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情趣內衣黑絲 >

a 片 噴 奶

a 片 噴 奶


阿明……阿明……”躺在床上玩手機的 劉明忽然聽到隔壁 房間傳來 嫂子的聲音,還以為嫂子有事情要自己幫忙,急忙起身準備過去,可他還沒打開門,便是再次聽到隔壁房間傳來的聲音,聲音逐漸變大,并且十分嬌喘。


  劉明心頭一愣,好奇的把耳朵貼在墻壁上,聽到嫂子在隔壁房間喊著自己的名字,不斷的嬌喘著,嫂子不是一個人在房間嗎?難道嫂子是在……劉明整個人顫抖了幾下,想到嫂子那一米七幾的身高,擁有著傲人的 飽滿之處和勾人的翹臀,尤其是她的一雙長腿, 白皙均勻,是個男人看了都想被她的雙腿盤住。


  可嫂子怎么會喊著自己的名字?劉明悄悄打開房間,來到隔壁房間門口猶豫了一下,試著打開房門,發現房門并沒有反鎖,推開門時看到房間里一盞昏暗的床頭燈在亮著,嫂子穿著一條黑色的蕾絲睡裙躺在床上,左手落在身前的飽滿之處上,右手則是沒入到腿側。


  嫂子白皙的長腿幾乎毫無遮掩的展露在眼前, 看著她腿側的玉手,在她身上那條細小的蕾絲上游動,劉明怎么會不明白嫂子在做什么?嫂子叫 王潔,丈夫跟劉明同村,不是親生兄弟,不過兩人一起到外面做小本生意,批發海產,半年前 大哥送貨時被大貨車撞了,不幸離世,嫂子連續哭了幾天幾夜,把眼睛給哭瞎了,醫生說這是暫時性失明,可具體多久能恢復,還不敢 肯定


  因為照顧嫂子的保姆家里有事情回去鄉下了,嫂子又沒有人在這邊,大哥生前對劉明照顧的很周到,現在店里的事情不多,于是自告奮勇的來照顧嫂子。


  劉明來照顧嫂子并沒有別的心思,不過嫂子的確很漂亮,之前她做設計的,平常打扮的特別性感,(被同桌用震蛋折磨很爽)每天穿著OL制服上下班,制服把她高挑的身材勾勒的十分完美,上下端莊,前凸后翹中間細,尤其是她的翹臀和長腿,很是惹眼。


  劉明二十二歲,面對王潔這樣漂亮的 女人,怎么會沒心動過,不過她是大哥的女人,所以劉明一直沒什么壞心思。


  可是當他聽到嫂子居然在做這種事情時喊出自己的名字,隱藏在內心的欲望一下子就出來了。


  當他看到嫂子把腿勾起來時,昏暗的燈光照耀下,那神秘地帶若隱若現的展現在他眼前,褲子不知不覺的鼓起一團。


  下一刻,嫂子居然把睡裙的吊帶拉了下去,嫩滑白皙的香肩毫無遮掩的展露在空氣中,大半邊飽滿之處呈現在他眼前。


  嫂子上面的手沒入睡裙,落在飽滿之處上不停的游動,碩大的白團隨著她手上的動作變換著各種形狀。


  嫂子雙眸微閉,鮮艷欲滴的紅唇不停的顫抖著,嘴里發出一陣陣強烈的起伏聲,手上的動作不斷加快。


  劉明看到她腿側的手沒入蕾絲時,喉結不斷的翻著,吞咽著唾沫,隨著她手上力度加大,劉明看到她臉上神情格外銷魂,貝齒緊咬紅唇,慢慢的邁開長腿……劉明不斷的吞咽著唾沫,看著眼前白皙的長腿,內心蠢蠢欲動,當他看到嫂子要把身上的蕾絲拉下時,不禁瞪大雙眼,可就在這時候,一道手機鈴聲響了起來。


  “該死!”劉明聽到房間的手機響了起來,不知道是誰這個點給自己打電話,嚇得他差點摔在地上,床上的嫂子聽到這聲音,也是立馬把腿放下,拉上被子蓋住自己的 身體


  當她的目光看向門口這邊時,劉明第一反應是完了,被發現了,可是嫂子臉上的神情沒有太大的變化,劉明忽然想到嫂子看不見 東西,最多看到一些朦朧的光線,這大晚上的客廳沒開燈,她在房間里肯定看不到自己在門口。


  果然,嫂子沒多久就收回目光,若無其事的躺著,她臉上泛著一抹紅潮,幾乎可以滴出水,嬌艷欲滴。


  劉明輕輕的把門縫關上,回到房間看到來電顯示是個騷擾電話,直接掛斷了,他躺在床上時,滿腦子都是嫂子的身影,尤其是嫂子均勻白皙的長腿,以及她嫩滑白皙的香肩,不斷的在腦海中回想,揮之不去。


  劉明渾身燥熱,感覺要爆炸一樣,他平時很少出去玩,異性朋友少,畢竟做海產的,接觸的都是客人,很少去認識新朋友,平時想釋放都是去夜場,這好幾個月都沒去,剛才還看到那么香艷的一幕,熱血方剛的他完全受不了。


