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情趣內衣黑絲 >

志田 雪 奈

志田 雪 奈


“沒有呢。


  ”“嘿嘿,要不要姐姐給你找一個啊。


  ” 小琴覺得調侃臉紅的 吉祥很有意思,繼續逗吉祥起來。


  吉祥聽著,只是搖搖頭,有些不好意思。


  由于路上實在有些不太方便, 車子一直在顛簸著,突突突響起來,跟牛犢一樣奔著,路實在太爛了。


  而吉祥和小琴兩人也是東晃西晃,時不時的碰在一起。


  “哎呀。


  ”突然車子一個顛簸,小琴手一個不穩,摔了出去,直接碰到了吉祥的身子。


  “不好意思啊,沒坐穩。


  ”小琴趕緊把她的手縮回去了,可明顯可以感受到她縮回去之前,還捏了一下。


  “沒,沒事。


  ”突然被刺激到了的吉祥也不好意思了,氣氛瞬間尷尬起來。


  今天倒還涼快,陰陰的,小琴有意無意的靠著吉祥,還時不時的碰一下吉祥。


  而隨著車子的顛簸,漸漸的,小琴的裙子因為車子晃動,摩擦,都縮到了大腿邊緣了。


  她卻沒有拉,而是任由著,尤其看到吉祥眼睛偶爾瞟過,她心里還有點小得意。


  吉祥繼續偷偷瞄著小琴,心里也不由的感嘆著,小琴的皮膚可真的白啊。


  “聽說你們學校里要來個轉學生?還是縣里的。


  ”小琴突然發問了起來。


   聽到這話,吉祥也點點頭,不過 說道


  “現在那個轉學生還沒來,我也不知道。


  ”這也是周倩好幾天前說過的,村里的人也都很好奇,因為從來沒有人轉學到農村來。


  小琴咯咯的笑了起來,整個人都花枝亂顫。


  “我聽說縣里的 女人,保養都很好,不像是我們這種村里人。


  ”“哪里啊,小 琴姐你也很好看啊。


  ”吉祥也有些不好意思,他安慰了小琴一句。


  “而且小琴姐,你 男人不是對你挺好嗎?”吉祥有些奇怪的說道,他也見過小琴老公,身強體壯的,經常去隔壁村打魚,一天弄十多斤,而且也很聽小琴的話,據說還跪搓衣板。


  “我那口子,是挺好,但有些地方,也有些不太盡人意啊。


  ”小琴 想到自己男人,也忍不住嘆了口氣,不過她又偷偷瞄了瞄吉祥。


  “啊,什么地方?”吉祥一時之間沒有想到小琴所說的是什么意思,忍不住問了一句。


  “咦,吉祥你也不小了啊,是真不懂還是假不懂啊?”小琴充滿風情的白了他一眼,小女人味道十足,像是有電流一樣,電到了吉祥。


  小琴這么一提醒吉祥,吉祥也馬上明白了過來,有些不太好意思。


  “看來你還小,那小琴姐就教教你,要知道男人掙錢功夫雖然重要,可伺候女人的功夫也挺重要的。


  ”小琴像是教導吉祥一下,就直說了,而且本來村里人茶余飯后,就這么些話,有時候口無遮攔起來,比這厲害多了。


  吉祥也有些不好意思,小琴說的太露骨,他也不知道怎么回應。


  “吉祥啊,你怎么在學校都不談戀愛啊,是不是不行?跟我家男人一樣?”小琴突然想到一點,大膽的調侃了吉祥起來。


  “啊,我也不知道,而且我家里也窮。


  ”吉祥隨口解釋了一下,不過他突然想到了自己爸媽說他們已經賺了大錢,說不定自己也可以像是別人一樣在學校談戀愛了。


  “那可未必了,你們學生有什么看錢的,只要你讓她快樂,人家肯定 跟你呀。


  ”小琴性格相當的潑辣,就跟小辣椒似的,她老公那方便不行,更是被她吃得死死的,抬不起頭來。


