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情趣內衣黑絲 >

hagiwara rio

hagiwara rio


眼前,村長楊富貴給大伙帶來的震驚還沒有過去, 楊二牛此時的表現,則直接讓在場的所有人都感覺自己的心跳,好像在瞬間停了下來一般。


    只見這重重的一掌拍下,楊二牛的 身子幾乎連一動都沒有動,然后目光銳利的轉過頭來,盯著楊富貴的雙眼,露出了一股似笑非笑的表情。


    知道楊二牛真實身份的那些女人們,現在都一臉緊張的為自己的村長捏了一把汗,生怕天神會要了大家的命。


    正當大家覺得 倆人要劍拔弩張時,忽然 衛生室的大門被敲響了,楊二牛一怔,趕緊放開王艷紅跑了出去。


    等到楊二牛打開門時,頓時眼睛一亮,他笑嘻嘻的問道:“你怎么來了 宋老師,是哪里不舒服嗎?”  這女的大概二十四五歲的樣子,一頭披肩的長發,生得細皮嫩肉,模樣十分的清秀,挺翹的鼻子上還戴著一副金絲邊的眼鏡,她就是文靜又有氣質的支教老師 宋菲


    宋菲性格嫻靜,說話總是輕言細語的,從不跟人紅臉吵架,更別說動手了。


  不過她人緣很好,剛來青牛村沒多久,便和大家熟絡了。


    楊二牛剛回到村子里的時候,就在路上遇到外出歸來的宋菲,她的自行車出了故障,于是楊二牛很熱心的幫她修好,后來才知道這位漂亮的女人是一名支教老師。


    原本宋菲在鎮上和老公開了一家小旅店,但她老公眼瞧著別人去南方打工賺的盆滿缽滿,于是也忍不住跑到南方做生意去了,小旅店就這樣留給了宋菲打理。


    但宋菲是一介女流,又是文弱的知識分子,加上一個人晚上寂寞難熬,索性將旅店交給父母,自己跑到這窮山溝當起了支教老師。


    用她的話來說,這樣的生活充實,且不會飽暖思淫欲。


    這時宋菲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然后慢條斯理的說道:“昨晚起風,我家房頂的瓦被掀開了一塊,早上醒來鼻子就不透氣了,而且吧……呃……房頂的瓦得重鋪,不知道楊醫生管不管病人生病以外的……”  沒等宋菲支支吾吾說完,楊二牛眼珠子一轉道:“沒問題,正好我也有空,咱們現在就去吧。


  ”  說著楊二牛回頭瞅了一眼,想著先等村長的氣消了再跟他解釋,于是楊二牛和宋菲(我把女同學摸出水了)快步離開,不久便到了她家,宋菲把哪邊的屋頂出了問題指示給他看。