  一氣之下,劉明直接把 短褲脫掉,昂首挺胸的家伙暴露在空氣中,舒服了許多,只是想到嫂子的身影時,內心的欲望特別強烈,讓他忍不住用手忙乎起來了。


  最近的天氣總是陰晴不定,劉明剛打開網站找資源,外面就開始下大雨了,噼里啪啦的還打雷,不過對他沒有太大的影響,反而覺得更加舒服涼快。


  差不多一個小時,劉明手都快軟了,才感覺到要釋放出來,他立馬打開手機,放開嫂子的朋友圈,找到嫂子一張比較性感的照片,剛準備釋放出來,房門忽然被人推開了。


  “嫂子!”劉明看到嫂子推開房間門站在門口,這時候房間的燈還是亮著的,他連衣服都沒有穿,直接暴露在嫂子面前。


  看到嫂子時正好沒忍住,東西都噴在嫂子的照片上,劉明整個人都慌了起來,注意到站在門口的嫂子,臉色似乎變了變,心想嫂子不會是發現自己在做壞事吧?“阿明,你還沒睡嗎?”嫂子率先 開口,臉頰泛著一抹緋紅,似乎知道劉明在做什么事情。


  “嫂子不會是能看見東西吧?”劉明急忙掀起被子蓋在身上,注意到嫂子此時的臉色,要是沒發現,不可能那么臉紅,他剛準備開口,外面傳來幾道轟響,震耳欲聾,門窗都震動了。


  “啊……”站在門口的嫂子忽然大喊了起來,闖進房間趴在劉明的床邊上,雙手緊緊的捂住耳朵,看到她滿臉害怕的樣子,劉明愣了一下,想到外面一直在打雷,嫂子是怕打雷么?“嫂子,你怕打雷?”“嗯……阿明,外面一直在打雷,我睡不著,有點害怕,你能陪我聊聊天嗎?”嫂子緩緩點頭,外面的雷聲消失之后,才松開捂住耳朵的雙手。


  此時的劉明,喉結不斷的翻著,瞪大雙眼看著眼前的景色,因為嫂子穿的還是剛才那套黑色蕾絲睡裙,并且她還蹲在床邊上,劉明這個角度正好可以看到她里面的白皙,碩大的飽滿之處白皙嫩滑,十分挺拔……嫂子之前在一個知名公司當設計,形象特別好,這跟她的身材離不開關系,她之前還去報過形體班和練瑜伽,結了婚又沒有生孩子,身體并沒有贅肉和下垂的跡象。


  這讓剛釋放出來的劉明再次沸騰起來,想到大哥如今不在人世,嫂子一個人失明了,看不見東西,的確需要個人照顧。


  劉明心里冒出一個膽大的想法,大哥去世了,自己是不是可以幫她貼心照顧好嫂子?他們是同村的,不過并沒有血緣關系,大哥去世了,嫂子失明,這是很悲哀的事情,劉明覺得自己要照顧好嫂子,跟她走在一起,并非是丟人的事情。


  只是不知道嫂子怎么想的,劉明還在想著這事情,忽然耳邊傳來嫂子的聲音,“阿明,你怎么了?怎么不說話?”“啊……沒事兒!”劉明猛然從恍惚中反應過來,看到嫂子抬起頭,雙手四處摸著,最后慢慢的起身坐在床邊上,還沒等劉明再次開口,嫂子忽然抓住他的手。


  察覺到嫂子的動作,劉明頓時嚇到了,急忙把手縮回來,這時候,嫂子似乎察覺到劉明的反應,滿臉潮紅的低聲道,“阿明,我……我真的害怕……”劉明看著嫂子此時的神情,的確很害怕,不像是偽裝出來的,想到嫂子眼睛看不到東西,世界一片黑暗,打雷的時候害怕似乎挺正常的。


  而且嫂子的主動,觸動著他內心的想法,他看著嫂子放在床上的玉手,鼓起一股勇氣,伸手過去抓了起來,“嫂子,要不……今晚我陪你睡吧,大哥生前對我的好,我一直記在心頭上,不管怎么樣,我都會好好照顧你,直到你恢復為止!”這話一出,嫂子整個人的臉色都變了,變得特別嚴肅,劉明還以為她生氣了,急忙開口解釋,“嫂子,我不是那個意思……我是……”“阿明,嫂子知道你的好意,你不用解釋……”沒等他說完,話就被嫂子打斷了。


  “嫂子是真的害怕,阿明,謝謝你……”“嫂子,我先去趟洗手間,馬上回來,今晚上我陪你睡。


  ”劉明也不知道哪來的膽子,一口氣把話說出來。


  可他還沒穿褲子,而且剛完事還沒去洗澡,等下要是睡在一起,被嫂子碰到可就尷尬了,他急忙松開手,拿著褲子起身跳下床溜出房間。


  殊不知,他走了之后,王潔的手碰到一些黏黏的東西,她進來時就聞到房間里的氣味,雖然她看不到東西,可她是個過來人,手上傳來的感覺和房間彌漫的氣味十分熟悉,當她把手放在鼻子前時,雙腿不禁并攏起來。


