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情趣內衣黑絲 >

盜 攝

盜 攝


芳菲繼續發泄道:“我就是不要 跟她 道歉,我憑什么跟她道歉?我是對不起她,誤會了她,可為什么 在我感受到你喜歡我的時候,你卻讓我去跟她道歉?為什么都要剛才那種時候了,你還要放棄我的身子去接她電話,為什么?!”“ 老張,我明白的告訴你,你要是真喜歡我,那就只準跟我一個人在一起。


  你要是喜歡劉 楚楚,那你就離我滾遠點,我再也不想見到我的 男人去惦記著別的女人,尤其是劉楚楚,再也不想,你明白嗎!!!”聲嘶力竭的吼完,顧芳菲起身穿鞋,‘砰’的一下子摔門走人。


  走出房間后不多會兒,有個從屋里出來的男同事看到她,很詫異。


  “芳菲,你怎么出現在男宿舍區了,你……”“看你麻痹,再看把你眼珠子挖出去摔地上踩個稀碎!”一通臭罵,顧芳菲揚長而去,火氣沖天,徒留那男同事被罵了個滿頭霧水。


  待顧芳菲走遠后,他這才回過神來,扭頭看向周圍,只有老張屋子里開著門。


  他走到老張屋子里,問:“老張,到底怎么回事,你怎么得罪顧大乘務長了,你看看把她給氣的,都被人直接打上門來了。


  你是不是牽引飛機的時候她還沒下機啊?真要是這樣的話那你以后可得查明白了,這事可大可小的,趕緊去賠罪吧!”人倒也是好心,但老張還是沒好心情,直接把他給轟走了,‘砰’的一下閉上門。


  老頭吃灰,這男同事郁悶到 不行,直嘀咕:“這大早上的,我招誰惹誰了我……”坐在凳子上,點燃一支煙,老張悶頭抽著,任青煙裊裊。


  他終于明白顧芳菲為什么死活不道歉了,這不是倔強,也不是在耍小孩子脾氣,就是心里那道坎兒過不去。


   許墨惦記上了劉楚楚,他也惦記上了劉楚楚,更是在即將發生激情碰撞的瞬間接起了劉楚楚的電話,顧芳菲心里為此別扭的厲害。


  倒也是,任誰光著身子準備奉獻一切了,卻被輕輕一通電話給打敗,都會惱火。


  只是,他當時真的是好心啊,就是想著撮合這對好姐妹而已……一根煙抽完,老張依舊愁到不行,實在不知該如何解決是好了。


  深吸口氣,長嘆一聲,老張起身收拾起了 手機殘尸。


  還好是款老式諾基亞黑白機,吹吹土擦干凈,扣上電池照樣用。


  將電話撥給了劉楚楚,然后他在電話里對劉楚楚說,“芳菲都知道了,她現在顯得特別懊悔,但是也不好意思見你,畢竟心里有那么道大坎兒。


  你呢,最近也就先別跟她打招呼了,讓她緩一緩,畢竟這事對她沖擊也挺大的……”婉言將眼下情況美化過后告知劉楚楚,電話那頭的劉楚楚特別高興。


  她不需要顧芳菲的道歉,只希望這個好姐妹不要再誤會自己,不要再讓自己受苦受罪就好了。


  隨后的時間里,她對老張表示真誠的感激,并邀請中午共進午餐,她請客。


  這種事情老張原本是求之不得的,不饞飯,只饞能跟劉楚楚在一塊。


  可這次他拒絕了,“剛上完夜班,挺累的,中午就不出去吃飯了,我想睡會兒。


  ”跟劉楚楚結束通話后他確實睡了,也確實是累,但卻跟夜班無關。


  對于顧芳菲,他隱隱有些心疼,可更多的還是種糾結。


  左手劉楚楚,右手顧芳菲,他哪個也喜歡,哪個也想要。


  原本一個女人都沒有,現在可倒好,竟然還要挑一個,這幸福來的……真兇惡!下午一點多的時候,老張還沒睡醒,敲門聲就‘咚咚咚’的急促響起。


  下意識的老張認為是劉楚楚或顧芳菲,畢竟他現在所有心思都在這倆女人身上。


  可當他急赤白臉的開門后卻發現,來人是同城派送員,說是有派件讓他接收。


  老張都不知道誰會給自己同城派送東西,這不是有錢燒的么,不會自己送?簽字后接過東西,老張回屋拆開——一部嶄新未開箱的手機……手機還沒開箱呢,發票飄出來了,某國產手機品牌保時捷設計那款,售價高達15000多元,老張都懵了。


  這是手機?這簡直就是塊金疙瘩啊!雖然沒有留言是誰送的,又為什么送,但老張第一眼看見就猜到了顧芳菲。


  這么貴重的手機他不能收,最多就是看個視頻發個微信,他哪需要這么好的手機。


  要不是諾基亞黑白機不能上微信的緣故,他兩年多前都不會買那塊紅黍手機。


  糊弄著洗了把臉,老張出門騎上電動車就往顧芳菲家去了。


  來到顧芳菲家門前,房門敞開著,屋內就傳來噼里啪啦的摔打聲,還夾雜著兩人的對罵,顧芳菲跟許墨此刻正在吵架。


  都不用多聽,猜也能猜出是因為那個視頻的事情。


  老張正琢磨著要不要進屋保護下顧芳菲呢,畢竟吵架中動手是正常的事。


  許墨雖然下面廢了,可胳膊腿的還利索呢,打倆顧芳菲富裕。


  可就在這時候,許墨氣沖沖的沖出,頭還一直扭著對屋里的顧芳菲大罵,罵她是個不守婦道的賤貨,罵她對待愛情不忠誠之類的。


  罵的挺狠,火氣也挺旺盛,以至于扭著頭直至沖進電梯內,都沒看到出門時門口有個老張。


  許墨都走了,老張也就沒啥可忌諱的了,抱著手機進入了屋內。


  哪成想剛進門的,唰的一個白影就砸了過來,都來不及躲避的,腦門上就被重重砸了一下子,隨即顧芳菲的罵聲響起,“你滾,明天咱們就離婚,離婚!!!”老張相當的憋屈,“芳菲,你砸錯人了……”“老、老張?!”看著捂著腦袋,手指縫里有鮮血流出的老張,顧芳菲都懵了。


