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性愛工具 >

panty &stocking

panty &stocking


  案例一:業余模特 小雨減肥時間:6個月, 瘦身成果:35公斤   小雨的自身條件相當優秀,身材高挑纖瘦,回頭率超高。


  不過小雨曾因為 身體原因生病住院,在那些營養品的調理下,加上醫生為她注射的激素,身體倒是痊愈了,可康復的代價就是小雨足足長了50公斤的贅肉。


  作為模特的小雨不得不開始漫長的減肥。


  剛開始她嘗試節食,每天只吃很少的蔬果,米飯肉類只敢吃兩口,餓了就喝水。


  在前期瘦了幾斤后,因為不能忍受肚子由于饑餓不停造反,終于暴食反彈。


  最后還是在專業的瘦身指導醫師的幫助下才開始逐步定向瘦身,雖然看上去效果似乎沒有那么明顯,但實際上 體重已經開始得到控制并一點點減少。


     專家揭秘:過量的節食對于減肥并不是 科學健康的辦法,蔬果并不能提供身體需要的必要營養物質,不但身體皮膚會受到傷害,而且身體機能會自動采取保護,讓新陳代謝降低減慢脂肪分解速度。


  而且長期節食,胃和肚子會對大腦造成沖擊,像小雨一樣造成暴食,毀壞身體的同時更會復胖,甚至超過減肥前的體重。


  正確的方法應該是控制飲食的同時注意必須的營養,而且一定要配合運動如慢跑。


  如果體重得到一定的緩解,就可以開始進行定向瘦身,就是把該瘦的地方進行進一步減肥塑形,不該瘦的地方保持住必要的豐滿。


  可以配合一些天然 瘦身產品涂抹需要瘦的地方,配合上按摩,塑身效果會令人驚喜,而且可以讓減肥后的皮膚更加緊致彈性。


     案例二:專業模特 唐唐,發胖至128斤   唐唐是一名專業T臺模特。


  身高175,體重90斤。


  兩個月前因為和 男友分手,心情很差,然后拼命用食物填補心中的傷口,結果等她反應過來,已經胖到128斤,而模特這個行業就是靠身材吃飯的,胖的體重直接影響了她的工作,整整一個星期,唐唐一個活都接不到,終于唐唐意識到感情沒有了更不能再失去工作,于是清醒過來狠心減肥。


  唐唐剛開始是用了一種網上 流行的很辣的瘦身霜,涂滿全身裹上保鮮膜,然后開始跟著碟子開始跳減肥操。


  每天早上兩個半小時,那種辣很難受,汗水像自來水一樣流,效果不錯但是皮膚卻變得通紅一片,并且火辣的難以忍受,連工作都無法進行。


     專家揭秘:保持良好的心情是維持身材和美貌的秘訣,案例中的唐唐就是因為無法排解心情的郁悶而造成極端暴食發胖。


  而她的減肥方法中,大量的有氧運動比如跳健身操是值得推薦的,有氧運動可以很好的減少脂肪含量,讓身材變纖細,但是瘦身產品的選用不夠明智,有些瘦身霜對于皮膚的刺激過大,反而會對健康和減肥積極性造成危害,有的更甚至與影響了平時工作。


  所以選擇瘦身產品時需要選擇全天然的減肥產品,不但更有針對的讓需要瘦的地方加速脂肪燃燒,而且皮膚會變得更加平實光滑。


     案例三:平面模特 可兒,瘦身20斤   可兒身高只有162,是一名瑞麗平面模特。


  因為鏡頭是寬的,為了照片效果好,模特必須要很瘦。


  她原來有98斤,按普通人標準是非常好的了,可是作為模特這個體重已經超重太多。


  攝影師要求可兒減肥,不然就不能再呆在模特界。


  被嚇住的可兒為了快速減肥,就服用了一種興奮劑,這種興奮劑是合法的。


  可是身體是有消瘦,但是副作用卻讓她痛不欲生,整晚整晚的睡不著,又一次整整74小時沒有睡覺,身體變得很差,連拿包都拿不住,一停藥就反彈。


     專家揭秘:因為模特行業的特殊,模特們對身材的要求和壓力都很大,一些快速減肥方法就流行開來,比如歐美很流行的吃興奮劑減肥,但是這些方法減肥無一不是暫時的,而且對身體有著毀滅性的傷害,有的甚至于會致死。


  我們倡導的減肥應該是健康持久的,對于并不胖的模特,建議多做局部塑形運動,沐浴后可以堅持用天然瘦身產品進行按摩做定向減肥,稍微降低食量,堅持一段時間,都會有很好的效果。