  那股熱血方剛的氣味,刺激著她的神經,她聽到外面傳來嘩啦啦的水流聲,當然知道劉明洗澡去了,而且還知道劉明剛才在房間里做過什么事情。


  “難道是自己在房間里做的事情被他發現了,他忍不住才這樣的?”王潔腦海里生起一個念頭,想到剛才在自己房間做出的事情,還幻想著劉明,感覺到臉都在發燙,內心出現些許愧疚。


  可房間里彌漫著的氣息,王潔再熟悉不過,那是男人完事之后獨有的氣味,她已經很久沒感受到男人的剛烈,失明之后的她一直很痛苦,那種感覺是別人沒辦法感受到的。


  王潔慢慢的躺在劉明的床上,聞到床上強烈的氣味,剛才碰到東西的手指放在嘴邊舔了一下,腦海里出現劉明的身影,玉手不禁落在蕾絲睡裙里,在幽靜之處蠕動著,一股強烈的電流瞬間蔓延全身,身體忍不住顫抖了幾下……劉明洗了個澡回到房間,看到嫂子已經蓋上被子躺在床上了,背對著自己,露出白皙的香肩,從嫂子剛才的反應可以看得出來,她內心的確很渴望,這種渴望并不是單單身體上的渴望,而是一個人跌入低谷之后需要的安慰。


  劉明順手把燈給關了,來到床上躺下時,他的心跳不斷加速,想到隔壁的人是自己嫂子,心里的想法特別亂。


  他不敢做出對不起大哥的事情,可是面對嫂子的誘惑,卻又是那么的渴望,希望得到嫂子漂亮的身體,好好的享受嫂子帶來的刺激。


  王潔躺在床上并沒有睡著,她當然知道劉明回來了,兩人的心情一樣,都特別緊張,外面下著傾盆大雨,房間里兩人一直沒有開口。


  “轟!”外面忽然打了一個雷,劉明察覺到嫂子的身體一陣顫抖,然后縮在一起躲在床邊上,感受到嫂子的害怕,劉明內心十分躊躇,最后慢慢的把手蔓延過去,抓住了嫂子的手心,發現嫂子特別害怕,緊緊的扣住自己的手。


  被嫂子抓著手心,劉明心猿意馬,哪里有半點困意,尤其是聞到她身上釋放出來的香氣,那是女人獨有的體香和韻味,刺激著他的神經。


  “嫂子,你最近感覺怎么樣了?眼睛有恢復的跡象嗎?”“還是老樣子,看來想恢復并沒那么容易。


  ”嫂子的聲音帶著失落,顯然失明的事情對她有著很大的打擊。


  大哥去世,眼睛失明,這對一個剛結婚沒多久的女人而言,的確是個很大的打擊,尤其是嫂子這么漂亮的女人,居然失去了光明。


  換做是其他人,恐怕完全沒辦法承受這種打擊。


  “嫂子,醫生說了,你這只是暫時性失明,一定會恢復起來的。


  ”劉明抓緊她的手心,感受到嫂子的迎合,膽子不禁大了許多,忽然翻了個身,把她的嬌軀摟在懷里。


  “嗯……”嫂子的一聲嬌喘傳出,讓劉明的膽子大了許多,不過他也不敢再進一步,而是湊在嫂子耳邊低聲道,“嫂子,睡吧!”被摟在懷里的王潔沒有開口,她感受到劉明手上的力道,蒼勁有力,再一次被男人摟在懷里,她身體和心理都有很大的反應。


  兩人的身體幾乎是貼在一起的,劉明摟著這么漂亮的女人,怎么會沒反應,他完全不敢亂動,生怕頂到她嫂子。


  不過嫂子的身體十分柔軟,手上傳來的肉感特別強烈,這讓渾身沸騰的劉明很難把持住,只能強忍著內心的沖動,不敢再發生更多的肢體接觸,要不然還真的把持不住。


   “ 嬸子你饒了我吧,壞死了……”“老實交代,田濤辦事兒前咋碰你的?”“田濤那憨驢,那手指就跟燒火棍似的,能給 桂枝那里摸掉皮去……”“田濤去城里個把月了吧?桂枝你晚上想那事兒的時候咋辦?跟你 淑琴嬸子似的找根黃瓜?”“胡咧咧啥?凈瞎說,黃瓜帶刺扎得慌,嬸子喜歡用茄子,沒瞧見院門口種了一大片茄子?”三伏天能熱死狗,大晌午頭,一群娘們在河里洗澡嬉戲,放浪笑著,說著些粗俗不堪的話,桂枝嫂子被圍在中間,一手護住胸前一手遮擋下面,左躲右閃。


  寡婦淑琴嬸子鬧得最兇,一次次偷襲桂枝嫂子的下三路。


  桂枝嫂子顧上顧不得下,被 捉弄得狼狽不堪,稍有不慎就被扯開手,胸前就像倆鼓起白肚皮的河豚在隨波蕩漾。


  “別鬧了,傻……陸簡還在那看著呢!嬸子你別往里……”桂枝嫂子連急帶羞騷得滿臉通紅,聲音已帶著哭腔,用力一把推開淑琴嬸子,趁機慌亂地蹲到水里。


  她剛嫁到村里沒幾個月,這還是頭一次到河里洗澡,要是早知道被這樣捉弄,打死也不來啊!都怪淑琴嬸子慫恿。


  “害啥羞啊?他個 傻子懂個屁?!我跟你這些嫂子們天天被他看,還少了塊肉了?”淑琴嬸子撇撇嘴,一臉不屑,還故意轉過身來朝我搖了搖胸前,喊道:“傻 簡兒,這是啥?”“奶,喂孩子的奶。