  剛剛出門的不是許墨嗎?這怎么放個屁的工夫,就變老張進門了……坐在沙發上,顧芳菲替老張往頭上裹著紗布,老張手中還捏著打他的兇器,撕破照片空空如也的婚紗照擺架,那擺架的一角還沾染著殷紅的血跡。


  這下砸的真不輕,邊角尖銳顧芳菲又是鉚足了力氣,一下子就見了紅。


  替老張包好紗布后,顧芳菲氣道:“你有毛病啊你,摔你倆手機你就不樂意了,賠你個手機你還趕緊屁顛屁顛的送回來,你是不是有病?我看你挨打也是活該!”說是這么說,可隨后她還是緊趕著詢問,問傷口還痛不痛,用不用到(一個添下面兩個吃奶)醫院看看。


  那緊張的關懷勁兒,就跟恩愛的小媳婦兒似的。


  老張表示腦袋沒事,隨即解釋起了手機的事情。


  “我不疼手機,我更心疼你,我不想你老是沉浸在這件事情里面,所以我早上接電話是想讓你跟楚楚談個清楚,畢竟你們曾經是好姐妹。


  楚楚她……”都還沒解釋完的,顧芳菲臉色唰的一下子就拉了下來。


  “行了,別在我面前楚楚楚楚的,楚的那么親熱,你干嘛不去找她,你找我來干什么?手機我也賠你了,咱倆兩清,以后誰也不欠誰。


  你要是覺得頭上這疤心里委屈,大不了我賠你一萬塊錢,以后你再也不要出現在我面前了!”氣呼呼的說完,顧芳菲抬腿就要起身。


  可身子剛起到一半的老張就一把拉住了她,將她給生生拽回沙發上。


  “芳菲,你聽我跟你說,楚楚她……”“我跟你說八百萬次了,不要在我面前提她的名字,不要提,你是不是聾!!!”顧芳菲聲嘶力竭的吶喊著,有種近乎瘋魔的狀態。


  老張也是氣到不行不行的,當時就一把將顧芳菲掀翻了,更是將她居家的寬松睡裙給扯破,任她胸前傲嬌的美好暴露在視線中。


  不過顧芳菲的反抗,他猛地撲了上去,然后二話不說‘吭哧吭哧’就是一頓啃,直啃的顧芳菲當時就魅聲迷離,嬌吟難止。


  雖然開始時還有所痛罵,但漸漸的就放棄了防抗,一雙白皙小手更是忍不住的在老張身上肆意摸索著,愛撫著,釋放著內心中的瘋狂渴求。


  老張也是難受到了極致,雙手褪下了顧芳菲身下的托底性感小褲褲,然后拿手掌肆意地愛撫著,撩撥著,給予顧芳菲強烈的刺激。


  嬌息急促中,顧芳菲狠狠咬了老張耳朵一口,羞憤道:“你不是不要嗎,老 畜生!”這聲老畜生,罵的特別狠,但這時候從顧芳菲旖旎的語氣中響起,卻有種撩性的味道,所以老張根本不惱,他也明白顧芳菲只是欲到深處的深情釋放。


  將顧芳菲媚人的嬌軀抱起,老張往臥室內走去。


  “小騷貨,誰說我不要你,我做夢都夢到好幾次跟你干那種事,干到你跪著求我放開你,不要再做了。


  我早就想要你了,我恨不能要死你!”顧芳菲大羞,但同時卻也興奮到不能自已。


  “行啊,老畜生,有本事你今天就活活弄死我,你要是弄不死我,我就活活把你榨干,我讓你這輩子都沒機會過六十大壽!!!”一個西門慶,一個潘金蓮,當干柴與烈火交織碰撞在一起時,那必將是一場舉事皆驚的大激情。


  大床上,顧芳菲嬌媚的身子被狠狠摔了上去,老張緊隨其后撲上。


  顧芳菲連忙伸手護住身下,“老畜生,你等等,戴帽兒!”老張還管那些,一把就將顧芳菲白皙的小手給扯開,“戴個雞毛的帽兒,老子不喜歡跟你這小騷貨之間有隔閡,我要狠狠的愛死你!!!” “可是我剛到 廠里上班,真的沒有錢請你吃飯。


