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性愛工具 >

shake snake

shake snake


作為一個記者, 閭丘露薇能獲得這種“殊榮”,是因為她在“香港街頭女童便溺”新聞中的發言。


  新聞中,一對 內地夫婦帶的小童在香港街頭小便,被香港青年拍照并攔下,發生爭執。


  一番沖突之后,警察趕到,涉事的內地夫婦被帶到警署,女方更以襲擊被捕、保釋外出。


  由“鳳凰視頻(精選)”官微發布的視頻播出后,本已掀起了不少爭論,“地圖炮”更是針對內地與香港的積怨興高采烈地狂轟爛炸, 閭丘露薇這時發聲了。


  她在評論中說,在這次沖突中,內地 女子扇了香港拍照青年的耳光,又搶奪相機及記憶卡。


  結果,有網友指出,閭丘所說的情況并非 事實


  內地女子是先在洗手間排隊很久之后才不得已讓小孩路邊解決的;孩子是尿在紙尿褲上的;內地女子還把紙尿褲放在隨身的包里;香港青年拍攝女童私處,才被制止;內地夫婦并無掌摑他人。


  如此一來,閭丘露薇成功地吸引了火力。


  大量理性與非理性的指責,伴隨著海量的辱罵,閭丘儼然成了“道德婊”的代名詞。


  其傲慢、偏見、歧視,甚至還有似真似假的私人生活經歷,都被翻了出來,“封殺”、“滾出新聞界”的字眼充斥在與之有關的每一條微博上。


  輿論洶洶,何其可怕!為何要 大開 言辭殺戒事實上,閭丘馬上就在微博上發了她所引用的新聞報道,她的評論來源于《(啊啊……)太陽報》的采訪,并發了截圖與網絡鏈接。


  如果她的話引用的是紙媒的正式采訪,即便不完整、不嚴謹,她需要承擔多大的罪責呢?她怎么就成了“賤貨”了呢?何況,“鳳凰視頻”的視頻不完整(許多事件都是開始不引人注目,釀成沖突之后才有人拍攝,不完整是很正常的,過于完整反而有擺拍嫌疑),雙方各執一辭,網友們就一定知曉全部真相了么?果然,有人(@主持人魯瑾)就補充了一些信息,稱內地小童“不是小便,是大便,是直接拉地上的。


  那張用尿不濕接著的照片其實是幫孩子在擦屁股。


  并且,至今沒有證據證明年輕人拍女孩私處”。


  這里,我就不去辯析和還原所有事實了(實際上,就算在現場,也不一定把事件從頭看到結尾,也仍然是片面的真相),但起碼說明,事實并不是一邊倒那么簡單。


  那為何罵人,卻那么整齊劃一地一邊倒呢?為何要大開言辭的殺戒顯而易見,香港與內地的矛盾與沖突,積聚日久;從“內地蝗蟲”、“奶粉禁令”等事件開始,一方用“素質論”來貶低對方,另一方則用“不幫襯你你就死定了”來反擊對方;到這次的香港青年“大戰強國人”的對立,又到了另一個高潮。


  言盡于便溺、意卻深遠。


  閭丘作為一個上海出生成長卻在香港工作、并且代表香港批評內地“素質差”的 女性,簡直成為狙擊手們的最愛。


  其實,對閭丘露薇或者她身后的鳳凰媒體,的確有可批評之處,這次報道和過往的報道中,也未必沒有偏頗之處;但那些像李逵劫法場一樣揮起斧頭砍得歡的人們,他們真的這么在乎事實與真相么?不見得。


  以往謠言大量轉發而道歉者寥寥無幾便可見大家并非那么熱愛事實。


  這次在評論轉發的數十萬人次中,又有幾個人知曉全部的事實呢?他們所依據的,仍然是真假摻半的網絡說法,不能證明就一定比閭丘所依據的紙媒報道全面很多。


  既然大家不過是半斤八兩,憑什么一方對另一方就可以大開言辭的殺戒?為何要大開言辭的殺戒這就是網絡暴力最好的表征——事實并不是最重要,最重要的要找到一個出氣口,往死里打。


  沒有矛盾也要制造矛盾,沒有困難也要制造困難,不如此,何以消耗多余的力比多?而這種暴力發泄的最佳對象是女性。


  就在數天前,文學界巨擎馬爾克斯去世,許多文人或非文人都就此發文章、發微博微信,蔣方舟曾翻譯過馬爾克斯的一個短篇,她也發微博調侃說:“所有人都開始裝得和馬爾克斯很熟啊,一如當時去拔莫言老家的玉米……”這句輕描淡寫的吐槽,遭遇了數千的評論轉發,罵其無知、傻×、賤人的不計其數,比較主流的一句評論是“等你死了,我們也會這樣的”。


