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跳蛋有什么用 >

大 奶 女優

大 奶 女優


  小表妹為了手機給我干黃文軍日兒媳婦第三章瓜棚好事  城關鎮是一個老縣城,住著許多 的人


  其中孫 道士就是其中一名身懷法術之人,他的名聲很好,一般的人家里死了某某,都會請他去做一場法事,超度亡魂。


  相信他的法術的人,自然喜歡他,不相信他的法術的人自然十分的討厭他。


  西門生產大隊隊長 劉福就是很討厭他的人,在他的眼里孫道士不過是一個騙吃騙喝的假道士,背地里總會說三道四的,不敢明說。


    某日,劉福在自留地里干活,那一茬茬韭菜水汪汪的透露著喜氣兒,割下來炒著吃都是非常不錯的味道,外加一個荷包蛋就更美味了.當然如果拿出去賣也可以賣個一分錢一斤的,劉福心里美滋滋的,拿著鋤頭揮動著汗珠子,不知道勞累。


    此刻,孫道士打這條小路經過朝著下灣的方向而去,順便和劉福打了一個招呼,下班了,太陽都要下山了,真是一個勞動模范。


  劉福欠了欠身子停頓下來,對著孫道士微笑起來,拋出幾句話來,你這個道士又是去那家騙吃騙喝吧!瞧你那樣,就知道行騙,我就不信你這玩意兒,人死了就死了還要什么超度呢?人死了煮了吃都可以,扔進臭 水溝里都可以安息。


  你這嘴巴里胡亂編織的東西實在是不可以信的。


    孫道士被劉福的話差點噎住了,怎么說話可以如此損人呢?你劉福有意見可以背地里說,但也不至于如此吧!孫道士畢竟是一個見過世面的人怎么會對大隊長紅臉真吵呢!他馬上笑了笑,將話拋回,呵呵…..我去騙吃騙喝,要不了多久就回來,隊長啊!倒是你要抓緊時間干啊!我去去就會,你不會等我回來,你的那幾把灰還沒有散完吧?  廢話!這幾把灰還要不了十分鐘就可以搞定,倒是你孫道士要做到半夜 回家呢!劉福譏笑著。


    那好吧! 等著吧,你就等著吧!孫道士右手手指伸開放在嘴邊呵了一口氣,朝著劉福的方向一送,做吧,慢慢地做。


    孫道士走了,他趕著去做法事,留下劉福在自留地里干活。


  劉福輕快地將手邊的幾把灰撒好了,準備上岸回家去。


  抬頭朝著西邊的夕陽望去,還早的很,夕陽還沒有下山呢!這個孫道士盡是吹牛,說什么要我在這里等著他回來,你做夢去吧!  劉福回家發覺手里特別的臟,一定得洗洗,那柴木灰裹挾的是糞便時而從手指里發出臭烘烘的味道,用這樣的手去端碗吃飯,多少有點兒味道,還是洗洗吧!劉福來到水溝里蹲下洗手,水清澈見底,有一片片葉子豎立在水底好不奇妙。


  一邊洗手,一邊觀賞那些樹葉,發覺這些樹葉都是活的,并不是真的樹葉。


  它們還可以緩緩的游動呢!有腦袋,有尾巴,還有魚鱗……  哇!我的乖乖,這些樹葉不是 鯽魚么?靜靜地擺動著誘人的尾巴的魚,不是一條,而是數以百計條,從目光里閃現都是這么肥的鯽魚,怎么不饞人?劉福趕緊挽起褲腳,竄進水溝里雙手如螃蟹的抓子伸開,去抓魚。


  那些魚呆頭呆腦地任由劉福去捉,不一會兒這些魚都一一落入了他的手里。


  捉了滿滿的一大勺子,足足有三斤重。


  他樂得喜笑顏開,準備拿回家煎著下酒。


  當他的腳一離開水溝,眼睛又直了,溝里依然有密集排布的鯽魚,從水溝的這邊一直延伸到了水溝的那頭。


  邪門了,那魚一動不動地豎立在原處等待劉福去捉呢!劉福有點發傻了,今天是怎么了,哪里游過來這么多的魚呢?轉眼又一想;得了,還是捉吧!劉福將田埂上的一擔大 籮筐提過來,置放在水溝邊,他重新跑進水溝里捉魚。


