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跳蛋有什么用 >

mayuka akimoto

mayuka akimoto


他這還是第一這樣認真的看面前的這個 女人


   徐姐是這里搞衛生的,看著和 老馬差不多的年紀,可是誰知道這個一下班就敷面膜的妖怪到底是不是真的只有他這么大。


  老馬仔細的看了一眼,只見徐姐有一張小臉盆般大的臉盤子,塌鼻子,小而又狹長的眼睛,臉上的皮膚坑坑洼洼 像是橘子皮,面色雖然白皙卻給人一種死豬皮的質感。


  此刻徐姐大嘴一咧,露出一口顏色不均的牙齒,身上散發這一種廉價的香水的味道。


  但是這都算不得什么,老馬覺得惡心和怪異的是徐姐的一雙眉毛和她臉上露出來的那一種盜版狐媚子一般的笑意。


  怪異兩個詞似乎都不足以形容。


  偏偏這個時候徐姐看到老馬盯著她看心理竟然一個激靈,閉上眼睛朝著老馬湊了過來。


  哇……老馬先前點了自己穴位讓自己嘔吐,現在卻真的是受不了了。


  “老馬,老馬,你這是怎么了?是不是哪里不舒服啊?”徐姐覬覦老馬已經很久了,自從無意間看到老馬的大寶貝之后,徐姐就日思夜想,念念不忘,好不容易看到老馬心情不好,這才忍不住壯著膽子過來想要給他一些安慰。


  “徐姐,那個什么,你去吧臺幫我拿些銀丹吧,我可能是中暑了。


  ”老馬實在是沒有多余的力氣來對付著這個女人,只好隨便編了一個借口,想要支開她。


  “好好,你等著啊,我馬上就去了!”徐姐起身,那將近兩百斤的身子輕輕一晃,那巨大的臀部差一點將按摩椅旁邊的小柜子掀翻在地,小跑著沖出了 屋子


  砰地一聲,老馬忙不得的將門一關,插上門栓,靠在門上大口的喘著粗氣。


  太可怕了,老馬從來沒有想過自己竟然會被這樣的一個女人惦記上,仍舊是心有余悸。


  徐姐拿了東西上來的時候老馬裝作不在,外面的門差一點被徐姐敲壞。


  好在后來 王麗來了,徐姐這才悻悻的離開。


  “老馬,你在不在?那個女人被我打發走了!你開 開門


  ”老馬聽到外面的聲音是王麗的,皺了皺眉頭,有點不想開。


  “老馬,你在里面嗎?”王麗貼在門上聽了聽,疑惑的拿出手機撥通了老馬的電話。


  一陣嗡嗡聲從屋子里面傳來,王麗頓時笑了,大聲的喊了一句:“老馬,你這要是再不開門的話,我就叫你們老板拿鑰匙來了啊,到時候你可別說我沒有提醒你啊!”老馬見躲不過了,只好起身開門,呵呵一笑,對著虛空說了句:“我 這不是睡過了頭嗎?剛剛手機響我才醒過來,聽到你聲音我就來開門了,王女士你今天怎么有空過來啊!”“你說呢,這不是想你了嗎!”王麗舔了舔唇,這幾天沒有見老馬,心里面早就癢得像是被什么東西民撓過一樣,早就想要來找老馬了。