     定向減肥小貼士   1.保持良好的心態是減肥的關鍵。


  那些愛美女性,一定要為自己的減肥找一個目標,一個實實在在、具體的目標,才能遇到困難不易放棄。


     2.多參加戶外運動,比如爬山,慢跑,還有女孩子喜歡的逛街,每次專門找最累的鞋子穿上,逛上整整一天,每次都能瘦上1斤。


     3.減肥需要家人和朋友的支持,他們才是你堅強的后盾,他們會始終鼓勵你的。


     4.注意健康飲食和良好的作息時間,早睡早起,更有利于健康,熬夜可是容易發胖哦。


     5.減肥需要一些好的建議和指導,一些減肥成功者之所以瘦身成功,與健身教練的科學指導是分不開的。


     6.配合合適有效的瘦身產品,可以使減肥事半功倍喔。


    罷了罷了,不說出去,誰會知道呢?就這一次,以后絕對不這樣了!   桂芳內心掙扎了片刻,終于下定了決心,不再掙扎,雙臂也緊緊環住了 李耐的脖頸。


    察覺到了張桂芳的動靜,李耐大喜過望,直接將張桂芳抱起放倒在了炕上,然后伸手直接將她的衣服推了上去。


    張桂芳身上散發著誘人幽香,李耐鼻血都要留下來了,他興奮地撲了上去……  “咚咚咚!”  就在意亂情迷之際,敲門聲卻忽然響起,糾纏著的兩人被嚇了一大跳。


    “有人在么?”  門外傳來一道年輕女聲,有人來了!  這下子,不僅張桂芳慌了,李耐的心也揪了起來,因為這聲音聽著怪熟悉的,該不會是……  “ 耐子,怎么辦?”張桂芳急的都快哭出來了。


    “別慌,就當什么都沒發生,你先藏起來,我裝病!”  李耐迅速說了一句,便將床上卷起來的被子攤開,張桂芳也顧不得其他了,急忙縮著身子鉆了進去。


    敲門聲愈發急切,李 耐也顧不得那么多了,急忙整理了一下衣服后,跳下炕開了門。


    看清楚門外站著的人,李耐頓時愣了愣,不是別人,正是他一直以來的夢中情人,柳溝村的村花,楊 小雪!  楊小雪年紀跟李耐一樣大,倆人的淵源也頗深,從村里小學到鎮里的高中,一直都是同班同學。


    楊小雪生的格外水靈,就算在村里長大,皮膚也白的發光,一點都沒有農村女人皮膚黑的通病,而且跟城市里那些所謂的美女比起來,楊小雪的漂亮臉蛋是純天然的,沒摻一點假,因為長期干農活的緣故,身材也極為火辣。


    因此在柳溝村,楊小雪是公認的村花,也是無數年輕小伙的暗戀對象,李耐自然也一樣。


    高中畢業后,楊小雪沒有考上大學,只能留下來幫家里種地,兩人也就四年沒有見面,這期間李耐也找人打聽過她的消息,據說家里一直安排著相親,可楊小雪壓根沒那心思,也就沒成。


    李耐回村之后,就一直想著去找楊小雪聯絡聯絡感情,但一直都沒行動,沒想到今天,她竟然親自上門了。


    “小雪,你……你咋來了?”  李耐咽了口吐沫,有些緊張地看著眼前的年輕女孩。


    四年沒見,楊小雪還是那么漂亮,一點都沒有農村女人的土氣,反倒更像是狗尾巴花叢中的一朵嬌艷玫瑰。


    楊小雪性格一向冷傲,淡淡瞥了李耐一眼道:“要去翻地了,來買瓶水帶著。


  ”  “行,先進屋,我給你拿水。


  ”  李耐哪敢怠慢自己的女神,急忙將她迎進了屋。


    放在平時,李耐是很樂意跟女神聊聊天,多交流交流感情的,但現在炕上還藏著一個張桂芳,萬一被發現,那不就完犢子了?!  所以他一心盼著,楊小雪能快點離開。


  “咚!”  就在李耐忐忑之時,一道悶響卻忽然從 里屋傳來,他當場就 臉色一變。


    張桂芳這個姑女乃女乃干啥呢?這是怕自己不會被發現嗎?  果然,楊小雪的注意力已經被吸引了過去,她黛眉微皺,一邊向里屋走去,一邊問道:“李耐,小萱回家了?”  小萱是李耐老父親收養來的養女,李耐的妹妹,在鎮里上高三,和楊小雪的關系很不錯。


