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跳蛋有什么用 >

abigaile johnson ella milano threesome love

abigaile johnson ella milano threesome love


沒有 老李的搗亂, 趙月總算是能好好的吃一頓飯了。


  吃完飯以后趙月就去洗碗, 王石為了體現自己的體貼就說:“你別動了,我來就行,你去準備一下跟老李一起去醫院吧,我還有工作,沒辦法陪著你, 對不起啊!”王石的體貼讓趙月覺得受之有愧,他對自己越好,她就更容易想到車上還有剛才自己對老李的容忍。


  這種事情只要是一說出來,老李以后肯定就不敢再這么對她了,可想到這一點,她就很不舍。


  雖然很羞恥,但老李在觸碰到她的時候,她是有反應的。


  他簡單的動作比王石費盡心思都要讓趙月更容易有反應一些,在王石身上沒有 感受到的激動她在老李的身上感受 到了


  要是自己說出來,把老李給趕走了,她就又要回到之前那種沒有一點兒激情的公式化生活了,她不想這樣,就只能忍下來。


  但這些也不能完全遮掩住她對自己老公的愧疚。


  她能做的,就是當著老李的面在王石的臉上親了一下,笑著說:“老公,你真好。


  ”王石很是開心的去洗碗了,趙月回到房間里去換衣服準備出門。


  老李還在客廳里,他被剛才趙月一臉幸福的樣子給刺激到了。


  明明是那么放蕩的一個人,竟然還做的跟一個好妻子一樣,這么虛偽,那他就要徹底的扒下趙月的那層偽裝,讓她自己知道自己是個什么樣 的人


  下定了決心以后,老李才去換了衣服,出來的時候趙月和王石也收拾好了,三人一起出門。


  王石跟趙月兩個人走在前面。


  趙月挽著王石的手,靠在他身上,兩人有說有笑的,完全把后面的老李給忘記了,就 像是他們單獨在一個世界一樣。


  老子就面無表情的跟著,反正這種狀況也維持不了多久。


  到了公交車站,他們就分開了。


  王石要去上班,他們去醫院,是不同的公交車。


  王石先走了,剩下趙月跟老李兩個人,趙月不知道是有意還是無意的避著老李,兩人距離隔得很遠,誰也沒有說話。


  直到公交車來了,兩人上了公交車,趙月臉上的冷漠就繃不住了,因為現在是上班高峰期,車上的人很多,這讓她想到了昨天的事情,站在門口愣住了。


  老李走到她的身后,胸膛貼在她的后背上,低聲在她耳邊說:“還不快進去,后面還有人呢。


  ”趙月有些無可奈何的往前走,這個過程中,老李的 身體是一直貼著她一起走的,她就是想避開也不行。


  他們走到了車廂中間,四周都是人,身體挨著身體,沒有一點兒縫隙,趙月能清楚的感受到老李結實的胸膛。


  她心里已經開始慌了起來,明明這時候什么都沒 發生,她就身體就已經開始發熱了。


  這就跟一種本能一樣,趙月壓制不住。


  老李還沒有動作,他還是很有耐心的,現在才上車,還不知道周圍是什么狀況,要是有人注意到了就不太好辦了。


  直到車子開走了一段距離,老李確認了車上的人都自顧自的忙著,根本沒有人一個人去注意別人,他笑了起來。


  低頭 看著眼前的趙月,他這個位置只能看到趙月的脖子,光滑白皙,一看就很美味。


  他還看到了趙月脖子上有汗珠,就低下頭,湊到她耳邊,用低沉的聲音問:“你怎么了,怎么出汗了?”老李貼的太近,呼吸打在趙月的耳朵上,讓她身體顫抖了一下,其實她老公都不知道這一點,趙月的耳朵比常人要更敏感一些,最受不了的就是別人這樣跟她說話。


  耳朵受到刺激,一下就全紅了,這種紅韻還一直蔓延到脖子上,汗就更多了。


  老李一直貼著趙月,自然是能感受到她身體的反應了,發現她劇烈的顫抖了一下,就像是找到了什么好玩的 東西一樣,笑了一下。


  就繼續貼在趙月的耳邊問:“你是不是又不舒服了?”趙月的身體又顫抖了一下,耳朵對她的身體來說就像是一個開關一樣,癢癢的感覺蔓延到了心里,她受不了,說了一句:“你別靠得這么近跟我說話。