  一條,兩條,三條,四條……就這樣源源不斷地拋出許多的鯽魚到籮筐里,籮筐里的鯽魚都炸開了鍋在噼里啪啦的擺動身子,卷起尾巴在掙扎著想要回到有水的地方去,在籮筐里太久會缺氧窒息的。


  劉福哪有空去搭理籮筐里的鯽魚,他必須要抓緊時間去捉更多的魚呢!他累得汗流浹背,全身沒有一絲干紗,連短褲都濕透了,幸好是夏天,要不劉福非感冒不可。


    時間慢慢地流逝,夕陽早已滾進了大山里做夢去了,夜空里有皎潔的月亮在值班呢!她深情地注視著大地,也好奇的望著忙得不亦樂乎的劉福。


  劉福的籮筐里裝得滿滿當當的鯽魚,才眷戀不舍地上岸來!也罷,今天就忙到此刻為止,我要回家去了,他根本不知道此時已經到了晚上十點多了,想想那個孫道士也做完了法事回家去了。


  他也高興地肩挑著擔朝著家回家,嘴里一邊唱著,你挑著擔,我牽著馬,我是一個快樂的大龍蝦…..  家里媳婦在家焦急地等著,看著劉福疲憊的回來了,有點責怪,你為何回來地這么晚?你被鬼抓去了吧!  放屁,我告訴你,今兒個我高興,我捉了滿滿一擔魚,你趕緊地去撈出十幾條來,洗洗放在鍋里煎了,我好下酒,叫閨女和兒子也出來解解饞。


  劉福很想一飽口福。


    我的玻璃店的隔壁是家做鋁合金門窗的店子。


  老板姓肖,五十上下年紀,矮矮的個子,逢人一打招呼便滿臉堆笑,以致眼角和額頭的皺紋擠逼得愈發深刻而顯眼。


     老肖自詡人生兩大最愛,一曰,買碼(地下六合彩),二曰,嫖妓。


  他常常不請自來我的店里,從來不管我是忙碌還是悠閑,一開口就是津津樂道于他的上述兩大爰好的話題,他的暢談永遠都是以“娘賣x的”開頭,先是關于他昨晚買碼的情況,買中了碼,比如中了一個特碼什么的,贏了幾百上千不等。


  不過大多情況下,以未中碼輸錢為主。


  這時,他便要抱怨,便要奧惱:娘賣?給!應該是出龍的,碼報上的詩明明講的是出龍碼的,怎么偏偏又出了蛇!娘賣╳給!碼報也騙人!&hellip(兩個洞一起插哦!好刺激);…  我昨天晚上又去那巷子了,老肖話題突然一轉,轉到他的人生第二大爰好上來了。


  因為新話題豪無過度的轉換得太快,我常常被弄得一楞一楞的半天回不過神來。


  嗯個婆娘不錯,三十多歲,肉多屁股大,尤其是那對大奶子在我下面晃蕩晃蕩的,蠻有勁,凈是個味道。


  我吭嗞吭嗞搞了好久,……(此處省略百余字),他x的,價錢也劃算!只要五十元。


  老肖伸出五指在我面前晃了晃。


  怎么樣,我帶你去玩玩?什么?不會的,很衛生很安全,每次事后都用消毒液洗哩!……還怕,怕什么呢?要不你帶套得了,不過,我從不帶的,帶上就沒感覺了,得病?得個卵!我卵事都沒有,都玩了十多年了。


  ……我能看得出(雞婆)有沒有病啊,所以,我不怕,……  老肖說得口水泡沫星子滿天遍地橫飛,臉上容光煥發,眼晴晶亮,連手腳也似乎要舞蹈起來。


  老肖經常掛在嘴邊的名言,人生苦短,及時行樂。


  男人嘛,上面嘴巴要呷飽呷好,下面老二也不要虧待哦!  禁不住老肖在我面前聒噪過無數次,不知是出手獵奇還是男人的本能使然,是夜,我終于決定和老肖去那老巷去“看看”。