  ”我傻笑著,咽了下口水。


  “好看不?”淑琴嬸子托起展示。


  “丑,不好看,就是塊大肥肉,俺不愛吃肥肉,膩,瘦肉好吃咧。


  ”我搖搖頭。


  “別逗他了,傻簡兒真不吃肥肉,你就是塞到他嘴里也不咬啊……”“傻簡兒是沒嘗到女人滋味吧?要不讓淑琴嬸子喂喂他試試?再說了,不吃也沒啥啊,咱嬸子那小嘴可以吃他呀!”“也是啊,好歹是葷腥,比茄子強呢,傻簡兒可是童子娃呢,咱嬸子這是要撿個大便宜!”一群娘們七嘴八舌調侃,轉眼間淑琴嬸子成了被捉弄的對象。


  我就那么傻呵呵坐在岸邊看著,肆無忌憚地兩眼直勾勾瞅著風景,甚至有恃無恐地把手伸進褲襠去安撫一下躁動的那。


  在她們看來,我就是個只有六七歲智商的傻子,人畜無害,不懂得女人身體的秘密,更不懂得男女那些事兒,哪里會去想那么多。


  而且,這么多年來我每天都在河邊玩,撞見她們洗澡已經不是頭一次了,開始的時候還遮遮掩掩不好意思,后來也就習慣了,當著我的面脫衣服都不帶眨眼的。


  因為她們測試過,確信我不會做出啥出格的反應。


  “傻簡兒,摸啥呢?褲襠里癢?”淑琴嬸子浪笑喊道。


  “腫了……怕是讓螞蟻咬了。


  ”我咧嘴哭喪臉說道。


  “腫了?呀,那可不得了啊,快快快,脫了褲子瞧瞧啊,對,把短褲脫了啊,說不定螞蟻還在里面呢!”淑琴嬸子一本正經地說著,嘴角露出一絲壞笑。


  “傻簡兒,螞蟻咬著可了不得啊,搞不好就撒不出尿來了,趕緊的……”邊上 老娘們開始起哄。


  “喔,不打緊的,咬過好幾次了,也不咋癢癢,俺皮實,能忍著。


  ”我站起身來,正對著她們把短褲扯下,一本正經地撥弄來撥弄去,那活兒像喝醉的大將軍似的搖頭晃腦。


  “啊……傻簡兒是個驢!”淑琴嫂子那嘴張得能塞進個拳頭。


  “可惜了,傻簡兒真是好本錢呀,要是不傻,誰嫁給他還不得舒坦死?想想就受不了……”“比你家男人強多了吧?聽說他那里……”老娘們興奮地調侃,不時還用胳膊放到肚皮上比劃,像是在約摸一下能到哪里。


  “別逗陸簡了,怪羞的。


  ”桂枝嫂子紅著臉扭過頭去,卻又忍不住朝我那里偷瞄幾眼。


  “桂枝嫂子也眼饞了?她臉皮薄……”我心里嘀咕著。


  那會,我來的時候她已經下水了,故意要是讓她當著我的面脫衣服肯定抹不開面子,她還是沒生過娃的新媳婦,不像淑琴嬸子那般放浪不在乎。


  她是村里最漂亮的女人,柳眉杏眼,元寶嘴,皮膚白的不像是莊稼人,屁股(上課把女同學玩出水了)飽滿渾圓,像極了熟透的白桃;腰很細,小腹白皙平滑;胸前那柔軟是挺著的,約摸著我一把夠嗆能抓過一只來,饞死人了。