  “我也不知道行不行。


  ”小琴這么大膽,吉祥索性也放開了些,繼續聊著,但也是說說村里的一些八卦。


  比如誰家又喊鬧離婚了,誰家又跟誰偷情被抓了。


  大概走了不到七八里地,突然轟隆一聲,車子停了下來。


  “二 麻子,怎么了啊?車子怎么突然給停了呀。


  ”小琴被突然剎車給嚇了一跳,有些生氣的問道。


  “剎車給斷了,還好(啊再快點嗯嗯嗯好好爽)我發現得早,熄了火,我現在馬上去村里弄點鐵絲來。


  不過這恐怕要等兩個小時了。


  ”二麻子也挺無奈,他沒想到自己這么倒霉,居然還把剎車弄斷了。


  聽到二麻子這么說,小琴也有點想罵人,不過看到二麻子那眉毛擠在一起的臉,也懶得罵了,只說了句快去快回。


  聽到小琴這么說,二麻子也一溜小跑,準備回去拿鐵絲給修好車子。


  而且也算是吉祥倒霉,他們這周圍全是荒山,別說人家,連人影都沒一個。


  “哎呀,我先去上個廁所。


  ”吉祥突然一陣尿急,準備下車去上個廁所。


  “吉祥你慢點,等等我,我也去,你先扶我下來。


  ”聽到吉祥這么說,小琴也想上廁所了,她趕緊叫住吉祥,準備兩個人一起去。


  小琴伸出了纖纖玉手,讓吉祥扶住她,然后小琴輕輕一跳,準備從車上跳下來。


  不過小琴也沒有想到,她跳下來的時候,一個站不穩,直接整個人都掉到了吉祥懷里去。


  這一撞,吉祥也 感覺她確實挺玲瓏的,小鳥依人,雖然吉祥比她小,但是小琴在吉祥懷里也小的很。


  而且吉祥為了扶住小琴,他一只手還放在了小琴那柔軟的臀部,搞得小琴臉色也有些發紅,不太好意思。


  “吉祥,可以放手了,我已經站穩了,還準備抱著姐多久呀。


  ”小琴聞到吉祥身上的男人味,身子也有些發軟,調侃了吉祥一句。


  “哦哦,小琴姐不好意思,我馬上放開。


  ”吉祥聽到這么一說,趕緊放開了手。


  “你想我也要上廁所,咱們一起去吧。


  ”小琴她有些害怕,不由得把身子貼近了吉祥一些。


  這也很正常,畢竟在山上,蛇蟲什么的都很多,一個女人上去,確實有點危險。


  “那好吧,小琴姐,咱們一起過去。


  ”“你拉著點我,我這是高跟鞋,容易摔倒。


  ”小琴伸出了手,扯著吉祥的衣服,這吉祥一點點的上山去了。


  “我 就在這兒了,你別太遠,我一個人,挺怕的。


  ”小琴走上山后,指了指一顆樹,開口說道。


  “那好,我去那邊上廁所。


  ”吉祥點點頭,畢竟男女有別,他準備過去一點,離小琴姐遠一些。


  不過小琴要讓她別走太遠,吉祥往其他地方走了幾步,大概就幾米,這山中又很安靜。


  吉祥看著自己的活兒,感覺之前在車上被誘惑的太多,現在很是難受,所以半天尿不出來,只好閉上眼等著恢復。


  不過閉上眼后,吉祥又聽到了小琴那邊,傳來了悉悉索索的 聲音


  一想到一個嬌小誘人的少婦在不足五米的地方拉起來裙子,就讓吉祥想到自己看過的小電影,吉祥就難受得更厲害了。


  吉祥一直上不出來,也有些煩躁。


  而這個時候,小琴也已經上完了,她拉好了裙子,準備等一下吉祥。


  不過突然想到自己之前還碰到了吉祥那里,小琴心里突然一有了去看看的想法,想到就做,她站起來,居然直接往吉祥那邊走過去。


  “吉祥你人在哪呢?我有點害怕。


  ”小琴突然假裝有些害怕的說道,突然聽到這么一聲,吉祥下意識的回過身去。


