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性愛工具 >

anime girl

anime girl


大概過了有兩個多小時,張 德旺覺得有些累了,找了個地方停下來,要在草地上躺著休息十分鐘再出發。


   張寒生怕被張德旺發現自己身體上的巨大變化,所以下了摩托車就直奔附近的草從,謊稱去方便。


  張德旺坐在草地上, 看著張寒的背影,罵道:“這猴 崽子,憋成這樣也不說一聲。


  ” 馬蘭心里非常清楚張寒到底是什么原因才跑進草叢中去的, 肯定不單純是憋尿,畢竟這一路,張寒的東西頂得她差點失控了,摩托車每顛簸一下,張寒死家伙的東西就摩擦她一次。


  幾次下來,她早已經反應強烈,心里也有些莫名急躁。


  張德旺這時候說:“媳婦,你要不要去解個手?等下我一口氣就開到鎮上了,中間就不停了。


  ”馬蘭點頭道:“我想小便,可我有點害怕,這里雜草太多了,我怕有蛇,要不你跟我一起去?”張德旺擺擺手,說:“等猴崽子出來,讓他(啊啊……)去給你站崗,我有點困,抓緊時間瞇幾分鐘。


  ”馬蘭說:“不方便吧,猴崽子是男的,我一女的。


  ”張德旺不屑的說道:“他一猴崽子懂個蛋呀?沒事,再說,我在這里,他能對你做什么?”張德旺這么說,馬蘭也沒法多說,總不能告訴張德旺,其實自己被張寒給弄的腿發軟,怕萬一忍不住,被這小子給當著張德旺的面給弄了。


  一想到張寒,馬蘭心里便有些躁動,這小子本錢的確夠大,要是真能讓他滿足一下,那不得舒服死?馬蘭邊想邊往草叢里走,大概往里走了有五十米,只見張寒正站在草叢中,手往前放,似乎還在撒尿。


