥。


     喝水吧,快喝水。


  我心里祈禱。


     村醫瞄了眼水杯,卻又把目光移開,我心灰意冷,像沒氣的皮球,但還強打精神與村醫交流。


     二憨,我知道你什么病了?村醫眼睛一亮,興奮道。


     什么病啊?我有氣無力回,癥狀都是俺扯的,他能猜對才怪。


     心病。


  村醫笑吟吟答,他望向我,沉吟道:二憨,你有事情找我,對嗎?放心說吧,這里沒什么人。


     他站起來,居高臨下看我,一股看透我心思的氣勢。


     我心中埋怨,怎么放心說,和你說了,這計劃就泡湯了。


     看村醫炯炯的眼神,我無所適從,感覺秘密都被他看穿了,拼命想瞎話應對。


     還沒想好時,村醫眉頭一皺,渾身開始顫抖。


     他站立不穩,跌在椅子上,用手捂著胸口。


     我急了,叫道:村醫,你咋了?   心臟病。


  村醫有氣無力道,你去里屋取藥,床頭有個小瓶子。


     人命關天,我不敢怠慢,趕緊跑入里屋。


     床頭果然有個小瓶子,我取出來,又遞給村醫。


     村醫感激的看我,小聲說了句謝謝。


  他艱難的抬手,把杯子拿起,要喝水下藥。


     我 臉色一驚,來不及思考,趕緊把水杯打飛。


     &ldquo(兒童智力故事);咔嚓一聲,杯子碎在地上。


     村醫正心臟病發作,受不得刺激。


  他喝了春藥水,萬一刺激過度,可就一命嗚呼了。


     為了救他,俺也只能暴露了。


     村醫臉色一變,驚訝看我,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你是 妮兒派……派來的。


     他為人精明,看見那個杯子,就知道了一切。


     這下糟糕了。


  我心底可惜,感到五萬塊長翅膀飛了。


     二憨,你成功了。


  王妮兒闖入,興奮道。


     她的到來,是實打實證據,我臉色難看,知道沒法辯解了。


     我和王妮兒約定,只要村醫喝藥,就把杯子打碎,她聽到聲音進來。


  誰知道半路冒出一樁心臟病。


     王妮兒神色興奮,慢慢也察覺不對,她看手捂胸口的村醫,驚呼道:他怎么了?   心臟病發作,我不敢讓他喝藥,怕害死他。


  我臉色難看,無奈道。


     王妮兒感激看我一眼,柔聲道:謝謝。


     她看著一地的碎片,神色有了幾分果斷,取出一顆藥,喂入了嘴里。


     我來不及阻止,就看見王妮兒吞服掉春藥。


     他不吃藥,我吃。


  我就不信,他能眼睜睜看我難受。


  二憨,你走吧。


  王妮兒果決道,她找了一杯水,開始給村醫服救心藥。


        村醫艱難抬手,把藥推開。


     你寧愿死,也不肯要我嗎?王妮兒身體僵硬,恨恨道。


     村醫臉色蒼白,無力再說一個字,但他堅決的眼神,說明了一切。


     我看這對虐戀,心思有些復雜。


     王妮兒臉色一變,突然用力掐住村醫嘴巴,把藥塞了進去。


     我這輩子,纏上你了,你別想跑。


  眼里有了水霧,王妮兒咬牙道。


     村醫神色虛弱,大口喘氣,藥物已進入他喉嚨。


     玉手輕移,王妮兒抓住村醫胳膊,放在了自己胸脯上。


  她彎下腰,開始親吻村醫。


     村醫身體還虛弱,無力拒絕王妮兒。


     我興趣索然,馬上能得到五萬塊,卻有些不開心。


     扭頭轉身,我想走了。


     姐夫,表姐檢查完了,懷孕三個月。


  門外,一道清脆聲音響起。


     我臉色一變,再聽到 芹兒聲音,神色復雜。


     村醫和王妮兒臉色,比我復雜幾倍。


     王妮兒臉色慘白,像失血一樣,僵硬在原地。


     我意識到話語內容,恍然一驚,村醫 老婆懷孕,已經三個月了。


