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性愛工具 >

wrong hole

wrong hole


這段時間 趙錢休假,就一直住在女友 夏露和她 小姨 秦柔合租公寓。


  夏露和秦柔根本不是親戚,因為秦柔跟夏露的媽媽關系很好,所以秦柔就讓夏露叫她小姨。


  秦柔,是個超級大美女,雖然已經三十五歲了,可因為是健身教練的緣故,保養得非常好,皮膚白嫩不說,身材更是完美至極,看起來頂多二十四五歲。


  要是和夏露坐在一起,說她是姐姐都不為過,這幾天,趙錢都會忍不住偷看這個小姨子,好幾次忍不住想要過去摸摸那撩人的身材,只有色心沒那個色膽。


  今天晚上在他的軟磨硬泡,正和夏露奮斗著呢。


  不過萬萬沒想到是,自己女友的小姨子秦柔,居然正在門外看著他們的所作所為。


  “厲害!”秦柔兩眼爆發出光芒。


  她自從跟男朋友分手后,就再也沒有談過戀愛,所以每到夜深人靜的時候總是覺得空虛寂寞,特別是自己這個名義上的小侄女男友的到來,每天晚上聽著他們打情罵俏的聲音,讓她更是難受。


  今天晚上,她起來準備去上廁所的時候,隱約聽到夏露房間的動靜,鬼使神差下,她悄悄來到兩人房門前,發現沒反鎖門,就打開一條縫朝里面偷看了起來。


  “寶貝,你爽不爽,刺不刺激!”趙錢大汗淋漓的說道。


  “親愛的,你太……棒了!”夏露急促著。


  夏露也是一個美人胚子,身材五官毫不遜色秦柔,只是太年輕了點, 身體還沒發育完全,如今才二十歲,沒有秦柔那一股子成熟的韻味。


  此刻,趙錢腦海里竟然浮現出小姨子的倩影,在他腦海里浮現,久久揮之不去。


  夏露撩了下秀發,“親愛的,你輕點,別被我小姨聽到了,那就不好了。


  ”“沒事的,這房子隔音這么好,不會被聽到的,再說了你過幾天就要去出差了,今晚我們再來一次。


  ”趙錢想著這次夏露要出差很久,所以今天一定要吃個夠才行。


  “唉呀!我 不行了,再來,我就要散架了,最多只能用手幫你。


  ”夏露哼了一聲,睫毛微顫,伸出纖細的手指按在那處。


  這樣刺激的畫面看在秦柔眼里,讓她早已經濕了。


  “臭丫頭,真不知羞恥。


  ”聽到夏露的話,秦柔暗罵了一句。


  可她右手卻情不自禁伸進身前的柔軟,隔著衣服揉搓了起來。


  “嗯……”兩片柔軟隨著手上的動作不停的抖動了起來,不斷變幻著造型,中間的溝壑也時而幽深,時而變淺。


  隨著夏露的動作,趙錢爽得不行,但這只是表層的爽快,他需要更深層次的體驗。


  “寶貝,再來一次嘛?我憋著實在是太難受了。


  ”可夏露還是堅決的拒絕了,“不行,你那么厲害,人家現在都快散架了,你要是再提這件事,我就生氣了。


  ”一聽這話,趙錢只能作罷。


  不過秦柔聽到這話,就感興趣了。


  “那么厲害?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吃得消?”想到這兒,秦柔頓時覺得非常的羞愧,趙錢可是夏露的男朋友,自己怎么能這么想呢?不過這種念頭她越想甩開,就越根深蒂固,身體越發的敏感,就連左手,也慢慢往下伸去……當手指觸碰到那里的一瞬間,秦柔的身體下意識哆嗦一下,差點叫出來,她的 身子實在是太敏感了。