    “沒,沒有!”  李耐嚇了一跳,急忙把手上的水撂在一旁,撒丫子搶在她之前堵住了里屋的門。


    “你這是干啥?”楊小雪有些看不懂了。


    “沒,沒干啥,起床還沒收拾鋪蓋,亂的很。


  ”李耐撓了撓腦袋。


    “哦……”  楊小雪微微頷首,美眸中掠過一抹異樣的神色,語氣有些意味深長。


    “小雪,你不是還要去地里么?趁著現在還涼快,早點去,待會就曬了。


  ”李耐打了個哈哈,看似好意地出聲提醒道。


    “行,那我走了。


  ”  楊小雪倒也干脆,把錢一給,拿起柜臺上的水便出了門。


    眼瞅著小學離開,李耐這才松了一口氣,懸在嗓子眼的心徹底放了下來,還好沒被這妮子發現什么,旋即想起了被窩里藏著的美人,心底又是一陣火熱。


    轉身回了里屋,李耐急不可耐地一把掀開了被子,張桂芳臉色緋紅,衣衫不整,正一臉哀怨地看著他。


    “女.叟子,沒憋壞吧?”  張桂芳搖了搖頭。


  她衣服沒穿好,這一搖頭,那里也在跟著晃動。


    李耐看直了眼,隱隱又有了有反應的趨勢。


    也顧不得那么多了,李耐直接撲上去……  張桂芳嚶嚀一聲,也緊緊抱住了李耐的脖子。


    背著王鐵柱和李耐干這事,她雖然心有愧疚,但偷情的刺激感和李耐結實身體帶來的期待感,卻將那一絲愧疚徹底壓了下去。


    張桂芳現在只想索取,讓李耐占有她,占有她的一切……  屋里的兩人正在炕上激情,卻不知,楊小雪并沒有真的離開。


    楊小雪心思聰慧,之前雖然沒有挑明了說,但卻早就看出了李耐的支支吾吾,必然是隱瞞了什么事情。


    偏偏她又是個好奇心很重的主,出門之后,心里就像有只小貓在撓一樣,想了想后還是折了回來,想要一探究竟。


    剛走到小診所門口,一陣隱隱約約的哼唧聲就從里面飄了出來,讓楊小雪一愣。


    這聲音不像是李耐的,倒像個女人,難道之前李耐不讓進里屋,是因為藏了女人?  孤男寡女,還有這種聲音……饒是楊小雪未經人事,也猜出了點什么,一張俏臉頓時臊得通紅。


    “呸,這個李耐真不要臉!”  楊小雪在心底唾罵一聲,本想著立即轉身離開的,但那哼哼唧唧的聲音卻仿佛有種莫名的魔(兩個粗大同時在我體內)力,讓她怎么都移不動道。


    “我倒要看看,你們究竟在干啥!”  在心里給自己找了個理由,楊小雪輕手輕腳掀起門簾,踮腳朝里面看去。


    小診所的門是木門,上面有塊玻璃,透過玻璃能看清楚里面。


  送走楊小雪后,李耐火急火燎的,忘記帶上里屋的門了,因此楊小雪竟然真的能隱約瞟見里屋的情形。


    只是瞅了一眼而已,楊小雪的心跳頓時就劇烈了起來,只感覺面頰發燙、身子發軟,小腹處也升起了一絲異樣之感。


  屋子里,張桂芳的黑色打底褲已經被褪到了膝蓋處,她兩條修長的大白腿正抬在半空中,一晃一晃的。


    而李耐,則是半跪在炕沿,從楊小雪的角度看去,姿勢極度誘惑。


    此時的李耐,哪能注意到有人在門外偷窺?  張桂芳美眸微閉,小嘴微張,噴香的嬌軀輕輕顫抖著,時不時會發出一兩聲壓抑的哼叫。


    趴在門上偷看的楊小雪將這一切都盡收眼中,只感覺腦子里嗡嗡作響,有一波接一波的怪異感覺席卷全身。


    小腹處越來越火熱,身體越來越奇怪,楊小雪越看越入神,忍不住夾緊了雙腿。


    看 桂芳嫂子的表情,似乎這么做很舒服?怪不得村子那些嬸子平時都喜歡開這種玩笑呢!  看著看著,楊小雪的手便情不自禁往自己的身上探去,她只感覺體內似乎有千萬只小螞蟻在噬咬,只有揉揉才能緩和。