  這直白的話,老馬自然是聽出來了,這要是換做從前的話他一定會樂開了花,但是這會老馬卻像是轉性了一樣,對這王麗感到有些反感。


  “怎么了?還不高興了?”王麗是賊精 的人,老馬臉上出現的一絲不悅她看在眼里,心里有些不太爽快。


  不過有些人天生 就會調節情緒的,王麗就是這樣的一個人,心理的不快一閃而過,王麗又笑了起來,勾過老馬的下巴一雙媚眼含情脈脈的盯著他看。


  老馬雖然是上了年紀,一張臉上面皺紋密布,但是還是掩飾不住那眉目間的風度翩翩。


  老帥哥,形容的怕就是老馬這樣的人。


  想到這里,王麗更加動情了些,竟然有一種年輕時候談戀愛的感覺。


  只是王麗的含情脈脈在老馬眼里可就不是那么回事了,看得讓人心慌不已。


  “王女士,你今天是來按摩的吧,我有一個新的花樣可以讓你嘗試一下,你先躺下來吧。


  ”老馬哆嗦著手在空中胡亂的摸了一陣,然后摸到了旁邊的一個毛巾放在胳膊上面,看著一面墻等著王麗躺上去。


  “討厭!”王麗雖然有些急不可耐,可是一想到有新的花樣,也不免的動了心,脫了衣服躺在按摩椅上面。


  一切準備就緒,老馬沿著墻壁摸到了按摩椅子上面,將手放在王麗的脖子根部輕輕的按壓起來。


  “恩,是真的舒服,老馬,你對這個還真的挺有研究的啊!”(比爾.蓋茨后來成為橡樹了嗎?)王麗發出一聲輕哼,聲音柔媚的像狐貍精。


  老馬笑笑,也不答話,只是手上的力道稍稍用的重了一點。


  王麗閉著眼睛享受著,漸漸的竟然覺得全身都舒展開來,一絲暖流在 身體里面游走,全身都是暖意洋洋的。


  這讓穿慣了高跟鞋的王麗感覺到前所未有的舒坦。


  慢慢的,王麗覺得有些不對勁起來,這還沒有做重要的事情呢?怎么就開始有些困意了,這眼皮子就像是灌了鉛一樣,睜不開眼睛。


  “哎呀,老馬,我怎么打瞌睡了!我昨晚上睡了很久的啊!”王麗搖搖腦袋卻沒有什么用,眼皮子依舊是塔拉了下來。


  “可能是你身體里面的毒素排出來了吧,你就睡一會,等下就會覺得渾身都舒坦的。


  ”老馬心里偷笑,為自己的機智感到慶幸。


  這人體上面有很多的穴位,有的按壓起來的時候可以解壓,但是一旦用的力道過了,就會讓人產生昏昏欲睡的感覺。


  王麗不知情,覺得奇怪也是正常的。


  不過即便是王麗察覺到有什么不對,老馬也有很多的說辭準備著。


  想到這里,老馬心情不由的一陣大好。


  不過要是老馬能看到自己臉上的表情,一定會覺得震驚不已。


  以前他是想方設法的刺激女人和他那個,現在卻在想方設法的避免這種事情的發生。


  這樣的轉變簡直可是說是換了一個靈魂。


  不過,他似乎是太小瞧王麗了。


  三十如虎四十如狼的年紀,加上常年得不到滿足,導致現在王麗的欲念比常人的要厲害很多。


  王麗在老馬的按摩下終于閉上眼也睡著了,可是在夢里面,她卻夢到和老馬在張淑芳的面前做那羞人的事情,張淑芬竟然和老馬互相抱著接吻   幾個姐妹聚會時,聊起了一個話題:如果 嫁人以后的生活狀態還不如現在,那為什么要嫁人呢?是呀,如果兩個人不如一個人,何必嫁人!我們都在期待一種壓軸的愛情。


    記得剛參加工作時,碰到鄰居親戚 朋友,總會關切地詢問我的終身大事。


  所有的人都理所當然地認為我應該有男朋友了,每次我都很不好意思地告訴他們,我還單身呢。


  常常他們的神色變得嚴肅起來,說 女孩子這個年紀,可得抓緊了。


  轉而又笑瞇瞇地說:要不要替你介紹啊?我哭笑不得。


    確認我真的沒有男朋友,親戚圈同事圈朋友圈開始熱心起來。


  他們會把那些不同種類的 男人從城市的各個角落里拉出來,其中不乏有潘安之貌的、有體面職業的、有富裕家境的、有良好教育背景的。


  我從不拒絕這些相親,無論是酷暑還是寒冬,無論是在大排擋或者星巴克還是在公園。


  可是無論怎樣,總沒有我期待的那一種壓軸的感覺。


    由于成功概率很小,親戚朋友們也大多灰了心,總是不解地問我到底要什么樣的,差不多就成了。


  我會羅列很多標準。


  他們會說,你那不是找對象是招聘。


  記得一個同事曾經勸 我說,別太挑了,女孩子過了二十五,每過一天,男人對她的興趣便少一點。


  二十七八仍未婚的,在他們眼里,根本就是滯銷品,再也別想賣出去。


  趁自己還有點資本,趕緊嫁人!我不以為然。


  我覺得不能委屈自己的感覺。


    一個閨中女友終于喜歡上了一男人,男人對她很好,是很好的那種, 給她買她喜歡的任何東西,有人欺負她,他會把那人揍個半死,我們覺得有這樣一個男人的保護是件很愜意的事情。


