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跳蛋有什么用 >

トリプル 癡女 下半身 ハーレム 3 點 責め

トリプル 癡女 下半身 ハーレム 3 點 責め


  閱讀提示:我也清楚地知道這條 內褲是我曾經陪 妹妹一起買的。


  她的內褲應該是在她的房間才對,可是現在突然出現 在我床上多少有點 不對勁


  我就不由自主的開始 瞎想起來,妹妹離婚已經很長時間了,她會不會和我的老公……  查看更多網友 口述>>  我是一個32歲的女人,在一家花瓶廠工作, 丈夫是一個廣告公司的部門主任。


  去年6月妹妹來到了我家她今年28歲,她已經和丈夫離婚很少長時間了。


    由于手上并沒有多少錢,我讓她暫時先住在我的家中,因為上海租房子很貴的。


    很快我的丈夫就安排她到他所在的廣告公司工作,因為我妹妹懂得一點計算機所以就做起了文員。


    下午下班妹妹提前回家做飯,這樣子過的也挺好。


  但是上個月我工作回來丈夫不在家,我就躺在床上休息了一會,由于床上很長時間沒有收拾過多少有點亂。


    因此我就爬起來想把床上的衣服疊起來。


  這時候一件女式內褲出現在我的眼前,我清楚的知道這不是我的內褲。


  口述:我和老公的床上有 妹妹的內褲  我也清楚地知道這條內褲是我曾經陪妹妹一起買的。


  她的內褲應該是在她的房間才對,可是現在突然出現在我的床上多少有點不對勁。


    我就不由自主的開始瞎想起來,妹妹離婚已經很(三個男人輪流插我一夜短文)長時間了,她會不會和我的老公……真是不敢想象。


  接下來的幾天我發現妹妹不會提前回來做飯了。


    妹妹每次都是和丈夫一起進進出出。


  我一天晚上問丈夫是不是應該讓我妹妹出去住了,她現在已經有工作了,足以支付租房所用的費用了。


    但是我的建議被丈夫果斷的拒絕了,他說一個單身女人住在外面不安全,況且我們家也有空房間,為什么還要讓她出去花錢呢?他還說我這個當姐姐的怎么能這樣對自己的妹妹?我被問的啞口無言。


    我也曾懷疑過會不會是丈夫收干凈的衣服時收錯了,當我再次尋找那條內褲的時候已經找不到了。


    后來和妹妹一起出去洗澡我才發現,那條內褲已經穿在她的身上了。


  我最近看丈夫和我的妹妹眉來眼去的很不對勁,但是我也沒有辦法直接問他們。


  口述:我和老公的床上有妹妹的內褲  還有那條內褲我怎么好意思向妹妹開口問明白呢?  情感解答:  你的問題確實有一點棘手。


  從你的傾訴中我也看出了不對勁的地方。


  你妹妹的內褲會出現在你們的床上?真的是不瞎想都不可能。


    我理解你現在的處境,確實是很為難。


  我建議你還是不要把事情挑明了。


  因為畢竟她是你的妹妹。


    即使你丈夫和她發生關系是事實你又能怎樣?所以為今之計就是趕快讓你的妹妹搬出去住,然后就是對你的老公進行嚴加的勘察。


    證實一下事實是不是像你說的那樣如果事實果真像你說的那樣,我建議你這樣的男人必須好好修理一番。


    男人偷腥的事情很多很多,和你的妹妹搞在一起就更嚴重了。


  所以你要想盡辦法懲治他,如果他惡習難改,那么你就可以考慮一下離婚了。


    因為這樣的男人留在家中就是個禍害。


  希望你可以想清楚,千萬不要意氣用事。


  畢竟你現在不能一口斷定你的妹妹和你的丈夫真的有染。


  口述:我和老公的床上有妹妹的內褲  當然我也不愿意看到事實最后真的是這樣。


  如果假設成立那么以上所說的辦法就要必須被實施了。


    查看更多網友口述>>  更多精彩內容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而且這飲料中勾兌了大量的SSS型蒼蠅水,一般下藥,只要滴上幾滴就可以了,這樣的濃度顯然是一瓶都放飲料里了,現在 柳如眉喝了大半瓶,已經神志不清了。