  ”“可是這個車上的人太多了,我要是不靠近一些,我怕你聽不到我說話。


  ”老李繼續調戲著趙月的耳朵。


  趙月咽了咽口水,毫無辦法,想要躲開,前面有人,她要是往前一點兒就會前面貼到另一個人身上,這樣更尷尬,只能站在原地不能動彈。


  老李調戲夠了她的耳朵,突然身后在她脖子露出的皮膚上摸了一下,趙月被他這個動作嚇到了,身體都站不穩了,直接往前倒去。


  還好關鍵時候老李抱住了她,才沒有撞到前面的人,可這樣,她的身體就完全被老李包裹在了懷里。


  “我就是幫你擦擦汗水,你怎么這么激動,腿都軟了啊!”老李有些驚訝的說。


  “我……”趙月不知道該說什么,張開嘴又閉上了。


  老李就這么抱著她,使勁兒把趙月困在了懷里,身體完全貼在她身上,見趙月有些掙扎的意味,就說了一句:“你小心一點兒,不要影響到別人了。


  ”這是在提醒她要是動作太大了,別人注意到,車上的可都會知道他們現在怪異的狀態了。


  趙月只好放棄了掙扎,她現在只希望老李能注意一下他們是在外面,能收斂一些了。


  老李當然不會收斂,軟玉溫香在懷,聞著趙月身上那種淡淡的香味,他就忍不住有些激動了。


  身體也有了反應,頂著褲子,抵在了趙月的身上。


  趙月是切切實實的感受到了老李的那東西,不知道是不是因為早上見過,她感覺自己不只是感受到了一點兒,也不是隔著衣物的,那東西在她心里就是毫無障礙的接觸著自己。


  這樣的感受讓她激動了起來,身體的反應也更強烈了。


  老李要的當然 不止是這么一點兒,他看趙月沒有掙扎了,也就松開了抱著她的手,解放出雙手來做一些其他的事情。


  他把手放在趙月的腰后,還美其名曰:“我看你身體確實是有些不舒服,不如我幫你按摩一下。


  ”“這是在車上。


  ”趙月無奈的說。


  “沒事,我一定會讓你舒舒服服的。


  ”老李說著就開始在她的身上按摩了起來。


  說是按摩,其實就是在探索,一點兒一點兒的摸著趙月的身體,然后觸不及防的停下,捏一下,再安撫的揉了揉。


  這樣完全料想不到他下一步的作為,不知道自己身體什么地方會受到刺激,不止是讓趙月的身體受到了刺激,心里也被刺激到了。


  緊張刺激的感受讓趙月感覺自己就像是被拉到了另外一個世界,他們的周圍沒有其他人,只有她跟老李。


  自己不是在公交車上,而是在一個私密的環境里,自己也沒有站著,是躺著的,背后就是老李,他在給自己按摩著。


  這樣的幻象讓她的身體整個都放松了下來,只能感受到老李,感受不到別的了。


  老李一看她的樣子,就知道她沉迷了。


  直接揭開了趙月的衣服,手伸進去,更親密的摸著趙月的身體。


  這個過程中趙月沒有任何反抗,也沒有覺得有任何不對的,安然的接受了一切。


  老李的手也就更放肆了,不止是在她背后撫摸著,還從后面繞到了趙月的身前,在她的肚子上撫摸著。


  趙月的身材很好,沒有小肚腩,腹部的皮膚很嫩,因為趙月是有工作的,她肚子上的皮膚跟其他地方不太一樣,不是那么嫩,是有些韌勁兒的。


  這樣老李反而更喜歡,他覺得趙月這個地方要比她光滑的地方更有手感一些,因為喜歡,老李的手就一直停留在這個地方,仔仔細細的感受了趙月腹部的這個地區任何位置的皮膚。


  這個過程中,趙月一直都沒有任何的反抗,她閉著眼睛,完全的享受著,心里和身體都沒有覺得有任何不對。


  因為她的思緒還沒有回來,依舊在自己的想象之中,在那片天地里,她跟老李微笑著,就像是熱戀中的情侶一樣,很高興很快樂的相互依偎著。


