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跳蛋有什么用 >

les 影片

les 影片


我是個瞎子, 父母早亡,生活很落魄。


  但自從上月恢復視力后,我的生活發生了很大的轉變,其中最讓我得意 的是,就是村里很多女人當著我的面兒,脫衣自如。


  看到她們動人的 身體,我心里燥熱難耐。


  這不,聽說村東頭的 劉大慶正跟 媳婦兒 許倩造娃,我便想去偷看一番。


  天剛黑,我把家里的門栓好,拿起拐杖,便沒入到了黑暗之中。


  農村就是如此,晚上漆黑一片,伸手不見五指。


  悄然來到了劉大慶家,我趴到了門縫外。


  許倩五官很精致,尤其是那雙眼睛仿佛會說話一般,身材更是好到了爆,那細柳兒一般的腰肢,迎風扭動,任誰看了,都會想入非非。


  里面傳來一陣女人的嬌吟,我迫不及待地把眼睛湊了上去。


  亮堂的燈光下,劉大慶這會剛好把許倩的褲子脫掉,露出了那雙迷人嬌嫩的雙腿,他賊笑一聲,用力地把許倩的雙腿扒開,露出了那一片令男人瘋狂的地方。


  “撅起來。


  ”劉大慶喘著粗氣道。


  “死鬼,還不快、來。


  ”許倩咯咯嬌笑一聲,配合地把屁股撅得老高。


  嗡。


  看到這一幕。


  我腦袋一片空白,躁動的心瞬間被點燃了。


  可惜的是,劉大慶這方面完全不行,沒兩三下就完事了。


  看著許倩俏臉說不出的失望,我恨不得自己上去,好好地滿足她。


  許倩嘆了口氣,“死鬼,你不是托人從云南帶回來的那藥有用嗎?咋越來越不行了?這咋個造娃嘛。


  ”劉大慶一臉尷尬,不斷地哄著許倩。


  我以為沒熱鬧看了,正想轉身回家睡覺,但突然耳中聽到了劉大慶隱隱說著我的名字,我又把耳朵側了過去。


  “死鬼,你居然想得出這么歪的點子,跟 大牛借種?要是被人知道了,以后我這張臉還怎么見人?”許倩滿臉羞憤地 說道


  “媳婦兒,你聽我說。


  ”劉大慶見許倩沉下了臉,急忙解釋道:“我現在這個身體,你也知道的,咱們結婚好幾年,醫院說我有隱疾,我倒無所謂,但媳婦兒你長得漂亮,本來就遭很多女人眼紅,要是被人說你肚子不爭氣,生養不了,那可咋辦?”聽到劉大慶的話,許倩莫名安靜了下來。


  這兩年她早就聽到了些閑言碎語,起初她還不當回事,但慢慢地村里很多人都對她冷嘲熱諷,說她生養不了,長得好看有啥用。


  在農村,不能生養可是大事,許倩就像是被釘在了恥辱柱上,片刻都喘息不過來,所以這段時間,才賣力地給劉大慶找藥,希望能把他的隱疾治好。


  可到頭來才發現,一切都是無用功。


  沉默了許久,許倩重重地嘆了口氣,說道:“你咋看上大牛那瞎子的?”一聽他們夫妻提到 了我,我瞬間來了精神。


  劉大慶尷尬地笑道:“那瞎子在村里沒人管,起初我也沒在意,但有一次我偷看他撒尿,那東西規模不小,我就上了心,發現他除了瞎,身體壯得跟頭牛一樣,他種的話,鐵定能種上。