  可后來,閨中女友還是選擇了離開。


    男人千方百計找到我,講完之后一臉茫然地問我,你說,我哪里做錯了?我這么愛她,她為什么就走了呢?  我安靜地聽完,沒辦法給這個疑惑的男人一個滿意的答案。


  我們從咖啡店走出來,過馬路時男人瞅到一個空當便快步跑到對面向車流這邊的我招手說,快啊。


  我有些無奈地笑了。


    我問男人是不是不愿意牽女孩的手。


  他說,在公園可以,在外面多不好意思啊。


  我說他過馬路時一定比女孩快。


  他 點頭說,你怎么知道?我說女孩在刷碗掃地的時候,他一定是悠閑地看著自己的報紙或者DVD。


  男人摸著頭說自己似乎 明白了


  我說,如果明白了就去挽回吧。


    一個陽光午后,我接到那個男人的電話。


  他很興奮地告訴我,說女孩又回到了他身邊。


  我問他是怎么做的。


  他說費了很大力氣才約到女孩散步,還專挑路口走,過馬路時站在女孩左邊,緊緊握住她的手。


  而且每天給她做飯洗衣服,收拾房間,早晨買早點給她。


  我笑了,說你現在明白了吧。


  男人嘿嘿地說,明白了,明白了,她跟著我,是需要我疼的。


    女人,就是女人,是需要一個人來疼的。


    終于,我也決定嫁了,在姐妹們的逼供下我終于招供:開始,盡管和他交往了一兩年,但從沒動過要嫁給他的念頭。


  我的嘴很刁,只吃一家的燒餅夾肉。


  于是,他每天早上坐兩站車買燒餅,再坐五站車來到我家。


  有天晚上下雨了,他送我到家門口,盡管他渾身透濕,還是把手機熒光燈打開,照著我從容地找到鑰匙、開門、進門,并堅持一定要看我進門,一層層地上樓,并且等我扭亮窗前的燈后方才離去。


  我也不知怎么回事,心里一下子酸酸的,那晚再也沒能合眼。


  到天亮,就決定嫁給他了。


    誰是愛情的壓軸?不見得是條件最佳或人氣最旺的那一個,但他一定得是最能打動女人心的。


    她原來只是我的朋友的朋友。


  她的 母親常逼著她去見不同的人,不斷地相親,讓她不勝其煩。


  她的朋友是個兩肋插刀的熱心人,就把我拉來替她擋駕。


  這樣 我和她才相互認識。


    在雙休日的時候,她就把我領 回家,目的是向母親宣布她有男朋友了,不必勞煩她老人家整天擔心她嫁不出去。


  那天我在她的母親面前表現得極好,我衣著光鮮、談吐得體,一切都進行得挺順利的,只是在臨走之前,她的母親對我說:“我們家住得比較偏,小婷要常上早班和夜班,我怕她不(豁達大度)安全,你能不能抽空來接送她?”她是醫院的護士,上早晚班是常事,而她們家又住在城邊近郊,小街小路的,有一段地方還荒廢著沒有建房子,晚上也沒有路燈,黑漆漆的。


  我馬上點頭答應:“這以后就是我的責任了。


  ”  從她家出來,她滿是歉意地說:“真是對不起,又讓你攬了一件苦差。


  看來我要欠你越來越多了。


  ”我卻微微一笑,說沒什么。


  其實,我還求之不得呢,我早就已經對她有好感了。


    從那天起,我就成了她的專職司機,常用我那輛益豪摩托車載她上下班,有時是早上,有時是晚上,好在我是做家裝設計的,時間由自己來支配。


  我最喜歡早晨去接她了,因為那時可以看見最清鮮的她,一塵不染的像個天使。


  還有,我也喜歡通向她家的那條小路,兩旁種滿了花花草草,尤其是夏天的晚上,騎車帶著她掠過開滿茉莉花梢枝蔓邊,有一股清透的香味沁人心脾。


    可是,茉莉花給我帶來馨香的同時,也給了我一份迷茫:她也會像我愛她一樣愛上我嗎?我幫她在她母親面前演戲,如果我要再進一步的話,就好像是幫過人家就要人家有所回報,太有點乘人之急的意味了,所以我根本就無法主動表白。