  村里的女人大多都被我看過,當然啦,那些黃花大閨女是不來河里洗澡的,看的都是些娘們。


  我仔細地比較過,桂枝嫂子不僅長得美,身材也是最饞人的,前凸后翹玲瓏有致,特別是她那蜂腰,我很好奇田濤哥用力太猛會不會把她的腰搞折了。


  “大桃子屁股,田濤哥從后面……夠嗆吧?”我浮想聯翩的想著。


  田濤哥是我發小,他大小就五大三粗的,偏偏那里只長粗數。


  “傻簡兒,找著螞蟻了沒?呀,好像有一只在你屁股上,跳啊!抖下來……”淑琴嬸子喊道。


  “喔。


  ”我應了一聲,就那么光著屁股在那原地上躥下跳,甩來甩去,那架勢……連我自個都覺得辣眼睛。


  可我是傻子,沒必要臉紅害臊,傻笑就行了,傻子不知羞恥。


  她們看猴似的瞅著我,肆無忌憚調侃議論,淑琴嬸子又慫恿我做了幾個蹲跳動作,還讓我背過身去彎腰夠腳尖,說是從下往上找螞蟻。


  我全都照做,很認真,還時不時腆著臉問她們動作到位不。


  “別捉弄他了,怪可憐的……”桂枝嫂子實在看不下去了,一再央求。


  “行行行,不鬧了,說正經的,”淑琴嬸子嘿嘿一笑,朝我咂咂嘴喊道:“傻簡兒,你尿尿那玩意還腫著咧,咋辦?尿不出來可就憋死人啦。


  ”“你說咋辦?嬸子救我……”我“焦急”地問道。


  “好辦,可嬸子幫不了你呀!那啥,知道不?女人的尿消腫最管用,要不讓你桂枝嫂子給你撒一泡?你躺下,讓她蹲你跨上尿……”淑琴嬸子浪笑道。


  “胡說啥啊,再說我可急了!”桂枝嫂子那臉騷得鮮紅欲滴,頓時急了眼。


  “我不干,那多埋汰呢,俺去找七七毛(小薊),爺爺說了,七七毛的汁能消腫止血呢,就是抹上去有點痛。


  ”我撥拉腦袋,一本正經地說著,齜牙咧嘴彎腰抄起短褲,光著屁股邁著八字步急匆匆離開。


  “傻簡兒,別跑啊,你嬸子還有別的法子……”“就是,你嬸子會變戲法,一會就把硬棒槌變軟面條了。


  ”身后,傳來老娘們一陣陣哄笑。


  “給老子等著,擦,還有一個月,看到時候誰傻眼!惹惱了我……辦你個浪蹄子!”找了片有陰涼的草地,我四仰八叉躺在那,一邊自言自語罵著,將手又朝那伸了過去。


  我本想再當會猴子,想看看那幫老娘們能齷齪到什么程度,可是受不了啊,下面脹得難受,紅彤彤的要噴火,我真想撲過去把她們摁在水里就地正法!我也想過就那么當著她們的面折騰出來,按著她們的法子消腫不是么?可我怕露餡,怕熱血噴張之下“開竅”而不自覺地去主動。


  “呵,誰是傻子?”我心里暗笑。


  白白被我過眼癮賺便宜,誰傻?以為看我被耍猴就是賺便宜了?呵,傻子沒臉沒皮,無所謂!“一個月啊,再過一個月我就不用當傻子了!”我發狠地啐了口唾沫,手上又加了點力度。


  是的,我在裝傻。


  就像我這名字,陸簡,我是路邊撿來的!我養父母是這村的,上山砍柴的時候撿到我,那時我應該還沒出滿月吧?在草叢里跟個快要餓死的貓似的叫喚。


  他們那會還沒有孩子,所以待我還不錯,可是在我四歲那年他們有了自己的娃,還是個男娃,所以我的好日子到頭了。


  我記得很清楚,差不多也是這三伏天,六歲半,養父因為我吃飯吧嗒了幾下嘴,把我吊到院子里的樹上打,罵我窮種像、野種、賤命,一個接一個大耳刮子抽到我臉上,沒幾下我的嘴就腫了。


  “再吧嗒一下,再吧嗒……”他很聰明,換鞋底抽我。


  我那弟弟拿著樹枝扎我,他能夠到的地方都扎遍了。


  我吊在樹上挨了三天打,沒喝過一口水。


  街坊來了又去,大多數看熱鬧,趴在墻頭饒有興致地看我垂死哼哼,最多說幾句不疼不癢的象征性勸說一下我那養父。


  我記得很清楚,田濤哥給我扔了個桃子,可惜掉到了地上,被雞啄了去;冬梅姐也來過幾次,好像拿的是煮雞蛋和甜瓜?我養母接過去,對冬梅姐說我現在嘴腫吃不下,可轉眼就給她兒子。