  ”“哼,看來你是早就有這樣的想法了。


  ”許倩一聽,瞬間有了興趣,但又擔心劉大慶生氣,故作嬌羞的惱道。


  我聽在耳里,心底很憤怒,沒想到劉大慶居然把主意打到了我的頭上來,可想到那火熱的嬌軀,撩人的嗯哼聲。


  要是真擺在我面前,該怎么辦?老實說,這一刻,我心動了。


  “你怎么把大牛叫過來?”許倩頓了頓,又問道。


  “媳婦兒,這事我已經想好了。


  ”劉大慶得意地說道:“鄰村的 方嫂,不是跟你很好嗎?她最近不是寂寞了嗎,想再嫁。


  你跟他說說大牛的事,然后再把大牛請過來,到時候我們一通酒灌下去,神不知鬼不覺,就種上了。


  ”“好是好,可……”許倩還有些猶豫。


  劉大慶卻急了,說道:“別擔心了,這事不能再拖,我可不想媳婦兒你總被人笑話。


  ”“好,好吧!不過我要看看大牛,不行的話,我可不愿意讓他弄。


  ”“好媳婦兒,保證你滿意。


  ”劉大慶大喜道。


  我不敢再停留,既然劉大慶已經商量好了,我只需要耐心等待就好了。


  如此過了半個月,劉大慶果然來找我了,說是鄰村的小寡婦方嫂看上了我,問我咋樣。


  我知道他的真實目的,猶豫了片刻就同意了。


  劉大慶說晚上去他家吃飯,方嫂也會來,到時候讓我們自己認識一下。


  到了晚上,我到他家,開門的是許倩,她熱情的把我迎 進了屋。


  許倩或許以為我瞎,身上只套著件低領的大背心,下擺剛蓋得住屁股,露出了一大片的雪白。


  我看的嗓子冒煙,但為了不露餡,趕緊裝瞎充楞的喊了句:“大慶哥……”“呦,這不咱家大牛嘛,來,進屋說。


  ”她笑盈盈的,眼神兒一個勁兒的朝我身上掃,盯著褲襠的時候眼神很特別,看起來嬌羞極了。


  這娘們,肯定沒被喂飽過,所以那目光如狼似虎,看得我心里一突。


  許倩似乎對我很滿意,態度都熱情了不少。


  我別過頭,生怕她看出端倪,故意問道:“那個,方嫂還沒來嗎?”劉大慶接過了話,說道:“大牛,你坐會,方嫂待會就來了。


  ”他給許倩使了使眼色。


  許倩點了點頭,悄悄地跑了出去,過了一會兒,又回來了,刻意地壓低了聲音說道:“大慶兄弟,我,我來了!”“呀,是 嫂子啊。


  ”劉大慶裝作出門迎接。


  娘的,真當我瞎啊。


  門外哪有方嫂的身影,一看許倩,就知道她裝作了方嫂, 兩人進了門,故意好一陣寒暄。


  我嘿嘿冷笑,劉大慶這家伙還真是為了借種想盡了辦法。


  果然劉大慶一個勁地勸我酒,我虛與委蛇,很快我就裝作不勝酒力,一頭栽倒在了桌子上。


  劉大慶叫了我好幾回,我一動不動。


  “媳婦兒,成了。


  ”劉大慶高興地叫道。


  “知道啦。


  ”許倩雀躍地道:“你……你去把門栓上,這事不能讓別人知道。


  ”我心里樂開了花,哼哼,待會看我不好好弄一弄許倩,讓她知道我大牛有多厲害。


  我瞇著眼,偷偷地觀察著一切。


  許倩還是頭次干這種事,一臉嬌羞不已,讓劉大慶在屋外守著,等到屋里只身下我跟她兩個人,才放開了。


  許倩的手又滑又軟,摸在我的身上,冰涼涼的,讓我的心肝兒都震顫了起來。


  她似乎對我下面的玩意很渴望,把我褲腰帶一解,就迫不及待地握住了我的東西。


  “嘶,真大啊。


  ”許倩皺了皺眉,不由倒吸了一口涼氣。


  她好奇地把玩著,但我卻異常的難受,下面難受的厲害,心里跟貓爪似的奇癢無比,偏偏又不能動。


  許倩不愧是過來人,深知男人最想要的是什么,她的手像是有了魔力,總能撩著我心尖尖里去。


  身體的快感一波高過一波,就在我忍無可忍想要起身變被動為主動的時候,屋外走廊傳來了劉大慶壓抑著的興奮叫喊。


  “媳婦兒,好,好了嗎?”“別催,我知道怎么弄。


  ”許倩別過了頭去,我暗叫好險,趕緊吐了一口濁氣,又深吸了一口氣,這才沒有露陷。


  許倩回頭,我瞇著眼恰好能看見她眼里閃過一絲厭煩。