  鬼使神差的,馬蘭徑直走了過去。


  往他小腹下一瞥,發現他的大帳篷依舊架著,嫵媚地壞笑道,“ 你個猴崽子,一路上都在占 老娘的便宜,怎么,下不去了嗎?”張寒這才發現馬蘭來了,也壞笑道,“馬蘭 嬸子,這樣坐摩托車誰受得了呀?讓我抱著你的細腰,還不讓我挺起來,可能嗎?”“猴崽子,你怎么不說是你自己好色呀?心里想什么壞事呢?”“嗯,馬蘭嬸子,你太漂亮了,你身上的味道真好聞,村長娶了你真有福氣”張寒開始給馬蘭灌蜜糖了馬蘭卻不吃這套:“猴崽子,別總說好聽的,等會兒上了車,你可不許再搞了,不然被張德旺發現,咱們可都沒好日子過, 明白嗎?”說完,馬蘭似乎想 到了什么,又說了句:“還有,老娘要解手,你不許偷看”“明白,明白,馬蘭嬸子,你去吧!我保證不偷看”,張寒嬉皮笑臉道,但他心里卻在嘀咕,不讓弄是因為擔心張德旺發現,但是要不被發現,是不是就能在張德旺后面,弄他的媳婦呢?張寒并不知道他在張德旺這種大人的眼里,他還是個小屁孩,壓根不懂男女之事,所以人家根本就沒有往這方面想不然的話,張德旺能讓張寒摟著馬蘭的腰,還坐在同一個摩托車上?馬蘭膽子不大,加上這里雜草太厚,也很高,她不敢走太遠,只在離張寒距離三四米的地方蹲了下去,解開了褲腰帶,淅淅瀝瀝地開閘放水張寒這是頭一回聽這種誘人的聲音,回眸往張德旺停車的方向看,什么也見不到,他的膽子驟然大了,躡手躡腳地朝發出水聲的地方走去還別說,馬蘭這泡尿真不小,一直等張寒到了她的背后,她依然在淅淅瀝瀝地釋放著,也許她感覺到了背后有人了,回眸一瞥,只見張寒一臉壞笑地地盯著她的胯下,一著急,撒了一半的尿憋住了,“你個猴崽子,滾回去,你不說不偷看老娘嗎?”“嘻嘻,馬蘭嬸子,你撒你的,我看我的唄,我還沒見過 女人解手呢”張寒嬉皮笑臉道“趕緊回去,要不然村長聽到了你死定了,你個猴崽子膽子太大了,快點,我還沒有撒完呢!”馬蘭又急又臊,生怕被張德旺發現張寒卻笑著說:“我不怕村長,我就怕馬蘭嬸你不給我看”聽著這話,馬蘭知道張寒是看不到不罷休了,索性也不憋住自己了,任廢水淅淅瀝瀝地噴出來張寒這才嘿嘿笑道:“馬蘭嬸子,你的屁股可真好看,雪白雪白的,不過我還沒有完全看清,啥時候讓我徹底看個夠呀?”“猴崽子,以后看你媳婦去”馬蘭說著,恨恨地瞪了他一眼,見張寒小腹下的帳篷還搭著,她又用力捏了一把“喲,疼,馬蘭嬸子,你要我斷子絕孫呀?”張寒疼得直咧嘴馬蘭感覺到了他的尺寸,心念一動,便對張寒說:“這樣吧,你以后要是什么都聽馬蘭姐的,馬蘭姐就不虧待你,怎么樣?”張寒見馬蘭讓他稱呼她為姐,還說只要聽她的,就不會虧待他,心里知道馬蘭這是發騷了,想弄馬蘭肯定能成但是他還是揣著明白裝糊涂說:“馬蘭姐,你啥意思呀?”馬蘭媚笑道:“等下午回來再跟你說,趕緊出去吧!村長要知道你個猴崽子偷看了老娘,非扒掉你的皮不可”張寒指了指自己胯下鼓起的帳篷說:“好是好,可是,馬蘭姐,你看看,它軟不掉我怎么辦呀?”“你個猴崽子,就沒有自己解決過嗎?自己放了就軟掉了”馬蘭白了張寒一眼,張寒雄起的帳篷讓她心里直癢癢,但是張德旺還在附近,她想和張寒弄也不敢“放不掉,你剛才進來的時候我就是在自己使勁弄,但放不掉呀?要不你給我弄弄試試?是不是我的技術不好呀?”張寒用調戲的口吻說道噗嗤一聲,馬蘭笑了起來,但感覺到了張寒似乎是故意在引誘她,她抬起玉腿踢了他一腳馬蘭佯罵道:“你個猴崽子,壞透了,回來的時候再收拾你,自己搞定哈,這事沒人可以幫你”說著,扭頭就往外走張寒看著她豐腴的屁股和纖腰扭出了草叢,心里一陣得意,他隱隱覺得馬蘭已經逃不出自己的手掌心了到了下午兩人孤男寡女回來的路上,可能馬蘭根本就不會反抗,只要他主動點,馬蘭肯定會向他投降的突然,他對自己的未來充滿了信心張寒從草叢里出來后,馬蘭特意將目光瞥向張寒的小腹下,見帳篷已經沒了,意味深長地沖他嫵媚地一笑然后馬蘭才叫道:“德旺,起來了”“哦哦……我睡多久了”張德旺迷迷糊糊的醒來“有一會兒了,我跟張寒這猴崽子都等你半天了,趕緊到鎮上好休息”馬蘭搖了搖張德旺“行,咱們上車,一口氣殺到鎮上去”張德旺休息了十來分鐘后,精神頭也來了說完,三人重新上了摩托車這次,張寒對抱著馬蘭一點羞澀感都沒有了,很大膽地直接往她腰上一放,然后摟緊了她,還特意將手往上移動,直奔那兩處,結果被馬蘭狠狠地掐了一把,咸豬手才不得不回到腰身上來不過,沒顛簸五分鐘,他的小兄弟就又不聽話了,直接膨脹到了最佳狀態而馬蘭立馬感覺到股間被張寒頂著,一陣陣感覺襲遍全身,而這次,張寒再也不有意識地避開,控制自己下挫的力度,他還特意配合著顛簸和坡度大占馬蘭的便宜。