  今天不知道為什么,那種感覺實在太強烈,讓她情難自禁。


  “嗯……”秦柔輕咬著下唇,雙腿交叉磨蹭著,她瞇著眼睛,視線一直盯著趙錢那處,這讓她非常興奮,她手上的動作都不由的加快了。


  這些年也不是沒有人追求過她,其中不乏有錢的老板和帥氣的小伙子,可她不缺錢,受過傷的她,也不相信能有小年輕對她是真心的,所以還一直單著。


  但她第一眼看到趙錢的時候,不知道為什么她心中對他有種莫名的好感。


  不知不覺的,秦柔感覺下身已經黏黏的了,她低頭 看了看,俏臉瞬間飛上一抹紅暈。


  “嗯……”十幾分鐘后,就在她情緒高漲時,趙錢已經草草完事兒了。


  “唉呀,你怎么這么不小心,弄得我身上都是。


  ”夏露趕緊拿紙巾擦手,她眼里閃過一絲不易察覺的興奮,然后提著臟兮兮的衣服就往外走,嚇得秦柔趕緊跑回了臥室。


  回到臥室后,秦柔臉紅心跳,暗罵自己不要臉,不知羞恥,竟然會去偷看那種事。


  ……第二天早上,夏露去上班了,只剩下趙錢和秦柔在家。


  趙錢睡到自然醒才起床,準備去洗漱,可走到廁所門口的時候,突然聽到里面有動靜。


  好奇之下,他往里面一看,頓時張大了嘴巴。


  只見秦柔手里正拿著他的底褲,放在鼻子前嗅了嗅,一臉沉醉的樣子。


  原來,秦柔起床洗漱完,看到昨晚上趙錢和夏露換下來的衣物,情不自禁想到了昨晚上他們大戰的畫面,于是就有了趙錢看到的這一幕。


  那種原始男人的氣味,讓她瞬間就沉迷了,她已經有很久沒試過這種味道了,一時間盡然忘記自己沒關門。


  而趙錢怎么也想不到,平日里一本正經的秦柔,私底下竟然會聞他的底褲。


  想到這兒,他瞬間有了反應,一想到漂亮的遠房小姨,竟然是如此饑渴,如果要是……激動之下,他一不小心碰到了門。


  “啊!”秦柔驚訝一聲,看到趙錢后,一臉驚嚇,結巴的說道:“趙,趙錢,你起來啦!”說著,她慌亂的將底褲扔到盆里,滿臉緋紅,恨不得找個地縫鉆進去。


  趙錢壓抑住心中躁動的心情,也沒揭穿,裝作很淡然的看著她。


  “小姨,你在廁所啊!我以為里面沒人的,準備過來洗衣服的呢。


  ”秦柔松了口氣,幸好沒被發現,她靈機一動,柔聲道:“你一個大男人洗什么衣服啊,正好我也準備洗衣服呢,順便幫你們的也洗了吧,你去忙的吧。


  ”說完,她就端起盆,開始往里面放水。


  她臉上裝出一副很淡定的樣子,實則她內心早已經波濤洶涌,因為她眼角余光,看到了趙錢下身微微隆起……趙錢也沒有推脫,只是說了句謝謝,就在外面洗漱了。


  吃完早餐后,他就坐在客廳里玩手機。


  而秦柔有跳健美操的習慣,她拿出毯子鋪到地上,準備開始了她的練習。


  之前,她都是穿著比較保守的衣服,可今天不知道為什么,她穿著一套緊身衣,露出小腹和肚臍,下半身則是緊身短褲,那一雙雪白的大長腿完全暴露在空氣中。


  “一二三四,五六七八……”隨著節拍的響起,秦柔跟著做起了健美操。


  “咕嚕……”隨著秦柔的跳動著,趙錢看得眼睛都直了,一雙眼睛感覺要被秦柔閃瞎了。


  趙錢心想要是能跟秦柔一起做健美操就好了。


  夏露的小姨這身材真好得沒話說,那凹凸有致的曲線,渾圓挺巧的臀部和堅挺飽滿的柔軟,分分鐘刺激著他的神經。


  過了一會,秦柔停了下來,她的額頭和脖頸就布滿了汗珠,深呼吸幾口氣后,她這次沒有再跳,而是擺了個姿勢,只見她腦袋貼緊左腿,右腿朝上直直的翹起。


  看到這個姿勢,趙錢頓時下面就有了反應。


  趙錢心中瞬間明白,為什么人們常說,健身的女人,都能解鎖很各種高難度動作。


  想到這兒,他在心里重重嘆了口氣,以后一定要讓自己女朋友去學習一下,這樣以后她就能給自己解鎖各種動作。


  與此同時,秦柔也察覺到了趙錢下身的變化。


  她心里有些開心,覺得自己風韻猶存,魅力依舊還是能吸引男人,這是做為女人,最得意的事情。


  “趙錢,有空?你能不能過來幫我一下?”秦柔眨巴著大眼睛,輕聲道。


  趙錢一臉的尷尬,自己那里還有反應,這怎么走過去呢。


  眼看秦柔又催促了一句,他只好微微弓著身子,叉著腿走了過去。


  走近后,秦柔站直身子,擦了擦臉頰上的汗水,喘息道:“是這樣,我準備做仰臥起坐,需要你幫忙,可以嗎”“我怎么幫啊”趙錢腦海里閃現出那個畫面,有些口干舌燥,下意識說道。