    這是鎮上東邊的一條老巷,巷子的兩邊皆是百余年歷史的一棟緊挨一棟的老舊木屋,青石板鋪就的巷道,巷道不寬,僅二三米之距,行走其間,陰涼略帶霉腐的氣息迎面襲來,行人也稀疏,沒有車輛和人群的喧囂吵鬧,踩在古老的石板上,發出清脆響亮的咚咚聲,顯得寂靜而安祥,置身其中,我感覺仿佛穿越到了古代,有一種異樣的興奮和喜悅。


   有線電視新聞網(csddq)5日電 老陳舔了舔嘴唇,露出一絲陰謀得逞的笑意,找了張板凳坐到了床邊, 老手微微顫抖的伸進裙子,沿著楚揚花兩腿之間…… 啊! 兩者肌膚觸碰,楚揚花發出一聲驚呼,兩腿下意識將老陳的手死死夾住,臉色通紅羞怒道:你要干什么,你要是敢亂來, 陳彪絕對會拔了你這身老皮! 有 陳大年的保證,老陳不僅沒有絲毫緊張,反而因為感受到楚揚花大腿肌膚的滑潤,整個人興奮的跟打了雞血一般,激動的心臟顫栗! 大妹子,以前效果之所以沒有這么好,就是因為隔著布料, 力道透不過穴位……盡管內心激動不已,但老陳臉上面不改色,說的煞有其事。


   說到這兒,老陳語氣微微一頓,接著話鋒一轉道:當然,你要是不愿意,那咱們還是用原來的法子! 說著,老陳手頭上用勁,想要將手從楚揚花那兒抽出來! 哎,等等…… 楚揚花急了,夾著老陳手的兩條腿力道更大了一些,最終咬牙道:俗話說病不避醫,既然你說得效果這么好,那我就試試…… 說完,楚揚花雙腿微微一松,留出兩腿之間寬敞地帶,任由老陳的老手…… 盡管已經努力平復自己的心情,可當手掌貼在楚揚花那兒,手上傳來的細膩滑潤,依舊讓他 忍不住激動的顫抖。


   很快他發現,顫抖不只是他的手! 躺在床上的楚揚花顫抖似乎更加厲害,如同被觸及柔軟之處的雛鳥,高聳的胸口波蕩起伏。


   老陳兩眼發光愈發興奮,手頭力道更大了幾分。


   嗯…… 力道傳遞,一股前所未有的異樣感刺激感,瞬間沿著那兒傳遞至楚揚花全身上下,直擊靈魂深處,忍不住發出一聲嚶嚀。


   太用力了,我輕點! 老陳以為太弄疼了楚揚花,趕緊減輕了手上的力道。


   力道……很合適…… 楚揚花輕咬著紅唇,聲音結結巴巴,似乎嘴巴稍微長大,自己就會控制不住喚出來。


   見她這樣的反應,老陳猶如受到莫大鼓舞,不僅力道加大,手掌更如同游蛇一般,不斷向更深處扭動…… 隨著老陳的動作,楚揚花身子顫栗的更加厲害,那兒的反應也更激烈了,一時間,異樣的羞恥感充斥著她的身心。


   固有的道德觀念,讓她本能想要讓老陳停下。


   但 身體前所未有的酥癢感,讓她渾身每個器官都蕩漾著莫名的歡愉。


   這種感覺猶如上癮的毒藥,讓她怎么也張不開口。


   其實表面上楚揚花作為村長陳彪的老婆,住著漂亮的小洋房,吃穿精挑細選,家里家外幾乎沒什么事需要她忙活,完全稱得上當代精致 女人


   可她卻一直有個難言之隱,那就是白天在外面威風八面的陳彪,可是一到床上那啥就是個三秒男。


   哪怕是吃藥,最多也不超過一分鐘就草草了事。


   偏偏他還對此樂此不疲,幾乎每天晚上都要折騰一番,但每次結果都令倍感饑渴的楚揚花失望透頂。


   搞得她每次和村里婦女聊騷,聽她們說自家男人折騰起來沒死活,短則半個小時,長則大半夜的時候,內心都會直癢癢,腿根濕濕的。


   現在老陳的手如同擁有了魔力一般,瞬間讓她這顆饑渴干燥的心火熱起來。


   甚至,她忍不住想,要是老陳的手再深入一點,會是什么樣的感覺? 兩人距離很近,楚揚花的反應自然逃不過老陳眼睛。


   這一切都在他預料之中,女人身上有許多敏感的穴位,只要找準位置,再施加適當的手法,哪怕就算是良家婦女,保準也會使其…… 對于曾經精研穴位的老陳來說,只要第一步目的達到了,幾乎很難失手。