  她很喜歡這樣,自然不會拒絕老李的接觸。


  而老李已經膩了她腹部這塊地方,手開始慢慢的往上攀爬,很快就被一樣東西給阻擋住了。


  是趙月里面的內衣,老李沒有急著突破這一層防線,而是摸了摸趙月的內衣,覺得這個觸感有些熟悉,很快就想到了早上的黑色蕾絲。


  他稍微拉開了一點兒趙月的衣服,低頭一看,果然(與漂亮老師的銷魂之夜)是黑色的。


  趙月早上到房間換衣服的時候,打開衣柜,第一眼就被這黑色的蕾絲內衣給吸引了。


  她昨天晚上洗完澡以后隨便拿的,穿的不是一套,就剩下了這個。


  其實傍邊還有很多其他的內衣,可趙月就像是入魔了一樣只能看到這一件,最后也就拿起來穿上了。


   林凡才發覺自己的錯誤,媽的,都被網上的段子帶歪了。


  清了清嗓子,“抗拒從嚴,坦白從寬。


  ” 張強可笑不出來,繼續裝傻,“林凡,你說什么,我聽不懂。


  ”“聽不懂? 打人的時候,你可堅決的很不是?”“誰打人了?你別血口噴人!有證據嗎?沒有證據,你憑什么說我打人?”張強矢口否認,沒有證據,這是他最后的底牌了,林凡算一個證據,可是只能算人證,沒有物證,一樣抓不了他,反正現場也沒有監控。


  他以為眾人會慌張,會憤怒,可是卻出奇地安靜,所有人都看著他,像看一個小丑一樣,看著他表演。


  他敏銳地察覺到情況不對,可是他也沒有辦法。


  只能靜觀其變。


   李香蘭冷笑一聲,“你想要證據是吧?”隨后朝著鮑偉點點頭,鮑偉大手一揮,“帶上來!”人群后三個人被押了上來。


  二狗,陳六,還有 呂牛


  看到這三人,張強臉一陣青一陣白,沒有主動說話。


  “張強,很驚訝吧?”林凡把張強的表情盡收眼底,也不叫村長了,該攤牌了。


  張強轉了轉眼珠子,驚訝地 說道,“林凡!是他們打了你是不是?”這拙劣的表演,讓呂牛三人都看不下去了。


  “村長,我們已經供了…”張強心中大駭,但還是抓住最后一根稻草,“供什么?你供了關我什么事?!”“張強,都這時候了,還要狡辯嗎?”李香蘭看著張強近乎癲狂的樣子搖頭。


  “那只是他們的一面之詞!他們想陷害我,對!二狗,你是不是怨我沒有給你發補助金!肯定是你!”張強沖過去抓住二狗的衣領,眼睛變得血紅。


  黃二狗可憐地搖搖頭,他是已經招了,甚至沒讓李香蘭他們費多少勁,他早就不想給張強干活了,要不是他手里捏著那點補貼,他早就打爆他的頭了。


  猛地甩開張強,不再說話。


  林凡看著發狂的張強搖搖頭,“張強,多行不義必自斃啊。


  ”“我聽不懂你們在說什么!”“好,要證據是吧,拿上來!”林凡大吼一聲,差點沒把張強嚇到在地。


  后面有人呈上來一根木棒子,上頭還有著血跡。


  丟在張強的身前,“認得它嗎?”張強當然記得,這是當時他氣不過,從呂牛手中拿過的棒子就是這根!其實,呂牛已經藏的非常深了,挖了個坑給它埋著,再精心偽裝,沒想到(玉米地做爰全過程)被林凡一眼就看出來了。


  他要是知道林凡能夠透視,估計說什么也不會聽張強的了!臉色變得煞白,雙腿發軟,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瑟瑟發抖。


  “你還有什么話要說嗎,張強。


  ”林凡憤怒地說道。


  他憋了很久了,雖然以前和張強有矛盾,但是那些事情并不大,這次的事,林凡想過張強會報復他,卻沒想到他居然下手這么狠,要不是李香蘭及時給他送到城里的醫院,他已經去見閻王爺了!張強看都不敢看林凡。