  馬蘭明顯也感覺到了張寒這猴崽子是故意的,可她也沒辦法,誰讓自己是女人,有空蕩讓這猴崽子鉆呢?況且她又不敢讓前面的張德旺發現。


  于是在這種兩人心照不宣情況下,張寒當著毫不知情的張德旺的面,竭盡所能的占馬蘭的便宜。


  不過,沒過多久,三人就到了目的地,張寒也只能老老實實的不再弄馬蘭,這讓馬蘭松了口氣,但是也完全吊起了需求,只想著回去以后,找個機會和張寒弄一次,反正張德旺這個死人,都不帶有反應的,也不用再擔心。


  秀河鎮位于靈水村南三十公里外的秀江江畔,這鎮上的人們與靈水村的村民算是同飲一江水,但因為來往山路崎嶇,來回一趟要一天的時間。


  張德旺的 妹妹在鎮里開了間雜貨鋪,張德旺的兒子和女兒都在鎮上讀小學,兩孩子平時就住在張德旺的妹妹家里。


  中午時分,三人便到了張德旺的妹妹的家里。


  張德旺的妹妹年紀不大,只有二十多歲,長的很漂亮,而且鎮上的女人比村里的女人會打扮,顯得洋氣很多。


  在張德旺妹妹家吃過中飯,張德旺便領著張寒上街去給他買衣服。


  張德旺也舍不得給張寒買什么好衣服,便在地攤上給他淘了一身,一條長褲,一件襯衫,加起來花了一百多塊錢。


  盡管沒有多少錢,但這還是張寒頭一回穿襯衫,發現穿著襯衫顯得人五人六的還真像那么回事,于是便不想再脫下來。


  張德旺瞪了他一眼,“你個猴崽子現在就穿著了?這得留著你上電視的時候穿,等下讓你馬蘭嬸子給包起來,放在我家里,等電視臺的人來了,自然會給你的”。


  “好,村長,都聽你的”張寒心想,這衣服是人家掏錢買的,當然應該聽人家的,也就不再說什么了。


  這時候,張德旺一臉嚴肅地說道“猴崽子,等下你跟你馬蘭嬸子馬上就得回去了,我得叮囑你幾句,你是個爺們,得保護好你嬸子,你嬸子要是少了一根汗毛,老子回來就收拾你!”張寒保證道:“村長你放心,我保證不讓我嬸子受半點傷害。