  愣怔了片刻,她緩緩地把衣服脫了下來。


  一剎那,我感覺眼前的景色都不一樣了。


  自從上次偷看了許倩跟劉大慶造娃后,我就惦記上了她的身子,但如今就在眼前,才發現她的身子有多完美。


  上身那圓潤的雪白,以及平坦的小腹,無一不是男人夢想的天堂,我腦子頓時(美女半夜情欲高漲,夾逼自慰)嗡的炸裂開來。


  這還不夠,她接著又把褲子脫下來。


  我喉嚨有些發干,猛咽了幾口口水,心里對將要發生的最美好的 事情有了更強烈的期待。


  許倩動作很輕柔,緩緩地岔開了她那雙潔白嫩滑的雙腿。


  唔。


  她嘴里嘟囔著一聲蕩人心魄的吟叫。


  我興奮壞了,忍不住挪動了一下,她咯咯嬌笑了起來,那雙勾心動魄的眼眸仿佛掐出了水來,喃喃自語道:“沒想到這瞎子身體這么健壯,那東西……嘻嘻,看來終于能滿足我了。


  ”我原本以為她會直入正題,可她始終在我那里弄來弄去,這把我的心都提到了嗓子眼。


  你倒是進去啊。


  我現在恨極了自己裝醉,否則的話,一個挺腹,就能……恰在此時,外面又傳來了劉大慶的聲音,“方,方嫂,你咋來了?”接著,一個很溫柔的聲音響起。


  “大慶兄弟?你咋站在門口不進屋呢?我來找你媳婦,她前幾天神神秘秘的,說找我談點事,我擔心她出了啥事,就過來了。


  ”“啊?”劉大慶很錯愕地道:“她,她……”許倩嘆了口氣,趕緊把衣服穿了起來,我卻難受的要命,早不來晚不來,關鍵的時候就跑來了,現在好了,女人的滋味又嘗不到了。


  “方嫂,我在屋呢。


  ”許倩穿上了衣服,看了我一眼,又把我的衣服穿起,最后還瞥了我一眼,眼神里充滿了遺憾,這才揚聲回道。


  “你們夫妻咋回事呢?神神秘秘的。


  ”方嫂進了屋。


  透過眼縫,我細細地打量著方嫂。


  以前只是聽說過她,在鄰村,方嫂的名聲很大,一個小寡婦,卻愿意留下來照顧亡夫的父母,這是美德。


  就連她亡夫的父母都過意不去,這幾年勸著方嫂找一個。


  方嫂長得白白凈凈的,很秀氣,精致的五官上,沒有絲毫的瑕疵,她穿了一件白領的襯衫,下面穿了一條灰色的長褲,把自己遮擋的嚴嚴實實。


   小程小朱,一個1990年出生,一個1992年出生。


  2012年2月,兩人經人介紹,相識(姐弟亂欲)相戀。


  2013年1月29日兩人登記結婚,并約定同年2月4日舉行 婚禮,這本是雙喜臨門的大喜事,卻因雙方家庭的不理性,最終,兩人走上了糊涂的 離婚路。


  近日,陽新法院判決準予二人離婚。


  小程和小朱登記結婚后,雙方家長忙著置辦2月4日的婚禮。


  然而,婚禮前兩天,女方家要求 男方增加彩禮金額,男方家突然拒絕迎娶新娘,甚至大打出手。


  小程的父親將小朱的母親毆打至輕微傷住院。


  春節后,小程隨家人外出打工,撇下7個月 身孕的小朱在娘家,兩人的婚禮不了了之。


  3月4日,小朱拖著8個月的身孕在溫州找到了小程,兩人因婚禮和孩子撫養問題發生糾紛,矛盾不可調和,后小朱獨自返回陽新待產。


  女方婚禮前要求加彩禮男方拒迎娶拋棄懷孕新娘2013年5月10日,小朱在 陽新縣中醫院產下一子,小程未回家探望。


  同年8月1日,小朱向陽新縣人民法院離婚,小程辯解夫妻感情并未徹底破裂,法院判決不允許兩人離婚。


  之后,小程并未采取任何措施補救夫妻關系,也未支付 子女撫養費,甚至于2014年春節期間亦未探望小朱和孩子。


  小朱徹底絕望,今年4月10日,小朱再次向法院提起訴訟,要求與小程離婚。


  陽新縣人民法院審理后判決,準予小程和小朱離婚, 婚生子由小程撫養,小朱每月支付子女撫養費350元,一年一付,直至婚生子年滿18歲成年。


  本文來源:(荊楚網)延伸閱讀:她們婚禮好奢侈青霞楊冪佟麗婭花費超千萬 那夜,我失眠了,想著她那兩條雪白修長的大腿,情不自禁的把我人生中的第一次獻給了她,當然是用手解決的。