  而小琴本來就是故意的,吉祥一正對著他,也讓她現在清清楚楚的看到了吉祥那根男人的玩意。


  看到之后,小琴心里頓時一驚,好家伙,沒想只想年齡這么小,居然還有這么有本錢,他以后的女人可有福了。


     今天去參加一位朋友的婚禮,地點在他們剛剛購買的那套湖山別墅。


  半山腰上就能看到婚車一輛接一輛緩緩而至。


  專門聘請了神父和大廚,為今天的婚禮做禱告,并且在家中舉辦酒會。


  茶足飯飽之后,我們幾個女人便坐到新娘的婚房里聊起了天。


  大家都夸小玉(今天的女主角)有福氣,嫁了個好男人一輩子不愁吃穿。


  就在我們聊天的當兒,一個女人端著一盤水果和一個錦盒走了進來。


  小玉立刻站起身迎了過去。


    媽,你怎么沒去休息,還送水果上來。


  我來看看你的朋友們啊!說著,女人把水果遞到了我們的手中。


  還有,這個盒子你要收好。


  里面的鐲子是我祖母留下來的,今天它就歸我的兒媳婦啦!原來這個女人是小玉的 婆婆,可是從相貌上根本猜不出來她已經五十多歲了。


  如此溫柔可親的婆婆,大家還是一次遇見。


  坐在裝修華麗的房間中,看著巨幅婚紗照和婆婆送來的禮物,有幾個姐妹竟當場流出了眼淚。


   新婚夜婆婆竟來 敲門向我收 房費(2/2)  看到別人的精彩,回憶自己的暗淡。


  這是每個女人的通病,也是一塊兒永遠都揮之不去的心病。


  它會讓你在某一個幸福的瞬間突然莫名地流出淚水;也會讓你在最孤獨的時候越發地感覺到自己曾經的無知與膚淺。


  其實女人是最念舊也最感性的動物。


  給她一點好,她就會念你百世恩。


  但是如果你對不起她,她也會怨你一輩子。


  所以,女人的善良與小氣永遠都這樣對立而統一的存在著。


  沒有人能改變,甚至包括她們自己。


    聊天期間,聽一個姐妹訴說了自己當年 結婚時的一段辛酸經歷。


  雖然已經過去了好幾年,但是每次跟 丈夫一起探親回家,看到廳堂旁邊那個有著四尺寬房門的小廂房時,就會忍不住慨嘆幾句:想當初,我還是花了錢才和你洞房的。


  這個姐妹叫 林如,土生土長的北京人。


  老公在一所(少兒益智故事)大學教書,曾獲得省級模范教師,后來被招到了北京。


  地地道道的老好人。


  倆人是經朋友介紹才走到一塊的。


  新婚夜婆婆竟來敲門向我收房費(2/2)  起初他們對彼此的家庭背景并不太了解,也許是緣于感覺吧,再加上倆人年齡的問題。


  所以就在戀愛沒多久便結婚了,也就是我們現在常說的閃婚。


  男方家鄉有一個習俗,無論倆人在外地有沒有 房子,只要媳婦想過門就一定得在新婚之夜住進公婆的家里。


  男方老家是一個偏遠的山區小鎮,窮鄉僻壤當然比不了北京這個現代化大都市。


  所以結婚前幾天,丈夫對林如講了些家里的狀況,讓她稍微有點心理準備。


    都說女人是最感性的動物。


  如果她愛上你,即便你遞給她一碗毒藥,她也會面帶笑容地一口喝下。


  然后在瀕臨死亡的痛苦掙扎中流著淚對男人說:此生我愛過你,但愿來世你能償還我對你的愛。


  林如就是這樣一個女人,在與丈夫一同回鄉的路上,她再三向男人保證一定不會讓他下不來臺。


  她說我們是去結婚,多么喜慶的事兒啊!我高興都來不及,怎么會讓你為難呢。


  不管條件多么貧困,我們就在家住一晚。