    雖然面積有點大,不過這事兒對于楊二牛來說不在話下,他搞清楚后輕車熟路的搬梯子拿工具,翻上屋頂忙碌了起來。


    宋菲病的不是很重,所以她先離開去背課了,讓楊二牛第二天早上送藥給她吃。


    楊二牛忙到了吃晚飯,他去了 嫂子王冬菊那里,干完活做好飯吃罷,不敢和嫂子有過多接觸的楊二牛只好回了衛生室,結果還沒開門就聽到里面有聲音,沒想到這些人還沒離開。


    無奈之下,楊二牛只好先去宋菲那里,反正閑著也是閑著,不如今晚就幫她將屋頂弄好了,以免她的鼻塞轉成鼻炎。


    等他到了地方直接爬上了屋頂,正當他要繼續工作時,忽然發覺不對頭,探頭從瓦窟窿里朝下瞧去,頓時差點鼻血沒噴出來。


    楊二牛看到的地方是宋菲的 臥室,此時她穿著找自己時的那套白襯衣,可是她的長褲卻裉到了小腿上。


    只見她趴在床上高高翹著雪白的臀股,右手在腿間……  楊二牛怎么也沒想到,就是幫忙翻個瓦還有這樣的福利,于是他先放下手頭的工作,趴在窟窿旁興致勃勃的看了起來。


    宋菲來青牛村已經半個多月了,這期間生活一直很充實很有規律,可今天晚上不知怎么的了,忽然特別想 男人,特別需要安慰,她覺得這個與楊二牛有關系。


    楊二牛這會兒也很驚嘆,看著宋菲平時斯斯文文的,很難讓人想到她竟然會做這種事情。


  不過轉念一想,她老公長期在外,有生理需求不能及時得到解決,當然只能靠自己安慰了。


    屋內的宋菲完全沒察覺到,現在她正在被人偷窺,只見她左手死命的抓著床單,雙眸微微合著,輕咬著自己的紅唇防止發出聲響,但就這樣仍然是沒辦法完全壓下自己的哼嚀聲。


    那種極力的壓抑,反而給楊二牛更強的刺激感,讓他不禁舔了舔嘴唇,恨不能撲下去,代替她不斷在自己胯間進出的手指。


    宋菲撥弄了一會兒,忽然松開了手,她勉強的直起了身子,把小腿處的褲子給 脫了下來,又將身上的襯衣扣子解開,隨即坐靠到床頭,讓兩條大腿叉成一個誘人的弧度。


  接著一只手在腿間游走,另一只手則探進敞開的襯衣里,抓住一邊小香瓜似的飽滿,雙管齊下的操作了起來……  穿著衣服的宋菲,胸看不出來有什么亮眼之處,現在再看想不到她的飽滿也還挺有型的,看得楊二牛渾身直冒火。


    宋菲又抓又掏弄了十多分鐘,終于再也壓不下去了,只見她張大了嘴忘情的嚶嚀起來,那聲音聽的人無比陶醉,如歌如泣的。


    不多時她纖腰一挺,在半空中繃直顫抖了起來……  楊二牛見宋菲已經結束了,他忙趁著宋菲還沒回過神兒,悄悄的溜下了梯子,免得萬一被她 發現自己在偷看她。


    他剛剛下到地上,忽然身后傳來一聲“喂”,把楊二牛嚇了一大跳。


  當他轉過身一看,原來是打扮的花枝招展的 白鴿,這才松了一口氣。


    “你在人家宋老師屋頂干嘛呢?”白鴿一臉懷疑的問道。


    楊二牛頓時心虛了起來,該不會是被白鴿發現了吧?要是這樣那可就慘了,自己倒是沒什么關系,但是毀了宋菲的名聲就不好了。


    想著他說道:“宋老師家的屋頂瓦被風掀了,然后被吹的生病了,我是來給她看病的。


  另外她老公不在,自己一個弱女子又不能修,所以我就順手幫幫她。


  ”  幸好白鴿根本不在意那個,她來找楊二牛可不是聊這些的,她想再感受一下被捏腳的美妙時刻,于是瞅著楊二牛媚眼如絲的說:“二牛,剛才去衛生室找你,敲了好久的大門都沒反應,現在終于是尋到你了……我的腳現在還有點酸,要不你再給捏捏?”  白鴿講完,她那豐滿的身軀湊到了楊二牛跟前。


    楊二牛忽然想起一件事兒來,于是后退了幾步板著臉道:“ 劉軍是怎么知道的?”  昨天劉軍找自己麻煩之后,他一直有事忙不過來,現在終于可以問清楚了。


    白鴿微微蹙眉道:“我真不是故意的,只是不小心說漏了嘴,哪知道他會如此的沖動啊……不過他并不知道你給我捏腳的事兒,我也永遠不會讓他知道的。


  ”  說著白鴿撒起嬌來:“二牛,你就原諒姐姐這回成不?原諒我嘛……”  楊二牛眼珠子一轉,這個騷娘們看來平常很難得到劉軍的愛撫,要不也不會這般模樣,于是楊二牛想到了一個報復劉軍的辦法……  只聽楊二牛輕哼一聲說:“讓我原諒你也成,不過你要給我辦點事。


  ”  白鴿稍微有點興奮的講道:“你說吧,什么事兒我都辦,包括……”  欲言又止了,畢竟該主動的是楊二牛。


    楊二牛眼里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笑意,他盯著白鴿問道:“你老公是不是在夫妻生活中不和諧?”  白鴿怔了怔,隨即紅著臉 點頭