  ” 林子惠一臉為難,從村里帶回來的錢已經花的差不多,還要給小寶存一點錢,他們兩個人現在吃飯都成問題,怎么會有閑錢請別人吃飯。


  “沒事。


  ” 李斌直接打開錢包,從里面抽出兩張鈔票塞到林子惠的手里,“我就想吃家常菜。


  ”“今晚在你的出租屋,就當是請我吃飯了,好吧。


  ”“可是……”林子惠還想拒絕,看到李斌不耐煩的眼,話到嘴邊咽了下去,認命的跟在李斌的后面,上了車。


  其實她自己心里清楚李斌想做什么,可是又不敢明目張膽的拒絕。


  況且家里還有 陳正這個男人在,應該不會出 什么事情的吧。


  林子惠在心里默默的安慰著自己。


  等到了出租屋,林子惠去附近不遠處的菜市場買菜,陳正則是坐在家里,一過去 嫂子的屋里,看到李斌四仰八叉,嘴里叼著煙,一臉愜意的 躺在嫂子的床上,陳正氣不打一處來,直接不滿的一把推開門,劇烈的響動吵醒了李斌,睜開眼看到陳正,眼底的嫌棄更是明顯:“干什么?”他就見不慣這個 傻子能陪在林子惠的身邊,好歹那個林子惠在廠里也算數一數二的美女,成天跟在這個傻子的后面,真是晦氣。


  “喝水。


  ”陳正氣呼呼的將桌上的杯子拿起,喝了水準備 離開


  看到嫂子提著一堆東西進屋,看到他這個樣子,笑了笑,“怎么了?”“嫂子,我幫你洗菜。


  ”陳正傻笑著將菜拿到外面去,坐在板凳上洗菜。


  林子惠則是疑惑的看了眼李斌,見他不以為意的擺擺手,也就沒有多想。


  不得不說林子惠的手藝真的很不錯,做了幾道家常小菜李斌吃的愜意無比,吃完早早的躺在林子惠的身上,半點兒沒有離開的意思。


  林子惠心里急得要命,卻又不敢明目張膽的趕人,委婉的指了指桌上的鐘表:“李總您看現在也晚了,要不您就回去?”“回去?”像是聽到了天大的笑話,李斌直接起身,將剔牙的牙簽隨手扔到地上,一把將站在邊上的林子惠拉到床上,燈光下,李斌的臉扭曲的害怕,“林子惠,你真以為老子是為了吃飯?”“你到廠里這么長時間,可拿了我不少的衣服,你那個傻子小叔子還是我安排進廠里的,一頓飯就想把我打發了,你想得美。


  ”說著不顧林子惠的掙扎,直接將林子惠壓倒在床上,不過片刻的功夫,林子惠身上的衣服被盡數撕下,露出雪白的肉。


  “李總,你這是干什么?”林子惠拼命的掙扎,卻那里是李斌的對手。


  不過幾下的功夫,整個人壓在林子惠的身上,眼看著那雙咸豬手伸進了內褲,陳正再也忍不住,拿起地上的板凳砸了下去。


  他從來沒有見過嫂子這么狼狽的樣子,以前,嫂子在他眼里都是溫柔的不可侵犯的,就因為上次的事情,他的心里一直有愧疚感,沒想到今天被這個該死的臭男人觸碰,陳正很想忍住,卻發現怎么也忍不住。


  等自己反應過來,板凳已經結結實實砸在李斌的腦袋上,鮮血順著他的頭發緩緩流到地面上,林子惠嚇得臉色慘白,直接將破碎的衣服披在身上,縮在墻角不敢動。


  李斌則是咒罵著起身,冷眼看看后面的傻子,眼底的殺意無法隱藏:“好,你小子有種。


  ”說著一把推開門,罵罵咧咧的離開。


  沒想到他聰明一世,到頭來竟然會被這個傻子給打了一頓,還真是晦氣。


  陳正看他離開,才急忙跑到嫂子的跟前,眼底的擔心無法隱藏:“嫂子,你沒事吧?”“阿正。


  ”嫂子再也忍不住撲進陳正的懷里低聲抽泣著,如果今天晚上沒有陳正,她真的不敢想象會發生什么事情。


  如果她真的被李斌強暴了,她還有什么臉面面對自己的丈夫。


  陳正想要安撫嫂子,卻發現無論說什么都沒用,只是任由嫂子將自己抱著。


  過去很久,林子惠的情緒緩和了不少,才放開陳正,他的胸前已經濕了一大片,林子惠眼睛紅腫,勉強扯出一個笑:“今天嚇壞了吧?”“沒事,嫂子。


  ”陳正心里暖暖的,就算到了這個時候,嫂子的心里該死惦記著自己,也不枉他剛才拼命保護。


  “那你今天晚上睡在這兒吧。


  ”林子惠將外面的位置騰給陳正,床單上還有李斌的血跡,陳正也沒有在意,聽話的躺在林子惠的旁邊。


  空氣中淡淡的血跡混合著殘留的(我把女同學摸出水了)飯香味,味道不是特別的好聞。


  陳正看了一會兒頭頂的PVC,然后開口道:“嫂子,我們回去吧?”陳正清楚李斌的為人,不僅沒有得到嫂子,反而被自己打了,他肯定不會輕易放過自己,所以與其他對付自己,不如早早離開。


  也不用嫂子受太多的委屈。


  林子惠聽罷,眼睛有些復雜的看了眼陳正,隨后笑了笑,那是一種很絕望的沒有辦法的笑:“那我們去哪兒?”林子惠心里清楚,李斌是出了名的愛記仇,他今天晚上在她這兒受了委屈,雖然什么都沒做就離開了,可是她知道,她不可能放過他們。


  眼下他們剛到城里舉目無親,如果真的出了事,只能自己扛著。


  只是,阿正畢竟只是個傻子,萬一出了什么事情,她也會護著他的。


  半天沒有等到陳正的答復,林子惠轉過頭 就看見陳正熟睡的側顏,不自覺無奈的搖了搖頭,在這個時候,也只有傻子才能睡得安穩。


  一夜無眠,城里的潮濕的空氣吹進屋子里的時候,林子惠不自覺的打了個寒顫,抬眸,就看見陳正傻乎乎的望著自己。


  林子惠勉強給自己打氣,隨后摸了摸陳正的腦袋,起身道:“怎么了?”“嫂子,我們今天還去上班嗎?”原本坐在床上穿衣服的動作停了停,轉過頭斜眼看著陳正,咧開嘴笑了:“當初我們來到城里不就是為了掙錢?”“現在好不容易有機會,怎么可能放棄。