    然而她這一動之下,手肘卻不小心頂在了木門上,頓時“登”的一聲響。


    這響聲讓屋內屋外的三人皆是一個激靈,張桂芳本沉浸在一波又一波的快感中無法自拔,卻被這道聲音嚇了一大跳,頓時花容失色,急忙推開了李耐,手忙腳亂地去提褲子。


    “誰?”  李耐心里窩火到了極點,好事接二連三被人打斷,他現在都有砍人的沖動了。


    懷著一腔火氣沖出小診所,卻沒有什么人,李耐往路上掃了兩眼,正好瞟到一道窈窕身影急匆匆地消失在了墻角。


    難道是她?這背影太熟悉了……  李耐愣了愣,片刻之后,嘴角緩緩勾了起來。


    “耐子,怎么回事?”  折返回了屋子,張桂芳已經把褲子提了起來,通紅的俏臉上滿是驚慌。


    “沒事,應該是誰家的狗來鬧了。


  ”李耐擺了擺手。


    接連兩次沒辦成好事,別說張桂芳了,連李耐自己的興致都消退了大半,氣氛頓時陷入了尷尬的沉默當中。


    “耐子,時候不早了,我先回家做飯……”張桂芳俏臉通紅,低聲道。


    “嫂子,要不我們再試試?”  到嘴的鴨子要飛,李耐還是有些不甘心,然而張桂芳卻接連搖頭,很顯然,今天是沒什么可能了。


    反正都那地步了,再進一步深入交流也是遲早的事情而已,而且剛剛舒服過,不急在這一時,一念至此,李耐也就沒有強求。


    又給張桂芳稱了兩斤好雞蛋,也沒收她錢,后者臉上這才出現了一絲笑容。


    “桂芳嫂,按摩還有倆療程呢,改天我再幫你!”  李耐意猶未盡地舔了舔嘴唇道。


    “改天的事情改天再說!”  張桂芳哼了聲,風情萬種地白了李耐一眼,旋即便扭動著豐腴的身子出了門。


    送走了張桂芳,李耐就抓緊時間把炕上收拾了一下,省得再有不必要的麻煩。


    正收拾的時候,門口掛著的鈴鐺卻再一次響起。


    李耐皺了皺眉頭,嘀咕一聲,今天的生意怎么這么好?  “來了來了!”  李耐吆喝著走出里屋,卻看到進來的不是別人,正是早應該離開的楊小雪,剛才在路邊看到的那道窈窕背影,李耐也嚴重懷疑是這妮子。


    楊小雪俏臉上掛著一抹嘲諷的冷笑,也不說話,就那么直勾勾地盯著他。


    李耐被她看的心里發毛,急忙咧開嘴笑了笑:“小雪,還有啥事兒?”  “我看到桂芳嫂子從你這出去了。


  ”  楊小雪忽然開口。


  楊小雪輕飄飄一句話,卻讓李耐心里咯噔一下,瞬間變了臉色。


  “剛才你支支吾吾的,原來是屋里藏了人啊,怪不得那么慌張呢!”“桂芳嫂是有夫之婦,你竟然跟她干那種不要臉的事!”楊小雪冷哼一聲,眸子中掠過一抹失望之色,冷冰冰的俏臉上滿是鄙夷:“我原本以為你上過大學,跟村里那些臭男人不一樣,我真是瞎了眼。


  ”李耐一聽,心中又悔又喜。


  悔的是,自己和張桂芳的事情被小雪撞破,不好收場了;而喜,卻是因為楊小雪既然會這么說,那對自己的感覺,肯定是跟別人不一樣的!如果她不在乎,哪還會管自己干啥?“小雪,你真的誤會我了。


  ”李耐眼珠骨碌碌一轉,臉色一萎,苦笑著說。


  “誤會?我站在門外看的清清楚楚!”說到這里,楊小雪又想起了方才看到的羞人情景,臉色頓時一陣潮紅:“我親眼看到,桂芳嫂把褲子脫了,你……”“你知道的,我是醫生,桂芳嫂子那么做,是讓我幫忙 看病的!”李耐急中生智道。


  “有那么看病的么?李耐,你當我是三歲小孩子不成?”見這家伙還死鴨子嘴硬,楊小雪對他愈發厭惡。


  “當然有了,女人的那個地方也是會生病的,我剛才就是在幫桂芳嫂檢查呢!”李耐心思轉動,脫口而出道。


  “我這不剛回家不久么,決定進行一次免費普查活動,村子里所有女性都可以來我這進行一次免費檢查,桂芳嫂是我的第一個客人。


  ”楊小雪聞言一怔。


  李耐的老爹是村里的赤腳醫生,他自然也是子承父業,而且她知道,女人的那個地方的確是會生病的,檢查也說得過去……難道是自己誤會這家伙了?這么一想,楊小雪的心思頓時有些動搖了,但還是冷聲道:“既然是檢查,那我去的時候,為什么要偷偷摸摸藏起來?”“檢查那里,換誰來不得偷偷摸摸的?”李耐瞟了一眼楊小雪的小腹處,無奈道。