  這樣SSS型的,要是找不到男人解決,身體可是要廢掉的。


  賈魚咬了咬牙,雖然他不愿乘人之危,但要是不幫忙,柳如眉的欲火發泄不掉,會撕爛自己的皮膚,甚至是血肉,那樣一個絕世美人就香消玉損了。


  賈魚不愿意看到這種事情,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賈魚覺得自己義不容辭。


  刺啦!柳如眉把最后一件小衣服扯掉,撲倒在賈魚身上,奮力親吻著賈魚,嬌軀一個勁的往賈魚身上貼。


  “ 大姐!我就帶來一件衣服!別扯了,扯壞了我沒的換了!大姐你先等一等!”柔軟的觸感讓賈魚沉淪,但他卻努力掙脫出來,掏出磚頭一樣的手機放好位置,開始錄像。


  “救命啊!不好啦!強奸婦男啦!”賈魚大喊大叫,但很快就被柳如眉勢頭的壓在身下,性感的紅唇堵住了他的嘴巴。


  一晚上,基本上沒有停歇,直到外面傳來了雞叫聲……兩人最后停下,柳如眉也癱軟的倒在了賈魚的懷里,俏美的臉蛋沾染著紅暈,極為的誘人。


  賈魚得空呼出口氣,滿身被咬的,掐的,一塊青一塊紫的,不過他整個人 像是得到了無線的升華,那種感覺像是羽化成仙最后進入了天堂一般,別提多美妙了。


  呼呼……賈魚美美的嘆了口氣,他早就不是初哥了,也是老司機了,但目前為止,經歷過的女人只有柳如眉最好。


  主要是在藥物的刺激下,能夠放得開,給了賈魚極大的滿足。


  又過了兩個小時,天光有些大亮了。


  忽的,一陣手機鬧鈴聲響了起來。


  柳如眉睡意惺忪的起身,抓了抓頭發,像是在摸索什么,旁邊一只手把她的手機遞了過去。


  柳如眉接過手機關了鬧鐘,說道:“謝謝。


  ”不過她剛說完,就驚愕的發現,自己竟然是果著身子,嬌軀上還有草莓印,而她回過頭,卻發現一個男人和她睡在一張床上,并且那男的也是什么都沒穿。


  柳如眉愣了三秒鐘,接著張開小嘴,發出一聲尖叫:“啊……流氓……”“死道破!”賈魚做了個暫停的手勢說:“咱們倆當中是有個流氓,但不是我,是你。


  ”“去死!”柳如眉直接抓過被單,把自己身子裹住,隨后抓起自己的內衣和外罩跑到衛生間,看著大腿和臀部的青紫,氣的她牙齒咬的咯咯響。


  尤其是渾身像是散了架一樣,無力至極且極為的酸痛。


  很快穿好衣服,柳如眉從衛生間走出來,見賈魚也已經穿戴好了,玉手抓過電話,按了110三個鍵。


  “大姐,你可要想好了!強奸可是要判刑的!”賈魚搶過電話,著急的說道。


  “廢話!我就是要把你送進監獄!而且我告訴你,我不會讓法律判你死刑的,判死刑簡直太便宜你了,我要判你無期徒刑,讓你一生都在監獄中失去自由的煎熬~!”柳如眉惡狠狠地咬著牙,眼角卻帶著淚痕。


  她的第一次啊,就這樣不明不白的丟了。


  我擦,這大妞兒還真狠啊!搞得好像法院是她家開的似的,她說判無期就無期?賈魚一咧嘴:“大姐,你先冷靜冷靜,既然 你也知道,強奸是坐牢,那我就放心了!”“你放心什么?”柳如眉咬牙切齒的問,恨不能把這個仇人嚼成碎渣,這個人渣。