  ”“嗯。


  ”陳正點點頭,起身趴在林子惠的背上撒嬌道,“我聽你的。


  ”等兩個人到了廠里,才發現陳正不知何時已經被辭退,林子惠沒有辦法,準備送他回去,陳正連連擺手:“嫂子,我沒事的。


  ”本來昨晚的事情就是李斌的錯,沒想到那個家伙居然倒打一耙。


  林子惠想了想,為難的看著陳正:“你自己能回去嗎?”雖然說這條路走了很多次,可畢竟是個傻子,如果萬一出了什么事情,她怎么對得起陳偉。


  “沒事。


  ”還是那種傻乎乎的笑,陳正轉身離開的時候,眼眸閃過一絲冷冽的光,從今往后,他再也不要拖累嫂子。


  等陳正離開,林子惠便往縫紉部走去,原本熱鬧的部門今日格外冷情,除了機器的聲音再也聽不到多余的聲音。


  林子惠本想問問旁邊的同事,可誰曾想到平時溫柔客氣的同事,一看到她,直接翻了個白眼,一把推開林子惠往外面走去。


  林子惠也沒有多想,只是一連好幾個都是這個態度,李斌包扎著傷口,痞子一般的從廠外面進來,手直接指在林子惠的身上:“你他媽是不是眼睛有問題,這么多人都忙著干活,你杵在那兒干什么。


  ”繞是好脾氣,在這么多人面前說出這種話,林子惠臉火辣辣的燒的厲害,低頭咬著嘴唇,委屈的往縫紉機邊走去。


  平常李斌沒少照顧她,沒想到今天在眾人面前罵了她,加上李斌的傷來的不清楚,短短一上午的時間出現了各種版本的消息。


  林子惠氣急敗壞,想去質問,卻不知道該問誰,坐在槐樹下生悶氣的時候,聽見后面有腳步聲,轉過頭就看見李斌站在不遠處,可能是纏著紗布的原因,看起來有些滑稽。


  不過一雙眼冷的嚇人,走到林子惠的面前,朝地上吐了一口痰:“你以為你是什么東西,如果沒有老子罩著你,你能在廠里混的這么好?”“李總,昨天晚上真的是……”林子惠急忙解釋,她剛出社會也沒什么經驗,以往李斌送衣服的時候,她從最初的拒絕到后來的接受,心里其實是有那么點虛榮心的。


  從小到大穿慣了便宜貨的她,怎么可能不希望自己能過得好一點。


  可是如果沒有發生昨天晚上的事情,她還有機會,現在惹惱了李斌這頭獅子,她怎么可能還有好果子吃。


  “別給我提昨天晚上。


  ”李斌氣急敗壞,恨不能一巴掌拍死面前的女人,如果不是這個賤人,他也不會被傻子打。


  最重要的是他有苦難言,沒辦法將那個傻子懲罰一頓,真是晦氣。


  “你他媽的給我給臉不要臉。


  ”李斌指著林子惠的鼻子道,“不過我倒要看看,以后你怎么上班。


  ”赤裸裸的威脅清晰可見,林子惠看李斌甩手氣呼呼的離開,有些頹廢的坐在地上,連手里的飯突然也沒了胃口。


  林子惠心里清楚,如果她真的想要在廠里安穩的上班,就不能得罪李斌,可是現在,已經沒有回頭路了。


  就這么心事重重的好不容易挨到下班,期間被上級罵了三次,在別人異樣的眼光中無數次的更改沒有做錯的事情,林子惠只覺得心里委屈。


  第一次感覺到城里或許也沒有劉玉芳說的那么好,至少,現在不是。


  整整一下午的時間,陳正都坐在水塘邊釣魚,附近有不少人插秧,期間有不少人過來跟他搭訕,陳正也沒有開口,只是眼睛無神的望著外面,不知道在想什么東西。


  正在胡思亂想的時候,感覺肩膀被誰拍了一下,抬頭,對上一張陌生的面孔,隨后將他的魚鉤拉起來,一條大概兩斤左右的草魚,中年老漢指了指前面:“那里的魚更不錯。


  ”“嗯。


  ”陳正點點頭,屁股卻沒有動,老者看他這個樣子,無奈的搖搖頭離開。


  陳正不知道在想什么,只是覺得心里亂亂的,他今天離開廠里,嫂子會不會被那個猥瑣男欺負?嫂子平常甚至都不會對人發脾氣,如果真的受了委屈,該怎么做?心里就這么胡思亂想著,不由得更加擔心,顧不得將旁邊的水桶拿起,火急火燎的往服裝廠那邊跑,只是剛出了巷子口,老遠看見嫂子提著蔬菜進來,看到他有些疑惑:“阿正,你怎么了?”“沒事。


  ”陳正裝作天真的模樣,上前挽住嫂子的胳膊,順帶摟住嫂子的腰占了便宜,“嫂子,你今天沒什么事吧?”雖然嫂子盡量隱藏,可是陳正看得出來,嫂子紅通通的眼眸,很明顯哭過。