  而她似乎是一個靦腆矜持的女孩,也不會把愛說出口。


  難道我與她之間,永遠就只能是假戀人的緣分?  我向一個知心朋友傾訴我的苦惱,朋友試著幫我解迷:“你用摩托車帶她的時候,會不會感覺到背部暖暖的?”我不解:“這有什么關系?”朋友說:“有點說頭,如果你感覺到背后空空沒感覺的話,那就證明她離你的身子遠遠的,表示她要與你分清界線。


  如果你感覺到背部有暖意的話,嘻嘻,就有戲了,她把她的身子和臉往你背上肩上貼呢。


  ”  聽了朋友的這番話,我茅塞頓開。


  在一次我接她回家的晚上,我清楚地感到背上肩上暖暖的,那股子暖流,滲進體內,直達我的心間。


  在經過茉莉花叢的時候,我把車停了下來。


  她輕問:“怎么了?”我說:“你看,今晚的月色真不錯,我們到那邊的草地上坐一坐好嗎?”她微笑著點頭答應了。


  那一晚我們從假戀人變成了真愛人。


  后來她成了我的妻子。


    原來,愛一直就在我的背后,等著我回頭去發覺。


     傾訴人: 章莉珊,女,24歲,理發師  章莉珊在電話里哭著對我說,談了四年的男朋友跟她 分手了,而且現在躲起來不愿見她。


    在報社見到章莉珊時已是幾天后的事了,這是個清秀的女孩,留著披肩的長發,白色的無袖連衣裙讓她看起來清新亮麗。


  此時的她已經平靜了許多。


    他的真誠打動了我  我有一間小理發店。


  2004年,認識 戴毅就是在我的理發店里。


  他是我的顧客,每次他來店里,都點名要我為他理發。


  那時,戴毅的工作單位就在我的理發店附近,空閑的時間他總到店里找我聊天。


    我把他當作一個很談得來的朋友,但漸漸地,我能感覺到戴毅并不是把我當普通朋友。


  我當時并不急于談感情,就開始有意回避他。


  后來,當戴毅到店里洗頭理發時,即使他點名要(上課把女同學玩出水了)我為他服務,我都讓手下的打工妹來做,實在拗不過,我也只是應付著跟他搭話,為他理發。


    后來,戴毅開始每天到店里接我下班,送我回家。


  那時,我的店都是晚上10點以后關門,戴毅就陪坐到我關門。


  好幾次,在送我回家的路上,戴毅都怯怯地低著頭,對我說:做我的女朋友吧,我好喜歡你。


  口述:女人愛情為何總得為男人 友情讓路(4/4)  因為說這些話時,他的聲音很小,開始時,我總裝作沒聽見,還故意問他:你說什么?大聲點嘛。


  被我這樣一問,他更不好意思了,慌忙說:沒什么,沒什么。


  終于有一次,在回家的路上,戴毅大聲對我說出了那句話。


  這次我沒辦法裝糊涂了,就應付道:以后再說吧。


    不久,我的理發店里經常插著戴毅送來的鮮花。


  只要花凋謝了,戴毅就立刻換上新鮮的。


  他這樣堅持了幾個月,最后,我心里也開始慢慢接受他了。


    2005年,我的理發店換了地方,戴毅還是經常去看我。


  那個夏天,我們經常晚上出來散步。


  有一天,我跟戴毅約好,晚上7點在我家附近的公車站會合。


  在我準備出門時,我母親被開水燙傷了,看著母親大片燙傷的皮膚和燙起的水泡,我急得眼淚都出來了。


  口述:女人愛情為何總得為男人友情讓路(4/4)  顧不得多想,我和哥哥攙著母親,攔了輛出租車直奔武漢市第三醫院。


  等我將母親安頓好后,才來到公車站。


  卻發現戴毅還在那里等我。


  看到他的執著和耐心,我心里充滿了感激和愧疚。


  聽完我的解釋,戴毅不但沒有責備我,反而安慰我,讓我好好照顧母親。


    那以后,我正式成為了戴毅的女朋友。


    他的朋友重于一切  接受戴毅后,我便全心全意地愛他。


  開始時戴毅也很在乎我,但是他總將從小玩到大的朋友放在特別重要的位置。


    我和戴毅正式戀愛后不久的一天,戴毅下班后早早地來到我的理發店等我下班。


  他的一個同學過生日,他要帶我參加。


  那天,我很早就關門跟戴毅出門了。


  戴毅訂做了一個生日蛋糕,取回蛋糕后,他神秘地對我說要帶我去一個意想不到的地方。


