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跳蛋有什么用 >

tokyo hunter

tokyo hunter


當初 嫁給他,是 父母的決定。


  父母是農村人,選女婿的標準比較傳統和世俗,只要體型彪悍,踏實能干就好。


   程健是個屠夫,有自己的屠殺場,正值事業高峰期。


  他本是城里人,來我們 小鎮殺牛五年,賺了不少錢,是我父母理想中的女婿。


  我從小乖順,高中畢業在家刺繡,凡事聽由父母安排。


  因我長相俊秀,和程健有過一面之緣,他對我愛慕十足,托人來說媒,我父母當即答應。


  于是,我就成了他的妻子。


  程健性情剛烈,大男子主義,做什么事都風風火火,干凈利索。


  他雖不會玩什么浪漫,但憨厚忠誠,我感覺嫁給他一定會幸福。


  婚后才發現,事實完全相反。


  其實除了那個難言之隱,程健對我還算不錯。


  吃喝玩樂,他從未缺我錢花。


  只是他太粗心,不懂女人的心思,不會憐惜我。


  尤其是在房事方面,新婚之夜我就被他的粗劣行為所傷害。


  當時我以為,他只是剛結婚,剛接觸女人,比較粗魯、沖動,以后會慢慢變好。


  少婦吐槽: 老公 精力太旺盛經常 強暴我但是, 忍受了一個月的煎熬之后,我才知道,事情沒那么簡單。


  程健的行為讓我不堪忍受。


  他精力十分旺盛,而且愛喝酒,每次喝完酒之后,像匹野獸一樣,瘋狂折磨我。


  連我來例假或者身體不適的時候,都不會放過我。


  他的行為與強暴無異,縱然我拼命掙扎,他依然會采取強硬的措施得逞。


  每一夜,我都會痛苦地流淚到 天亮


  為此,我和他吵架,他卻說,那是因為愛我,我是他老婆,理所應當。


  或者說,他無法控制內心的感覺,那方面的需求比較強烈。


  還說,和你親密,總比那些沾花惹草的男人好。


  為了婚姻,我一直強忍著痛苦。


  上個月,我懷孕了。


  心里有些歡喜,以為可以解脫。


  但程健卻毫無顧忌,依然堅持行房。


  我不從,他就強行把我按倒。


  最終導致流產。


  我被他的行為徹底激怒,和他大吵一架,回了娘家。


  以前,我覺得這種私房事也不好往外說,只好啞巴吃黃連,有苦自己藏著。


  現在看來,如果再不說,這樣下去,非把我逼瘋不可。


  我找了別的理由,說想離婚,父母堅決反對,我很困惑,不敢回家,也不知如何是好。


  少婦吐槽:老公精力太旺盛經常強暴我回復娟子:你可以果斷離婚。


  你老公的眼中,沒有愛情,沒有家庭,沒有感情,沒有(兩個洞一起插哦!好刺激)責任,有的只是粗暴無禮的欲望。


  他的行為與動物無異,跟著他,你不會得到幸福。


  你已經是成年人,婚姻大事,應該自己做主。


  父母的想法只可以當做意見參考。


  他們不知道看似美好的表象之下,你所承受的悲慘遭遇。


  既然到這份上,不妨把事情真相告訴父母,如果他們再堅持己見,就是把你往火坑里推。


  從你的表述來看,你和你老公之間的感情色彩并不濃厚。


  只是按部就班的進行演繹夫妻生活。


  對于正常人而言,你老公的行為肯定是病態的,甚至是變態的,他無情無義,你應當無所留戀。