  “沒事。


  ”林子惠搖了搖頭,看向陳正的時候又是那種溫柔的笑,“今天嫂子給你做好吃的。


  ”“嗯。


  ”陳正乖巧的點點頭,跟在嫂子的后面,等到了出租屋門口,水桶不知道什么時候被人送回來,桶里是兩條鮮活的魚。


  林子惠看了眼陳正,從包包里取出鑰匙道:“這是你釣來的?”“嗯嗯。


  ”陳正傻傻的點點頭,乖巧的把木桶提起來,往里面走去。


  轉身看到嫂子還留在原地,對著她招了招手,假裝很歡快的說:“嫂子,快點進來啊,我餓了。


  ”說著,眉角下攏,表達自己不開心的情緒。


  林子惠連忙走上前,喜笑顏開的拍著陳正的肩膀,贊許的點了點頭,“不錯,你都知道幫嫂子分擔家務了,嫂子很開心。


  ”這一次,林子惠沒有懷疑陳正恢復正常。


  以前的時候,他就和別人一起去河里摸魚,不過,村里的河水一點也不深,不像城里的。


  “以后這種事情,讓嫂子做就行,你不能做,知道嗎?”林子惠厲聲的說道。


  在廠子里,一天沒有看到別人的好臉色,滿腹怨氣,也不能把這種怨氣撒在他的身上。


  吃完晚飯,陳正拽著嫂子去門口看星星。


  起初,林子惠并不想出去,熬不過陳正的軟磨硬泡,拿著馬扎往門口走去。


  好在,她們在郊外,空氣還算是清新,有點感慨的看著滿天的星星。


  而陳正貪戀的看著嫂子姣好的身材。


  心中有一種按耐不住的沖動,硬生生地被他忍了下來。


  “嫂子,我想洗澡。


  ”陳正冷不丁的說。


  林子惠本來心情不好,聽到小叔子這么說的時候,情緒變得更加的糟糕,對著他說:“你自己去洗。


  ”說完,也不管陳正去不去洗澡,便往里屋走去。


   要是辭職回家、從良嫁人,也就罷了,她包個紅包送上祝福,偏偏她是為了一個糟老頭子! 這讓 何媽媽有點不爽,趁著休息時間,何媽拉住了 晴晴:晴晴,你辭職,就是為了那個老男人? 早在晴晴剛來到這個城市,還沒落穩腳,就遇到了何媽。


   當時她還在飯店端盤子,賺的不多、工作辛苦不說,還要忍受廚師的動手動腳,老板的肆意侮辱,老板娘的奚落欺凌。


   要不是何媽看她長相出挑,就問她愿不愿意來發廊試試,讓她見識到這花花世界,她可能還在飯店里端盤子。


   對于帶她入行,又教會她在男人的世界里游刃有余的何媽,晴晴更多的是感激,所以她也沒有騙何媽,認真的說:何媽,我確實喜歡上他了…… 何媽認識晴晴這么久,也不是沒有見過有人和晴晴說,想娶她回去做老婆,要她換工作的,但是晴晴都沒有同意,而這次晴晴居然說她喜歡上了一個老男人? 你是喜歡被他弄,還是喜歡他。


  何媽促狹 一笑,風情萬種的說:晴晴,他就是一個糟老頭子,你說你得口味多重,才會喜歡他? 雖然被人叫做何媽,但那是因為小姐圈里都管老板叫媽咪,實際上她并不顯老,相反因為沒有生育過,而顯得身材豐腴。


   當她認真地對待一個男人時,任何一個男人都能被她的風華吸引,當她認真地對待一個女人時,任何女人也能因為她的和藹平和親近。


   看到這樣的何媽,晴晴也無法不真誠面對自己,紅了臉,低了頭,喃喃的道:何媽,說句掏心窩子的話,他雖然四十六了,但是真的特別能干,比二十多歲的壯小伙還能干,而且他還特別的會照顧人。


   何媽不屑的說道:說照顧人我也就信了,但是能干?有幾個老頭子四五十歲了還能干呀?! 晴晴紅著臉說:真的很能干啊,我也伺候過那么多客人了,沒一個比得上他,連能及他一半的都沒有。


   見到晴晴這種大大咧咧的女生,居然還紅了臉,何媽想當然道:晴晴啊,不會是因為你跟男人那個多了,厭煩了,現在就想找個不行的老頭過一輩子吧?這可不行啊,俗語說三十歲的女人坐地能吸土,等你年紀大點,你就知道一個強壯的男人對你有多重要? 哎呀不是啦何媽!晴晴紅了臉:我喜歡他,不僅因為他會照顧我,確實是因為他很厲害! 什么?何媽愣住了:他很厲害?一個老頭子?你怕是做這一行久了傻了吧? 嗯!可厲害了!我從來沒見過這么厲害的男人,他……又粗又大,直接就能夠把我……送到天上去。


   說到這里,平日里和大家打趣起來都不紅臉的晴晴,也不由得慢了幾分,認真的說:他身體也很強壯,能折騰好久,而且技巧很厲害,我在他面前都招架不住。


   還有這么厲害的男人?何媽愣住了。


  在心里道:老娘做這一行幾十年,還真沒遇到這么厲害的男人。


   晴晴也不扭捏了,認真說道:是真的!何媽,我也是第一次遇到……這么厲害的男人,所以,雖然他也沒錢,但是愿意跟我好,所以我就想著,辭職跟著他過日子算了,也換個好點的工作。