  對,我那好弟弟就當著我的面使勁吧嗒嘴吃的。


  中暑,發燒,后來就昏死過去,醒來只會傻笑。


  是的,我這輩子的眼淚在那三天都流光了,再打我也只剩下傻笑。


  我輟學了,整日狗一樣在村里游蕩,掌燈的時候才敢回家。


  后來,有個老頭找上門來,租了南屋開起來診所。


  是他治好了我的病,是他養活了我,也是他教我學醫術。


  我不知道他叫什么名字,只知道他姓齊,更不知道該喊他什么—我喊他爺爺,他卻說我該喊他哥哥;我喊他師傅,他卻說擔待不起。


  我還是習慣性喊他爺爺,因為我覺得他受得起。


  “為什么讓我裝傻子呢?”我不由得又想起這個問題。


  他只用了幾服藥就治好了我,可卻再三叮囑我說“記住,你就是個傻子,更不懂什么醫術,不然會沒命的”。


  開始我還理解,以為他是擔心我養父母再打我,可后來他們一家子去城里打工去了,一年也回來不幾次,為什么還要我裝傻子呢?我問過幾次,爺爺說“傻子長命”。


  再問也是這句話,我不明白,但我知道他不會害我。


  昨天傍晚的時候,有人給他捎了封信,他一宿沒睡,天亮的時候跟我說要出趟遠門,一個月,要是到時候他不回來的話我就不用再裝傻子了。


  我高興極了,想哭,裝了十年多的傻子,終于到頭了,可是轉眼一想,爺爺要是不回來……我心里很失落,很不舍。


  “你們先回吧,我去解個手。


  ”淑琴嬸子的聲音。


  “找傻簡兒?不會是想給他那活兒消腫吧?”那幫老娘們已穿好衣服,正往村頭那邊走去。


  “去你的,我能讓個傻子拱了?”淑琴嬸子罵了一句,扭晃屁股朝這邊走來。


  “擦,解手找個別的地啊!”我立馬慌了,手上正忙活著呢,咋辦?收手穿褲子?可眼下想剎車也剎不住啊!可能是受到了驚嚇,居然洶涌釋放出來。


  我急中生智側過身子,把短褲搭到屁股上,盡量繃住身子不抖動,就那么做賊似的把黏黏糊糊噴到草地上,足有兩三步遠。


  “咦,沒發現我?”我驚訝地發現淑琴嬸子冷不丁拐了個彎,朝那邊灌木從扭去,估計是草叢太深沒瞅到我在這發泄。


  “麻蛋,整天捉弄我,老子也捉弄你一回!擦,嚇你一跳,讓你尿褲子!”我猛然想出一奸計,穿上短褲,貓腰躡手躡腳跟了過去。


  哼,她正愜意地放水,我冷不丁躥出來,還不得嚇她個半死?嘿嘿,說不定一屁股坐到尿泥里呢!給我消腫?還是給你自個那里敗火吧!“怎么才來啊?喝酒了?哎呦,別急著弄,你不時經常看那啥片么?人家是咋鼓搗的……”“憋不住了,下一把再好好弄,把腿劈拉開,麻利點,TMD這天熱死個人……” 李富貴把淑琴嬸子摁倒在一塊大石頭上,猴急地扒她褲子,嘴巴一邊哼唧一邊亂啃亂拱。


  “這癟犢子……跟淑琴嬸子勾搭不一天了吧?”我暗罵道。


  李富貴是村里的二流子,吃喝嫖賭偷五毒俱全,進去蹲過幾次,老婆早被他打跑了,聽過是想逼著他老婆去城里干那活賺錢。


  淑琴嬸子守寡多年,卻也沒閑著,隔三差五就傳出風言風語,沒想到她連李富貴這歪瓜裂棗也來者不拒啊,有毛就不算禿子?饑不擇食到這程度?“喝點酒弄得時候長,保準你舒坦……”李富貴三把兩把褪下褲子,猛沖直撞趴了上去。


  “啊……輕點,別使勁……”淑琴嬸子哼唧叫喚,兩條腿跟騎自行車似的胡亂蹬歪。


  “這活跟打井一回事,得使勁,得深,要不然哪來的水?得找著泉眼……”“就你?還找泉眼?不夠數吧!還晃蕩呢,嗷,別咬我,你屬狗的?”“晃蕩怪我?你就坐地吸土的貨……”這還是我頭一次見忙活這事是啥樣,頓時就感覺渾身燥熱,心跳得厲害,血直往腦門子涌。


  “擦!”下面那里剛消停下去,這眨眼的工夫又有了反應,那憋屈的滋味,難受啊!我往邊上挪了挪,躲到草叢后面,齜牙咧嘴把短褲褪到腿彎,跟解大手似的那姿勢蹲著,忍不住又伸手去安撫它的躁動。


  “啊,硌死了,起開!”淑琴嬸子一腳踹開李富貴,哼哼唧唧翻了個身,兩手撐著石頭,大屁股撅得老高。


  “行,都依你,扶穩了,別三兩下就趴窩。


  ”李富貴嘿嘿賤笑,點了支煙,一手夾著煙,一只手放在淑琴嬸子胸前,跟公狗母狗那樣糾纏忙活。


  “真TMD浪啊,會玩,要不要……”我咽了口唾沫。


  有點小糾結,說實話,這樣偷看別人辦事兒挺刺激的,很帶勁,而且我也巴不得淑琴嬸子這賤貨被狠狠折騰,可轉眼一想,這是舒坦吧?瞧那欲仙欲死的騷樣,快活著呢! 金山村背靠著一座大山。


  山腳下, 李達穿著一身老舊道袍,背著柴火慢慢拾階而上。


  烈日當頭,全身早已被汗水浸濕,腦袋也有些發暈,他不得不轉向山腰間的小湖,想喝點水休息一下。


  可剛到湖邊上,就看見一個不著絲毫衣物的倩影,正站在湖邊的淺水區,輕輕撩起水花,澆在光潔的身子上。


  凹凸有致的身材,在陽光的照耀下,分外白皙誘人,讓周圍的一切綠蔭美景頓時黯然失色。


  李達從來沒有見過女人的身體,兩只眼睛仿佛瞬間扎下了根,極力放大了瞳孔,久久不愿挪開。


  女人背對著湖岸,烏黑的長發稍稍挽起,脖頸纖瘦白嫩。


  整個背部全然裸露在外,光滑如玉盤,陽光下泛著一層瑩瑩的白光。


  再下面,是渾圓飽滿的臀瓣,一半露在外面,一半隱藏在水下,俏然挺立,給人一種猶抱琵琶半遮面的嬌羞姿態。


  兩個臀瓣兒隨著女人的動作,一會兒收緊,一會兒又松弛下來,看得李達體內瞬間燃起了一股邪火。


  不受控制的咽了咽口水,好像已經忘記了自己是個道士,眼珠隨著女人的白藕胳膊,來來回回的轉動。


  他已經忘記了烈日,忘記了口渴,竭盡目力欣賞著自己從未見過的美景,渾然不知女人已經感覺到了自己的背后兩道火辣辣目光。


  “啊——你干啥呢!”女人一扭頭,看到李達后,瞬間驚呼了出來,雙手捂住了胸前的飽滿。


  李達這才回過神,趕緊低下頭,解釋道:“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是來喝水…好奇才看的……真的不是故意的。