   年輕的時候,拜倒在他這一手良家婦女,黃花大閨女不計其數。


   老陳暗自得意,膽子愈發大了起來,老手繼續向前探了幾分,楚揚花那令他心馳神往的地方,近在咫尺! 他偷瞄了一眼楚揚花的反應,發現這娘們沒有過激反應后,干脆心一橫手掌狠狠向前一探…… 老陳清楚的感覺到,自己摸在了一層薄薄的輕紗布料上,而當手掌貼近時,楚揚花整個人猶如觸電一般,身子顫栗陡然加速。


   一股久違的愉悅感沖擊著她的靈魂,使其眼神迷離失色,配合潮紅的臉蛋,讓人忍不住想要將其僅僅摟著一頓狠狠亂啃。


   房間內的旖旎之聲聲愈發急促沉重,這一刻楚揚花仿佛找到了天堂,道德倫理的枷鎖徹底崩塌。


   前所未有的新鮮刺激感,已經讓她意識徹底迷失在這股意亂情迷之中。


   自打和陳彪結婚以來,她從未有過如此強烈想要滿足自身身體欲望的感覺。


   甚至,生理本能反應下,她雙腿又鬼使神差夾緊,腰身上下扭動…… 揚花妹子,你這么難受我看著心疼,讓我來幫幫你! 老陳只覺得口干舌燥,狠狠咽了咽口水,同時心中也了然起來。


   楚揚花這反應,顯然是長期處于饑渴狀態的狀態,自己趁機將她喂飽,那是功德無量的事! 事情到了這一步,老陳徹底放開了手腳,揪住那層薄薄的布料,使勁往下一扒拉…… 看著那兒泛濫的一幕,老陳微微咂舌,這方面他也算是見多識廣,但還楚揚花這種情況,他還真是前所未見。


   什么狗屁爺們,真他娘的個 廢物!老陳扼腕嘆息,越想越氣,吐了口口水惡狠狠罵了陳彪一句。


   放著這么漂亮的媳婦在家里,還讓她饑渴成這模樣,不是暴殄天物的廢物是什么? 罵完陳彪,老陳沒有忘記正事,急匆匆地撩開楚揚花的裙子。


   瞬間,楚揚花兩條修長圓潤的長腿,平坦的小腹,以及令他心馳神往的地方,徹底暴露在視線中。


   如果蘇秀琴是一朵含苞待放的花骨朵,那楚揚花就是一朵嬌艷欲滴的夜玫瑰,身體各個部位早已發(啊啊……)育完全,令他不禁暗自感嘆。


   如果這個世界上真的有上帝,那楚揚花絕對是上帝親手精雕細刻出來的美人兒,可惜不小心失手掉落的了凡間。


   三十歲的年紀放在她身上,沒有絲毫老氣,反而醞釀出濃濃的美艷成熟韻味,勝過老陳所喝過的所有烈酒,僅僅只是短暫功夫,他居然忍不住心生醉意。


   真是應了那句老話,女人自帶三分酒,男人不喝也微醉。


   老陳試探著貼近楚揚花,濃烈的體香鋪面而來,兩手觸摸在肌膚上,滾燙感順著手掌直竄他的心窩,那兒早已起了反應……, 呼…… 老陳長吐一口氣,與蘇秀琴不同,楚揚花已為人婦,久旱之地雖然得不到滿足,但已經磨去了最開始的粗糙,手感比起未開封的黃花大閨女來細潤的多。