  婚禮一結束,我們就回來。


  新婚夜婆婆竟來敲門向我收房費(2/2)  這本是男人安慰女人的話,卻被林如一口氣說完了,可見她對丈夫是多么的用心。


  然而當她踏進婆家大門之后,就被眼前的狀況驚呆了。


  百十平米的院落里居然看不到一片磚瓦。


  從腳下到五米開外的廳堂,凡是能立起來的東西統統都是泥土砌成的。


  房頂鋪滿稻草,幾根木質房梁也捅了出來。


  唯一聊以慰藉的是院里的那棵桂花樹。


  正值開花時節,沁人的芬芳在林如周圍上躥下跳。


  和著一群圍觀者撲朔迷離的眼神,林如好不容易才擠出了一絲微笑。


    因為丈夫提前安排好,為了節省時間與開支,他沒有讓家里人準備什么歡慶儀式。


  晚上簡單的和親戚朋友們吃了頓酒飯之后,便拜過父母拉著媳婦入洞房了。


  婚房在廳堂的左邊,林如第一次來居然沒有發現那里還有一間屋子。


  因為房門太小、太小了,木質的房門幾乎和泥土一個顏色。


  走近之后,才發現上面貼的那個囍字。


  在微黃燈光的照耀下,紅字變成了黑色。


  林如小聲地嘀咕了兩句,被丈夫推推搡搡得帶進了屋內。


  新婚夜婆婆竟來敲門向我收房費(2/2)  剛走進房間,除了有些擁擠之外林如并沒有發現什么特別的地方。


  在她躺下準備睡覺時,枕頭邊露出來的那本兒童叢書的一角,引起了林如的注意。


  她問丈夫,房間里怎么會有這種書?你不是說這是給咱們新騰出來的房子嗎,我怎么感覺好像之前有人住過?就在林如說話的當兒,突然停電了。


  丈夫說等一下,他出去拿支蠟燭回來。


  但是還沒等丈夫走出房門,婆婆便拿著一盞燭臺進來了。


  燭光晃動,把 老人的臉照耀得更加慈悲。


    蠟燭快要燒完了,你們早點休息。


  我讓老大一家去東頭王二那里過夜,你們就安心地睡吧!婆婆一邊說著,一邊把目光轉向林如。


  頓了頓然后繼續說道,媳婦長的真好,比你大嫂好看多了。


  大嫂生完孩子,脾氣變的很差。


  今天我跟她說妹妹嫁過來,給你帶禮物包紅包,之后她才把房子給你們騰出來呢……婆婆想繼續說,但被丈夫制止了。


  不過林如已經聽出了其中的意思。


  于是她從口袋里掏出錢包,拿了一疊鈔票遞到婆婆手里說,這點錢是給大哥大嫂的一點心意,我們明天就回北京了,等下次過節再回來看你們。


  新婚夜婆婆竟來敲門向我收房費(2/2)  在回京路上,林如埋怨丈夫了一路。


  她說,我家是怎么對你的,你家卻怎么對我?連間像樣的房子都沒有,還硬是讓我回去結婚。


  幸好我沒帶朋友過去,要不然非丟大人不可!然而說歸說,回到北京后小兩口又像平時一樣正常生活了。


  只是從那天起,林如就對婆婆或多或少產生了一定的心理陰影。


  每次丈夫提出回鄉看望,林如就第一時間拒絕。


  她說要么把公婆接過來住兩天,要么春節的時候再考慮,而且 前提是絕不在家過夜。


    這樣的經歷,也難怪讓一個女人會產生如此極端而決絕的想法。


  我們聽了林如的故事之后,都陷入了沉沉地思索之中。


  婆婆和媳婦究竟要如何,才能處理好兩者之間的關系呢?是要給媳婦準備一座大豪宅,還是要像疼愛自己親生女兒一樣平等對待?做媳婦的,到底應不應該因為一些他人的偏見,而讓自己的思維也跟著扭曲?家家都有一本難念的經,婆媳之間的糾葛自古以來都是一團濃得化不開的霧水。