  ”“猴崽子,老子沒白疼你,走吧!你們得盡快回去了,要不然遲了就只能走夜路,那就更不安全了。


  ”張德旺說著,跨上了摩托車,載著心花怒放的張寒朝他妹妹的雜貨鋪飚去。


  此時,馬蘭也已經從鎮小學看完孩子,回到了張德旺的妹妹家里,見張德旺載著張寒回來,她和張德旺的妹妹便同時從雜貨店里出來。


  張德旺把頭盔拿了下來遞給馬蘭,說道:“媳婦,你趕緊跟張寒這猴崽子回去吧!再晚就得走山路了,不安全。


  ”“知道了。


  ”馬蘭點點頭,接過頭盔問道。


  “你是今天去市里還是明天去呀?小紅的意思是你今天最好在這里住一夜,休息好了明天再上市里,反正也不著急。


  ”“是啊,哥,你住一晚吧!韓寶一會兒就回來了,你們晚上喝幾盅吧!他也老久沒有跟你一起喝酒了”,張德旺的妹妹小紅說道。


  “行吧,那我就明天去市里,對了媳婦,我給張寒買的衣服放在后備箱里了,先別給他穿,等我安排好了電視臺采訪時再給他。


  ”張德旺叮囑道。


  “行,知道了,張寒,上車,咱們回去吧!”馬蘭說著,先跨上了摩托車,張寒也跟著坐了上去。


  馬蘭對張德旺說:“德旺,你明天注意安全,早點回家,我們走了”。


  “村長,我保證不會讓我嬸子出事的,放心吧!”讓張寒有些驚訝的是,這馬蘭騎摩托車比她爺們張德旺都野性,油門踩得呼呼響,忽地就飚了出去,朝鎮區外面駛去,車尾部煙塵飛揚。


  沒有了張德旺在車上,張寒的心馬上就野了,他大膽地摟著馬蘭的柳腰,故意貼湊的緊緊的,馬蘭意識到了他的企圖,回首佯罵道,“你個猴崽子,上來就占老娘的便宜,上午讓你占了一個上午的便宜,還不知足呀?規矩點,老娘這是騎摩托車呢?不能分心”。


   金山村背靠著一座大山。


  山腳下, 李達穿著一身老舊道袍,背著柴火慢慢拾階而上。


  烈日當頭,全身早已被汗水浸濕,腦袋也有些發暈,他不得不轉向山腰間的小湖,想喝點水休息一下。


  可剛到湖邊上,就看見一個不著絲毫衣物的倩影,正站在湖邊的淺水區,輕輕撩起水花,澆在光潔的身子上。


  凹凸有致的身材,在陽光的照耀下,分外白皙誘人,讓周圍的一切綠蔭美景頓時黯然失色。


  李達從來沒有見過女人的身體,兩只眼睛仿佛瞬間扎下了根,極力放大了瞳孔,久久不愿挪開。


  女人背對著湖岸,烏黑的長發稍稍挽起,脖頸纖瘦白嫩。


  整個背部全然裸露在外,光滑如玉盤,陽光下泛著一層瑩瑩的白光。


  再下面,是渾圓 飽滿的臀瓣,一半露在外面,一半隱藏在水下,俏然挺立,給人一種猶抱琵琶半遮面的嬌羞姿態。


  兩個臀瓣兒隨著女人的動作,一會兒收緊,一會兒又松弛下來,看得李達體內瞬間燃起了一股邪火。


  不受控制的咽了咽口水,好像已經忘記了自己是個道士,眼珠隨著女人的白藕胳膊,來來回回的轉動。


  他已經忘記了烈日,忘記了口渴,竭盡目力欣賞著自己從未見過的美景,渾然不知女人已經感覺到了自己的背后兩道火辣辣目光。


  “啊——你干啥呢!”女人一扭頭,看到李達后,瞬間驚呼了出來,雙手捂住了胸前的飽滿。


  李達這才回過神,趕緊低下頭,解釋道:“我…我不是故意的…我是來喝水…好奇才看的……真的不是故意的。


  ”說著不禁紅了臉,內心一陣自責。


  “李達?”女人認出了他,眼珠轉了轉:“好啊你個小道士,敢偷看我洗澡,看我不告訴你 師父去!”這可把李達嚇著了,要是被師父知道了,肯定會被重罰的。


  而此時,他也辨別出了女人的聲音,趕緊認錯道:“ 翠花 嫂子,我錯了,我就是好奇,求你不要告訴師父,不然我肯定死定了。


  ”“你好奇?好奇你就偷看我洗澡!”雖然翠花嫂子的聲音帶著質問,但語氣里好像并沒有氣惱的成分。


  “我不敢了,真的不敢了……”李達想要辯解,但又不敢抬起頭,雙手使勁的搖擺著。


  翠花嫂子看著他那一臉委屈的樣子,瞬間氣笑了:“看你那沒出息的樣子,弄得好像我偷看了你一樣。


  ”李達哭喪著臉,心里想著肯定要被罰了,低著頭不敢再說話。


  看著李達的憋屈模樣,翠花嫂子有些無語,我一個女人家的,被你偷看了,你倒還撒起嬌來了。


  她忽然想逗逗李達,上下打量了一下后,開口道:“你剛說,你沒有見過女人的身子?”“啊?”李達有些驚訝,不明白她問這個做什么,但還是老實的答道:“沒見過,我一個小道士,上哪兒見去啊!”翠花嫂子狡黠的笑了。