   加上陳彪又是個三秒廢物貨色,每次雖然有出入,但頻率微乎不計,這就好比一臺機器,每次擦一擦再打點黃油,相當于做保養。


   陳彪在這方面是個廢物點心男人,可在當保養員這份工作上,絕對最佳員工,把楚揚花這娘們保養的當真是細細嫩嫩。


   老陳老陳……嗯…… 正當老陳沉浸在這股不可多得的美妙享受中時,躺在床上的楚揚花嬌喘著連叫數聲,聲音急促也格外的大。


   老陳臉色一邊,以為楚揚花從旖旎中清醒過來,下意識就要捂住她的嘴。


   雖然陳大年向老陳保證過,只要上了楚揚花,后續的麻煩都交給他處理。


   可陳彪畢竟是村長,在村里那是說一不二的人物,萬一這蠢驢鉆牛角尖要和自己拼命,那豈不是太不劃算? 這人世間的樂呵事還多著呢,老陳可不想和陳彪那頭蠢驢玩命。


   再說,就算陳彪被陳大年壓住忍氣吞聲當回王八,可楚揚花要是叫起來,讓村里其他人聽見,那他老陳還能在村里待下去么? 在這鄉下農村里,這種事要是沒人撞見自然不是什么稀奇事,但要是被人抓了現場,往后光是唾沫星子都能淹死人,十里八鄉是別想待下去了。


   老陳,再用點力…… 可當老陳剛把手拿起來,楚揚花的聲音陡然小了下來,像是和情人在耳邊竊竊私語,怯生生中又待著女人特有的嬌羞意味。


   楚揚花聲音雖然小,但老陳就坐在她旁邊,自然聽得清清楚楚,頓時兩條發白的眉毛舒展開來,心頭的緊張一掃而空,整個人變得眉飛色舞起來。


   當即手指橫挑豎勾面,多年積累的下來的豐富手法全力施展,在老陳的摧殘下,剛剛還只是嚶嚀不止的楚揚花,漸漸也進入了狀態…… 聲音悠揚婉轉,時而如同潮浪來臨時發出的尖叫,時而如同沐浴春光之中的低吟,每一聲都透露著釋放內心最深處渴望的興奮和喜悅 妖嬈如水蛇的身姿從最開始的好無規則的扭動,也逐漸開始隨著老陳的動作迎合相交。


   盡管這種事兩人只是第一次,卻如同相交多年的親密愛人,配合愈發默契。


   揚花妹子,你倒是好了,我可就難受了…… 老陳也沒想到楚揚花居然這么能折騰,一番時間持續下來,他一條老胳膊酸麻無比。


   最難受的是,他那兒實在漲得厲害,似乎有一頭惡魔隨時都會沖破束縛從中鉆出來。


   最后實在受不了,他決定也不管楚揚花是什么反應,先用她把這股火給泄了再說,當即老陳一拉褲繩,寬松的褲頭滑落下來…… 咚咚咚…… 可就在這時,門外突然響起一陣急促的敲門聲。


   揚花,病看完了么,我來接你回家了!一個男人的聲音緊隨其后。


   突如其來的動靜,頓時嚇得老陳一股子泄氣,那兒瞬間變得和霜打茄子一般焉了下來。


   這聲音他很熟悉,正是村長陳彪,楚揚花的老公。


   眼下陳大年不在,要是讓他撞見屋內的情況,正值壯年的他還不打把自己這身老骨頭給拆了。


   你在外面等一下! 楚揚花也從異樣的刺激中清醒過來,并相比慌張的老陳要鎮定許多,整理了一下衣衫輕咳兩聲道:老陳說我身子骨氣血弱,給我開兩副補氣血的藥。


   說完,她春意尚未退去的雙眼朝老陳一陣眨巴! 老陳頓時會意,提起褲子坐到小桌邊上,隨便拿起紙筆在上面寫寫畫畫。


   楚揚花則忙著收整凌亂的床鋪,把濕透了大片的床單裹在了最下面,然后再去院子開門。


   你怎么臉紅的這么厲害? 門外,陳彪看著潮紅仍未完全褪去的楚揚花,神色間帶著一絲狐疑。


   我病根在什么位置你不知道? 楚揚花沒有絲毫慌張,翻了個白眼道:我之所以找這老家伙看病,還不是看他一把年紀,就算想那啥也提不起勁! 那倒也是!陳彪一聽頓時樂了,心里也不疑有他。