   何媽倒是不扭捏,點點頭道:你活得開心最重要!但是要記住啦!何媽這里的門,永遠為你敞開! 說到這兒,她急忙又擺了擺手,道:不不不,你還是別再回這一行了,你一定要好好地過日子,開開心心的,以后有事沒事回來看看我們! 何媽說的是真心話,她其實是一個善良的女人,也希望她下面的人都有(比爾.蓋茨后來成為橡樹了嗎?)個幸福的去處。


   嗯!謝謝你!何媽!晴晴回想這幾年被何媽照顧的日子,眼睛一紅,忍不住流下了眼淚。


   哭什么!這是好事兒!何媽拍拍晴晴的肩膀,又問:對了,聽說他是個駕校 教練? 嗯,是教練,工作一般,賺的不多!晴晴不好意思的笑笑。


   這有什么!多帶點學員,接點私教什么的,認認真真干,自然收入就上來了! 說著,她又道:對了,你把他的聯系方式給我吧,以后有熟人想學車,我就介紹給他! 這……好啊!謝謝何媽!晴晴毫不猶豫的留下了 老李的聯系方式。


   何媽希望晴晴能夠過的幸福,所以就沒再讓她做到月底,當天晚上就給她結清了所有的費用,讓她以后不用再來了。


   臨走的時候,晴晴和何媽擁抱告別,便正式告別了何媽的發廊,對于未來,她還是真的沒有特別明確的打算,有幾條路可以給她選擇,要么自己也開個發廊,要么就找個正經工作。


   不過,老李倒是告訴晴晴,暫時不要急著工作,先好好休息一段時間。


   自從老李跟晴晴搞到一起之后,房東紅姐對他倆是越看越不順眼,于是在晴晴的提議下,兩人決定搬走。


   搬走之后,兩人在駕校旁邊另外租了一個套間,正式開始了同居生活。


   老李也沒說晴晴是自己的女朋友,更沒說以后要娶她,倆人就是默契的搭伙過日子。


   晴晴也沒奢望過和老李結婚,對于她來說,能和老李這樣安穩的過日子,就已經很滿足了。


   老李為了表示對她的信任和關心,直接把工資卡給了她,把晴晴感動得不得了。


   晴晴這個姑娘熱情直接,也愛的簡單,見老李這么相信自己,便把她自己的存折放在老李這里,告訴老李,自己這幾年也存了點錢,老趙想要就隨便拿。


   老李怎么可能要晴晴的錢!一番推脫下來,晴晴只好拿起老趙的手機,將自己的銀行卡連接在了微信銀行卡上:好啦!現在我們的錢不分彼此了!你在外面用錢可以直接刷微信!卡里面有錢,工資卡在我這里,我拿著! 老李不知道晴晴連的是她自己的卡,里面有晴晴這輩子的積蓄,還以為是用的他自己的工資,所以他也就沒當回事。


   拿回手機,老李就收到一條微信, 孫菲菲問他:教練,現在能練車嗎?我想再多練幾次…… 孫菲菲約自己練車?老李有點心虛的看著晴晴,沒敢把這事兒告訴她。


   老李雖然有了晴晴的陪伴,但是依然無法抹去自己對孫菲菲的喜愛。


   晴晴是典型的床上玩的浪,床下很賢惠的女人,而且只要被她認同了,她就會一顆心的撲在那個男人身上。


   而且老李知道,晴晴這種女孩子,是真正吃過苦日子,才會這么持家,之前做的那些事,也全都是生活所迫。


   雖然老李一開始并沒有喜歡她,但是慢慢的,晴晴就像是日常生活中的茶米油鹽一樣,滲透進了他的生活,他也覺得自己對晴晴需要負起責任。


   可是孫菲菲,卻越來越像他心頭的血液,每個想起她甚至念到她名字的瞬間,他的心都能為她砰砰跳動。


   孫菲菲難得單獨約他練車,老李更是像打了雞血一樣興奮,她發過來的信息只有幾個字,卻像是一只小貓一樣抓撓著他的心,讓他心癢難耐。


   早早地把自己的老臉收拾干凈,聞了聞身上沒有其他味道,老李告別晴晴,哼著歌,開車往外語系宿舍樓走。


   遠遠便看到路人對著宿舍樓下面候車處的四個姑娘頻頻回頭,其中一個背影還挺像孫菲菲的。


   待到老李走近了,也不由得倒吸一口氣:我的天呀,這四個姑娘,一個比一個美!又都是那么的青春靚麗,她們四個人站在一起,對他這個老男人來說,沖擊力真的是太大了! 原來,孫菲菲今天不是一個人來的,是她的三個舍友陪著一起來的。


   自從孫菲菲在安慰自己的時候,不自覺脫口說出教練倆字之后,其他三個人就悄悄約定了,要一起來李教練這里報名,看看到底是個什么樣的男人,能讓孫菲菲這樣的女神在安慰自己的時候叫他的名字。


   老李在這里看著這四個美女,內心激蕩,不過車技卻很嫻熟,穩穩地將車停在了這四個姑娘面前。


   打頭的是 周娟,她是寢室的小色女,說起黃段子來比誰都厲害,穿的衣服也比她們都要開放和清涼,看到老李的車來了,她一把就拉開車門坐了進去:小帥哥!我先上車! 可是待到她看清楚其貌不揚的老李,也不由得倒吸一口氣:什么鬼?!你是李教練?! 周娟內心深處是很失望的,她還以為,車里坐著的,應該是一個三十多歲、帥氣又有男人味、渾身肌肉的中年帥哥,沒想到卻是一個四五十歲的猥瑣大叔。