  “那嫂子的身子,好看嗎?”“啊?”李達有些摸不著頭腦,抬頭發愣的看著翠花嫂子。


  “啊什么啊,我問你話呢,嫂子的身子好看嗎?”“沒…沒看清楚。


  ”“沒看清楚啊?”翠花嫂子笑容更深了:“那,你想不想再看看啊?”“啊?”李達第三次張大了嘴,根本沒料到翠花嫂子會這樣說話。


  “啊——啊——啊!你就知道啊!你還會不會說話了?”翠花嫂子的語氣里,帶著些慍怒。


  李達嚇得趕緊合起了嘴,心里掙扎了半天才吞吐的說道:“想……想啊。


  ”“想是吧?那你過來。


  ”“干……干啥?”李達有些不敢相信。


  “讓你過來你就過來,磨蹭什么呢!是不是想我告訴你師父啊!”李達一聽這個,趕緊跑了過去,站在了翠花嫂子面前。


  一股芬芳的迷人香氣撲面而來,李達下意識的深吸了兩下,頓時有些意動,心馳神往。


  翠花嫂子兩手捂著胸前,下身藏在水下,好像很滿意李達被自己吸引,調笑道:“你想不想看看我手里捂著的地方啊?”李達看著指縫間,露出的白皙皮膚,呆呆的點了點頭。


  翠花嫂子嘴角勾起一抹弧度,媚眼如絲,嬌聲道:“那你說一句好聽的來。


  ”李達撓撓頭,憨厚的笑了笑:“翠花嫂子,你真漂亮。


  ”翠花嫂子一陣白眼,但還是慢慢將手放了下去。


  一對雪白飽滿立刻顯現了出來,高傲挺拔,弧線圓潤飽滿,顯得十分俏皮可人。


  李達的目光好像要噴出火來,很不得直接貼上去,身體都變的有些僵硬,下身早已抬起了頭來,好像是翻身農奴要把歌唱。


  “好看嗎?”翠花嫂子的聲音變得柔和,甜美軟糯。


  李達機械的點了點頭,不愿意浪費一絲的目光,努力的壓抑著內心的熊熊盛火。


  “想摸摸嗎?”李達猛然間抬起了頭,有些癡呆的問道:“可……可以么?”翠花嫂子回以甜甜的一笑,浮現出兩個淺淺的酒窩,并沒有說話。


  李達慢慢抬起胳膊,有些顫顫巍巍的將手放了上去,這是他十八年來,第一次摸到女人的身體,內心忐忑之余,更多的是驚喜興奮。


  仿佛無師自通一般的,李達雙手覆在那白皙柔軟的飽滿之上,手指微微發力,感覺那舒服無比的手感。


  漸漸的,他開始整只手輕柔的握住,慢慢的揉動,手上傳來一陣柔軟滑彈的感覺,奇妙舒適。


  翠花嫂子已經微微閉上了眼睛,靜靜的享受著,一股電流般的感覺襲遍全身,酥酥的,麻麻的,好像骨頭都要變軟了一樣。


  她的白皙藕臂也慢慢環住了李達,像是在鼓勵著他多用點勁兒。


  手上的動作不停,李達的嘴巴緩緩靠近,覆蓋在了翠花嫂子的雙唇上,開始索取著。


  翠花嫂子的纖細手指,也情不自禁的下滑,摸到了李達隆起的帳篷。


  十八年來一直孤寂的腰間巨劍,第一次被女人握住,瞬間變得更加兇猛猙獰,好像已經迫不及待的要掙脫出來。


  李達發出一聲嘶吼,緊緊摟住了翠花嫂子,下身死命的往她身上頂著。