   此時,老陳也胡編亂造了一張藥方走出來。


   看見陳彪,他努力裝出什么事都沒發生的樣子笑了笑,把藥方交給楚揚花后,再隨意叮囑了兩句。


   老陳,我媳婦兒這病就得多麻煩你了!陳彪倒也大方,從錢包里抽出三張紅票子塞給老陳。


   應該的,應該的!老陳也不客套,徑直收了下來。


   反正這些年陳彪當村長,撈得可不少,這錢不要白不要。


   只是當他看見一旁的楚揚花時,別有用意的補上了一句:這病根一時半會根治不了,得要多嘗試幾次,揚花大妹子你看你什么時候有時間過來? 楚揚花會意,嫣然一笑道:你剛才說你明天沒事,那我就明天過來好了! 那好,明天下午我在家里等你! 老陳心中一喜,只要楚揚花明天再來,這事就算十拿九穩了。


   想到她剛才在床上扭動身姿的魅惑模樣,心神都不由自主再次火熱起來。


   剛才楚揚花一番話徹底打消了陳彪的疑慮,此時對兩人別有深意的對話也沒有察覺絲毫不妥。


   畢竟老陳的確年紀大了,這么一把年紀的老頭,就算有心那也是無力。


   這也是陳彪,在知道媳婦兒楚揚花病根在令人尷尬的位置,也同意她到老陳這里來治療的原因。


   隨后兩人沒有多留,老陳客套的送到了門口。


   可在臨走之前,楚揚花背著陳彪,突然向老陳手中塞了一件東西。


   低頭一看,居然是那條濕潤的黑色蕾絲…… 老陳嚇得不輕,生怕陳彪看出端倪,趕緊揣進了兜里。


   等兩人離開后,老陳關上門掏出那條蕾絲邊褲衩,上頭濕潤無比,輕輕一捏手指便敷上了一層滑膩…… 真是個小浪蹄子! 老陳將手指放在鼻子下,深吸了一口氣后笑罵了一句,心中對即將到來的明天下午極為期待起來。


   老陳特意早起,也沒有像往常那樣躺在太師椅上搖晃著養神,而是跟著電視里做了一套養身操。


   畢竟看昨天楚揚花的反應,今天下午絕對是一場惡戰,沒有一個好的精神狀況可不行。


   只要第一次留下深刻印象,讓她食髓知味,往后就算躺著哪兒,她也會乖乖的爬上來。


   久經沙場的老陳,非常有自信辦到這一點。


   特別是想到昨天臨走前,楚揚花小手抓捏的感覺,老陳血氣蹭蹭往上漲,那兒再次支了起來,心里百般癢癢,恨不得時間能夠快進,早點來到下午的時間段。


   然而,好不容易熬到下午,老早就在門口等候,卻遲遲沒見到楚揚花的影子。


   老陳心頭有些窩火,這種期待了一天卻被人放鴿子的感覺可不好受。


   最不好受的還是他那兒,從一早起來就一直雄赳赳的,他感覺全身的血都聚集在這一個地方了,整個人腦袋暈乎乎的。


   老陳氣呼呼的坐在太師椅上,感覺拂面吹來的風兒也不在愜意,反而擾得人心情煩躁。


   咚咚咚! 來了! 聽見這輕輕的敲門聲,老陳眼神頓時一亮,滿心郁悶瞬間一掃而空,頂著脹鼓鼓的帳篷就前去開門。


  、 不過,當門打開后,他傻眼了! 門外站著的居然不是他苦苦等待一天的楚揚花,而是穿著緊身T恤,一臉怯生生的蘇秀琴。


   來的人雖然不對,但老陳一身火氣并沒有因此消散,反而愈演愈烈。


   特別是視線落在蘇秀琴牛仔短褲下,裸露在外面的兩條雪白修長長腿,一雙干凈的休閑鞋,被白襪子包裹若隱若現的腳踝,更是令他渾身血管膨脹。


   老陳恨不得立刻將她拖進屋里,剝光壓在床上使勁發泄自己內心的欲望。


  
https://twhgfjmbnv.weebly.com/5172371.html
https://twuioplkikjuikk.weebly.com/1678334.html
https://damifengaab.weebly.com/2713651.html
https://twiuyjhkbmjk.weebly.com/8731525.html
https://twqwedscfgr.weebly.com/5307090.html
https://twhgfjmbnv.weebly.com/2724648.html
https://twerqfdsdzc.weebly.com/7622517.html
https://twodjgkmbj.weebly.com/1622633.html
https://twagdmpc.weebly.com/8696368.html
https://twugjyhjiolkm.weebly.com/275012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