  一個在你懷孕的時候還不懂疼惜你的男人,是絕對不值得托付終身的。


  你現在最好的選擇是,離婚之后,按照自己的意愿,找一個情投意合的人,重新開啟幸福生活。


   因為上午剛學完人體構造,周倩對 師傅那里并不是很了解,只是很好奇,有的時候為什么看不到,有的時候又能看到。


  劉自強見到周倩好奇的目光,頓時閃過火熱,急忙拉著她坐到那里。


  “師傅跟你說,其實師傅這里呢,也是有點毛病的。


  ” 一聽這話,周倩愣住了,師傅身為大夫,怎么自己身子還有毛病呢?“師傅,你這里是怎么了?”周倩天真的擔心起師傅來。


  劉自強見狀,干咳一聲,“師傅這里扭傷過,肌肉總是忍不住痙攣,所以就硬邦邦,得需要按摩才行。


  ”“按摩?”周倩眨了眨大眼睛,倒沒有不信師傅的話。


  “師傅,那您教教我按摩,我給您按吧。


  ”周倩心地善良,又感覺到劉自強對她那么好,所以想報答師傅。


  劉自強一聽,心里一喜,緊忙答應:“行,你給師傅褲子脫下來。


  ”周倩有點不好意思,可是想到師傅說的病不諱醫,咬了咬牙就聽話的幫劉自強脫了下來。


  頓時,那東西,出現在周倩眼前。


  “師傅……要怎么按?”周倩緊忙問道。


  劉自強干咳一聲,輕輕拿著她的小手,放了上去。


  “力道一定要有緊有松,動作也一定要輕柔緩慢,不能著急知道么?”周倩認真 點了 點頭,按照師傅說的,輕輕捏了起來。


  嘶——!劉自強倒吸口涼氣,身子一顫,周倩的小手軟綿綿的,那滋味別提有多舒(益智故事)服了。


  周倩看到師傅這個樣子,還以為弄錯了,緊忙道:“師傅,弄疼您了么?”“沒……沒……你弄的很好,繼續。


  ”劉自強深吸口氣,身子緊繃繃的,感受到小手在自己那里又揉又捏的,簡直爽翻了!周倩紅著臉,就這么弄著,可是越弄她發現師傅這個東西越大,而且越來越熱,熱的她有點燙手。


  而且,不知道怎么了,她居然又犯病了,身下居然又癢了起來,小臉嚇壞了。


  劉自強沒有注意到周倩的表情,沉浸在這柔嫩的捏拿之中,他突然覺得收周倩這個小學徒實在是太明智了。


  漂亮,身段又好,最重要的一點,這丫頭單純,自己說什么就是什么!劉自強興奮極了,瞧著周倩,突然神色一動。


  “倩倩,按摩的手法不錯,但是對師傅的病情,只能起到緩解的作用,想要醫治,得用別的辦法。


  ”周倩一聽,緊忙問道:“師傅,用什么辦法能徹底醫治好您的病啊。


  ”劉自強深吸口氣,指了指嘴。


  “用你的嘴和舌頭。


  ”周倩頓時愣住了,有點疑惑起來,“嘴和舌頭也能看病么?”“當然了,咱們學醫的,你以為只靠雙手么?你錯了,身為一個合格的醫生,要學會動用任何手段治愈病狀,師傅不是說,這個肌肉受挫過么,其實它里面淤血多,排是排不掉的,只能吸出來!”周倩還是有點迷迷糊糊的。


  “這么跟你說吧,咱們村里不是有毒蛇,你看每次有人被蛇咬了,是不是先要把毒素吸出來?”劉自強悉心誘導道。


  周倩點了點頭,小時候她也被咬過,當時就是父親幫她吸出來的。


  “這個我知道,師傅。


  ”劉自強一聽,頓時笑了,“哎,你看你知道吧,就是這個道理,師傅這里淤血多,就得吸,只不過師傅夠不到,又不好意思求別人幫忙,再說,別人也不會像咱們醫者這么有圣心,醫不諱患道理他們不懂。