  翠花嫂子也早已按奈不住,雙手拉住李達的腰帶,拼命的拉扯著,想要將里面的野獸放出來。


  “李達!李達!你在哪兒?”一個略顯老態的聲音忽然在遠處響起,極度的不合時宜。


  李達猛然一驚,手上的動作也瞬間停了下來,急忙望向聲音傳來的方向。


  “壞了…壞了…師父來了…這下遭了……”翠花嫂子也是被聲音驚得嬌軀一顫,但很快反應過來,趕緊推開李達,“你還愣著干什么,快幫我穿衣服啊!”兩人就像熱鍋上的螞蟻一樣,手忙腳亂的穿著衣服。


  “李達!”翠花嫂子才剛穿上內衣, 老道士的聲音已經臨近。


  李達滿臉苦澀,焦急的跺著腳:“怎么辦…怎么辦…這下被師父看到…肯定死定了……”翠花嫂子一邊著急的穿著衣服,一邊忽然說道:“快,跳進河里躲一躲,我去把你師父支走。


  ”李達瞬間仿佛抓到了救命稻草一般。


  “好…好…好……你快去,千萬別讓師父知道我在這兒。


  ”說完,李達一頭扎進了水中,翠花嫂子也走向山路。


  “哎,翠花,你怎么在這兒?”老道士同樣穿著一身舊道袍,五十多歲的年紀,留著一小撮胡子,笑著看向翠花。


  翠花趕緊擠出一個笑臉:“這不是聽見你的喊聲了,來告訴你李達已經回去了。


  ”。


  老道士仔細打量了翠花后,頓時眼前一亮:“你……這是剛洗完澡?”翠花這才發現,自己的頭發(愛女狂歡)還在滴著水,衣服也被浸濕,貼在身上,將玲瓏曼妙的身材完全暴露了出來。


  臉色微紅的嗔怪道:“ 重陽叔你說啥呢!”老道士重陽有些尷尬的笑了笑:“失態了,失態了,那既然李達回去了,我也就回道觀了。


  ”“好,你快些走,說不定還能趕上李達。


  ”“行,那我去了,你自己下山小心些。


  ”“嗯。


  ”翠花答應一聲后,急匆匆的轉身下山了,也不知是因為害羞,還是急著回家把剛才沒有盡興的補上。


  重陽看著翠花匆忙下山的身姿,慢慢露出了笑容,就像是在欣賞著一副風景畫一般。


  而湖里的李達在聽到師父走后,才順著水流,悄悄的來到了下游。


  夏天氣溫高,等回到道觀時,李達的衣服已經基本干透。


  他來到了里堂,老道士重陽正坐在桌邊,等著他一起吃飯。


  “你怎么到現在才回來,趕緊過來吃飯。


  ”重陽示意李達坐下。


  李達答應一聲,坐在了重陽對面,拿起碗筷,將頭埋得很低。


  “我幫山下的阿婆推了一下車。


  ”“推車?可翠花說看見你很早就回來了啊。


  ”“哦,我是碰到她之后,又碰見了阿婆的。


  ”李達不敢看師父的眼睛,低著頭不停的扒飯。


  “你慢點吃,師父又不跟你搶。


  ”重陽疼愛的看著這個徒弟,忽然想到了什么,笑著問道:“對了,徒弟啊,你覺得你翠花嫂子咋樣?”“噗!咳…咳…咳……”李達被嚇得一下子噎住了,趕緊倒了些水喝下,有些心虛的問道:“師父你問她干什么?”重陽沒有覺察到李達的異樣,依舊微笑的吃著飯。