  “我有證據呀。


  ”賈魚說著把自己的磚頭電話拿過來,放出一段視頻給柳如眉看。


  只見畫面中,她緊緊地抱著賈魚,一邊親吻還一邊撕扯賈魚的衣服,最后將賈魚給推倒,又撤掉那礙事的大褲衩,最后騎坐在了賈魚身上。


  男人‘奮力掙扎’無效,仰頭看天,無助的哭訴喊道:“救命啊!強奸婦男了!誰來管一管,誰來救一救我啊,誰要是救我,我愿意……愿意以身相許……”接著,他的聲音就被強烈的壓制下去……而壓制他的,正是柳如眉烈焰般的紅唇。


  播放了差不多二十分鐘,柳如眉在這二十分鐘整個石華了,嘴唇顫抖,臉色蒼白,說不出一句話來。


  賈魚笑著把視頻關掉,因為二十分鐘以后,就是他開始主動,反向壓制了。


  “好了,你現在可以報警了。


  ”賈魚把磚頭電話揣進了懷里,那意思是保留證據,還煞有其事的問:“柳 鎮長,你剛才說了,強奸得判無期?”“你……滾開!”柳如眉面色慘白的說了一句,隨后轉過身去,掀開被子,抽出原本雪白的床單,只是現在這雪白的床單上,沾染了兩朵梅花圖案的血跡。


  “柳鎮長,沒想到你竟然是……”賈魚撓撓頭,看著那血跡有些尷尬。


  “我不是!我不是!”柳如眉回頭狠狠瞪著他。


  賈魚還想逗她兩句,但見她眼眶濕潤起來,晶瑩的淚珠滑落。


  賈魚心里一軟,覺得自己太過分了,得了便宜還賣乖,自己真操蛋啊!“如眉,你放心,大不了我娶你,我負責還不行么,剛才就是跟你開個玩笑,你別在意。


  ”柳如眉低頭擦干眼淚,面容再次變得冰冷,恢復了冰山女強人的氣質,冷聲道:“說!把事情經過說一遍,到底怎么回事!”賈魚簡單的把事情陳述一遍。


  而柳如眉也仔細回憶昨晚的情景,是李文明書記送她回來,好像說給她喝解酒藥,接著就要強迫她。


  柳如眉想起來了,不禁一陣悔恨。


  “賈魚!”柳如眉正色道:“我希望這就是一場夢,咱們就當沒這回事!我不用你負責,而且……”柳如眉一字一頓道:“你也負責不起。


  ”“如眉,你不能這樣!你怎么能提上內褲就不認人呢!也太絕情了吧!”賈魚像是吃了大虧一樣。


  “你……”柳如眉氣的直哆嗦,眼里充滿了委屈。


  賈魚見她又要哭,這大美人一傷心,自己心里都跟著難受,趕緊改口:“好,好,就當不認識。


  ”蹬蹬蹬!忽的,走廊里傳來腳步聲,柳如眉頓時變了臉色。


  二樓就她跟 秘書 張寧住,現在又多了個賈魚,平時也沒啥人來,這腳步聲顯然是張寧來了。


  再一看床上的狼藉,柳如眉忙給賈魚使了個眼色,兩人慌忙收拾起來。


  張寧本來要回自己房間,但見柳如眉的房門開著,就想過來打個招呼。


  一進門,見柳如眉坐在桌子前,而賈魚在她旁邊站著,張寧頓時愣住了。


  柳如眉手撥了撥胸前發絲,裝著淡定說:“張秘書,早啊。


  ”“哦哦哦,柳鎮長早,柳鎮長早。


  ”張寧慌忙回應,又奇怪問:“賈書記,你怎么在這里?”“哦,我正在給柳鎮長匯報工作,正匯報到13次,哦不,是第十三頁……”賈魚這話像是提示一樣,柳如眉臉騰的就紅了,心想怪不得兩腿這么痛,原來昨晚這么多次……這個混蛋,簡直就是畜生。