  ”周倩點了點頭,不過看到師傅這個東西這么大,可怎么好含在嘴里啊,秀眉緊蹙著,有點不知道什么下口。


  “你不用先著急吸,師傅不剛剛還說的舌頭么,你可以用舌頭替師傅這里消消毒。


  ”“消毒?”周倩愣了起來。


  “哎,笨蛋,你不知道咱們靈長類的動物,唾液中都是含有祛毒成分的么,就比如小貓小狗受傷了,它們都舔傷口,就是先消毒。


  ”劉自強強忍著這股沖動,繼續誘惑著。


  周倩嗯了一聲,雖然覺得很奇怪,但是師傅說的話,肯定不是騙人的。


  再說小貓小狗舔傷口的 事兒,她也知道,倒也沒有多想。


  找了個好的姿勢,趴到師傅跨中間,隨后伸出了可愛的小舌頭,在劉自強一臉期待下,靠了上去。


  眼看著那粉嫩的小舌頭就要落上去的時候,甚至,他都能感受到傳來的絲絲熱意,滿眼興奮,心跳加速。


  誰知道,就在這時,劉自強的手機響了,嚇了他一大跳!周倩聽到師傅手機響了,以為有重要的事情,就停了下來。


  劉自強氣的夠嗆,重頭戲被打斷,當然不樂意,把手機掏出來,看都沒看,就扔到一旁。


  “倩倩,不管它,你繼續吧。


  ”劉自強干咳一聲。


  周倩眨了眨眼睛,倒也沒有在意,伸出舌頭又要繼續。


  可是,扔到沙發上的手機,居然又響起讓人厭煩的鈴聲,弄的這氣氛又不對味兒了!“師傅,可能有著急的事情吧,要不您先接,接完了我再給你按摩吧。


  ”周倩乖巧道。


  劉自強也不好說什么,要是再不管好像很急切一樣,擔心周倩看出什么,就拿起電話來。


  “喂,老劉啊,怎么不接電話啊!”打電話的是劉自強的鄰村老表哥,比他長了兩歲,結婚早,兒子都二十了,不過小的時候有點毛病,落下個傻病根,至今也沒弄個孩子。


  找了好些地方看,都沒弄好,沒辦法這事兒就拜托給劉自強了,死馬當活馬醫,當然也知道劉自強醫術高,總是讓他幫著給解決這事兒。


  這事兒也就托著,畢竟這生孩子的病可不好治,劉自強不想攬這兒活。


  “哦……我這忙著呢,怎么了?”劉自強語氣有點不太好。


  畢竟打擾了自己好事兒,劉自強能有好語氣就怪了。


  “我這煩死了,韓 小蕊到現在肚子也不大,你說,我老張家弄回來個不會下蛋的雞干啥,我帶著她和 傻根,你給她看看,要是 不行,我就讓傻根給她休了,再找一個。


  ” 張老三氣壞了,家里到他這兒就傻根一個獨苗,后輩無人可鬧心死了,就指著傻根接個種,傳個代了,傻就傻了點,但是他老張家基因可不差,要不是小時候傻根發燒燒壞了腦袋,肯定是個白尖百靈的好小伙。


  “哎,這事兒我可……”“行了,我馬上就到了,已經看到你店門了,我給你帶了幾瓶好酒,你就醫醫看,不行就算了。


  ”張老三緊忙打斷劉自強的話,弄的劉自強也說不出什么,嘆了口氣。


  沒辦法,老表哥說了,再托也不行了。


  緊忙穿上褲子,就去開門。


  誰知道,看到傻根媳婦,也就是張老三的兒媳婦時,劉自強的眼睛沒掉出來,這丫頭也太俊了!特別這身材,簡直完美的很啊,那兩團鼓鼓的,都快把衣服撐破了,還有那腿,比孫潔的還好看,嫩嫩的,又長又直。


  就是這丫頭不會打扮,村里人落后,沒有孫潔那種見過世面的女人會捯飭。


  但是這天然美,更讓劉自強心里顫了一下。


  張老三簡單說明了一下情況,劉自強也沒聽進去,眼睛里都是這個韓小蕊,狠狠咽了口唾沫。


  這丫頭坐在那里,神情不安,眼圈還紅的,估計沒少挨張老三罵,有這么個兒媳婦也不知道心疼,劉自強都覺得給他們張家白瞎了。


  這丫頭要模樣有模樣,要身材有身材,前凸后翹的,一看就能生兒子,配他們家傻根一百個富余。


  再看看那個傻根,劉自強都懶得瞅,直搖頭。


  “表弟,我也不跟你細說了,你看看怎么整,實在不行,我就找那周媒婆子把親退了,大不了彩禮我要回來一半也行。


  ”一聽這話,坐在那里本就惶恐不安的韓小蕊俏臉頓時變了。


  “爸,我爹他身體不好,那彩禮錢都拿去看病了,哪還有錢給您啊,您別要了成么,我……我肯定能好,肯定能好……”她說這話的時候,梨花帶雨的,看著劉自強這個心疼。


  “行了表哥,別難為孩子了,這樣,你把他倆留這里,我給他們看看,用藥試試,要是不行再說。


  ”一聽這話,張老三樂壞了,“那就麻煩你了表弟,哎,你說這事兒,好在有你,只要能讓韓小蕊肚子大了,表哥給你殺頭豬。


  ”沒辦法,這張老三想孩子想瘋了。


  “行,天色也不早了,你早點回去吧,我一會兒就忙乎了,也照顧不到你,哎,因為你這事兒,我今天還得早點關門。


  ”劉自強故意說道。


  張老三一聽,嘿嘿一笑,從兜里掏出兩盒煙塞到劉自強手里。


  “縣里的,我都沒舍得,那我就先走了啊。


  ”張老三說完,囑咐兒子要聽劉自強的話后,緊忙就走了。


  時間確實不早了,劉自強讓周倩自己回家,隨后拉上了閘門,目光看向韓小蕊,狠狠咽了口唾沫。


  
https://twkiujhyoplm.weebly.com/4626799.html
https://twukiluftgrhbresf.weebly.com/2095265.html
https://twloikujhiy.weebly.com/2168710.html
https://twhgodkb.weebly.com/3792959.html
https://twghrwedfvrtggh.weebly.com/592722.html
https://twkenaxg.weebly.com/5271037.html
https://twghrwseadsd.weebly.com/5160958.html
https://twghyrwsejkmytr.weebly.com/2131402.html
https://twqwetrtfcvvgf.weebly.com/6803891.html
https://twfgtyhujik.weebly.com/833323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