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情趣內衣黑絲 >

dvaj 268

dvaj 268


東方 女人跟西方女人不一樣,東方女人相對比較保守,這也正是讓 杰尼迷戀的地方, 張欣能夠為了自己做到這一步已經很不錯了。


  再說了,張欣的手指修長纖細,她愿意用手指幫自己解決也很不錯。


  “那也不錯,而且我愛你,我相信遲早有一天,你會答應的。


  ”杰尼雖然跟張欣認識時間不長,但已經能夠肯定自己的感情了,他是真的喜歡上了張欣,要是張欣愿意的話,他也愿意按照東方人的傳統,給(玉米地做爰全過程)張欣一個家庭。


  只不過他知道現在說這些肯定會嚇到張欣的,所以才準備慢慢來。


  男人的花言巧語張欣聽過不少,聽到杰尼這么說,她也沒有太當真,只不過依然有點感動。


  沖著杰尼說了一句謝謝,便伸出手開始幫著杰尼解皮帶。


  很快,那里便跳躍了出來,杰尼的尺寸她是知道的,可就算是這樣,依然還是再次驚到了張欣。


  張欣嘗試著小心的觸碰了一下,杰尼便一陣吸氣,那個地方就好像被刺激到了似的,還調皮的跳躍了一下。


  那可愛的樣子讓張欣也有了興趣,也沒有急著直接開始,而是握在手里感受了一番。


  跟看到的還是有區別的,張欣真的用手捂住之后,才發現那種大眼睛超出了自己的想象。


  “呼,張欣,你的手真滑。


  ”杰尼驚喜的發現,被張欣握著都這么有感覺,那種從骨子里蔓延出來的舒適感,讓他恨不得直接將張欣壓倒。


  幾乎是用盡了全部的忍耐,杰尼才放棄了這種想法,湛藍的眼睛有些泛紅,炙熱的盯著張欣。


  張欣的俏臉刷的一下就紅了,這才意識到自己做了什么事情,急忙低下頭不敢對上杰尼的目光。


  為了盡快結束這種尷尬的狀態,張欣開始認真起來,速度也開始一點點的加快。


  以前她幫李偉也這么做過,幾乎用不了多少時間就可以結束了。


  可這一次,張欣的手跟胳膊都開始酸疼了,杰尼卻依然還沒有要結束的意思,剛開始的那種好奇已經沒有了,張欣此刻只剩下驚訝于杰尼居然能夠堅持這么長時間,以及什么時候才能結束。


  “是不是累了,你再加把勁兒,我使勁,盡量快一點……”張欣羞澀的點了點頭。


  就這盡量快一點,她不敢想象,杰尼的正常速度會有多夸張,要是真的跟杰尼做的話,自己應該也會很滿足吧!“啊,寶貝,你太棒了,我太舒服了!” 就在張欣心猿意馬的時候,杰尼終于一陣咆哮, 身體使勁的顫抖了起來,差點嚇到蘇雪……一切結束之后,杰尼將張欣緊緊的摟在了懷里。


  “謝謝你寶貝,我太愛你了!”感受著杰尼那炙熱的身體,因為剛才的運動,有點汗淋淋的感覺,張欣 原本是很排斥的,卻在這一刻莫名的感覺到幸福。


  “應該是我說謝謝才是!”張欣原本想要拒絕杰尼的這種接近的,可是在這一刻,卻有點不好拒絕,甚至有點迷戀了。


  倆人就這么蜷縮在床上,過了許久之后,張欣才掙扎著起身。


  “對不起,我要回去了!”家里還有 孩子,孩子半夜還要吃,再說她也不放心將孩子放在家里讓 保姆帶著。


  “好,我送你回去!”杰尼知道張欣擔心孩子,也沒有挽留,將張欣剛才用來給自己釋放的小手拉過來親吻了一下,這才幫著張欣將衣服從地上撿起來……“這個……”之前張欣沒有留意到,此刻才發現裙子居然被撕破了,根本就沒辦法穿。