    “既然是這樣的話,那你幫我透個信兒給他,就說我有辦法讓他重振雄風,金槍不倒。


  ”  白鴿瞪大了眼珠失聲道:“不是吧?你干嘛要幫他呀?這樣你不就……”  其實白鴿想說,把她老公弄好了,你楊二牛還怎么擁有我。


  至于沒說的原因,還是白鴿有所顧忌,畢竟倆人還沒到那份上,她還不是很信任楊二牛。


    楊二牛語氣冰冷的回答白鴿:“這你不用管了,總之透給他就是了。


  ”  白鴿只能連連點頭,然后膩聲道:“你說什么我都答應,那現在能不能給我捏腳了?”  楊二牛知道不給她點甜頭,白鴿是不會聽自己的,正好剛才被宋菲勾起的一團火還沒消,于是笑道:“那走吧,去衛生室給你捏。


  ”  白鴿遲疑了片刻說:“衛生室就不去了吧,我剛從那里回來累死了,前面不是有個竹林嘛,去哪兒就行了。


  ”  楊二牛一眼就看出了白鴿的想法,心里冷笑一聲,隨即點頭同意她的意思。


    等到了地方,楊二牛本以為騷氣十足的白鴿會主動投懷送抱,然而她除了發出舒適的聲音,根本沒有迎合的意思。


  白鴿是在等楊二牛率先開戰,可楊二牛卻一直糾結不已。


    雖然白鴿樣貌身材都是一流的,可要楊二牛主動和她發生點什么,心里總覺得不安。


    于是倆人就這樣僵持著,很快竹林里白鴿舒爽的聲音,立刻壓抑不住的大叫了起來……  就算是白鴿發出如此誘惑的聲音,楊二牛還是克制住了,最后倆人帶著各自的小九九分開了。


    楊二牛望著白鴿走遠,頓時露出了邪笑。


    按照他的計劃,劉軍一旦從白鴿那里得到消息,肯定會來找楊二牛,只要楊二牛信誓旦旦的這么一說,就算他再怎么仇視楊二牛,也一定會為了男人的尊嚴去冒險。


    畢竟白鴿和劉軍倆口子最大的矛盾,就是床上的問題,一向浪蕩騷媚的白鴿,遇上一個兩分鐘就繳槍的男人,怎么可能滿足?于是這就讓楊二牛有機可趁,把她給搞定了。


    而楊二牛老早就聽說,白鴿之前不僅跟村里其它男人傳過風言風語,外村的也有點緋聞。


  楊二牛覺得劉軍要還是個男人,就肯定會不甘心,一定會想辦法把白鴿這只騷蹄子的心拉回來。


    畢竟這么漂亮的媳婦很難找,撒手給別人太不劃算了。


    劉軍為了這事,還專門去縣城里找醫生看過,最終還是沒有找到辦法。


  楊二牛抓住他這個弱點,就很有把握讓劉軍上當。


  到那時,劉軍殘害楊二牛哥哥的仇,他便可以一口氣給算個清楚了!  等楊二牛趕回衛生室,他想那些人應該回去睡了吧,結果快到地方時,看到那群人站在衛生室門口,最前面有一個看起來二十二三的女孩,抱著個 孩子,樣子十分的著急。


    楊二牛眉頭一皺感覺不妙,也不管楊富貴是不是還在生氣,快步走了過去。


  到跟前楊二牛一眼便看到那個也就幾個月大的孩子,不但在女孩兒的懷里沒有發出半點哭聲,而且嘴唇處還有些發白,身為青牛村現任的醫生,楊二牛頓時叫道:“別抱那么緊啊!”  女孩兒可能是覺得孩子有危險,做為一個母親的本能,她只能是將懷里的孩子抱得更緊些。


    這種錯誤的方法,讓楊二牛一陣擔憂,孩子都已經這樣了,怎么能受得起這女孩兒這么大力量的擠壓。


    “快讓他給看看吧,他就是咱們村新來的醫生。


  ”楊富貴也是一臉焦急的說道,不知道這孩子怎么樣了,此時他也是嘆了一口氣,沒有醫生的日子,還真是不好過啊。


    楊二牛不由得瞅了楊富貴一眼,村長楊富貴也望著楊二牛,從他的眼神里已經看出憤怒了,取而代之的是焦慮和請求。


    手里抱著孩子的女人,也是剛剛聽說村里來了醫生,才趕快從家里跑出來的。


  聽村長這么一說,她抬頭看了楊二牛一眼,沒又再多說什么,趕忙將自己懷里的孩子送了出去。


    孩子一入楊二牛的手,他便感覺有些不太對勁兒了,關切的心讓他忘記了還有這么多人在場,直接皺著眉頭問道:“這孩子多長時間沒喂奶了?” 嫂子 夏潔是個身高一米七的極品美女,驚人長腿,皮膚白嫩,舉止言談溫柔體貼,渾身都散發著一種成熟的韻味。