  “沒什么,就是問問你對她的感覺。


  ”李達有些狐疑,該不會是今天的事,被師父發現了吧?瞬間有些忐忑。


  “挺…挺好的啊,怎么了?”聽見徒弟的回答后,老道士嘴角翹起:“她男人死了有三年多了吧?”看著師父的表情,又好像是沒有異常,李達有些不明白師父到底是什么意思。


  “嗯,仔細算還真是三年多了。


  ”要不是三年多,也不會跟我那個啊,李達心里暗道。


  “哎……一個女人家的,肯定過的不容易吧。


  ”老道士有些憐憫之色。


  “師父你怎么了?怎么突然關心起翠花嫂子了?”   導語:那天晚上我在他的房間折騰了一宿,雖然我也 不是什么干凈之身,他也并非處男,誰也沒吃虧,我是還當初的愿,也算是情感宣泄吧,柴烈火度春宵,事實上這也是我婚后感到一次最有快感的性生活。


    查看更多網友 口述>>  美女 文霞最近像是遇到了美事,要不就是中了數目客觀的大獎,要不然她不會這么滿面春風,雖然已經秋季,但他臉上依然泛著紅,透著彩,有同事問“是不是又要升職了?”“才不,對我來說有些事比升職還重要,不過這事永遠不能說。


  ”作為好朋友我倒覺得文霞精神有些失常心里隱隱約約有幾分不安。


  因為文霞一直以來就是敢愛敢恨的主,高興不高興都寫在臉上。


    周末,我倆沒有別的安排,就相約去喇叭溝門賞紅葉(這是北京郊外一處賞紅葉的野景相比香山人要少許多),而對于我來說還是想分享文霞的“喜悅”,可是當文霞說是因為遇見 前男友才高興,我就覺得沒什么可分享的了,繼續聽,他們之間還發生了關系,更讓我覺得這次短途旅行顯著太多余,所以開始我就打算著給她潑潑冷水,讓她清醒些,但我還耐著性子聽她講完。


  口述:五年 后遇前男友我們 共度春宵前男友五年春宵  文霞(沒理會我的態度)  口述:這還是今年8月底,在北京展覽館舉行第八屆國際創意禮品及工藝品展覽會,我代表北京一家工藝品制作公司 參展,進場那天忽然見到了一個故人,是自己失去了五年沒聯系的前男友 肖軍


  他是帶著自己公司新近研制的琉璃制品參展。


  我們還共同選擇了離展覽館不遠,東臨的德寶飯店入駐。


   原本我還可以在參展期間每天回家,因為遇見了肖軍,我索性也住在了飯店,況且公司預算中也有我這項開支。


    見到肖軍我異常的高興,肖軍也挺興奮,我們畢竟好過五年,當初由于 媽媽的標準過高,最終以不分開就斷了母女關系相要挾,生生的將我們拆散。


  我現在的老公就是那次媽媽拆散我們后相識的,是她的上級機關領導的公子,人還算老實,但不是我喜歡的那種類型,而肖軍雖然家境不太好,但他是有型男,再加上搞藝術的有些想法有他的獨到之處,原本我想時間長了媽媽可以接受,但是她很頑固,后來也想到生米煮成熟飯,逼著媽媽接受肖軍,但是肖軍不同意這樣做,擔心會給媽媽氣出病來,到時不好收場,關鍵還是看媽媽這勁頭即便生米煮成熟飯,也不會得到媽媽的諒解,“真的那樣你以后怎么做人”,那段時間我就是想與肖軍在一起,臨到結婚的日子,我都想我的初夜屬于肖軍,可是結婚前幾天肖軍就消失了有說他出國了;也有人說到外地工作了。


  口述:五年后遇前男友我們共度春宵前男友五年春宵  但我心里始終放不下他,結婚后我還是四處打聽但都沒人知道,他就像人間蒸發,那些日子我開始恍惚,和老公親熱時也意念著是與肖軍,否則都無法正常的夫妻生活,雖然每每都走神,老公也問我“怎么親熱時話不多?”,甚至問過我“嘿咻時想的是誰?”我當然不能說想的是肖軍,好在老公不在乎我在性生活中的感受,他是屬于完事就撤類型。