  “沒關系,穿我的吧!”說話間,杰尼已經將自己的外套脫下來了,因為杰尼身材高大的原因,他的外套剛好在張欣的大腿部位,穿上之后只要不仔細看,還以為張欣穿著超短褲。


  張欣羞澀的點了點頭,將杰尼的外套穿上,好在杰尼還穿著襯衫,不至于光著膀子出去。


  杰尼的車子就停在酒店外面,張欣出去之后直接上了杰尼的車,杰尼直接將張欣送到了她們家樓下。


  “趕緊上去吧,回去之后給打打電話報平安,大半夜的,你家還有保姆,我不方便進去。


  ”來中國時間長了,杰尼對于中國的人情世故還是有些了解的,雖然他特別想去張欣家里坐坐,可還是忍住了。


  張欣感激的看了一眼杰尼,她原本還有些擔心杰尼會提出過分的要求,讓她為難呢。


  “謝謝你,改天我請你吃飯。


  ”杰尼的眼睛亮了,那是不是意味著,他也有理由來找張欣了。


  “好,如果是你親手做的,我會更開心!”這個要求對于張欣來說沒有難度,張欣的做飯技術還算不錯,請杰尼吃飯也沒有壓力。


  在杰尼的注視下,張欣進了電梯,很快,電梯便到了她們家那層。


  張欣原本是想要敲門的,但想到現在也不早了,保姆跟孩子應該早就睡了,要是把孩子驚醒了又要哭鬧,張欣便小心翼翼的走到門口,拿出鑰匙將 房間門打開。


  進門的時候也沒有開燈,躡手躡腳的將拖鞋換上,然后才走了進去。


  可就在她走到客廳的時候,突然聽到孩子的房間里傳來了聲音,張欣以為孩子又鬧了,保姆抱著孩子又在唱那種她聽不懂的歌謠呢。


  于是便朝著房間那邊走了過去,想去看看究竟怎么回事。


  可越走張欣越是覺得不對勁,因為那種聲音太過怪異了,就好像男女做那事時發生的聲音,而且一點壓抑都沒有,聲音很大,很夸張的那種。


  等到張欣走到房間門口的時候,她幾乎已經可以肯定了,的確是做那事發出的聲音。


  而這個房間里沒有其他人,除了保姆之外,她想不到還有誰會發出這種聲音,可保姆一個人也不可能發出這種聲音呀,那就只有一種可能……一想到這里,張欣便不能忍受了,幾乎毫不猶豫的,直接一腳,便將房間門踢開,黑暗中,一聲尖叫,一個人猛地從床上下來站在地上,赤身裸體的樣子,警惕的看著門口。


  “你是誰?”看到這一幕之后,張欣的臉色就變了。


  她下意識的看了一眼旁邊的嬰兒床,發出這么大的動靜,孩子居然也沒有醒來,頓時便緊張起來了。


  親自看孩子這么久,張欣對自己的孩子已經很了解了,嬰兒的睡眠很淺,平時跟她一起睡的時候,只要她翻個身孩子都會感覺到。


  啪的一聲,房間里的燈被張欣打開。


  “啊!”床上的保姆一聲尖叫,急忙將毯子拿過來蓋住了自己的身體。


  而地上站著的那個男人卻在看到張欣的時候眼神就亮了。


  張欣長得很漂亮,皮膚很白,身材也很苗條,可以說,跟 玲姐根本就是兩個極端,真要是比起來,玲姐連張欣的一根腳趾頭都比不上。


  難道之所以愿意跟玲姐保持關系,就是因為玲姐的臉蛋跟身材都不錯,可在看到張欣之后,男人瞬間就在心底將玲姐踩進了塵埃里。


  “張欣,你怎么回來了?”玲姐在看到張欣朝著孩子跑過去的時候便已經變了臉色,可以說比之前偷情被發現還有難看。


  “這里是我的家,難道我不能回來嗎?”張欣沒有理會玲姐的質問,此刻她的心思全部都在孩子的身上。


  甚至她能夠感覺到那個男人看向她是那猥瑣的目光,在這一刻也沒有時間去考慮,她的心里只有孩子。


  孩子看起來睡得正香,像是什么事情都沒有似的。


  “孩子睡著了!”玲姐有些緊張的跟張欣解釋到,然后迅速的穿上了衣服。


  張欣將孩子抱在懷里,在孩子肉嘟嘟的臉上摸了摸,甚至將他的身體小心的搖晃了幾次,可孩子依然在睡,一點都沒有醒來的意思。


  這反常的反應,讓張欣瞬間就開始疑惑起來。


  “怎么可能,小孩子怎么會睡得這么熟?你是不是把孩子怎么樣了?”張欣變得緊張起來,手上的力度也加大了,使勁的搖晃著孩子,可孩子依然一動不動,張欣開始緊張起來了,甚至用手在孩子的鼻子下面試探了一下,孩子的呼吸有些微弱,但卻不是沒有,這讓張欣懸著的心稍微的放下了一點。