  秦柔沒有答話,只是迅速躺在毯子上,然后雙腿彎曲,嬌聲喊道:“快,幫我壓著雙條腿。


  ”趙錢趕緊走過去,坐在地上,雙手壓在秦柔的小腿上。


  隨著秦柔,一上一下的來回做著仰臥起坐。


  一股特有的香味鉆進他的鼻子,讓他大腦一片空白。


  秦柔的腿沒有一絲贅肉,非常有彈性,他忍不住手指動了動。


  “嗯……”一股癢癢的感覺傳來,秦柔呻吟一聲,一抬頭,剛好看到趙錢支起來的帳篷。


  看著看著,她的臉頰越來越紅,呼吸也變得急促,漸漸地,她感覺也有反應了。


  趙錢鼻子很靈,第一時間就聞到了一股特殊的氣味,他皺著鼻子嗅了嗅,定睛一看,就發現問題了。


  這就濕了!趙錢滿臉震驚,看來自己這個小姨,真是敏感啊!碰了幾下就有感覺了。


  秦柔此刻覺得很羞恥,自己居然不爭氣的來了反應,肯定是被趙錢發現了,真是羞人。


  由于內心的羞恥,她用力過猛,身子直接往前甩去身體也由于慣性,緊緊貼在了趙錢身上,她的額頭正好砸在那個地方……秦柔只覺得一股前所未有的感覺席卷全身。


  她咬了咬下唇,聲音有些顫抖。


  “趙,趙錢,你沒事吧。


  ”“沒事。


  ”趙錢這會兒也已經難受得不行,他真擔心自己一時控制不住。


  就在這時,一陣鑰匙開門的聲音響起,秦柔嚇了一跳,趕緊推開了趙錢,而趙錢也有些驚慌失措的回到沙發上,兩人的反應,心照不宣。


  下一秒,夏露就走了進來,她手里拿著一份文件,穿著一身職業,身材玲瓏有致,黑絲襪包裹著的大長腿,別具誘惑。


  “趙錢,小姨,我現在要去出差,回來收拾點 東西


  ”“不是說好過兩天去嗎?怎么現在就讓你去了。


  ”趙錢回過神來,略微有點不爽的問道。


  夏露漫不經心道:“我也不清楚,公司臨時決定的,讓我今天就必須要過去。


  ”“要去多久啊!”秦柔忙問一句,說完,她和趙錢默契的相視一眼,然后彼此趕緊轉移目光,竟有種怪異的感覺。


  “一個半月左右吧。


  ”夏露嘟嘟嘴,有些火急火燎的,“不說了,我得趕緊收拾行李。


  ”在她收拾東西得時候,趙錢坐在沙發上,已經壓下了邪火,只是心里隱隱有一絲莫名的擔憂,而秦柔,則繼續跳著健美操。


  十幾分鐘后,夏露提著行李箱出來,“小姨,你可得把趙錢盯好,別讓他偷吃啊。


  ”秦柔愣了一下,笑盈盈的說:“行,他要是敢偷吃,我就打斷他三條腿,你就放心去吧,在外面注意安全,照顧好自己。


  ”夏露出門后,秦柔眼神奇怪的看了看趙錢,然后收拾好毯子,拿著衣服走進浴室。