  不過我個人認為,做兒女的應該適當地遷就一下老人。


  畢竟自己的幸福,也與她們息息相關。


  新婚夜婆婆竟來敲門向我收房費(2/2)  馬上就要過春節了,想必你的愛人也在思念著遠在他鄉的老母親吧。


  不管你和自己的婆婆關系如何,都請先為你的愛人想一想。


  你愛他,為何不試著去接受他最敬愛的人呢?也許有一天你會發現,原來這個老人和自己的母親一樣慈愛。


  到那個時候,我想才是一個女人真正學會如何享受婚姻幸福的時刻吧。


   我和他分手了,很突然。


  那天我問他我們是不是正經地以結婚為前提交往的。


  大概是 給他 壓力了吧。


   他說就他家里反對我們。


  他父母希望他找個工作性質和他差不多的女孩子。


  然后他現在才22歲,離真正定下來還早,他家里和他說不要耽誤我的(男人抓胸將機機桶美女口述)青春。


  而且他現在才剛開始工作,有點家里的負擔……后來 他就和我說分手了。


  他說了這些后,就說因為不喜歡 了想分開了。


  我不知道該怎么辦。


  我 很想挽回他……專家回復:你有沒有給他壓力是不重要的,他始終都沒有以結婚為前提跟你交往。


   可能性之一是他終于被你問到,就不能不攤牌,你如果沒給他這種“壓力”,他仍然是不想將來跟你結婚的,只不過這種想法就會保留在他自己的腦袋里,并不需要對你坦白。


  可能性之二更可怕,他在這之前就不想跟你繼續了,就等著這個機會來離開你。


  無論是以上那種可能,他跟你說是因為不喜歡了想分開,這話都是真的。


  我只是問他要不要結婚他就把我給甩了延伸閱讀:上世紀個年代結婚照 怎么辦啊怎么辦啊!晚上就要跟那幾個高中閨蜜見面了,她們幾個都要帶自己 男友,還都是男神級別的,就我沒有,可是這么點時間,讓我去哪找個男友啊! 林 婉婉自問自己長得很美,起碼是校花級別的存在,但偏偏就是到了現在都沒有交一個男友。


   不是沒有追求她的人,而是那些男生實在是太次了,根本不符合自己的標準。


   如果網上有出租男友的就好了……她拿起手機,剛準備搜索一下的時候,一條信息出現在自己手機中。


   共享男神,滿足你的各種需求。


   共享男神?還真有出租的啊?林婉婉一愣,回了一句:能滿足我各種需求?真的假的? 只有你想不到,沒有你找不到。


  只需輸入你理想中的男神,并告知約會時間地點,我們會把你的理想男神親自送到你面前。


   看到這,林婉婉抿了抿唇。


   自己現在去大學校園里面找男發肯定不現實的,這么短的時間,就算找到了,恐怕也不一定能夠應付今晚的場面。


   而且她如果要找,肯定要找那種顏值氣質差不多的,如果隨便找一個,定然會成為閨蜜們的笑話。


   可是好馬遍天下,能騎的卻沒有幾匹啊! 要不……死馬當做活馬醫,試試? 起碼先把今天晚上的這一次聚會給應付過去! 想著,她在手機里慢慢寫著:今天晚上六點,碧藍之海旋轉西餐廳。


   嗯……我想要一個長得特別特別帥,特別有氣質,穿衣有品味,對紅酒很有研究的男生吧。


  有嗎?最好是對西餐文化很有了解的那種。


   至于租期的話,就先來一個晚上吧。


   就在林婉婉這邊下單后的一瞬間, 楚勝那邊就接到了單子。


   看了看地址和要求都還不算是特別高,楚勝索性也就答應了下來。


   隨后…… 叮!宿主已成功接下第一單,由于這是您的初次接單,系統會將提供宿主最后評價積分的200%。


   叮!你的顏值正在飛速提升,進裎1%……9%……100% 叮!你的穿衣品味正在飛速提升! 叮!紅酒文化信息已錄入宿主大腦,完全融合! 叮…… 就在接下第一個訂單的一瞬間,楚勝只感覺自己腦袋就好像炸了一樣,無數的信息突然涌入了自己的大腦。