  “小雪你換位思考一下,如果是你來檢查,希望被別人看到么?”楊小雪聞言頓時面紅耳赤,輕唾了一口:“流氓!”看她的表情,顯然是有些相信自己的話了,李耐頓時暗松了一口氣。


  “你一個男的,卻要幫女人看那里,也不害臊!”“在城市里,男醫生干這個的海了去了,只是看病而已,哪有那么多亂七八糟的事情?”李耐臉色一正:“身為醫生,是要有職業道德的!”“你來的時候桂芳嫂子剛脫了褲子,要是被你撞見多不好意思?就算是檢查身體,也解釋不清楚,還不如藏起來呢!所以……”李耐無奈地嘆了口氣。


  “你說的都是真的?”楊小雪臉色緩和了下來,半信半疑問道。


  “當然了!”李耐 點了 點頭,旋即嘿嘿一笑:“如果我跟桂芳嫂做什么虧心事,怎么可能這么快完事?我可是很厲害的……”楊小雪雖然未經人事,但也并非什么都不懂,當即便明白了李耐話里的意思,俏臉更是紅得要滴血。


  而且聽李耐這么一說,她又想起之前在門外看到的那一幕了,李耐那里鼓鼓脹脹,似乎真的不小……呸,楊小雪你想什么呢?楊小雪一個激靈,急忙止住了念頭。


  “小雪,咱們農村人的衛生觀念比較淡薄,特別是女性。


  因為生理原因,女性那里生病的并不在少數,所以我這個檢查是很有必要的,如果有病,盡早發現,盡早治療。


  ”“說起來,你要不要也檢查一下?”李耐隨口說了一句,視線不自禁往楊小雪身上飄去。


  楊小雪個子不矮,一米七左右,雖然穿一身干活的粗布衣服,卻也掩飾不住那玲瓏有致的好身材。


  “免費的么?”被李耐這么一說,楊小雪竟然有些意動了,將信將疑問道。


  李耐本是隨口一說,根本沒奢望能幫“村花”檢查身體,沒想到無心插柳柳成蔭,聽她的語氣,似乎有戲?心中一陣激動,李耐忙不迭點頭:“自然是免費的!”楊小雪性子矜持,平時和男人話都不多說,唯獨今天卻像是著了魔一般,李耐給桂芳嫂檢查身體的那一幕不斷再腦海中閃現,讓她既面紅耳赤,又期待好奇。