  “沒有呀,可能是太瞌睡了吧!”張欣明顯的感覺到玲姐的眼神有些閃爍,意識到不對之后,突然想到了一個可能。


  “你是不是 給孩子吃了什么東西?”玲姐一個哆嗦,下意識的搖頭,可正是因為這種反常的慌亂,讓張欣的臉沉了下來。


  “告訴我,你給孩子吃了什么?”張欣近乎奔潰,今晚發生的一系列事情,本來讓她已經快要承受不住了,此刻,再次面對接著而來的打擊,瞬間就成了壓死駱駝的最后一根稻草了。


  “我,我什么都沒有給孩子吃。


  ”玲姐拳頭攥在一起,一雙眼睛來回的閃爍,根本就不敢對上張欣的目光。


  “好,既然你不愿意說,那我就報警,到時候讓警察來問吧!”張欣覺得自己真的太善良了,善良到連家里的保姆都敢欺負她,她決定收起這該死的善良,讓作惡的人得到應有的懲罰。


  “行了,至于嗎,不就是給吃了一點安眠藥嗎,那么一點,也不會有什么的,等藥效過了就會醒來,有必要大驚小怪嗎?”就在這個時候,站在地上的男人開口了。


  “什么,你居然給孩子吃了安眠藥,他才幾個月大,你居然給孩子吃安眠藥,你這是要害死我兒子呀!”剛好這個時候玲姐朝著她走了過來,張欣幾乎沒有猶豫,沖著玲姐就是一個耳光。


   “這愿不愿意他都得有份工作,你說他眼睛能恢復,那得什么時候,一年半載還好說,十年八年的,難不成你要養他一輩子?大小伙子的,只是看不見而已,又不是不能自力更生。


  ”  其實葉紫的話沒錯,我雖然眼睛不好使,但也得自己養活自己。


    要是能掙多點錢就更好了,可以替女叟子分擔一下,說不定哪天我能撐起這個家,讓女叟子她們過上好日子呢!中午,女叟子做了一頓豐盛的午飯,也 讓我跟葉紫互相認識了一下。


    葉紫這個女人我之前聽女叟子提起過,她是我女叟子的閨蜜離過一次婚,典型的單身富婆,只不過她比一般的富婆更優質。


    女叟子說她要在這住幾天,我倒無所謂。


    只不過我沒想到她這人竟這么隨意,直接穿著一件吊帶絲綢睡裙就出來吃飯,一頭大波浪的秀發別到一邊,修白的大腿從齊膝的下擺露了出來。


    她坐在我對面,這時我才發現她眼角有顆紅痣,這樣的女人既聰明又風馬蚤多情。


    但不得不說,葉紫確實很有魅力,跟女叟子這種柔順溫婉型截然不同,舉手投足間都充滿了十足的女人味。


    她夾了一根烤腸,嫵媚朝我 笑了笑,“ 蘇瑤,你們家的腸都這么大?”  我臉上一熱,這個暗示我怎會聽不明白,但女叟子似乎沒聽懂她的意思,“大嗎?還行吧,你可以切小塊吃。


  ”  “我比較喜歡整根咬。


  ”  說著媚眼帶笑瞥了我一眼,隨即紅唇輕咬,不料烤腸里的醬汁濺了出來,沾到她臉上。


    她用拇指擦掉,便伸出舌尖舌忝了舌忝拇指,一時間我看愣了,比起面前的美食,她給我的感覺更秀色可餐。


    葉紫抬眼看向我,我裝作若無其事地用餐,她開口道,“正帥哥,有沒有興趣來我店里工作,工資高,而且……”  她用腳故意足曾了足曾我的小腿,一副意味深長的模樣,“待遇福利好。


  ”  “什么工作適合我這樣的人。


  ”她的腳很滑,撩得我心癢癢的。


    “催乳師。


  ”她輕笑道。


    我佯裝一臉驚訝,“我一個男的還能當催乳師?”  “這有什么不可以的,你看不見,客人又不介意當然可以,我那里正缺你這樣的帥小伙,而且……”  她 媚眼如絲看著我,突然用腳尖輕碰一下我那里,“只要你過來,我親自手把手 教你