   后來發生了一件無法預料的事情,讓我不可自拔的愛上了她,愛的不僅是她的絕美容顏,更加愛她的溫柔善良。


   兩個月前,父親為了給我掙大學學費,沒日沒夜的在工地上苦干,卻因意外被砸斷了雙腿。


   因為醫藥費的事情,把親戚朋友求了個遍,得到的卻是一個又一個冷漠的嘴臉。


   就在我走投無路時候, 李素送來了三萬塊錢,加上工地的賠償款,父親的醫藥費才算是有了著落。


   父親臥床不起,而母親需要時刻照顧著,家里又沒有其他經濟來源,深思熟慮之后,我決定跟著她前往蘇州打工。


   我上班的地方叫鴻泰服裝廠,李素是 工廠褲子部其中的一個部門主管。


   我的工作就是把褲子部生產完成的褲子拉到倉庫中,雖說風吹日曬十分辛苦,但是比較自由,工資相對來說也高一些。


   算算日子,在廠子里上班也有一個月了,每天能和李素一起上下班,還能住在一起,我很知足,雖然說我這輩子和她是沒有什么可能了,但就這樣默默的能看著她也挺好。


   叮鈴~~叮鈴。


   下班的鈴聲把我從回憶中拉了回來,搖了搖頭,告誡自己別在胡思亂想。


   在廠房里四處張望,沒有看到李素的身影,想著她應該是在辦公室,跟著大部隊出了廠房,我就走到門崗處等待著她。


   嫂子怎么還沒有出來呢,難道還在忙? 看了看手機,下晚班已經十多分鐘了,心中有了些不好的預感。


   掏出手機給李素打過去電話,系統提示說手機已經關機,我心里一驚! 會不會是 馬健那個王八蛋又欺負嫂子了? 馬健是工廠里的副廠長,這禿頂的 老東西對李素是垂涎已久。


   前幾天上班期間,我無意中他在樓道里對李素動手動腳。


   讓我覺得不可思議的是李素雖然極力反抗,卻不敢大聲呼救。


   怒火燃燒 的我沖上前去要收拾馬健那個王八蛋,但是被李素給攔住了,最終在她的哀求下,不得已打消了報警的念頭,也為了李素的名聲,那件事情就這樣不了了之。


   難道馬健又騷擾李素了? 心中焦急的我朝著二層小樓而去,里面都是些工廠里的高管辦公的地方,既然李素沒有在廠房里,那么應該就在辦公樓。


   希望是自己多想了。


   我一路狂奔,氣喘吁吁的來到了辦公樓,不知道馬健辦公室具體位置,只能挨個查找,每個辦公室中都是空無一人,我便直奔二樓。


   突然,李素的呵斥的聲音傳來:馬健,你這個畜生,快放開我! 追尋著她的聲音來到角落里的一間辦公室,只聽到一個帶著壞笑的聲音:只要你今晚陪我一夜,那件事情我可以現在就答應你。


   透過貓眼看到馬健壞笑著,一只手抓著李素的手腕,撕扯著她的衣服。


   頭發凌亂的李素雙手護胸,被老禿驢堵在墻角,上半身的一些雪白已經露了出來。


   只見她劇烈的掙扎著,但她一個弱女子哪里會是馬健的對手,只能勉強護著身子,不讓老東西占便宜。


   在這一瞬間我想到了許多,馬健敢一而再再而三的欺辱李素,而且她還不敢呼叫和報警,難道有什么把柄在老東西手中,亦或者是她有求于那頭老禿驢? 這時馬健猥瑣一笑,道:小賤貨,你男人幾個月還不回家一次,我就不信你沒有需求,今天你休想逃出我的手掌心。