  看出來了吧?暴力形成一種狂歡,很多時候與事實判斷無關,而僅僅是惡意滿滿,充盈在心,無可渲瀉。


  罵政府,會被反罵是公知;罵官員,會被跨省;罵老板,會被炒;罵朋友,會絕交——只有罵公眾人物,不僅沒有風險,而且在這里會找到大量志同道合者。


  當然,有一些厲害的大V是不好招惹的,因為人家嘴比你還臟,回擊得更狠;女性公眾人物,則有大量臟話可以盡情招呼了,而且還不會被反擊。


  為何要大開言辭的殺戒就像波茲曼在《娛樂至死》中的論述:“一切公眾話題都以娛樂的方式出現,娛樂正成為我們的文化精神”,“人們感到痛苦的不是他們用笑聲代替了思考,而是他們不知道自己為什么笑以及為什么不再思考”。


  波茲曼想 多了,娛樂時代,誰還會為沒有思考能力感到痛苦呢?我們這是一個“后娛樂至死”的年代,大家能輕而易舉地把所有事件消解為娛樂事件,以此為樂,以此為榮,毫不赧言。


   “媳婦,我難得回來一趟,咱們都半個月沒辦事了,你就讓我爽一回吧!”我 用力的咽了口吐沫,這男女在一起果然多半都是在聊那事,不過 我倒是有些憂心趙 宛如那個小身子骨,白天剛剛折騰了那么久,難道還能經得住?“死開!這是在我爸家,就你那德行我還不知道,猴急的要命,這要是讓外人聽到怎么辦!”趙宛如嬌媚的捶打著李大偉,勾人的眼睛看得我骨子都酥了。


  我 看著趙宛如肥碩的臀部,想象著她那白花花的身子,妖嬈的腰肢,甚至是那神秘地帶,我的手也伸進了褲襠里。


  書上說的果然沒錯,從來都只有他媽累死的牛,就從來沒有耕壞的田。


  不管我經不經受得住,李大偉直接便是手腳并用的按住了趙宛如。


  兩個人在細小的廚房里親熱了起來。


  這一陣,看得我又是激動,又是羨慕。


  到底什么時候我也能娶個美嬌娘,天天摟在在炕上。


  “嗚……別再這里,大偉,去……去屋里……”趙宛如似乎還有這一絲理智,發軟的身子直接掛在李大偉的身上,可是嘴里還是有些擔心。


  去屋里哪成啊,這要是去了屋里,我還看個毛啊!“ 老婆,乖,你先讓我爽一爽,那個兔崽子難道還敢進來不成,咱爸媽都理解我,不會出來的。


  快把手松開,讓我摸摸這肉團子是不是又大了?”李大偉一臉急色的將自己黝黑的手就伸了進去。


  聽說李大偉是工地里擰鋼筋的,那手勁疼的趙宛如都紅了眼,看得我都一陣心疼,不過這趙宛如也狠,一口就用力的咬在李大偉的肩膀頭子上。


  我也眼熱的看著李大偉手里白嫩嫩的肉團子,可不是大嘛!林崗那個狗娘養的下午的時候可是(與漂亮老師的銷魂之夜)沒少磋磨,隱隱約約的我還能看見上面有幾個牙印子呢!不過李大偉這激情四射的模樣是看不見的,他此刻正在一門心思的開發趙宛如身上的敏感點。


  弄得趙宛如酸軟的都快化成水了。


  我手里的速度也不斷的加快,這恐怕是我擼的最爽的一次了。


  脫了!脫了!李大偉這個餓狼嘴里還說要到屋里,竟然直接在廚房就去拽趙宛如的褲子。


  果然一定要有個媳婦,到時候還不是你想在哪里就在哪里,各個地點,各個姿勢隨便任你開發。


  “李大偉你瘋了,快出去,這里是廚房!”趙宛如嗚嗚咽咽的聲音,不張嘴還好,一張嘴,我剛剛消停的身下,立馬又支起了帳篷。


  “廚房我也要辦了你!”我看得出,李大偉也確實是憋久了,這要是誰家有這么個勾人的媳婦,誰能忍得住。


  李大偉將趙宛如扣在洗手臺上,直接沖刺般的挺了出去,最原始的運動,往往是最具魅力的。


  我心里熱血沸騰的恨不得拿出個相機給記錄下來,留著回家里慢慢欣賞。


  趙宛如似乎怕自己真的叫出聲來,不過這破房子的隔音效果也真不怎么好,趙宛如似乎也知道,用力的咬著李大偉的身體,我看得都肉疼,這一番下來,就算是不咬下一塊肉,也要出不少血。