     神色難看的望王妮兒,對方老婆懷孕,她再插足,就是三個人的事了。


     勾搭有婚男人已是罪惡,還傷害一個孩子,簡直就罪不可恕了。


     王妮兒臉無血色,渾身顫抖。


     她艱難的松開手,腳步一晃,跌 在我懷中。


     我忍不住了,你帶我回家。


  鼻中吐出灼熱氣息,王妮兒顫聲道。


     我心神一松,抱住王妮兒,朝門外走去。


     芹兒拉著村醫老婆,正開心的進門。


     看見屋內景象,村醫老婆臉色一變,沖到村醫身邊,叫道:老公,你咋了?   芹兒眼珠瞪起,看見我抱住王妮兒,一臉醋意。


     我頭皮發麻,感覺事情一團糟。


     嫂子,你別擔心,村醫心臟病發作,已經吃下藥了。


  我安慰道,見村醫老婆懷疑望王妮兒,我干笑一下,解釋道:妮兒中暑,村醫生病,我們就不輸液了。


     王妮兒呻吟一聲,肌膚冒汗,越發虛弱了。


     我擔心王妮兒忍受不住,抱住王妮兒,朝門外走去。


     芹兒張嘴,想說什么。


  但村醫老婆招手,芹兒,你搭把手,幫忙把姐夫抬屋里去。


     不甘心看我一眼,芹兒彎腰,與村醫老婆忙活起來。


     我抱王妮兒離開,她已經忍受不住,手指開始亂摸,嘴唇也在我臉上亂親。


     這旖旎場景,卻讓我有些著急。


     她親我,俺當然樂意,但這是大街上,影響太不好了。


     我面皮發燙,忍受沖動,抱著王妮兒回了家。


  幸好是中午,街道無人,不然流言四起,俺真討不到媳婦了。


     一進屋,王妮兒整個人貼在我身上,開始撕扯兩個人的衣服。


     我心臟亂跳,暗道終于能借種了。


     深吸一口氣,我主動脫衣服。


     門外傳來響聲:劉二憨,你給我出來。


     我身體一呆,是芹兒的聲音。


     看了眼王妮兒,我把她放在床上,還是不忍心不搭理芹兒。


     王妮兒臉色虛弱,理解的看我。


     跑出門外,芹兒氣鼓鼓望我,嗔道:你跟俺走,以前事情既往不咎。


     我心中一喜,又苦惱看芹兒,姑奶奶,王妮兒中暑了,俺不能不管她啊。


     芹兒走上前,狠狠掐我一把。


     不就是中暑,有什么要緊的。


  她還能比我重要?芹兒生氣道,看我眼神有些不善。


     我感到頭疼,安慰道:她生病了,俺照顧好她,馬上去找你。


     我不管,你現在跟我走。


  不要管她。


  她死不了的。


  芹兒撒嬌,開始耍無賴。


     我聞言有些生氣了。


     難道死不了,我就不管她了。


  你有同情心嗎?我捏緊拳頭,失望的看芹兒。


     芹兒眼睛紅了,哽咽道:你兇我?為了別的女人兇我?我走了,你不追過來,俺再也不理你了。


     她轉身就跑,瘦弱身形很快消失。


     我張了張嘴巴,郁悶甩頭。


     要是追上芹兒,以芹兒性格,肯定什么都不追究了。


  但王妮兒吃了藥,我不管她,她肯定會出事的。


     嘆了口氣,我深深看一眼芹兒方向,轉身回了屋。


     王妮兒躺在床上,衣服已被撕爛,玉體從破洞中透出。


     我咽了口水,深呼吸道:俺去找涼水。


     沒用的。


  你過來,把我要了。


  王妮兒有氣無力,勾人眼神注視我。


     我心里一顫,這是她頭一次,主動勾引我。


     再也忍不住,我顫抖身體,朝王妮兒靠近。


     王妮兒肌膚白嫩,整個人貼過來。


  她抱住我,嘴唇放肆湊上。


     我親吻王妮兒,感受她嘴唇津液,身體飄然了。


     她發育成熟,像熟透的蘋果,能與她愛戀,哪個男人都受不了。


     我在王妮兒的愛撫下,很快脫光了衣服。


     眼神閃光,我忍受不住,把赤裸的王妮兒抱上床。


     在春藥催動下,王妮兒格外風騷。


     她玉手滑動,在我身上撫摸。