    我和戴毅乘坐的車經過了白沙洲大橋后,停在了一個小鎮上。


  戴毅拉著我在一座清靜的樓房前站住,一臉自豪地對我說,這就是他的家。


  我吃了一驚:他怎么如此魯莽地把我帶到了他家呢?還沒有待我多想,他已經拉著我進門了。


  戴毅的 父母比我想像的要親切和藹,我能感受到他們很喜歡我。


  口述:女人愛情為何總得為男人友情讓路(4/4)  那天過生日的是戴毅最要好的朋友 趙斌


  趙斌跟戴毅從小一起長大,有著十幾年親如兄弟的深厚感情。


  吃完晚飯,趙斌和戴毅其他的朋友都過來了,大家一起為趙斌慶祝生日。


  那天我第一次被帶到戴毅家,見過了他父母。


  我雖不是以女朋友的身份出現,但大家都已心照不宣,而且我也算是被正式介紹給了戴毅的這些朋友。


    我和戴毅的相處還是存在矛盾和意見分歧。


  我跟同事同學的聚會,戴毅總不愿意參加,甚至有時還會阻止我參加;而戴毅跟朋友見面,每次都要我陪在身邊。


  為這種小事,我和戴毅經常鬧得不可開交。


    2006年6月,我發現自己懷孕了。


  戴毅知道后顯得很得意,在家里跟朋友開玩笑很大聲,讓他父母知道了。


  他父母建議我和戴毅盡快結婚。


  戴毅卻不想過早結婚,他勸我去醫院做流產手術。


  雖然我也很想將孩子生下來,撫養成人,但我也不想太早走進婚姻。


  加上戴毅的催促,我萬般無奈到醫院做了手術。


  這樣,我和戴毅與婚姻擦肩而過。


  口述:女人愛情為何總得為男人友情讓路(4/4)  戴毅對待朋友是絕對的忠誠忠實,朋友在他的人際關系鏈中名列首位。


  趙斌就是其中跟戴毅關系最鐵的一個。


  戴毅無論何時何地都記得趙斌的生日,可是我跟他談戀愛幾年了,戴毅卻從沒有記住我的生日。


    第一次他通過我理發店的打工妹提醒才知道,第二第三次都是我自己跟他說的。


  尤其是2007年6月我過生日時,正趕上世界杯足球賽,戴毅坐在電視機前就不愿走開。


  當我強行拉開他,讓他陪我和同事一起慶祝時,他竟然不耐煩地說:不早不晚,怎么偏偏在六月出生呢?想到他每次盡心盡力為趙斌慶祝生日,我心里就有說不出的傷心與苦澀。


    為了朋友他跟我分手  為一些小事,我和戴毅紛爭不斷,但我沒有想到這些日常的瑣事會影響到我們的感情。


  也不知道從何時開始,我給戴毅打電話時,只要趙斌在旁邊,趙斌就會在電話那頭大聲說:這種女孩不要理她,有什么意思啊。


  她想干什么干什么,你不要管她。


  我知道趙斌是故意這樣說的,也不知道是什么事情得罪他了。


  從此,這樣的事情就一發不可收拾。


  口述:女人愛情為何總得為男人友情讓路(4/4)  我們三人的不和諧持續了幾個月,我和戴毅的爭吵也隨之增多。


  有一次我實在忍受不了戴毅對我的漠視,對趙斌的縱容,于是對戴毅提出了分手。


    那一個星期,戴毅竟然真的就沒有聯系我。


  我提出分手只是要引起戴毅對我的重視,我并不是真的要跟他分手。


  我還是主動跟戴毅打電話,告訴他我生病了,希望他能借我100元看病。


  我并不缺錢,我是想以此為借口,見見戴毅,跟他重歸于好。


  戴毅毫不猶豫地答應給我送錢了,但這時電話那端又響起了趙斌那可惡的聲音:別管她!不要借錢給她……  我快被氣瘋了,對戴毅說要趙斌接電話,趙斌不接。


  我告訴戴毅如果趙斌不接電話,我就打電話到趙斌家里,讓他父母好好教育自己的兒子。


  趙斌以為我是嚇唬他,還在那里慫恿:讓她去打,我不怕。


  不等戴毅說完話,我就掛斷電話,立刻將電話撥到了趙斌家里,是他父親接的,我將趙斌的劣跡都告訴了他父親,還說他想拆散別人,他借朋友的錢不還等等。


  那一刻,我感到心中非常舒暢,終于出了口惡氣。


  口述:女人愛情為何總得為男人友情讓路(4/4)  我沒有想到,竟是這件事導致了我和戴毅的最后分手。


    這件事對趙斌打擊很大,他受到了他父親的嚴厲批評,他將責任全推到了我身上。


  戴毅也因為這件事對我非常不滿。