  ”  我喉嚨發緊,這女人就不能好好說話嗎。


    女叟子見我半天沒說話,以為我不愿意,便說道:“葉紫,他可能不喜歡這種工作。


  ”  “哎呀,那太可惜了,你小叔子資質這么優秀,本來我打算給他開底薪一萬的,努力點加上提成一個月好歹有個兩三萬。


  ”葉紫一臉惋惜道。


    “我干。


  ”薪資這么豐厚,說不動心是假的,而且我現在缺錢,便毫不猶豫答應了。


    “好。


  ”葉紫嘴角上揚,笑了笑,“我就知道你會答應的。


  ”  葉紫讓我一個星期后再上崗,而這個星期內她都會對我進行培訓。


    晚上,女叟子端著一杯女乃送到房間給我,卻沒有立刻走,站在我面前一副谷欠言又止的模樣。


    “女叟子,還有什么事嗎?”我問道。


    女叟子穿的睡衣有點透明,美妙豐盈的身體被睡衣朦朧地遮蓋著,風景若隱若現,讓我移不開眼。


    女叟子吶吶開口道,“阿正,其實你不用勉強自己,我聽葉紫說那工作挺辛苦的。


  ”  摸月匈還辛苦?催乳師應該是這世界上最幸福的工作吧。


    “沒事。


  ”我一臉輕松道,“這份工作挺好的,而且我不想一天到晚閑在家里,再說了,女叟子一個人養家也不容易。


  ”  一提到這,女叟子臉上添了一份惆悵,隨即讓我早些休息就回房了。


    我正在喝女乃,葉紫突然走了進來。


    “你女叟子的女乃好喝嗎?”突如其來的聲音嚇得我嘴里的一口女乃飆了出來,卻惹得她眉開眼笑。


  這一笑百媚,嗔怪的話頓時說不出口,我不慌不忙地解釋道,“這是 牛女乃


  ”  “我剛剛看見蘇瑤擠了女乃,就端進你房間了。


  ”  她見我一臉緊張,便笑了笑,“蘇瑤不知道聽誰說喝人女乃可以治療眼疾,就把自己的女乃擠給你喝了。


  ”  “哦,是嗎?”我有些慌,試圖辯解道,“女叟子說了這是牛女乃,喝了有利于眼睛恢復。


  ”  “騙子。


  ”葉紫突然靠近我,用指尖擦過我嘴角的女乃漬,放進口中,隨即在我耳邊呵氣道,“牛女乃跟人女乃味道能一樣嗎,裝傻充愣的小騙子。


  ”  我耳根一麻,失了魂般被她牽到床邊,她坐到床上褪去了睡裙,拉起我的手,將它放到她的綿車欠處,紅唇輕啟道,“來,我們開始吧。


  ”  “你,你要干什么?”我臉上一熱,心若擂鼓。


    “教你催乳呀。


  ”葉紫湊了過來,揶揄道,“怎么,你還害羞呀。


  ”  兩人近在咫尺,她眼角的紅痣仿佛能攝魂勾魄,迷人的體香縈繞鼻尖,妖嬈的身姿更是惹得我渾身一緊。


    這女人簡直就是妖精!  “太…突然了,有點措手不及。


  ”不知道因為是緊張還是興奮,我說話竟有些口齒不伶俐。


    她笑了笑,“習慣就好。


  ”  說著便平躺了下來,拉著我的手按了上去,“記住這些位置,你用拇指,食指和中指的指腹面,順乳腺管縱向來回按摩。


  ”  我按照她所說的方式,開始給她進行按摩,我雙手不禁微微顫抖,那細膩柔車欠的彈性,讓我有些頭暈目眩。


    “嗯——”葉紫嚶嚀了一聲,舒服地瞇了瞇眼,“位置找得挺準的,就是力氣小了點。


  ”  如她所愿,我加重了一些力道,她隨即回應了起來“啊——這個力道正好,嗯——對,就是這樣,嗯——。


  ”  也不知道她是舒服還是故意的發出那種聲音,害得我一身燥熱,下面更是難受的厲害。


    簡直就是折磨!  我停了下來,轉身尷尬咳了一聲道,“葉姐,你能不能別發出那種聲音啊。


  ”  “不能。


  ”葉紫繞到我面前,媚眼如絲地瞥了我那里一眼,調侃道:  “原來小家伙都變成大家伙了,定力還是差了點,憋著你也難受,要不要我幫你?”說著便步步逼近。


  “別,葉姐。


  ”話音一落,我整個人被推倒在床上,葉紫便攀附上來,邪魅地笑了笑,“別什么別呀,你不是難受嗎,我可以幫你呀。