     眼神魅惑,王妮兒勾人望我,露出嬌羞笑容。


     來不及反應,我便看見王妮兒低下頭,趴在我胯間。


     我整個人飄然起來,享受王妮兒的嘴唇。


     她技術極好,我身強體壯,被她勾起了熊熊欲火。


     王妮兒嬌叫一聲,我把她壓在了身下。


     刺激的戰斗來臨,我像英勇的將軍,奮力沖殺。


     王妮兒水蛇一樣,用嫻熟的技巧,帶給我極大的享受。


     她宛若放縱少婦,用盡全力釋放。


     罪與惡,愛與恨,所有的不甘,在一瞬間交融在一起。


     床鋪上到處是愛欲的痕跡,我快樂極了。


     春風化暖,冰雪消融。


     在王妮兒動人呻吟中,我們兩人達到了巔峰。


     藥效散開,王妮兒昏睡起來。


  我懶懶趴在她身上,十分滿足。


     眼神發光,我開心的想,要是王妮兒懷上,五萬塊俺就到手了。


     看昏睡的王妮兒,我像看到一堆錢幣,幸福進入夢鄉。


     夢里,我做了一個噩夢,王妮兒和芹兒都恨恨望我,一臉的失望。


  她們各打我一巴掌,在我的震驚中,走入了別人懷抱。


   不要走,不要。


  我驚醒了,渾身冒冷汗。


   我的心里慌的砰砰直跳,我一直喜歡芹兒,早已打定主意要娶她,如今卻辜負了她。


   我的手一動,胳膊肘就碰到了一個軟軟的,十分有彈性的東西,我側頭看去,竟是一絲不掛的王妮兒。


   王妮兒側身趴在我旁邊,睡得正熟,她全身赤條條的,未著寸縷。


   可是她那一等一的好身材,卻是清晰可見。


   我這才忽然想起了我們今天下午的荒唐事。


   也想到了王妮兒爬在我胯下,她那靈活的香舌弄的我幾乎飛向云端。


   第一次給了這樣的尤物,我還是賺到了。


   王妮兒呼吸均勻,只是臉上還有些紅暈,可能是那還未散盡的藥效。


   她半趴著睡著,要最好的風光都給遮擋在身下了,不過胸前的大白兔卻由于擠壓,露出來了一個弧度。


   我伸出手指小心翼翼的點了點,這手感,爽極了。


   我看到她胸口散落著星星點點的紅印子,這肯定是我情動時給她種下的草莓。


   想到這里,我心里竟然有些竊喜,把王妮兒給辦了,五萬塊就要到手! 要不我再抱著她睡一會,軟玉溫香在懷,就算是一會兒我要被她碎尸萬段也不虧。


   可我的手還沒碰到王妮兒,我眼前就浮現了今天下午時芹兒看著我那一副嗔怒的樣子。


   我得趕緊去哄哄芹兒了,現在我生怕芹兒一生氣同意了 村長給介紹的婚事去。


   屋子里沒開燈,昏暗暗的,我循視了一圈,愣是沒找到我的內褲。


   躡手躡腳的下了床,這才看到床底下散落的一地衣服,而我的內褲上,也正搭著一條很小的黑色性感的小內褲。


   我用兩個指尖捏起來看了看,咦,這想必是王妮兒為了村醫特意穿上的,整個內褲才巴掌大點,除了兜那一塊地兒,其他的都沒什么布料。


   今天下午王妮兒那么著急,我竟然都沒有發現。


   我把這小內褲放在了床邊,又把散落的衣服收拾了起來,就趕緊穿上衣服走了。


   我剛出門,正好碰上村長要進門,而他的身后,跟著一個男人。


   這男人白白凈凈,微微有些啤酒肚,看長相也確實算得上儀表堂堂,可是長的還行,卻不代表人品也行。


   這不是村長家那個侄子嗎? 看起來他們這是在商量跟芹兒結婚的事呢! 芹兒她爹一向都比較倔強,如果是芹兒自己不想嫁給村長侄兒,那她爹絕不會答應。


   再加上村長拿幫芹兒她爹開店的事作為籌碼,芹兒她爹更是鐵了心。


   不行,我得趕緊去看一看芹兒。


   可是我也不想跟他們打照面,這小子從小我們就沒有什么好印象,如果讓他知道了,我如今再給他表姐借種,那豈不是要被他笑死,還要被他傳的人盡皆知了。


   我趕緊跑到村長家屋后,從院墻里翻出去。


   我火急火燎跑到芹兒家,可是沒想到芹兒根本就不在家,她家里只有她爹一個人。