  柳如眉閉上眼睛,淡淡道:“行了賈書記,你匯報完了,去忙吧,張秘書,你也去忙吧。


  ”“好的。


  ”張寧應了一聲,見賈魚不動,直接把他拉了出去。


  隨后房門關上……柳如眉兩手揉著太陽穴,她多么希望這是一場夢啊。


  不顧家人的反對,非要來基層工作,希望有些成績后去打家人親戚的臉,沒想到竟然會發生這種事。


  雖然女孩兒早晚都要嫁人,但賈魚可不是自己喜歡的類型。


  柳如眉眼前再次浮現那半大小子一臉壞笑的臉,隨手翻開他的檔案。


  賈魚,男,19歲,家住瀚城桃花溝村,初中畢業(期間休學一年半)。


  看到這,柳如眉差點哭了,一個初中就三年你還休學一年半?這初中文憑是怎么騙到手的?嚴格的說這家伙連初中生都不是,充其量一個小學畢業。


  再往下看,父親是農民,名叫賈發財、今年被桃花溝村評選為特貧低保戶,又是泥草房重點危房戶,少數貧困人口扶貧戶……“唉……”柳如眉嘆了一口香氣,不要賈魚負責還沒什么,如果真要這小子負責,撈不著啥,還得倒貼點,看來自己要吃一個啞巴虧了,可惡啊……接著往下看,是說賈魚兩年前出去打工,記錄不詳,只是說打工,而后,在七月份,被委任為瀚城 夾皮溝村的村書記。


  “嗯?”柳如眉秀眉微微皺起,一個十九歲,初中沒畢業,只有小學文憑的半文盲,沒有任何工作經驗,怎么可能就成了村書記了?村書記可是一村之長啊?難道賈魚家有后臺?或者市長不小心掉河里,被賈魚發現,一通狗刨游過去把市長救了,市長就還他一個人情?柳如眉正思考著,響起了敲門聲。


  “誰?”柳如眉冷冷問。


  “如眉,是我,賈魚啊。


  ”賈魚笑嘻嘻的把門拉開一條縫,然后擠了進來。


  “你來干什么?”柳如眉冷聲喝問,如果有可能的話,她這輩子都不想再見到賈魚。


  “如眉,我來找你有正事。


  ”賈魚自來熟的搬了把椅子坐在對面,本來想坐在柳如眉旁邊的,卻見這妞目光不善,隨時都有可能咬人,還是坐對面安全一點。


  “賈魚同志,請你以后叫我柳鎮長,不要叫我如眉!再這樣,我把你的村支書撤了。


  ”柳如眉冰冷的威脅。


  賈魚一縮脖子。


  心想這小妞兒真是心狠啊,一夜夫妻百夜恩呢,這家伙說撤職就撤自己的職啊。


  “說說吧,你來找我什么事兒?”看賈魚知道怕了,柳如眉這才說道。


  “柳鎮長,是這樣的,我是為了夾皮溝村貸款修路的事兒,夾皮溝四面叢山峻嶺的,山上有許多野菜藥材之類的,如果有一條直通縣城或者市區的路,這些野味運出去,夾皮溝村,乃至夾皮溝鎮都會很快發展起來。


  ”“沒錢。


  ”柳如眉合上卷宗,翻了個大白眼。


  提起這事她就來氣,要不是因為貸款,她昨天就不會去跟信用社的人喝酒,不喝酒也不會去喝所謂的解酒藥,就更不會陰差陽錯稀里糊涂的把第一次給弄沒了,讓這個混蛋臭小子得了個大便宜,自己吃了個啞巴虧。