  鬼使神差般,楊小雪羞紅著臉微微點頭:“那……你幫我檢查一下吧。


  ” 這天夜里,小少婦 孟婉晴難以入眠,伸手摸向了身邊的 老公


  三十歲,正是如狼似虎的年紀,空虛至極。


  “老公……”孟婉晴小腹一陣火熱,伸手摸向了他,“我想要……” 說完,她用豐腴的身子蹭著他的胳膊,全力挑起 丈夫的渴望。


  可惜,丈夫絲毫沒有反應。


  孟婉晴失望至極。


  “我太累了,明天吧。


  ”丈夫冷冰冰的伸手撥開了孟婉晴的手。


  明晚!明晚!又是明晚!孟婉晴氣呼呼的翻過身子,內心十分不滿,一直壓抑心底的苦悶。


  她已經許久沒得到滿足,內心極度渴望,渴望被填滿,肆意沖撞……最后,忍不住 伸出手去。


  只得自我滿足了一番,含怨而睡。


  次日,清晨。


  丈夫大早上就起床去上班了,而孟婉晴恰好今天休假,便想窩在床上看電影。


  可突然發現家里無線網竟壞了,沒辦法,只好打客服電話。


  下午,預約的修理工敲響了門。


  孟婉晴穿著睡衣,趕緊過去開門。


  打開一看,第一眼就看傻了,眼前這個修理工竟然是一個 黑人


  身材魁梧,高大威猛,跟籃球運動員一樣,穿著大褲衩,黑背心,全身孔武有力的肌肉塊,讓人看的心驚肉跳。


  “您好,我是修理工 華萊士,您就是孟女士吧?”孟婉晴更吃驚,這黑人修理工中文講的也太地道了吧。


  她也沒好細問。


  “對,是我,請進。


  ”說完,側身一讓,余光正好掃在了他的下方,褲衩有點緊,那兒有點恐怖。


  孟婉晴俏臉一紅。


  華萊士是一名留學生,在大學勤工儉學,兼職做寬帶修理工作。


  第一眼看見孟婉晴時,他就被這個美艷的少婦給迷住了,眼神直勾勾的盯著。


  孟婉晴低頭,注意到自己只穿著一件單薄的真絲睡衣,根本遮不住那美妙的風景。


  而這個黑人修理工的目光,卻盯著自己那里看。


  好羞躁哦。


  孟婉晴趕緊伸出手捂著自己的胸口。


  華萊士還在盯著看,目光火熱,還咽了口口水。


  “寬帶路由器在臥室里面,我帶你去看。


  ”孟婉晴羞紅著臉,說道。


  華萊士點了點頭,便跟隨進了臥室,然后一番檢修。


  “這個壞了有多長時間呢?”“估摸也就一兩天的時間吧。


  ”孟婉晴答道。


  華萊士扯了幾根網線,拿著工具檢測了幾下,低著認真干活兒。


  站在一旁的孟婉晴,深吸了一口氣。


  丈夫不在家,自己竟單獨跟一個黑人在臥室里面,孤男寡女兩個人,好尷尬啊……“方便把旁邊那個螺絲刀給我嗎?”華萊士問道。


  “嗯,行。


  ”孟婉晴點了點頭,從工具箱里面拿出一個,“是這個嗎?”“對。


  ”孟婉晴拿起,就朝著他走過去,想遞送給她,可一不留神,腳被一根網線給絆住,身子猛然一傾,不巧,正好撲倒在他的懷里。


  上方,正好貼在華萊士黑黝厚實的胸膛上,這觸感,真好啊……啊……孟婉晴驚呼一聲,發現自己倒在華萊士的懷里,俏臉羞的更紅潤了。


  “對不起啊……”低聲說完,正打算起身,可突然感覺下方一陣溫熱。


  那兒,正好蹭到了他那恐怖之處。


  黑人那兒本來就很恐怖,剛才已經有了反應,現在被孟婉晴這么以刺激,慢慢竟變得更加膨脹了。


  孟婉晴羞躁不已,剛準備起來。


  華萊士有點忍不住了,似乎看準了她的心思,竟伸出手伸入了她的胸口,另外一只大黑手,直接抱緊了她的小蠻腰。


  “不要亂動。


  ”華萊士有點命令式的口吻。


  孟婉晴有點被嚇唬住,心底很慌張,“你這是要干什么啊!”“干什么?當然是給你檢查檢查了,瞧你這里都成這樣咯,是不是特別想要了啊?”華萊士是外國人,思想本來就很開放,察覺到了孟婉晴的反應,立馬就上頭了,不拐彎抹角,直接進入主題。


  孟婉晴有點害怕,繃著緊張的神經。


  被華萊士這么一說,心底也有點猶豫,跟自己丈夫已經很長時間都沒有親熱過了,剛才那一下,真的快把自己的寂寞全部發泄。


  正想著呢。


  華萊士竟然還在不斷的蹭著,意圖勾起她的興致。


  孟婉晴本來就渴望的很,哪里能禁得起他這般刺激喲,沒兩下,就淪陷了,全身都軟了。


  “孟小姐,其實從剛進門,我就注意到了你……”黑人華萊士揉著孟婉晴的胸口。


  “啊!”孟婉晴忍不住低鳴了聲。


  “不要急,待會兒讓你更爽!”華萊士說完,一個翻身,將她壓在身下,伸出手直接探了進去。


  孟婉晴被他壓著,黑黝黝的胸膛,一股麻酥酥的感覺,蔓延全身,她有如觸電般的爽。


  看著壓著自己的男人,是個陌生男子,還是個黑人,這樣的感覺如同偷吃一樣,真的好刺激啊……他那恐怖,即便是隔著褲子,看上去依舊極為夸張,孟婉晴忍不住吞了口口水想著,這比自己老公的,不知道強大了多少倍。