   老李倒是一臉懵逼,詫異的問:你好……你這是…… 教練好!我們是來學車的! 小歡也開了后車門進來,一臉甜甜的笑道。


   她是四人里最小的一個,心智似乎也要小很多,對男女之事也沒有太多的概念,像個小姑娘。


  就連她穿的衣服,也是典型的公主裝,蓬蓬裙,蘿莉上衣,上面扎著粉色的蝴蝶結,讓人一看就覺得可愛到炸。


   教練!這些都是我的同學!她們聽說您……技術很好,人又耐心,所以想跟我來看看!孫菲菲也跟了進來,笑著和老李解釋道。


   孫菲菲一笑,彎彎的眉眼像月牙一樣掛在她明艷的臉上,仿佛能生出燦爛的光,讓老李當場就愣住了。


   菲菲真美啊!哪怕是放在一群這樣各有千秋的美女之中,她依然是最漂亮的那個! 老李打量著孫菲菲青春透亮的臉蛋,背心裙下包裹的挺翹雙峰和修長雙腿。


  幾天不見,她又變美了!像一顆剛長成的水蜜桃,引誘著看到她的男人去采摘,她的雙峰,好像大了不少呢……老李忍不住咽了一口口水。


   孫菲菲又見到了老李這種赤裸裸的目光,不由得又羞又惱,小臉悄悄地紅了。


   您好!教練!倒是在菲菲后面進來的鄭 晶晶也打了一聲招呼,打斷了老李的意淫,也讓車內差點凝滯的空氣重新流動。


   周娟應該是寢室四人里最有心機的一個,她穿著古風長裙,瘦瘦的,白白的,表面看上去也最無害最文藝,只是菲菲那一個招呼和紅著的臉,她就感覺到孫菲菲和這個教練絕對有問題,而這個教練,也絕對有著不一樣的地方。


   你好!你們好!老李這才反應過來。


  笑著和大家打了聲招呼。


  后面催著他們開動的喇叭已經響起來了,于是他開動車子往駕校開去。


   不……我突然想起我暈車……我想我還是回去好了!最先第一個上車的周娟沒看到自己想看的帥哥,心情很是郁悶,脫口而出道。


   你暈車?沒有吧?我記得你跟我們坐車都一直挺好的啊!小歡睜著圓溜溜的大眼睛道,這么直接的一句話說的周娟很無語。


   都上車了,去看看吧?再說暈車也不影響你學車!鄭晶晶淡淡的說道。


   雖說鄭晶晶心里對老趙也有些失望,但她還真想看看,這個李教練到底有什么不為人知的魅力呢! 要是他真是孫菲菲喜歡的男人,那自己說什么都得把他搶過來! 鄭晶晶其實是個典型的心機婊、綠茶妹。


   表面上,她和寢室里的每個人關系都很好,可是實際上,她對寢室里每個人的東西都很覬覦。


   她覬覦孫菲菲的美貌性感,也覬覦周娟和小歡的家世背景。


   所以,她偷偷地截胡了不少她們的追求者,不管是暗地里勾引她們的追求者到床上,還是其他什么別的手段,她都駕輕就熟。


   而且,她很聰明,做事又很隱蔽,所以大家都不知道。


   對鄭晶晶來說,她和孫菲菲,甚至寢室里其他三個人,都是標準的塑料姐妹花,表面上很和氣,但背地里一直在暗暗較勁。


   尤其是孫菲菲,她被全校男生奉為女神,這讓鄭晶晶心里非常不爽,她瘋狂的嫉妒著孫菲菲,大凡是孫菲菲擁有的喜歡的,她都想搶過來!尤其包括學校里,那些追在孫菲菲屁股后面跑的男人! 小歡毫無心機,只知道湊熱鬧,所以癡纏道:周娟,來都來了,就去看看嘛,你看菲菲的科目二掛了,說不定就是因為沒人陪著一起練車呢,要是我們陪著她一起,說不定就一起都過關了! 就是!鄭晶晶嘻嘻一笑,道:小歡說的很有道理! 也是哦……周娟無奈的看了一眼身邊不起眼的老李,無奈的道:好啦好啦,既然說好去看看,那就一起去吧! 好啊!我們一起考!一起給菲菲加油!小歡高興的歡呼道。


   看著傻乎乎的小歡,周娟一臉生無可戀,鄭晶晶卻是蠢蠢欲動,看了看孫菲菲,又看了看老李,詭異一笑,開口說:好!一起考! 小歡……娟娟,晶晶,你們真的太好了!菲菲很多話不善于表達,平時她和室友們的關系也很淡,所以沒料到室友們原來對自己這么好! 老李也沒多想,開車帶著四個美女來到駕校,她們一到駕校的訓練場,很快被駕校教練車來往穿梭的氣氛所感染,尤其是小歡,哇哇大叫著:哇!開車好酷啊!我也要學開車! 沒見識!周娟打了一下她的頭:瞧瞧人家那些小鮮肉,那種開車才叫帥!老頭子開車的話,只能叫師傅! 說完,她意味深長地看了一眼身邊的老李。


   老李面對孫菲菲以及這幾位美女,本來心里就有點自卑,現在被她一說,更是臉紅成了豬肝色,雙眼不敢直接面對孫菲菲。


   孫菲菲看著手足無措的老李,心里又軟了,嗔了一眼周娟:欣欣,你這就不懂了,技術好的才能叫師傅呀!你去跟那些小鮮肉學個開車看看?你敢學人家都不敢教! 你居然幫著個外人!周娟氣呼呼的沖著孫菲菲來了火,脫口道:要是個帥哥也就罷了,還是個糟老頭! 娟娟!夠了!孫菲菲正色道:咱們是來學車的,不是來罵教練的!你看看別的車,誰不是被教練罵得半死,李教練是駕校里態度最好的教練了! 孫菲菲說的是實話,別的車的教練,大多是扯著嗓子罵,而老李脾氣出奇的好。