   這傻丫頭,會去哪兒呢? 我正準備轉身離開,芹兒她爹就叫住了我。


   憨娃子,以后你沒事就別老來找俺家芹兒了,俺家芹兒都是有婚約了人了,你大小子一個,傳出去對她也不好。


   我知道,肯定是剛才村長帶著他的侄子過來,都已經商量妥當了。


   我回頭就看到芹兒她爹一臉愧疚的低著頭,有一搭沒一搭的抽著旱煙袋。


   叔,你這老煙葉不好抽,趕明兒俺給你卷一袋新的。


   說完我就笑呵呵的轉身離開了。


   可是我走在回去的路上,就是笑不出來。


   我只是表面上裝作毫不在意,可其實心里卻很難受。


   我也只是不想讓芹兒她爹覺得我是一個胡攪蠻纏的人,一直糾纏著芹兒不放。


   不然他就該厭惡我了。


   可瞧這樣子,芹兒難不成真的要嫁給村長他侄子了? 我這心里跟堵了一塊大石頭似的,壓的我都快喘不過氣了。


   我一定要阻止他們這場婚姻,村長家那侄子什么人我的心里從小都跟明鏡似的,就算芹兒嫁不了我,也不能把她往火坑里推。


   這件事,還是得拜托王妮兒了。


   我剛走到家門口,就聽到屋子里有人在說說笑笑的。


   我有些納悶,我家都已經算是村子里最窮苦的人家了, 嬸子又有病在身,平日里誰也沒往我家跑,今天咋還有人來呢? 我一進屋子,就看到芹兒正坐在那里跟嬸子有說有笑的。


   芹兒,你咋在俺家呢?我很詫異。


   芹兒翻了個白眼,咋啦,就那王妮兒能來,我就來不得了。


   哎呀,芹兒,你明知道俺不是那個意思嘛!我見芹兒不快,就趕忙解釋。


   一聽芹兒提到王妮兒,我有些心虛。


   嬸子,這天也不早了,我就先回家吃飯了,等我閑著沒事了,我再來給您解悶。


   芹兒說完之后就站起來走了。


   走到我身邊的時候,還瞪了我一眼。


   我看了一眼嬸子,發現嬸子正在用很曖昧的眼神看著我,還對我示意讓我趕緊追出去。


   嬸子是看著我跟芹兒長大的,我們倆的事,她都知道,也一直都很贊同。


   芹兒,芹兒――眼見她要走,我就趕忙追了出去。


   可芹兒走的路,卻并不是回她家的路。


   芹兒,你這是要往哪去呀,天都這么晚了。


   我一路喊著可她也不理我,我只好一直跟著她。


   我家住的地方原本就已經是村子里最后面了,房子后就是村子里的后山了。


   可這么晚了,芹兒卻一直朝著后山過去。


   終于走到山腳的地方,芹兒停了下來。


   二憨哥,你跟我說,你是不是喜歡上王妮兒了?芹兒嗔怪。


   你這說的什么話?芹兒,俺這心里從小到大就只裝了你一個人,難道你還不清楚嗎? 我跟芹兒從小一起長大,原本我從小就喜歡她的。


   那你咋還那么護著那王妮兒?今天下午不過中暑了還這么擔心她? 我一聽就知道,芹兒這是吃味了才不高興了。


   你快說,你們倆有什么事瞞著我吧?
https://twfgduyjytg.weebly.com/1610473.html
https://twhtrgerfg.weebly.com/3373668.html
https://gasgasdagasd.weebly.com/5840909.html
https://twghjtryedrcs.weebly.com/9757200.html
https://twfghtytjhn.weebly.com/5732771.html
https://twagdmpc.weebly.com/5162705.html
https://twasfasga.weebly.com/6360437.html
https://munieniu.weebly.com/4230759.html
https://damifengaab.weebly.com/6155044.html
https://twbnhytusdfwqae.weebly.com/62701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