  ”我撐起身子一看,才見識到什么叫香艷絕倫。


    只見她伏低著身子,紅唇輕啟,咬住了拉鏈,輕輕往下一拉。


    褲鏈被拉開了!  “你…你在干什么?”我明知故問,眼睛始終無神地看著她,這種關頭不能露餡,否則功虧一簣。


    “幫你呀——”她的聲音都變得更撩人了。


    我渾身躁熱得不行,只覺得額頭上的青筋突突地跳。


    媽的,這女人真是要命!不辦了她,簡直對不起她了!就在她解開扣子那一刻,我猛地將她扯了上來,翻身 把她壓在了身下。


  葉紫笑得花枝亂顫,媚眼如絲。


    突然我猛地警醒過來,我要真辦了她,她跟女叟子一說,那我在女叟子面前辛辛苦苦塑立好的形象豈不是全毀了,這可不行,我趕緊把她推開了。


    “都這樣了,你還真能忍。


  ”葉紫瞥了一眼我身下的挺立,坐了起來,“算你通過考驗了,明天開始進入正式培訓。


  ”  我趕緊起身,有點不明所以,“什么考驗?”  “男人當催乳師首備的一點就是要克制得住自己的谷欠望,你沒有讓我失望,我的店就需要你這種人才。


  ”葉紫道。


    我感覺自己被耍了,沒好氣道,“那要是剛才我經不住讠秀.惑呢?”  “那就水到渠成,一夜春宵唄,不過嘛…”她挑眉看了我一眼,“你會失去這份工作,畢竟,這崗位招人得嚴格。


  ”  好險!我松了口氣,還好自己定力足,不然差點丟了一份高薪工作。


    葉紫突然向我湊近,用指尖輕輕滑過我的臉頰,“剛剛教你的學會了沒?嗯?”  兩人近在咫尺,嘴唇幾乎都能親上了。


    媽蛋,這女人凈挑事,簡直就是妖精!  要不是看在女叟子面子上,我早就把她推倒了。


    “沒呢,要不再來一次,我肯定能學會。


  ”我故意說道,想多揩點油。


    葉紫忽然嫵媚一笑,“那今晚別睡太早,晚上十點記得來你女叟子房間,有福利喲——”  十點有福利?  葉紫撩得我一身火便離開了,我惦記著她剛剛的話,到底是什么福利,激動得想睡也睡不著。


    左等右等,終于到了十點,我悄悄走到女叟子房間門口,突然聽到房間里傳出時斷時續的輕哼聲,還有葉紫那個女人的笑聲。


  (老板和我在辦公室愛愛)  我滴天,這是在干什么?難道這就是她說的福利? 我腦海中禁不住有些浮想聯翩,發了瘋般想看,可門關得死死的,讓我像被貓爪子撓一樣難受。


    突然我想起一個事,趕忙跑回自己房間。


    以前我無意間發現,在靠床墻上掛著一張風景畫,畫后面有一個小洞,剛好可以看到女叟子房間!  頃刻間我腦海中的邪念越來越強烈了!  我把畫拿了下來,露出一個小洞,女叟子房間的低喘聲立馬傳了過來,我狠咽了口唾沫,睜大眼湊了上去,頓時看到了無比香艷刺激的畫面。


  
https://twjkiohfg.weebly.com/8541501.html
https://twmyufhgl.weebly.com/7366562.html
https://twsxcdearf.weebly.com/2983599.html
https://twqwerasadzxc.weebly.com/7789175.html
https://twhjtyhdfgsdfh.weebly.com/4385784.html
https://twqwasdzcc.weebly.com/7971606.html
https://xiaomifengok.weebly.com/2308674.html
https://twuiojmgnmg.weebly.com/7019937.html
https://twiuyjhkbmjk.weebly.com/5514701.html
https://twkjhiuhkio.weebly.com/582396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