   周娟卻是真的很委屈,她為了孫菲菲好,可是孫菲菲似乎一點都沒有體會到她的苦心,氣得她直跺腳。


   鄭晶晶卻看出來了:這個孫菲菲,難不成還真的喜歡這個老李?我可不管老頭還是帥哥,反正我就是不能讓孫菲菲這么舒舒服服談戀愛,只要是她喜歡的,我都要搶過來! 鄭晶晶對待別人的男人,一向下手狠準快,當場就朝著老李道:教練,欣欣性子急,您可別介意!我們是真的急需駕照,誠心誠意想來報名,您愿意帶我們嗎? 這樣貼心的話語,真是給了老李好大一個臺階,老李感激地直點頭:愿意愿意!你們愿意看得起我這個糟老頭,我肯定會好好教你們的! 轉模作樣!周娟早就感覺到鄭晶晶的婊里婊氣,覺得她白蓮花,只是一直沒有抓到證據,此刻看到她這種說法就覺得不對勁,直接懟道:就你要學! 我也要我也要!小歡屁顛屁顛跟過來:我也要現在就報名! 駕照在當下的社會本來就是必需品,是一種成年人必備的社會技能,所以她們幾個都想找機會把駕照考下來再說,而且家里人也都支持她們考個駕照,被小歡這么一和稀泥,周娟倒是也沒有多糾結:學就學!大家一起學! 那你們要不要現在先報個名?繳費可以緩后! 老李聽說她們都要學,眼睛都亮了,迅速把報名表掏了出來。


   因為她們都是老李帶來的,所以直接算到了老李名下,只要她們明天交錢,老李一下子就可以拿好幾千的提成,相當于他一個月的工資,樂得心里老李美滋滋的,心想女神果然是自己的福星啊! 老李滿臉財迷的樣子落在周娟眼里,不由得更在心中暗罵這個老色鬼齷齪,這么個老東西,能夠獲得菲菲的青睞?天啊,她到底是不是瞎了?!這個老男人,我還要不要跟她搶了? 剛報完名,大家都有些躍躍欲試,想好好地親近一下車子,尤其是孫菲菲好久沒練車,便率先要求復習一下,老李爽快地答應了她。


   在其他三女的羨慕眼光中,孫菲菲坐上了老李的駕駛位。


   座位上還殘余著老李剛剛坐過的余溫,和她那天接觸到的老李一樣火辣滾燙,讓孫菲菲不由得軟了身子,沉浸到那暢快淋漓的感覺之中。


   準備好了嗎?老李渾厚的聲音傳來,打斷了孫菲菲的臆想,她緩過神來,想起自己是和室友一起坐在老李的車上,不由地紅了臉:嗯,好了! 孫菲菲說著,便開始掛擋開車,卻因為臉部不自然的紅云而格外的手忙腳亂。


   安全帶!老李看到七手八腳打起了火的孫菲菲,不由地提醒道:怎么每次都不記得,考試的時候如果忘了,那就直接不及格! 孫菲菲尷尬的笑了笑,可是汽車已經搖搖晃晃的起了步,她一時間沒有反應過來可以先停車再系安全帶,竟然用她那幽怨的看向老李,祈求他的幫助。


   老李被孫菲菲一看,熱血就沖到了頭頂,哪里還看得到別人?手更是比思想的行動快,一把就拉過了安全帶。


   孫菲菲的山峰挺翹,老李爬過去時正好蹭到她凸起的小圓點,老李的胡子更是透過薄薄的內衣,扎在孫菲菲的果實上,觸電般的感覺瞬間傳遍全身。


  孫菲菲幾乎要抑制不住自己的呻吟瞬間溢出,身下瞬間有了反應。


   老李自然是感覺到了孫菲菲的緊繃,不由得暗笑,這個女人的身體比她的嘴巴要誠實多了! 不過,他沒有多耽擱,還是迅速扯好了安全帶系在孫菲菲身上,囑咐道:下次考試可別忘了!第一點事就是系安全帶,否則直接就是零分了! 老李呼出的熱氣噴在孫菲菲的脖子上,引起了少女的一陣戰栗。


  就連后座的三個女生,都能清楚地看到孫菲菲的臉紅到了脖子根。


   眼看孫菲菲那一臉嬌羞的樣子,周娟的第一反應就是:完了,我們寢室的大白菜,被豬啃了!還是又丑又老的豬! 但鄭晶晶的反應卻是:完了,孫菲菲對這個老男人肯定是動心了,否則怎么會臉紅心跳成這樣?不行!這個男人,再老再窮老娘也要睡了!誰讓他是孫菲菲喜歡的男人! 只有素來懵懵懂懂的小歡,什么都沒有發現。


   正當三女坐在后面心思不一的時候,孫菲菲一個沒把握,錯把剎車踩成了油門……
https://twlkmhjioumn.weebly.com/3155591.html
https://twkjhiuhkio.weebly.com/2279815.html
https://twmyufhgl.weebly.com/5127748.html
https://twfrewedrt.weebly.com/2089736.html
https://twewtyfhrgc.weebly.com/9130664.html
https://twfghtytjhn.weebly.com/7542930.html
https://xiaomifengok.weebly.com/1869235.html
https://twfrewedrt.weebly.com/8463703.html
https://twsazxderfv.weebly.com/2306887.html
https://twhgodkb.weebly.com/818964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