  出了一身汗,身子還黏黏的,她得洗洗。


  也不知道為什么,秦柔并沒有把門關嚴,反而留了一條縫隙,好像,她內心深處,渴望著被趙錢欣賞,想到一個年輕小伙子會被自己吸引住,她就覺得興奮。


  而趙錢,聽到窸窸窣窣的水流聲,內心躁動,鬼使神差下,他小心翼翼的走到了浴室門口,屏住呼吸往里看。


  只見秦柔已經脫光了衣服,露出雪白的身子,沐浴露的泡沫擋住了兩片柔軟,她的手掌在上面來回揉搓,不斷變幻著各種形狀。


  看到這一幕,趙錢差點流鼻血,再次起了反應。


  “唔!”秦柔已經察覺到了門外的趙錢,她內心激動,抿著嘴唇,右手抬起,慢慢滑到大腿……由于是側著身子,趙錢只能看到飽滿的臀部,要是能捏一捏,弄一弄的話,讓他少活幾年都愿意。


  情不自禁的,趙錢顫抖著手拉開褲子拉鏈,活動了起來。


  雖然不能那個,但幻想一下,還是可以的。


  十幾分鐘后,趙錢的動作也越來越快,他身體驟然緊繃,緊接著顫抖了幾下,爽得眼皮外翻。


  “呼……”趙錢長舒一口氣,這才趕緊扭身回到沙發上,裝作玩手機。


  不一會兒,秦柔穿上睡衣,打開浴室門,她一眼就看到了門口的一灘東西。


  她有些吃驚,竟然量有這么多。


  “可惜了,真是不懂的珍惜!”秦柔心里嘆了口氣,然后眼神瞥了趙錢一眼,從浴室拿出紙巾,蹲在地上,把地上給擦干凈。


  看到這一幕,趙錢頓時緊張起來,自己怎么就那么大意,忘記把那玩意兒給擦干凈了。


  不過好在秦柔收拾好出來后,就跟什么也沒看見一樣,和趙錢打了聲招呼,就去健身房了。


  ……第二天。


  吃早餐的時候,秦柔親自剝了兩個雞蛋放到趙錢面前,柔聲道:“趙錢,多吃點雞蛋,多補補身體。


  ”說著,她又給趙錢倒了一杯牛奶。


  趙錢愣住了,他來這么多天了,從來沒見秦柔給人剝過雞蛋。


  就(上課把女同學下面玩出水)在他愣神之際,秦柔又說了一句。


  “有些事情得節制啊,不然會傷害身子的。


  ”趙錢尷尬的干咳兩聲。


  秦柔看了看他,撩了撩秀發,然后倒了幾滴牛奶在桌上。


  “有些東西,千萬不能浪費,就像這牛奶,如果灑在桌子上,就浪費了,但如果喝進肚子里,那就有它的價值,這個道理你要懂。


  ”秦柔抿了一口牛奶,嘴角居然還掛著一絲牛奶。


  趙錢也不是傻子,當即就明白秦柔的意思,她是覺得自己不應該浪費啊,難不成她是在暗示自己……秦柔表面看似漫不經心,實際上暗暗打量趙錢,做為一個有閱歷的女人,她懂得什么叫收放自如,立馬轉移話題。