    我不想失去戴毅,為了他我可以低頭做人。


  我開始盡力在趙斌面前表現對他的熱情和客氣,就像我們從沒有發生不愉快似的,但趙斌卻當我是隱形人,很多朋友在一起時,我對他說的話他完全當作沒有聽見。


  我知道他生我的氣,要讓我在所有人面前沒有面子。


  為了戴毅,我總是主動跟他說話,甚至裝出嬉皮笑臉的樣子,但心里實在是苦。


  可即使這樣,仍不能挽回。


    2007年夏天的一個晚上,我和戴毅在街邊散步。


  兩人沉默了很久,戴毅對我提出了分手,原因是他不能失去趙斌這個好朋友,趙斌和我,他只能選擇一個。


  我忍耐了這么久,得來的卻是這樣一個結果。


  我蹲在路邊痛哭起來,戴毅竟徑自往前走,見他這樣絕情,我絕望了,從包里掏出了為理發店新買的刀片,朝自己的手腕割去,淚水流了滿臉,鮮血流了一地。


  幾分鐘后,戴毅見我沒有跟上,他折回來發現了滿身鮮血的我,急忙將我送到了醫院。


  口述:女人愛情為何總得為男人友情讓路(4/4)  因為割腕,我和戴毅的戀情也只延續了幾個月。


  那段時間里,戴毅還總是在我面前提起趙斌的名字,所有的朋友都知道我因為趙斌留下的痛,暗示戴毅不要提,但他仍舊說得眉飛色舞。


  我哀求他不要這樣對我,不要總揪出我心底的痛。


  戴毅給我的回答是:這是我的宿命,我和趙斌前世有仇,今生我要跟戴毅生活,就必須忍受這樣的痛苦。


    2008年4月15日以后,戴毅突然從我的生活里消失了,沒有給我留下一句話,似乎他從沒有出現在我的世界里。


  我瘋狂地找他,不時到他家里等,最后連他父母都看得不忍心,讓我不要等他,去找一個更好的人。


  我知道戴毅在躲我,因為有一次去他家,我看到了他家陽臺上晾著他的襯衣,我也理解他的父母。


    訪談結束后的一個星期,章莉珊告訴我,她已經徹底放棄戴毅了。


  她想通了,戴毅其實不值得她為之做出如此大的犧牲。


  章莉珊正準備離開武漢到湖南去工作,重新開始。


  口述:女人愛情為何總得為男人友情讓路(4/4)  [記者手記]讓友情與愛情融洽共處  章莉珊對愛情的執著讓人感動,她對愛人的忍讓遷就讓我詫異。


  可能戴毅也有苦衷,夾在戀人與好朋友之間,左右為難,但他對好朋友趙斌的縱容給章莉珊造成了難以彌補的傷害。


  對朋友忠誠謙讓固然應該,但戀人跟朋友的地位至少是平等的,犧牲戀人保全朋友的做法,無異于犧牲一個朋友保全另一個朋友,這種交友處世的方式未免太可悲了。


    愛情與友情不應該是相互沖突的感情,即使有矛盾糾紛,夾在中間的人應該充分發揮調解的作用,讓友情與愛情融洽共處。


    章莉珊最后做出的決定讓我感到欣慰,戴毅不能給她想要的幸福。


   本文為 網易女人 獨家 約稿,請勿轉載。


  如有 情感問題,可在“ 我愛問 連岳”博客留言,網易女人將定期 刊發連岳特約情感 問答


  加入 女人幫 大本營
https://twassad.weebly.com/7955801.html
https://twfgtyhujik.weebly.com/896270.html
https://twmyufhgl.weebly.com/1016663.html
https://ttwasgas.weebly.com/8850081.html
https://gasgasdagasd.weebly.com/4134036.html
https://twerdftgyuhnb.weebly.com/5428558.html
https://munieniu.weebly.com/7604702.html
https://twtyuuikhvvd.weebly.com/8168833.html
https://twgagaqsefg.weebly.com/7351574.html
https://twyuikuipopkhg.weebly.com/93196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