  這女人還真的是生猛。


  廚房里滿滿的都是身體碰撞中最美妙的聲音……“我……我再試試?老婆,再來一次,行不?”靠!我瞪大了眼睛,事情竟然還有轉機?“起開!回屋去了,試個屁!”李大偉那個軟趴趴的東西還在褲襠中心擱著,趙宛如一臉 惱火的推開李大偉。


  嚇得我急忙躲到沙發旁邊,只要趙宛如往客廳看一眼,我就直接暴露了。


  我心驚膽戰的聽著趙宛如脫鞋的聲音,一點點的靠近,一顆心直接提到了嗓子眼。


  都賴那個狗日的李大偉,竟然這么快就歇火了!這才弄了幾分鐘啊,就歇菜了!怪不得趙宛如要到外面去找男人呢,合著這個李大偉竟然是個外強中干的紙老虎。


  不僅是我惱火,趙宛如似乎也很惱火,直接拖著嘎吱嘎吱響的脫鞋就去了屋里。


  李大偉隨后提著褲子,也火急火燎的跟了過去,看來是去求愛去了,不過趙宛如臉上的嫌棄我都看得一清二楚,照我看多半是白費。


  我在沙發上窩了10分鐘之后,確定安全就打算離開。


  “有人?”一陣細細簌簌的聲音令我貓著腰又往廚房瞥了一眼。


  唐 小雨竟然在廚房里拿了一個 茄子在手里。


  她要是拿個黃瓜我勉強還會當作回去吃一下,畢竟餓了干吃也可以減肥。


  “唐小雨,你拿茄子干什么?”“啊?”唐小雨嚇得手里的茄子直接掉在地上,滿臉羞臊的看著我。


  一張紅潤的小嘴張了又閉,閉了又張的。


  我看著那張嘴里粉嫩的香舌,就想起剛剛李大偉堵住趙宛如的紅唇,將自己的舌頭放肆的在里面攪動。


  “你管我!我屋里還養了個倉鼠,它餓了!我給它找點吃的!”唐小雨昂著個小腦袋,底氣不足的說道,眼睛四處的亂瞄,就是不敢和我對視。


  嘿嘿!這種把戲還想要騙我。


  我當初看小片子上說的多了,這是女生緩解生理需求的一種方式。


  將那大茄子,直接塞在自己的神秘地帶,模仿著最原始的男女運動。


  不過,我倒是沒有想不到,唐小雨這個老師和家長眼中的乖乖女、大學霸,竟然也這么耐不住寂寞。


  我早就和她媽媽打聽過,唐小雨還沒有男朋友,可是我就搞不清楚,既然想要釋放,用個屁茄子啊,我這么一個活生生的男人在這里站著呢!還不比那個死物來的爽多了。


  我站的筆直,就差等著唐小雨一聲令下,欽點我今晚侍個寢了。


  可是唐小雨慫的根本就不敢看我的眼睛。


  “我……我先回去了!”唐小雨慌慌張張的一點也不想要在和我繼續說下去。


  “別走,你小倉鼠的食物忘了,我給你挑個大個的,讓她吃的飽飽的!”我直勾勾的看著唐小雨的眼睛意為不明的說著。


  唐小雨漲紅著一張臉,拿也不是,不拿也不是,最后還是我大發慈悲的將茄子塞到她手里,先回了屋。


  我倒是真的想要去唐小雨的房間去聽一聽,不過這里畢竟是唐小雨的家,我也怕如果再放肆,到時候被哪個半夜出來尿尿的人給看見了,我保證我老媽絕對能把我腿給打折了。


  在她眼里,唐小雨可比我這個兒子吃香多了。


  我腦海里想象著唐小雨手拿茄子的畫面就陷入了夢鄉中……“阿松,你快來幫幫我!太大了,我放不進去!”噗!我嘴里的水差一點吐了出來。


  看著唐小雨站在我的門口,手里拿著茄子,一臉可憐巴巴的樣子,我的心都要碎了。


  尤其是那個神秘的地帶還泛著淺淺的水珠,就想在對著我邀約一般。


  
https://twsdfwrkgh.weebly.com/2419643.html
https://twassad.weebly.com/8954410.html
https://twsxcdearf.weebly.com/5626917.html
https://twsazxderfv.weebly.com/493689.html
https://twytyhgtrgh.weebly.com/9958480.html
https://twfhujgnm.weebly.com/838646.html
https://twdfgersxwerr.weebly.com/4152144.html
https://twzxcasdqwe.weebly.com/4536767.html
https://twghyujikop.weebly.com/9412375.html
https://twkfujas.weebly.com/910876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