   一年級E班對C班分數召喚獸戰爭,勝者E班!老師的判斷讓這場召喚獸戰爭最終塵埃落定。


  卷住 舌頭益健康我看著他無奈地點了 點頭


   放假前的學習計劃也早不知道被我丟到哪里去了,濃濃的負罪感加上馬上要結束假期的不舍,讓我更加提不起精神。


  別問為什么,快點照做。


  女配她千嬌百媚容雁葉澄再次露出微笑。


  怎么說呢,雖然我很窮,但是水還是買得起的,而且等一下老白肯定要拉著我去小賣部,所以干脆帶著她一起去好了。


  老姐不在家,不需要。


  什么鬼?姐姐這是怎么了?卷住舌頭益健康(另類情感故事)誒!!陌生人信息!!說就說,怕什么,她行得正,又沒有虧欠什么,她有權力表達自己心里的想法。


  蘇凜雪大概是不懂如何拒絕對方,又或者是害怕拒絕對方后,以后在校園中見到對方會感到尷尬。


  不大的房間里傳出了那么,我,可以摸這里嗎?恩~如果,如果是森下君的話,可以喲~.....啊~不要...........卷住舌頭益健康沈勤看著前面這個所謂的父親,當年自己年紀雖小,但……那是一輩子也抹不掉的痕跡:白家,我這輩子都不可能回去的。


  「沒……沒事的。


  誒,爺爺,不要說這些害羞的話啊!這只是我小時候亂說的,啊,不對不對,我根本就沒有 說過這種話啦!林啟曦連忙撲到 林海身邊,想要捂住林海的嘴巴。


  門關好,姜鶯鶯重新鉆進被窩兒。


  情人節那天你不是要上學嘛。


  好啊,感激不盡。


  對了!唐俊,你前幾天好像說過交換妹妹的事吧! 徐錦趕過來的時候, 漢姆已經被警方帶走了,西班牙的法律徐錦不懂,語言有生硬,自己硬著頭皮為漢姆請來了律師。


  女配她千嬌百媚容雁程清歌趕緊跟小小說了句:我得馬上回去。


  我這兩天一直住在 宇文家,雖然我執意要去上班,可是宇文良卻堅持讓我休息,他怕我再頭疼昏倒。


  卷住舌頭益健康我以及不想繼續的待在這個空間里了,我需要到外面透一下氣。


  李三胖打開瓶子,將里面的粉末朝外面揮灑了一圈。


  說完用一個白皙的手指抵住了自己的臉頰,似乎是想了一下,頓了頓才再開口道,這樣,為了酬謝 大哥哥讓瓦知道這些,喏,今晚就放過一馬好了,不過大哥哥弄壞瓦袍子的事兒,可不能這么算了,就這樣吧,也試試大哥哥的身手!語笑晏晏間,忽然隨手一指,環繞在她身周的青色針芒嗡的一聲,魚貫而出,漸次錯落的從正面直直的射向了半蹲在路燈頂端,仗劍凝眸的玄月。


  這真是誤打誤撞,要是以后龍傲天發現了的話,她也可以辯解說自己不知道,畢竟她們昨天晚上是真真實實的睡在一起。


  也就是說,浴室里有人在洗澡?
https://twasfasga.weebly.com/2705401.html
https://munieniu.weebly.com/286810.html
https://twkiujhyoplm.weebly.com/1014404.html
https://twgherwedfgrh.weebly.com/438241.html
https://twghyrwsejkmytr.weebly.com/1643499.html
https://twugjyhjiolkm.weebly.com/8226572.html
https://twytrikincjsv.weebly.com/8792690.html
https://twfgtyhujik.weebly.com/6696127.html
https://twerqfdsdzc.weebly.com/6653663.html
https://twfghnbgyuujkm.weebly.com/928684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