  林凡一惱,一腳蹦在他的頭上!李香蘭連忙拉住他,張強已經認罪了,蹲號子是少不了他的了。


  再找人“照顧”他一下,讓他這輩子都翻不了身!給鮑偉使了個眼神,鮑偉心神領會,叫人把張強還有幾個同伙押走。


  林凡重重地呼了一口氣,事情總算是完結了,雖然他也付出了很大的代價,但是索性身體沒有留下后遺癥,就還可以接受。


  想到以后將沒人再阻攔村里的修路的工程,林凡心情也不禁好了一些。


  張強在村子里的名聲著實不好,張強倒了,大部分村民還是非常開心的,他們已經忍受他的剝削好一段時間了。


  有人歡喜有人愁,部分村民還是不開心的。


  他們都是和張強有著利益上的溝通,張強倒了,意味著他們的利益也隨之沒了。


  按理說,張強被抓,李香蘭應該開心才對,可是,林凡注意到,自那之后,李香蘭的情緒就一直非常低迷,這低迷已經不是因為自己做的荒唐事了。


  經常獨自一人坐在山頭上看著日落,林凡也不多問,也沒有辦法多問,既然決定不再和李香蘭有糾葛,有些事還是不要過問的好。


  然而,盡管林凡不想知道,偶然的機會,還是讓他知道了。


  藏在最心底的對李香蘭的那份心疼,又慢慢萌芽了。


  事情算是解決了,終于拔掉了張強這顆毒瘤。


  可是李香蘭怎么也開心不起來。


  這次呼叫 李陽付出了她非常大的代價,但是,她沒有絲毫猶豫,先不說與林凡的各種糾葛,光一條人命,也值得她這么做。


  在醫院的時候,李香蘭就已經和父親達成了新的協議。


  “喂,爸…”“蘭蘭,你可想清楚了,我不會無條件幫你的,別說爸爸不愛你。


  為了你,我才真的是焦頭爛額。


  ”李陽沉聲說道。


  “嗯,我知道了。


  ”那時的李香蘭才不會想這么多,一心一意想救林凡的命,還有想把張強繩之以法的心。


  李陽沉默了一下,“蘭蘭,能告訴我是誰讓你這么上心?”“一個普通的村民而已。


  ”李香蘭淡淡地說道。


  “普通的?”李陽明顯不相信,他比任何人都了解他的女兒,如此大動干戈,肯定是對她而言非常重要的人。


  “嗯,淳樸的農村小伙,為了幫我才受了重傷的。


  ”這倒是事實。


  “好吧,那先這樣吧。


  再聯系。


  ”李香蘭嘆了口氣,心里五味雜陳,不過并不后悔。


  所以一連幾天,她才無精打采的,她一直在想父親會提出什么條件,她最害怕的就是時間,她在村子里的期限。


  然而,怕什么來什么。


  晚飯過后,李香蘭終于還是接到了父親噩夢一般的電話。


  “喂。


  ”“蘭蘭,我就不繞彎子了,我想你在 靈水村的時間縮短到半年。


  ”李陽在電話那頭說道。


  “半年!?”李香蘭驚呼出聲,半年時間,這代價也太大了。


  本來就非常難完成任務,結果這直接縮短了半年,剩下的時間連游山玩水都不夠,還共同富裕,共同喝西北風吧。


  隨后壓低音量,“爸,你這也太過分了吧。


  ”“不過分吧,這一次也花了我不少的精力呢。


  ”李陽淡淡地道,“另外,老江那邊最近再催了,你也抓緊抓緊時間。


  ”聞言,李香蘭黑了臉,老江,就是江帆家,政治聯姻的對象,沒想到他們這么早就開始施壓了。


  “爸,你真的愿意犧牲我的終身幸福嗎?”李香蘭顫聲說道。


  “什么叫犧牲?江帆那孩子我看著長大的,長得帥,人品好,家里條件又好,怎么就犧牲了,你和他在一起肯定會幸福的!”這話李香蘭已經聽了幾百遍了,帶著憤怒的語氣開口,“你看我姐她快樂嗎?”“胡鬧!那是她自己的問題!”“是!什么問題都是她的!你和我媽從來沒有問題!”李香蘭近乎吼了出來。