  自打 徐強幾天前住進他哥 徐平家,見到這位嫂子的第一眼,就深深的被迷住了,雖然他嘴里都是嫂子,嫂子的叫著,內心里卻滿滿的歪心思。


  尤其到了晚上隱約聽到,從他們臥室里傳出來夏潔發出的那聲音,徐強恨不得自己有隱形的超能力,潛入到嫂子的床邊,看看她和他哥恩愛是什么樣子的。


  就在今天早上,徐強鼓搗他哥家電腦時,意外的發現電腦里面有個監控程序。


  監控攝像頭竟然是放在哥哥徐平和潔嫂的臥室的,而且正對著他們的那張大床,當時床上還放著他潔嫂換下來的蕾絲鏤空月匈衣。


  這個發現徐強別提有多興奮,因為他大學的專業就是計算機軟件開發,既然這個攝像頭是對著哥哥嫂子的房間,他完全可以把程序下載到自己的手機上,這樣不就可以看到他們是怎么辦事的么?雖然夏潔是他哥的老婆,自己還是來投奔徐平尋求一份好生計的,不應該有這些想法,但怎奈夏潔太吸引人,徐強根本控制不住。


  因此,等哥哥和嫂子都去上班了,他就再次打開電腦,用手機下載了一個遠程監控程序,綁定在了臥室的監控上,就等著晚上看監控直播了。


  終于熬到了晚飯后,徐強迫不及待的回了房間,躺在床上打開了手機。


  此刻看著手機上顯示的畫面徐強無比的激動,因為他剛才看到潔嫂去洗澡了,在洗澡之前,哥哥和嫂子已經說好,等下要好好的恩愛一回。


  沒過多久,在徐強的期待下,潔嫂那高挑的身影就出現在了畫面當中。


  雖然她還穿著保守的浴衣,但來到房間以后,她就毫無顧慮的把浴衣脫了下來,頓時間,徐強朝思暮想的嫂子,那一片風景頓時展現了出來。


  這一幕,讓徐強眼睛都瞪直了。


  那纖細的小蠻腰沒有絲毫的贅肉,就跟十八九歲的少女一樣,哪里像個即將奔三的女人啊!那高傲之處格外飽滿,徐強估計一只手都包裹不住。


  果然和別人所說中的一樣,這種溫柔賢惠的女人,身材其實都很火辣,只有她脫了衣服,徐強才能真正見識了。


  見老婆脫了以后,有些發福的徐平嘿嘿一笑,來到了夏潔身旁,一把手伸了過去。


  徐強的想法此刻得到了確認,潔嫂那里一只手確實包裹不過來。


  由于兩個人剛才都說好要玩,夏潔極其的配合,被徐平觸碰到的時候,她就一臉舒服的享受了起來,緊接著,就開始回應著對方。


  這一弄,徐平就像是被打了雞血一樣,立馬就開始忍不住的過去解夏潔的扣子,沒有幾下,夏潔就被徐平給脫了個干干凈凈。


  頃刻間,潔嫂的身子,就完完整整的浮現在了徐強的眼前,毫無掩蓋的完美身子,徐強只感覺體內的火頓時爆發了。


  隨后,兩人就來到床上開始纏綿了起來。


  看著床上哥哥嫂子的身子,徐強血脈噴張,因為他發現潔嫂不僅身材好的不像話,就連浴望也十分的強烈,她竟然比徐平還要主動,這根本不像是外表溫柔的嫂子。


  不過徐強非常喜歡,因為他發現潔嫂的技術特別的好,這還沒有開始呢,已經讓徐平感覺很舒服的樣子。


  這不由得讓徐強想,如果是潔嫂給自己這樣,那會舒服成啥樣?接著,差不多五分鐘,兩人就開始進入主題。


  竟然是潔嫂主動,看的徐強目瞪口呆,死死盯著坐在徐平身上的潔嫂,以及她那因為舒服露出享受之色的臉龐,徐強只感覺下面有強烈的反應,隨著潔嫂的動作,徐強不斷的吞咽口水。