   同時,他明顯的看到,鏡子里面的自己變得更加帥氣,更加有氣質了。


   我去!這是我? 望著鏡子中的自己,楚勝就好像發現了新大陸樣,充滿震驚。


   只見那鏡中的男人,皮膚白皙、劍眉入鬢、雙眸如星、鼻梁堅挺,薄厚適宜的嘴唇給人一種欲拒還迎的感覺。


   我滴個龜龜,這也太牛逼了! 楚勝呆了呆,但很快就感覺自己身上穿的這套衣服和容貌有些不搭配。


   不對,不是不搭配,而是自己衣著的搭配有很大的問提。


   他連忙打開了自己的衣柜,望著里面的衣服,發現了很多很多種不同種類的搭配方案! 而且即便是曾經自己隨手買的一件10塊錢的地攤貨,也能搭配出非常潮流的感覺。


   真的是什么氣質都能搭配出來的那種! 當下他就換上了一件T恤,配合自己那打理的很好褲子,整個人都穿出一種非常特別的氣質。


   手腕上是一只普通的手表,但被楚勝戴在手上之后,明顯感覺這手表好像天生為他所做一樣。


   咚咚咚! 楚勝!! 就在這時,宿舍的房門突然被狠狠地砸了起來,就好像要將這門給砸穿一樣。


   聽到這叫聲,楚勝頓時心里一顫。


   完了,母老虎來了! 轟! 果然,就在他剛剛想完,只見宿舍門直接被人從外面砸開,只見一個容顏妖嬈,身材驚人,前凸后翹的 女生出現在自己宿舍門前。


   女生上身只穿了一件皮卡丘T恤,但她那碩大的兇器卻是將皮卡丘的臉蛋撐得圓圓的,下身是一條熱褲,兩條潔白修長的腿在一雙涼鞋之上顯出誘人的美感。


   以至于這樣的女生出現在男生宿舍,頓時有不少的男生出來圍觀,大肆打量著女生的身材。


   楚勝!你欠我的五百塊錢什么時候還我!女生剛一進來就如同一頭女暴龍一樣,對著宿舍內大喊。


   只是她剛剛喊完,看到面前的楚勝,整個人都愣住了。


   那刀鞘般的臉頰,那英俊瀟灑的五官,那略顯驚慌的表情,那性感嫵媚的胡渣…… 哦!天啊!他的襯衫竟然還沒有系上,出來的肌和腹肌……也太好看了吧! 僅僅一瞬間, 張潔就感覺己腦袋有點懵懵的,就好像是喝醉酒了一樣,浮現一種眩暈感。


   不對不對,這啥情況啊? 楚勝什么時候這么帥了? 就在她愣神之際,楚勝一臉苦笑地來到張潔面前,對后者開口道:抱歉抱歉,最近這兩天手頭有點緊,能不能過兩天再還你啊? 然而面前的張潔就好像被雷劈了一下,身子猛的一震。


   楚勝說的什么她沒有聽清,但這聲音……也太有磁性了吧! 有一點點沙啞,有濃濃的磁性,就好像是獵豹一樣,勾人心魂! 太性感了!太性感了! 長得這么帥,身材這么好,穿衣這么有氣質,聲音還這么誘人! 啊啊啊!怎么辦怎么辦,好想撲倒他啊! 張潔明顯感覺到臉上已經飛上兩坨紅霞,但此刻她也顧不了這么多了,只感覺腦袋暈暈的,好想就這樣暈倒在楚勝的懷里。