  也不等李陽說話,直接掛了電話。


  雙眼無神地看著天上的月亮。


  李香蘭沒有注意到,在轉角處,林凡正披著毛巾,拿著牙刷,一動不動地站在那里。


  夜晚,林凡躺在床上,輾轉反側,怎么也睡不著,李香蘭的說的話一字不落地落進的耳朵,在耳邊回響。


  “犧牲幸福”嗎…林凡眨了眨眼睛,看來李香蘭這次為了自己出頭付出了他難以想象的代價了。


  可是她從來沒有告訴過他,她到底經歷了些什么,為什么要來這鳥不拉屎的地方。


  林凡決定找她談一談!不能讓她把一切都扛在自己的身上。


  想到她天真爛漫的笑容和樂觀向上的精神,林凡又感到一陣的心痛。


  并且,這種事,只能快不能慢,慢了,就晚了“我們需要談談。


  ”眼看李香蘭就要出門,林凡攔在了她。


  李香蘭身體頓了一下,“談什么?”林凡抿嘴,“談,該談的事情。


  ”李香蘭輕輕地嘆了口氣,點點了頭。


  “所以,那么,你家里到底什么情況。


  ”林凡開口了。


  李香蘭看著林凡的眼睛,藏不住的震驚,“你,都聽到了?”林凡點頭,“對不起,不小心的。


  ”“沒事,怪丟人的而已。


  ”林凡不說話,等著李香蘭繼續說。


  “家里逼我和市長的兒子結婚,我只是一個政治婚姻的犧牲品罷了。


  ”李香蘭自嘲地說著,“我不想成為我姐姐那樣,成為一具行尸走肉,毫無幸福可言。


  ”林凡凜然,看來李香蘭這么抗拒的原因和她姐姐有很大的關系。


  “所以,我和我父母定了賭約,我主動來到靈水村,一年之內,把靈水村的經濟帶起來,人均GDP達到一萬一年就夠了。


  ”聽到這里,林凡搖搖頭,李香蘭的父母聰明的很,以靈水村的情況來說,根本就是無稽之談,不可能的事!答應她,只是為了讓李香蘭心甘情愿地做一個犧牲品罷了。


  “然后呢?因為我的事,讓你父親縮短了時間是嗎?半年。


  ”后面的事林凡大概已經可以猜得到了。


  李香蘭點點頭,沒有再說話,這幾天下來,她被這些事情搞得頭皮發麻,吃不好睡不好,臉色都蒼白了不少。


  沉默了一陣子,兩人忽然同時說話。


  “對不起。


  ”“謝謝你。


  ”“對不起”是林凡說的,“謝謝你”是李香蘭說的。


  “呃…”兩人同時一愣。


  “你先說”“你先說”“…”愣了半天,還是林凡先說了。


  “對不起啊…”李香蘭看著林凡有些害羞的樣子,內心仿佛有什么東西正在蘇醒一般。


  “你對不起我,什么啊?”“當然是讓你的計劃,你的時間,都縮短了。


  ”林凡不好意思地說道。


  “嗯,你是應該對不起我。


  ”李香蘭一臉嚴肅地說道。


  “呃…那你謝我什么?”“啊,我謝謝你為了修路,做這么多事…”李香蘭的聲音越說越小。


  林凡笑了,假裝嚴肅,“嗯,那你是該謝謝我了。


  ”兩人同時對視了一下,都笑了。


  “好了,那我們算扯平咯。


  ”林凡高興地說道。


  “才沒這么容易呢,我是女生,你要多補償我。


  ”林凡不懂,“那你想怎么補償。


  ”李香蘭突然用認真和微微祈求的目光看向林凡,“你得幫我修完路才行!”“當然!你不說,我也會做的!”“你說的!不反悔。


  ”“不反悔!”李香蘭的內心又開始活躍起來了,她找到了一開始和林凡相處的感覺。


  可是,下一刻,她又想到了和林凡決裂的事情。


  猶豫了一下,還是說了出口,“你,和張玲…”對于感情問題,林凡已經看開了,躲躲藏藏不如大方承認,“是,張姨是我的女人。


  還有王欣,也和我有了關系,我會負責到底的。


  ”李香蘭咬著嘴唇,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俗話說“老房子著火,不可救藥”,這說的就是中年人一旦發生 婚外情,必定是干柴烈火般熊熊燃燒,一發不可收拾。