  ”說著不禁紅了臉,內心一陣自責。


  “李達?”女人認出了他,眼珠轉了轉:“好啊你個小道士,敢偷看我洗澡,看我不告訴你 師父去!”這可把李達嚇著了,要是被師父知道了,肯定會被重罰的。


  而此時,他也辨別出了女人的聲音,趕緊認錯道:“ 翠花嫂子,我錯了,我就是好奇,求你不要告訴師父,不然我肯定死定了。


  ”“你好奇?好奇你就偷看我洗澡!”雖然翠花嫂子的聲音帶著質問,但語氣里好像并沒有氣惱的成分。


  “我不敢了,真的不敢了……”李達想要辯解,但又不敢抬起頭,雙手使勁的搖擺著。


  翠花嫂子看著他那一臉委屈的樣子,瞬間氣笑了:“看你那沒出息的樣子,弄得好像我偷看了你一樣。


  ”李達哭喪著臉,心里想著肯定要被罰了,低著頭不敢再說話。


  看著李達的憋屈模樣,翠花嫂子有些無語,我一個女人家的,被你偷看了,你倒還撒起嬌來了。


  她忽然想逗逗李達,上下打量了一下后,開口道:“你剛說,你沒有見過女人的身子?”“啊?”李達有些驚訝,不明白她問這個做什么,但還是老實的答道:“沒見過,我一個小道士,上哪兒見去啊!”翠花嫂子狡黠的笑了。