   我勒個法克!姐姐,你清醒點! 看到張潔隨時可能摔倒的樣子,楚勝頓時嚇了一跳,連忙—把扶住張潔,生怕她摔倒訛自己。


   而張潔卻是沒有楚勝想得那么多,腦子里只是想著一件事—— 他碰我了!他碰我了! 天啊,他的手好大!好溫暖! 好舒服的感覺啊! 張潔?張潔? 連續叫了幾聲,張潔總算是回過神來,小臉紅撲撲的:啊?怎么了? 楚勝無奈苦笑:我說,過兩天再還你錢行嗎? 這聲音…… 太好聽了! 張潔很是享受的雙眼微瞇,看著楚勝,連忙點頭同意:行啊行啊,其實你不還我錢都行的。


   這怎么行,欠人錢是必須要還的。


   張潔看著楚勝這樣,低頭想了想,對著楚勝道:那你親我一下,就當是還我錢了吧? 啊?楚勝一臉懵逼。


   不僅僅是楚勝,在他們宿舍外面的一群餓狼們,聽到宿內張潔這么說,也是一個個驚掉了下巴。


   我靠!不是吧?楚勝竟然走桃花運了? 還是個這么漂亮的女生! 這哪是(益智故事)女生啊,這分明是女神好不好! 上天啊,求求你也給我一個這樣的艷。


  遇吧! 就在楚勝從張潔的魔爪之中逃岀來的時候,碧藍之海旋轉西餐廳樓下,幾對衣著亮麗的男女正在那里談笑風生。


   說起來,婉婉怎么還沒來?—個穿著連衣裙的靚麗女生皺眉詢問。


   她雖然身材非常完美,但若是和林婉婉還有張潔比起來,卻是差了一大截,再加上臉蛋并不出眾,甚至可以說是不用化妝術的話會有些丑,所以并沒能吸引多少人的目光。


   我說,許 佳佳,你有沒有給婉婉說啊,這都過了約定時間了,她要是不來就提前打個電話嘛?靚麗女生有些抱怨。


   讓這么多人等她一個人,這林婉婉還真是愛耍大牌啊。


   真是的,長得漂亮了不起啊? 說了啊!我給她發的微信呢!那個叫許佳佳的女生叫到:她肯定會來的,估計這一陣應該是在等男友呢吧。


   等男友?一個同樣是身材不錯的女子眉頭一挑,心里卻是嗤笑不已:林婉婉她能有男友了?太陽打西邊出來了吧? 對啊,說別的我信,但如果說林婉婉那種眼光,怎么可能找到男友。


  說話間,眾人一陣哄笑。


   行了,要不然我們先進去吧。


  有人提議道。


   幾女互相看了一眼,最后點了點頭道:也行,反正到時候婉婉到了也會打電話的。


   許佳佳拿出手機晃了晃:你們先進去吧,我在這里等一會婉婉,順便也先見一下她的男朋友。


   說話間,她臉上露出一抹狡黠的目光。


   幾人心領神會,頓時相視一笑,紛紛朝著餐廳里面走去。


   大家是同一個圈子的,自然是都清楚,像是林婉婉這種眼光極高的,別說男朋友了,能讓她看得上眼的男生都沒有的 而且大家都知道,平時最不會遲到的林婉婉,今天竟然突然遲到,用腳趾頭都能想到,估計是在為男朋友這件事情發愁吧。


   畢竟今天的所有小姐妹都將自己的男友帶來了。


   她當然壓力山大啦! 看著眾人進去,許佳佳拿著手機,一臉壞笑地給林婉婉撥過一個電話。


   …… 與此同時。


   在距離餐廳這邊大概五百米左右的一條路上。


   林婉婉趴在自己的柯尼塞格的方向盤上,一臉糾結。


   怎么辦啊!怎么辦啊! 不去的話不合適,但如果去的話,她們幾個和男友甜甜蜜蜜,就我一個單身狗,過去是被塞狗糧的嗎? 還讓不讓人活了啊! 因為這場宴會所逼,她剛才竟然還想到相信那種騙人的共亨男神的短信。