  然而讓徐強咋都想不到的是,面對這樣一個極品老婆,不到兩分鐘,徐平竟然結束了。


  徐強頓時一陣尷尬,這也太快了吧,女人可是三十如狼啊,就這么幾下,別說是解渴了,恐怕完全不夠舒服吧!徐強看著屏幕,心中暗罵自己的這個哥哥徐平沒用,要是自己的話,必須得大戰三十回合,以潔嫂的勁兒,都得喊“爸爸”才行!不過自己這位哥哥 不行似乎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了,在結束以后,徐平就跑到洗手間里去了。


  看到這徐強心里別提有多失望,他才剛剛欣賞到潔嫂的身子和她在床上的一面啊,現在徐平去洗澡,潔嫂肯定也得穿衣服了。


  不過接下來,等徐強想把手機給關了的時候,監控里潔嫂的表現,卻讓他震驚了。


  只見潔嫂壓根就沒有去穿衣服,她看了看走進浴室里的徐平,就躺在床上,用手伸向了她那片徐強最渴望的地方。


  徐強激動了起來,看來還沒有結束,而更讓他覺得興奮的是,他因為激動無意間點了下軟件,竟然發現徐平這個攝像頭竟然可以調整焦距。


  這不就是說,他可以把畫面放大么?這個重大的發現,讓徐強心里興奮的沒差點叫起來,暗想自己的好哥哥也太為自己著想了,不僅在他臥室裝了監控裝置,還竟然裝了可以調焦距的攝像頭。


  接著,他趕緊的角度調到最大,要說剛才潔嫂那些關鍵部位,徐強看的并不清晰,但現在就像是高清的一樣,他能輕松看到潔嫂的那個絕美之地。


  他估計就算徐平趴在潔嫂雙腿那里,也不一定比自己看的清楚。


  徐強有些想不通徐平為啥在自己臥室里裝攝像頭,而且還裝了一個可以調焦距的,但是能如此近距離看潔嫂做這種事情,有著前所未有的刺激,徐強哪顧得上想別的?眼睛盯著手機畫面,差點沒把腦袋鉆進手機屏幕里。


  隨著潔嫂(夾逼自慰)的動作和聲音,徐強的身體也開始發生了變化,只覺得小肚子里火燒火燎的,小腹下邊更是反應強烈,接著,他把手放了過去。


  跟著潔嫂的節奏一起開始。


  潔嫂大概紓解了十分鐘,隨著她一聲舒服的大叫聲,就停了下來。


  這時潔嫂滿臉朝紅,不過當她用衛生紙擦拭時,卻深深嘆了口氣,很明顯,無論是徐平還是自己安慰,她都是沒有得到該有的滿足。


  她需要一個真正的男人!聽到了潔嫂的那一聲嘆息,徐強心里就有一股沖動,那就是自己跑過去,告訴潔嫂,徐平不行,但他身強力壯,可以滿足她,讓她很舒服,嘗到真正男人的滋味。


  但他沒敢去,先不說潔嫂愿不愿意和他,就憑夏潔是自己的嫂子,徐強就不能越界。


  而且,他來臨江市,其實是因為女友 林雪整天催著他趕緊找工作,徐強也想著自己盡快有個著落,等林雪畢業了,好把林雪也接到臨江市來。


  所以,目前對他來說最重要的還是找工作,其他的事情不能多想,更別說和自己哥哥的老婆那啥了,這是萬萬不行的。


  他現在必須把找到好的工作放在第一位,這樣才能對得起自己的女朋友林雪,也能對得起對他那么照顧的徐平。


  
https://twukiluftgrhbresf.weebly.com/8913734.html
https://twqwasdzcc.weebly.com/3378303.html
https://twfgfgsdfvcsg.weebly.com/1477236.html
https://twghrwseadsd.weebly.com/3930025.html
https://twkgjhutnk.weebly.com/6888861.html
https://twdfgewrugbnnfgdfg.weebly.com/481035.html
https://twgthrtwefvdxcgf.weebly.com/189154.html
https://twfgtyhujik.weebly.com/2510347.html
https://twlkjiouljkhgui.weebly.com/1977372.html
https://twerqfdsdzc.weebly.com/4482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