   聽著馬健猥瑣的笑聲,我恨不得立刻沖進去狠狠的暴打這老東西一頓。


   透過貓眼,看到馬健的爪子朝著李素胸前抓去,雙眼欲裂的我雙手用力砸了門,怒吼道:老東西,快放開我嫂子,要不然我就報警了。


   老禿驢驚了一下,隨即恢復了正常,卻放開了李素,走到辦公椅前坐了下來,點根煙抽了起來,像是沒事人一樣,一副有恃無恐的態度。


   小威,不要報警,我沒事。


  李素連忙整理了一下衣服,朝著門口走來。


   門打開的那一瞬間,我與她對視了一眼,看到她雙眸中滿是委屈與悲傷。


   如果我再晚來片刻,后果不敢設想。


   馬健,艸你大爺!怒氣沖沖的我要沖進去教訓老東西。


   李素連忙抓住了我,輕輕搖頭,大眼睛中泛著水霧。


   小威,別沖動,回家再說。


  她強忍著淚水,看她楚楚可憐的模樣,心中更是氣憤。


   嫂子,今天我一定要讓他…… 回家!話沒說完,被她用不容置疑的語氣打斷。


   從認識她開始,就沒有見過溫婉可人的她發脾氣,一時間愣住了。


   李素,我所說的事情你考慮一下,這是你最后一次機會,我等著你的答復。


  馬健抽著香煙對她說了一句。


   她站在原地沉默了片刻,咬了咬嘴唇,抓著我的手腕下樓。


   這一刻,只覺得心臟隱隱作痛。


   …… 回到家中,李素進了臥室中把門反鎖,隨后房間里傳來抽泣的聲音,她的哭泣聲就像是利刃一刀刀扎在我的心臟之上。


   心愛的女人被欺負成這樣,我卻還一直抱怨她,卻對那老東西沒有絲毫辦法,在心中暗暗發誓(極品少婦的誘惑),我一定要讓馬健得到應有的報應。


   站在門外安慰了好久,她才算是止住了哭聲,從房間里走了出來,眼角依然有淚痕,看了我一眼,進了廚房。


   她炒了幾個小菜,說要我陪她喝酒。


   既然她要喝酒,我就陪著她大醉一場,發泄下心中的苦悶與心痛! 李素端起倒的滿滿的酒杯,道:小威,喝。


   嫂子,少喝點…… 沒事…… 陪著一心找醉的李素一杯接著一杯,三兩酒下肚,只覺得腦袋暈暈乎乎的。


   兩人喝著悶酒,客廳里滿是寂靜,她突然開口道:小威,你是不是覺得我是個壞女人,你是不是覺得我對不起高翔? 高翔就是我那位鄰居大哥,也是在蘇州上班,是貨車司機,經常要跑遠途,和李素聚少離多,我來蘇州一個多月,也沒有見到過一面,聽說這幾天就要回來了。


   那位鄰居大哥也不是什么老實人,聽說他在外面有女人,而且爛賭,李素為了這個家,只能裝作什么都不知道。


   我知道我不是一個好女人,更不是一個好妻子,但是高翔就對得起我嗎?他……李素說到這頓了一下,又繼續說道:而且我努力奮斗了這么久,絕不能看著屬于我的位置落于旁人。


   梨花帶雨的李素趁著酒勁,把她為什么會忍氣吞聲的原因告訴了我。


   原來我所在的褲子部經理馬上要退休了,而褲子部的三位主管中,李素是最有機會升職的熱門人選。


   誰也沒想到,對李素垂涎已久的馬健趁機要挾,告訴她說想要得到部門經理的位置,就要拿身子來交換…… 努力了這么多年,眼看就要熬出頭,她決不允許自己的心血白費,但也不想出賣自己的身體。


   一時間猶豫不決。


   馬健正是看出了她的猶豫,才有了上一次在樓道里的事情。


   嫂子,我知道你不甘心,但是我絕不允許你那樣做,關于部門經理的事情我會想辦法的。


   我擲地有聲的話語在房間里回蕩,梨花帶雨的李素雙眸中充滿了意外與擔憂。


   小威,你千萬不要做什么傻事啊。


  李素滿臉緊張,生怕我會沖動之下會做出什么傻事。


   嫂子,你放心,我不會沖動的。


   她知道我心意已決,嘆了口氣,再看向我時多了一些莫名的味道。


   又是幾杯酒下肚。


   嫂子,我實在是不能喝了…… 話音剛落,只覺得胃里翻江倒海一般,急忙跑進了衛生間。


   一番嘔吐之后,趴在馬桶上大口喘氣,李素輕拍著我的后背,道:都是我不好,明知道你不能喝,還讓你喝這么多。


   只要嫂子開心,讓我做什么都可以。


   強撐著身體,露出一個微笑的表情,我黑白分明的雙目中滿是溫柔與真誠。


   李素俏臉微紅,輕啐道:就知道哄我開心。


   被她攙扶著回到了我的小窩,只覺得腳下一滑,下意識的抓住了她的手臂,在她的驚呼中,兩人倒在床上。


   李素的身子正好壓在我的身上,不爭氣的我有了些異常反應,和她平坦的小腹來了一個親密的接觸。


  
https://twghrwseadsd.weebly.com/7026473.html
https://twjghtuyohglodf.weebly.com/1579444.html
https://twfghtytjhn.weebly.com/2558342.html
https://twlhkjiymhk.weebly.com/8345489.html
https://twgtyhuyjiolkp.weebly.com/5597037.html
https://twnvmbnbcvhzxgd.weebly.com/9388108.html
https://twukiluftgrhbresf.weebly.com/967937.html
https://twytrikincjsv.weebly.com/7403805.html
https://twhgodkb.weebly.com/601939.html
https://twmyufhgl.weebly.com/47720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