   簡直是太智障了好嗎! 叮—— 就在這時,她的手機突然響了起來,低頭一看,竟然是許佳佳來催促了! 猶豫了半天,林婉婉嘆了口氣。


   罷了,該來的總會來。


   喂婉婉,你到哪了? 林婉婉一聽,思索了一下,最后還是開口:啊,我馬上就到了,我男友剛才有點事,在等他呢。


   哦,好吧,那我在門口等你哦! 嗯,好。


   林婉婉掛掉電話,心里多少有幾分幽怨,最終還是開車朝著餐廳那邊駛去。


   就在她剛剛下車的時候,就看到穿著靚麗的許佳佳連忙迎了過來,眉眼含笑地看著她:婉婉,好久不見,你男友呢? 林婉婉臉色多少有些尷尬:他說他有點事,今天晩上可能…… 叮—— 不等林婉婉說完,一個電話又一次打入手機。


   林婉婉低頭一看,只見是一個陌生號碼,頓時她就想到了今天下午約的那個共享男神。


   喂,你好? 你好,我是你的男神。


   這話若是放在了平時的話,肯定會覺得對面絕對是個瘋子,但這一刻,林婉婉卻是并沒有這么感覺。


   因為…… 對方的聲音實在是太好聽了有木有! 充滿磁性還略帶沙啞的聲音,聽了簡直讓人欲罷不能好嗎! 而且那種耳朵癢癢的感覺,就好像是有人在自己耳邊吹氣,別提有多舒服了! 這聲音好酥啊! 身體都要軟掉了! 而且,沒想到這共享男神竟然是真的。


   聽這聲音,應該真的是個男神吧? 可以說,林婉婉是第一次聽到這么好聽的聲音。


   見林婉婉這樣,許佳佳心里壞笑一下,暗道:你就裝吧, 明明沒有男友,竟然還裝的這么像。


   說著, 便將自己的耳朵貼近林婉婉的手機,想要聽聽電話里的聲音。


   你現在在什么位置?楚勝那邊開口詢問。


   啊?我在……我在餐廳門口!林婉婉也是愣了半天,隨后連忙回應道。


   而聽到楚勝的聲音的許佳佳,整個人都呆在了原地,如同雷擊。


   這……這真的是林婉婉的男友? 這聲音……也太特么好聽了吧? 光是聽著這聲音,就給人一種置身于音樂會的感覺。


   簡直不要太動人! 好吧,不好意思,我這邊有點堵車,可能還需要十分鐘左右。


   那動人的聲音再度響起。


   林婉婉感覺,光是聽這聲音就快要濕了好嗎! 也不管旁邊的許佳佳和自己差不多的感受,林婉婉連忙內心激動道:沒事沒事,你過來了就行,到了給我打電話吧,我到外面來接你。


   沒事,你們先開始,我盡快到。


   好,等你。


   嗯,回見。


   直到電話之中傳出忙音,兩女都還沉浸在楚勝那動人的聲音中沒有緩和過來。


   林婉婉心里激動:那個共享男神是真的?有這么好聽聲音的男神,真的要成為她的男友? 她一下子感覺上天都在眷顧自己。


   旁邊的許佳佳有些吃不消地疑惑道:婉婉,剛才那個。


  是你男友? 林婉婉小臉一紅,輕輕點頭:嗯……是我男友。


   完了!許佳佳一臉生無可戀的樣子。


  
https://twergfvbhyu.weebly.com/1427324.html
https://twerdfghtjyui.weebly.com/3125060.html
https://twbnhytusdfwqae.weebly.com/245281.html
https://twgthrtwefvdxcgf.weebly.com/2658675.html
https://twhjtyhdfgsdfh.weebly.com/3571591.html
https://twuiyjmhkflo.weebly.com/1773726.html
https://twghjtyhesdrf.weebly.com/3250032.html
https://twkdjfngvbi.weebly.com/2383731.html
https://twkenaxg.weebly.com/1927503.html
https://twewtyfhrgc.weebly.com/143812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