  這也正合我意,我不愿意與他無聊的糾纏,就這樣我們半開半合的過了五年,還有了女兒。


  有了孩子我的心收了不少,對肖軍也慢慢淡忘了。


  也慢慢地學會了如何欣賞眼前的男人,除了工作把大部分時間放在了家庭和孩子身上。


    可是正當我平靜,開始正常生活的時候再遇肖軍,還是按耐不住激動,現在的肖軍是公司的高管,可惜媽媽目光短淺只顧眼前,把這么一只潛力股給拋棄了。


  眼看十天的展會就要結束,我們就來往的愈加頻繁。


  連一同參展的同事也覺得我們超乎了尋常關系,不過我都以大學同學的關系搪塞過去了。


  口述:五年后遇前男友我們共度春宵前男友五年春宵  關于發生性(啊啊……)關系,還是我主動提出來的,肖軍可不是有主動性的一個人,也正如此,這么久了我還深愛著他。


  其實肖軍也成了家,有一個男孩比我女大一歲,當我提出要發生性關系時肖軍嚴肅的說“這可不行,我可不是一個隨便的人,再說我們現在都有家庭并要對其負責的”。


  那天晚上我在他的房間折騰了一宿,雖然我也不是什么干凈之身,他也并非處男,誰也沒吃虧,我是還當初的愿,也算是情感宣泄吧,柴烈火度春宵,事實上這也是我婚后感到一次最有快感的性生活。


  “這件事讓你聽起來可能有齷齪,但是我是真心實意的。


  ”文霞說這句話的時候瞥了我一眼,接著說:“我們雙方分手的時候都表示忘了那一晚的事,為了我們的家不能錯了一次,再有第二次”。


    這天,賞紅葉實在不爽,快到家時,我無意間問了一句:“今天咱們跑了多少公里?”他沒有理解我的用意就報了出來,下車我交給他一百元說:“今天的油錢我付,你算給出了一次車,然后我又說:“文霞呀,我們是多年的好朋友,我姑妄說之,你姑妄聽之,你現在怎么會變成這個樣子,為這事你會眉飛色舞這么久,雖然你們這次分手是有言在先,但是在我看來你還是沒放下,我會把你今天對我講的事爛在肚子里,可是你是不是要好好想想,你這樣做對得起你老公和孩子嗎?如果還不收心,你一定會為你的所作所為付出代價的,這一百元你拿著,要不然我會堵心的。


  你好自為之吧,今后還做不做朋友你看著辦!”口述:五年后遇前男友我們共度春宵前男友五年春宵  幾天后,文霞打來電話說那天我罵的對,徹底給自己罵醒了。


  其實那天以后我也在想,我該不該說那番話。


  我站在文霞的角度想問題,她對曾經有的感情有一份掛念也未嘗不可,只是用這樣的方式作為報答,讓我與她產生了隔閡。


  但是我又不能眼看著自己的朋友陷入其中不能自拔,那么就要用外力幫她一把。


  我不覺得自己錯在哪里?好在文霞對我的“冒失”給出了答案。


    查看更多網友口述>>  文章來源(隨意_新浪博客)  更多精彩內容敬請關注@新浪女性(微博)
https://twhjuiolkhnm.weebly.com/5084971.html
https://twefgrtywqed.weebly.com/2979104.html
https://twhjsdffertf.weebly.com/8477346.html
https://twytrikincjsv.weebly.com/8180768.html
https://twlkjiouljkhgui.weebly.com/2954312.html
https://twcfdreaqwafg.weebly.com/3736748.html
https://twtyhuhjgvbfd.weebly.com/8817926.html
https://ttwasgas.weebly.com/8127051.html
https://twerqfdsdzc.weebly.com/3557806.html
https://twefgrtywqed.weebly.com/592972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