  這么嚇人,自己會受得了嗎?哎呀,在想啥呢。


  平日里老公雖然不能滿足自己,但是他對自己很照顧,怎么能幻想跟別的男人在一起弄呢?越想,越覺得特別對不起自己老公,開始本能的抗拒起來。


  “你放手!”孟婉晴手撐著地上,想掙脫開,逃離。


  但是杰福德的身軀實在是太壯碩了,自己柔弱的身子,在她的懷里跟個小鳥一樣,壓根就掙脫不開。


  所幸,一不做二不休,她一把抓住他的褲頭。


  撕拉!掙扎下,褲頭竟被扯開了!啊!孟婉晴頓時就傻眼了!好恐怖啊!自己的老公跟他簡直就不是一個級別的。


  “還跟我裝呢。


  ”華萊士低下身子,吐出一口熱氣,溫熱的氣息噴在孟婉晴的俏臉上,“我知道你現在心底也很想,你老公肯定滿足不了你嗎?那就讓我來滿足你。


  ”說完,直接扯下自己的褲子。


  也不等孟婉晴答復,黑嘴巴直接親吻了上去。


  嘔!一股怪味,又惡心,可怎么又有點舒服。


  唔!一陣激吻后,華萊士脫開嘴巴,低下身……啊!孟婉晴一個哆嗦,不行啊,自己不能背叛老公!雖然心理上很抗拒,可身體卻禁不起他的刺激,迎合起來……“我要去了哦。


  ”華萊士露著邪惡的笑。


  “不行,不可以啊……”就在進入的那一刻,突然外面傳來一陣敲門聲。


  “老婆,我回家啦,快點來開門呢。


  我手機丟在家里,我回來拿手機。


  ”外面傳來丈夫 劉波的聲音。


  “是我老公回來了!”孟婉晴渾身繃緊,臉色都嚇蒼白了,這要是被自己老公發現,可咋辦喲?自己怎么跟他解釋這場面啊?華萊士還沒動靜,繼續蹭著。


  “你聽到沒啊?我老公回來了,你還不快點起來?”孟婉晴急了,直接推搡起來,華萊士也只好作罷,停下動作。


  孟婉晴掙脫開,整理了一番衣物,便跑到臥室外,將門打開。


  “老公,你怎么突然回來了呀?”孟婉晴俏臉漲紅,非常心虛。


  “我回來拿手機呢。


  ”劉波說完,聽見家里有動靜,“家里來人了嗎?”孟婉晴故作鎮定,點了點頭:“家里網線壞了,早上我打客服保修,維修工上門,正在檢修呢。


  ”“哦。


  ”劉波點了點頭,也沒再細問。


  夫妻兩正聊著,突然華萊士從臥室里面出來,手里提著工具箱,裝著什么也沒發生一樣,“孟女士,無線網我已經給你修好了,我先走了啊,記得客服反饋的時候,給個好評哦。


  ”為了不讓丈夫察覺,孟婉晴裝著很客氣。


  “嗯,真是辛苦你了。


  ”說完,便送他出門。


  在離開門的一剎那,這個黑人竟然還不知道收斂,竟趁著他丈夫背對的間隙,主動伸出手在她身前抓了兩把。


  “我還會再來的。


  ”華萊士低聲說完,便走了。


  劉波進了家門,就去臥室床頭,找到手機。


  而孟婉晴剛才被華萊士刺激,早就心癢難耐了。


  剛才差點就被他弄了,幸好老公及時回來,不然的話還(少兒益智故事)不知道怎么釋放。


  她悄悄走到劉波身后,從背后一把抱著他,身子不停的在他的背后摩擦著。


  “婉晴,這大白天你的干啥呢?”劉波不溫不火道。


  “老公,我好想要,……我們已經好久沒那個了……”說完,孟婉晴吞了口水,玉手沿著劉波的襯衫邊角,探索了進去。


  “這大白天的,要不晚上吧……”劉波依然不太情愿。


  孟婉晴一聽老公又在拖,心底急了,她實在是太想要了,太渴望被男人滋潤了……“不,就現在,求你了,老公……”孟婉晴蹲下身子,懇求的同時,竟伸出手脫了劉波的褲子。


  天氣有點熱,劉波剛從外面回家,渾身都是汗臭味兒,孟婉晴絲毫不在意。


  還沒起來,孟婉晴張嘴巴打算……剛一觸碰,劉波舒服的長嘆一聲。


  “老婆,有點臟哦。


  ”“沒事兒,我不怕。


  ”孟婉晴嬌羞的臉,賣力的在劉波的面前表現著。


  在她的一番刺激下,劉波終于來了一點感覺,隨即夫妻兩擁吻在一起。


  孟婉晴急忙將身上的衣服給脫了,貼著劉波的胸膛,撒嬌:“老公,人家現在就想要嘛。


  ”“好,老公現在就來滿足你。


  ”說著,身體往前一挺。


  一陣橫沖直撞,幾乎沒啥技巧,可沒幾分鐘,一陣哆嗦,就不行了。


  孟婉晴剛來一點興致,可沒想竟然這么早就結束了,心底特別的失望。


  “怎樣,爽不爽?“劉波一陣舒暢后,拍了拍她的屁股,問道。


  孟婉晴怕傷他自尊,點了點頭。


  其實結婚這兩年,孟婉晴的需求越來越大,但是劉波的能力卻一次不如一次,他依舊完全滿足不了自己了。


  沒一會兒,劉波公司那邊就打電話來催了,劉波整理了一番衣物,便出門了。


  丈夫一走,孟婉晴癱軟在沙發上,腦子里竟想起了那個黑人修理工。


  那壯碩的身材,孔武有力,想必那方面的能力肯定也很厲害。