  雖然性學專家早就認為,對于大多數男性而言,性是安全的同時也是健康的,甚至能夠延長壽命。


  但是越來越多的證據表明,偷情者的情況則可能截然不同,很有可能因為過于興奮而引起心源性 猝死,所以可以說,婚外情是男性的殺手之一。


  性醫學門診,頻遇婚外情案例對于“婚外情”的一般理解是已婚的一方與配偶以外的性伴侶發生不正當的性關系,這種關系的特點是秘密的、短暫的、間歇性發生性關系的。


  與這種“婚外情”特點不同的還存在其他幾種屬于此類不正當性關系的,比如包二奶、重婚等。


  這幾種類型受社會輿論譴責的程度是有差異的,據此推理不同類型的當事人所承受的社會壓力也是不同的。


  中山大學附屬第三醫院性醫學科主任 張濱說,曾經在門診遇到過一些“老夫少妻”前來就診,男方堂而皇之地向醫生介紹自己的二奶情況,像這種關系的 男女居有定所且性生活規律,出現性交猝死的幾率與常人并無差別。


  婚外情者猝死幾率大 男人 出軌2大硬傷而在不孕癥門診,醫生也會經常碰到有婚外情的病人,該院不育科副主任醫師 蔡柳洪說,在遇到的婚外情患者中有“小三”插足,女方往往20歲出頭,而男方則在30-(愛女狂歡)40歲之間比較多。


  蔡柳洪指出,實際上,在性醫學門診能經常遇到發生婚外情的案例,可以說,婚外情在當今社會司空見慣,這也是客觀事實。


  婚外情過度興奮,男性心臟受不了發生婚外情的性行為必定是秘密的、緊張的,同時也是令人興奮的。


  據調查,有些發生婚外情的男性認為,在婚外情中體驗到前所未有的新鮮感,在性生活中增強了自己的性能力。


  雖然性交過程中的猝死是少見的,但是來自日本、德國的統計資料卻表明,一旦發生猝死,很可能是死于婚外情時發生的心血管疾病的急性發作(可以占到80%甚至更多)。


  蔡柳洪說,猝死是很難預料的,可能存在一些未能及早發現的基礎疾病。


  婚外性本身具有其一定的危險性,因為女方必然是年輕得多,大概都有著比婚內更多的激情,性活動必然是劇烈得多,暴飲(酒)暴食的可能性大得多。


  因為在這種應激狀態下,誘發猝死是很可能的。


  婚外情者猝死幾率大男人出軌2大硬傷有人測試,在婚外情的性活動中其心率和呼吸頻率遠遠高于夫妻性生活,這就是引起猝死的重要原因,特別是原有心臟病的患者發生意外的可能性更高。


  張濱說,男女的交合表面看是肉體的關系,其實更重要的是來自其他感受器興奮而對大腦產生的刺激才是令人陶醉。


  性交猝死進入極樂世界,可不是一般人都具備有這種“功底”。


  由于婚外情的激情刺激,雙方的眼睛、耳朵、嗅覺、手及嘴唇的觸覺等才是推進夢幻境地的真正殺手。


  婚外情威脅家庭,傷害身體玩不起由于當今社會對婚外情的輿論譴責也不如往昔嚴厲,這使得人們發生婚外情的心思更為隨意。


  蔡柳洪說,人非草木,豈能無情,喜歡上不止一個異性是可能的。


  但同時,人是社會人,是有自我約束能力的人,應該是發乎情而止于禮。


  婚外情在目前的社會道德下是被譴責的,而事實上,有些男性卻以擁有婚外情作為自己事業成功的標志,這種想法是非常不妥的。


  婚外情者猝死幾率大男人出軌2大硬傷因為任何男女的感情、性關系都必須是基于自愿、 無傷的基礎上,無傷自己也無傷他人的生理與心理。


  而婚外情的發生,必然傷及無辜的配偶,甚至孩子,它對婚姻家庭構成嚴重威脅,應該盡量避免。


  至于婚外情對身體是否產生危害,張濱指出,這要看婚外情是否對當事人產生社會和家庭壓力,如果內心壓力大,同時經濟和身體的嚴重透支,那么,婚外情可能就是一種殺手。


  延伸閱讀:這些女星專為老公“擦屁股”
https://twhtrgerfg.weebly.com/5118040.html
https://twjhuiykhm.weebly.com/336329.html
https://twcfdreaqwafg.weebly.com/6886826.html
https://twkdjfngvbi.weebly.com/3085428.html
https://twfghtryewrfrwe.weebly.com/7160651.html
https://xiaomifengokk.weebly.com/3796952.html
https://twghrwseadsd.weebly.com/7064441.html
https://munieniu.weebly.com/5449350.html
https://twzxcvbnmko.weebly.com/2401645.html
https://twukiluftgrhbresf.weebly.com/972034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