  “那嫂子的身子,好看嗎?”“啊?”李達有些摸不著頭腦,抬頭發愣的看著翠花嫂子。


  “啊什么啊,我問你話呢,嫂子的身子好看嗎?”“沒…沒看清楚。


  ”“沒看清楚啊?”翠花嫂子笑容更深了:“那,你想不想再看看啊?”“啊?”李達第三次張大了嘴,根本沒料到翠花嫂子會這樣說話。


  “啊——啊——啊!你就知道啊!你還會不會說話了?”翠花嫂子的語氣里,帶著些慍怒。


  李達嚇得趕緊合起了嘴,心里掙扎了半天才吞吐的說道:“想……想啊。


  ”“想是吧?那你過來。


  ”“干……干啥?”李達有些不敢相信。


  “讓你過來你就過來,磨蹭什么呢!是不是想我告訴你師父啊!”李達一聽這個,趕緊跑了過去,站在了翠花嫂子面前。


  一股芬芳的迷人香氣撲面而來,李達下意識的深吸了兩下,頓時有些意動,心馳神往。


  翠花嫂子兩手捂著胸前,下身藏在水下,好像很滿意李達被自己吸引,調笑道:“你想不想看看我手里捂著的地方啊?”李達看著指縫間,露出的白皙皮膚,呆呆的點了點頭。


  翠花嫂子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媚眼如絲,嬌聲道:“那你說一句好聽的來。


  ”李達撓撓頭,憨厚的笑了笑:“翠花嫂子,你真漂亮。


  ”翠花嫂子一陣白眼,但還是慢慢將手放了下去。


  一對雪白飽滿立刻顯現了出來,高傲挺拔,弧線圓潤飽滿,顯得十分俏皮可人。


  李達的目光好像要噴出火來,很不得直接貼上去,身體都變的有些僵硬,下身早已抬起了頭來,好像是翻身農奴要把歌唱。


  “好看嗎?”翠花嫂子的聲音變得柔和,甜美軟糯。


  李達機械的點了點頭,不愿意浪費一絲的目光,努力的壓抑著內心的熊熊盛火。


  “想摸摸嗎?”李達猛然間抬起了頭,有些癡呆的問道:“可……可以么?”翠花嫂子回以甜甜的一笑,浮現出兩個淺淺的酒窩,并沒有說話。


  李達慢慢抬起胳膊,有些顫顫巍巍的將手放了上去,這是他十八年來,第一次摸到女人的身體,內心忐忑之余,更多的是驚喜興奮。


  仿佛無師自通一般的,李達雙手覆在那白皙柔軟的飽滿之上,手指微微發力,感覺那舒服無比的手感。


  漸漸的,他開始整只手輕柔的握住,慢慢的揉動,手上傳來一陣柔軟滑彈的感覺,奇妙舒適。


  翠花嫂子已經微微閉上了眼睛,靜靜的享受著,一股電流般的感覺襲遍全身,酥酥的,麻麻的,好像骨頭都要變軟了一樣。


  她的白皙藕臂也慢慢環住了李達,像是在鼓勵著他多用點勁兒。


  手上的動作不停,李達的嘴巴緩緩靠近,覆蓋在了翠花嫂子的雙唇上,開始索取著。


  翠花嫂子的纖細手指,也情不自禁的下滑,摸到了李達隆起的帳篷。


  十八年來一直孤寂的腰間巨劍,第一次被女人握住,瞬間變得更加兇猛猙獰,好像已經迫不及待的要掙脫出來。


  李達發出一聲嘶吼,緊緊摟住了翠花嫂子,下身死命的往她身上頂著。


  翠花嫂子也早已按奈不住,雙手拉住李達的腰帶,拼命的拉扯著,想要將里面的野獸放出來。


  “李達!李達!你在哪兒?”一個略顯老態的聲音忽然在遠處響起,極度的不合時宜。


  李達猛然一驚,手上的動作也瞬間停了下來,急忙望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壞了…壞了…師父來了…這下遭了……”翠花嫂子也是被聲音驚得嬌軀一顫,但很快反應過來,趕緊推開李達,“你還愣著干什么,快幫我穿衣服啊!”兩人就像熱鍋上的螞蟻一樣,手忙腳亂的穿著衣服。


  “李達!”翠花嫂子才剛穿上內衣, 老道士的聲音已經臨近。


  李達滿臉苦澀,焦急的跺著腳:“怎么辦…怎么辦…這下被師父看到…肯定死定了……”翠花嫂子一邊著急的穿著衣服,一邊忽然說道:“快,跳進河里躲一躲,我去把你師父支走。


  ”李達瞬間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


  “好…好…好……你快去,千萬別讓師父知道我在這兒。


  ”說完,李達一頭扎進了水中,翠花嫂子也走向山路。


  “哎,翠花,你怎么在這兒?”老道士同樣穿著一身舊道袍,五十多歲的年紀,留著一小撮胡子,笑著看向翠花。


  翠花趕緊擠出一個笑臉:“這不是聽見你的喊聲了,來告訴你李達已經回去了。


  ”。


  老道士仔細打量了翠花后,頓時眼前一亮:“你……這是剛洗完澡?”翠花這才發現,自己的頭發(愛女狂歡)還在滴著水,衣服也被浸濕,貼在身上,將玲瓏曼妙的身材完全暴露了出來。


  臉色微紅的嗔怪道:“ 重陽叔你說啥呢!”老道士重陽有些尷尬的笑了笑:“失態了,失態了,那既然李達回去了,我也就回道觀了。


  ”“好,你快些走,說不定還能趕上李達。


  ”“行,那我去了,你自己下山小心些。


  ”“嗯。


  ”翠花答應一聲后,急匆匆的轉身下山了,也不知是因為害羞,還是急著回家把剛才沒有盡興的補上。


  重陽看著翠花匆忙下山的身姿,慢慢露出了笑容,就像是在欣賞著一副風景畫一般。


  而湖里的李達在聽到師父走后,才順著水流,悄悄的來到了下游。


  夏天氣溫高,等回到道觀時,李達的衣服已經基本干透。


  他來到了里堂,老道士重陽正坐在桌邊,等著他一起吃飯。


  “你怎么到現在才回來,趕緊過來吃飯。


  ”重陽示意李達坐下。


  李達答應一聲,坐在了重陽對面,拿起碗筷,將頭埋得很低。


  “我幫山下的阿婆推了一下車。


  ”“推車?可翠花說看見你很早就回來了啊。


  ”“哦,我是碰到她之后,又碰見了阿婆的。


  ”李達不敢看師父的眼睛,低著頭不停的扒飯。


  “你慢點吃,師父又不跟你搶。


  ”重陽疼愛的看著這個徒弟,忽然想到了什么,笑著問道:“對了,徒弟啊,你覺得你翠花嫂子咋樣?”“噗!咳…咳…咳……”李達被嚇得一下子噎住了,趕緊倒了些水喝下,有些心虛的問道:“師父你問她干什么?”重陽沒有覺察到李達的異樣,依舊微笑的吃著飯。


  “沒什么,就是問問你對她的感覺。


  ”李達有些狐疑,該不會是今天的事,被師父發現了吧?瞬間有些忐忑。


  “挺…挺好的啊,怎么了?”聽見徒弟的回答后,老道士嘴角翹起:“她男人死了有三年多了吧?”看著師父的表情,又好像是沒有異常,李達有些不明白師父到底是什么意思。


  “嗯,仔細算還真是三年多了。


  ”要不是三年多,也不會跟我那個啊,李達心里暗道。


  “哎……一個女人家的,肯定過的不容易吧。


  ”老道士有些憐憫之色。


  “師父你怎么了?怎么突然關心起翠花嫂子了?”
https://twuiojmgnmg.weebly.com/541459.html
https://twdfgersxwerr.weebly.com/4471545.html
https://twfrewedrt.weebly.com/5356656.html
https://twkgjhutnk.weebly.com/100732.html
https://twhtrgerfg.weebly.com/9357728.html
https://twghyrwsejkmytr.weebly.com/4595607.html
https://twergfvbhyu.weebly.com/1516987.html
https://twzxcvb.weebly.com/6161327.html
https://twmyufhgl.weebly.com/8190644.html
https://twgtyhuyjiolkp.weebly.com/410569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