  他肯定能滿足自己!想什么呢?他可不是自己老公,怎么能做對不起丈夫的事情呢?   導讀:邱 雨馨是我最喜歡的學生之一。


  不只因為相較于城市學生的嬌氣、心不在焉,民工家庭出身的她刻苦、好學,更因為她與我相似的貧寒家境:我們都是貧苦中泡大的女孩,必須憑自己的雙手,為未來打拼。


    節假日沒有約(名人哲理故事)會時,我經常把她叫到我租住的小屋。


  幫她溫習功課,讓她看我收藏的書。


  大概因此,她對待我,比其他老師顯得更親密。


  然而,她的親密,這一次卻成為我選擇她的籌碼。


  這天之后,說不定她會對我懷有深深的仇恨,而我唯一能要挾她的,便是曾經, 我對她的好。


  我對她說,我的腳崴了,不方便走路,問她能不能不要午休,到我家去,幫我把落在寫字臺上的備課本拿過來。


  她答應了。


  完全沒料到這是一個陰謀。


    在前一天,我相戀3年的男友 劉亞,找到我。


  不知怎的,我沒有把持住,突破了底線。


  誰知事后,我沒有落紅。


  劉亞惱羞成怒,用言語侮辱我。


  但那確實是我的第一次,我心里委屈,同他扭打起來。


  盛怒中,他掄起棍子,打在我腳上。


  我的慘叫聲,終于使我們平靜下來。


  他摟住我,不住地道歉,隨后,背起我,將我送到醫院。


  我滿腔的怒氣,因為他流露出的關心,瞬間消去大半。


  極品男友逼 我找 處女供他 嘗鮮  后來,我們回到家。


  深夜,他把手伸過來擁住我,提出了一個要求,他說如果我不答應,就離開我。


  當時,我震驚得一巴掌扇過去,卻被他扭住手腕。


  他冷笑著說,他讓我必須幫他找一個處女讓他嘗嘗鮮,否則,我們的關系就到此為止。


  我第一次看清他光鮮外表下丑陋的靈魂。


  可是,我不能沒有他。


  他的父親,是我們的副校長。


  以他的性格,很可能慫恿他的父親,使我失去工作。


    那一晚,聽著他打起的鼾聲,我輾轉難眠。


  他醒來時,要我給他答復。


  我咬了咬牙,讓他中午在家等,我會找一個女生過來。


  但之后的事,我不再插手。


  劉亞點了點頭。


  臨出門時,他吻 了我,他允諾到,只這一次,以后,會好好跟我過日子,并且,盡快求父親為我們辦婚禮。


    劉亞最后的那句話,完全打動了我,也遮掩了我猶疑不定的良心。


  思來想去,我想到邱雨馨。


  她家境貧寒、文靜羞澀,是適合的人選。


  假如,事情敗露,念及過去我對她的好,或許,會放過我。


  時間在那一刻顯得難熬。


  想著家里可能出現的場景,我的心都在淌血。


  這樣得來的婚姻,真的牢固嗎?極品男友逼我找處女供他嘗鮮  沒多久,我接到了劉亞的電話,原來是雨馨拼死不從跑了出來。


  沒多久,雨馨氣喘吁吁地跑到我的身邊,她眼角紅紅的告訴我,張老師,你的家里有個賊,我差點被他占便宜了。


  你一定要保護好自己的 安危


  雨馨沒發現我的陰謀,反而一心只關注我的安危。


  與她的純潔和無私相比,我的自私然我羞愧得抬不起頭來!我對不起她,我怕看到雨馨那火辣的眼神!  我主動與劉亞分了手,并辭了職。


  我知道,與這樣一個愛糟蹋女性的色魔在一起,我不可能得到幸福與快樂。


  因為他的自私注定他是一個貪得無厭的男人,誰和他在一起,誰都會被他辜負和傷害!  情感傾訴、情感咨詢來 私房話情感交流平臺。


    請大家掃下二維碼關注私房話公眾號  私房話微信號:sifanghuacn
https://twtgfbvvbfdfcf.weebly.com/5029837.html
https://twfrewedrt.weebly.com/99273.html
https://twjhuiykhm.weebly.com/2433433.html
https://twuiyjmhkflo.weebly.com/3748705.html
https://twdfbgfrsw.weebly.com/6420776.html
https://twkenaxg.weebly.com/5333367.html
https://twqwasdzcc.weebly.com/4877973.html
https://twuyikjnmfgfrv.weebly.com/7974773.html
https://twewtyfhrgc.weebly.com/4328052.html
https://twkhjuiykhjo.weebly.com/17129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