  再說了,一個十八九歲的屁孩,跟自己談什么致富?他能有什么能力?床上能力還……她想到昨天晚上,雖然很痛,但卻舒服,不禁心虛的臉紅了。


  “沒錢?為啥沒錢呢?柳鎮長,你是一鎮之長,應該想辦法弄貸款啊,再說昨天晚上我還救了你,也對你有恩啊!”他不提這事還好,一提起來柳如眉就火了,胸前一起一伏的,像是要炸開一樣,兩只大眼睛瞪著賈魚,充滿了怒火,咬牙道:“你給我滾出去,我不想見到你!”見柳如眉發飆,賈魚一溜煙兒 跑了,不一會兒又探頭進來說:“如眉,要不我去給你買毓敏吧,昨天晚上那么多次,你會不會……”“我不會!”柳如眉氣的差點昏過去,上前就把門給鎖了。


  賈魚灰溜溜的跑了,但想了想,還是騎上二八大杠自行車,跑到鎮衛生所買了毓敏。


  回來的時候,見柳如眉房間門開了,他探頭往里面看,見柳如眉一張冷冰冰的俏臉。


  賈魚拱拱手進去,把毓敏放在辦公桌上,又飛快的跑了,只聽身后傳來扔東西的聲音。


  拍了拍胸口,賈魚心想自己為啥怕這個女人?是愧疚還是……喜歡上她了?鎮黨委早上七點半食堂準時開飯,那些基層干部一般都這個點過來蹭飯。


  吃完飯,八點開會,卻見張寧過來說:“柳鎮長有些不舒服,鎮黨委李文明書記又不在,所以會議取消。


  ”一聽說會議取消,一個個基層干部高興的不得了,他們巴不得不開會呢,找借口說下鄉去了,其實就是回家睡大覺。


  只有賈魚一個人沒走,張寧撩起額前的碎發問:“賈書記,你怎么不回村工作?”昨天是周日,張寧回姑姑家了,現在還有些納悶,一向冷冰冰的柳鎮長用這個小村支書匯報啥工作了。


  張寧冷冰冰的,而且那種中性的打扮,寬松的休閑褲掩蓋不住渾圓緊俏的大屁股,看的賈魚心里直癢癢,嘴上卻說:“張秘書,你知道柳鎮長電話么?我找她問貸款的事兒。


  ”“你是說你們村的修路貸款吧?早上我聽你和柳鎮長說這事兒了,我告訴你吧,這事兒你找柳鎮長也沒用。


  ”“咋沒用呢?她是一鎮之長,找她沒用找誰有用?”張寧冷冷道:“誰管錢你找誰去!比如縣里的信用社,昨天柳鎮長就為了貸款和信用社的人吃飯,好像貸款也沒跑下來,或者你去找李文明書記,畢竟他是鎮里的一把手。


  ”話說完張寧直接走人,連個好臉色都不給。


  靠!賈魚暗罵一聲,心想昨天剛把李文明胖揍一頓,找他是不可能了,再說就那種混蛋(兩根一起插進去),見一次打一次,可不能去找他。


  那就去找縣信用社吧。


  賈魚騎上摩托,發現小摩托沒油了,見一輛不知道誰的二八大杠,便先騎著去買油,剛出大門,就被五個吊兒郎當的小青年攔住了。


  “哎哎哎,說你呢小比崽子!給我停下!”
https://twlkjabuewbdqwd.weebly.com/2433794.html
https://twtyhuhjgvbfd.weebly.com/3621175.html
https://twksfdnbihjsdr.weebly.com/1611067.html
https://twgkjalsjd.weebly.com/3344909.html
https://twgkjalsjd.weebly.com/5753682.html
https://twdfbgfrsw.weebly.com/9623756.html
https://twoutlink.weebly.com/9621752.html
https://twhjtyhdfgsdfh.weebly.com/4473101.html
https://twgagaqsefg.weebly.com/6392790.html
https://twkjhkhjdfuygdf.weebly.com/997828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