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性愛工具 >

tik tok porn

tik tok porn


“啊,不要, 大爺,不要碰啦,那個地方好臟哦。


  ” 李悅感覺到 老劉的手指碰到了她的 身體,她像是被電擊中一樣,有些微微的顫抖,然后害羞又緊張的說到。


  “我媽跟我說,跟我說男人碰了我這里會晦氣,運氣不好。


  ”李悅羞嗒嗒的抿著唇,一臉的糾結,她覺得老劉幫她 看病對她挺不錯的,于是好心提醒道。


  老劉感覺到李悅的關心,心里有些愉悅,而且他發現李悅應該未經人事,于是看著李悅一臉高深莫測的說:“你 劉大爺我也是經歷過大風大浪 的人,只要能把你的病給瞧好了,我啊啥都不在乎。


  ”話音剛落,老劉就將手伸了過去,以看病為由,光明正大的占著小姑娘的便宜,這一來二去的老劉越發覺得自己快要受不了,身體快要炸開了。


  聽著老劉的一番豪言壯語,李悅瞬間感動的熱淚盈眶,這老一輩都是封建思想,老劉一點都不怕,就是為了想給她把病看好,一 想到自己還扭扭捏捏的,覺得有些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于是主動將腿分開了些,方便老劉看病。


  “劉大爺,我還有救吧?”她覺得很奇怪,以前她是騎自行車才會這樣,現在她被老劉碰著也會有那樣的感覺,而且比那種感覺強烈很多,她都想要叫出聲了。


  老劉看著李悅擔憂的神情,突然覺得自己是不是太禽獸,再怎么說也是一個鎮上的,可他又忍不住,現在他就好像被惡魔控制住一樣。


  “有救,肯定有救,就是治療起來很麻煩,沒事咱們慢慢來,只要你愿意相信大爺給你說的話。


  ”老劉仗著李悅不懂,開始打起李悅的壞(交換性伴侶)主意,現在就等著李悅一步一步走入他安排好的圈套。


  “大爺你說,我都信。


  ”還好有救,李悅心里松了口氣。


  老劉現在的理智已經被惡魔吞噬,看著李悅若隱若現的大腿根,只想好好的泄泄火,現在這姑娘對于性方面確實不懂,可是人好歹是正經的學生,腦子可是正常的,就算想要忽悠她,怕也要慢慢來才能弄到她,而且必須毫無破綻。


  “其實你這個已經嚴重到我碰你一下,你就感覺到不舒服,對嗎?現在用藥物已經沒用了,只能用東西,把里面的異物逼出來,這樣你的病就好了。


  ”“這東西我倒是有,但是……”老劉說到這欲言又止,作出一副為難的樣子。


  “但是什么?很貴嗎,要多少錢?”李悅細眉一蹙,有些擔憂。


  “你這是說的什么話,給你給小姑娘看病,難不成大爺我還收你的錢?”老劉為了表達自己為了李悅愿意不惜一切,直接對著李悅說道,“只是這東西需要大爺研究多年的特殊手法加以按摩才行,主要是你生病在那個地方,大爺怕你不能接受,所以……”還好不是因為錢,可是,剛才只是被劉大爺碰了幾下就不行了,如果加以按摩,那她還不得害羞死,這可怎么是好。


  不過人家劉大爺也是為了自己的病, 治病還不收我一分錢,我怎么能因為自己的害羞而不治病呢,更何況劉大爺對我已經這么好了,“我沒事,可以的,只是女孩子那里不干凈,你不要介意才好。


  ”李悅一邊說著一邊將自己小褲褲直接脫掉,露出了讓老劉心神向往的地方。


  “既然這樣,大爺去拿藥。


  ”看到李悅直接脫光,老劉激動得身子立馬有了反應,還好他的白大褂遮擋得住,匆匆走到藥柜前拿了無副作用的軟膏,順手將門關上。


  心里尋思,這小姑娘就是好騙,現在他只要慢慢激發她內心的渴望,不怕她不上鉤。


  回到病床邊,老劉將藥膏涂在自己手上,將手伸了過去。


  “謝謝你,劉大爺。


  ”李悅是真的覺得自己應該好好謝謝劉大爺,看向劉大爺的眼神甚是感謝。


  她將自己的雙腿分開,把自己完完全全的展現在老劉的眼中。


  可是為什么她一被老劉碰到,她就會有觸電的感覺,更加奇怪的是劉大爺的手指開始活動的時候有一種被大火吞噬的感覺,熱,難受。


  但是想到自己得病了,而劉大爺好心給自己治病,再多的話都被吞進肚子里。


  “小悅,現在你是不是感覺到這里也漲漲的,有些難受?”老劉一只手微微顫抖的落在李悅胸前飽滿的部位,另一只手 也沒有停止活動。


  他現在想著自己穿著白大褂,然后對一個年僅十八歲的女孩做著這種事,一時之間興奮不已。


  “是是是啊。


  ”李悅震驚的點點頭,劉大爺怎么知道的這么清楚?看來自己真的病的不輕。


  老劉一臉嚴肅的點點頭,“看來是沒錯了,你現在這個病已經被轉移到這里,現在當務之急就是趕快將里面的東西排出來。


  ”你一個未經人事的小姑娘,被我這樣弄著肯定會有感覺,老劉心里暗喜。


  “我們按摩加快吧。


  ”老劉面上十分正經,借著治病為由,將手堂而皇之的伸進李悅衣服中,開始擠按起來。


  “嗯~謝謝,大爺。


  ”在這樣雙重的沖擊下,李悅不自覺的叫了出來。


  現在的李悅對男女主是確實是一竅不通,被老劉這樣襲擊胸部還沒有一點防備之意,反而覺得害羞,真以為是在治病。


  可能這是第一次被一個男人這樣觸碰,她感覺自己身體像被抽空了一般,有些呼吸困難。


  “小悅別見怪,大爺這也是為了治病,免得你漲得難受,為了更快的將東西排出,我們只能這樣,你應該不會怪我吧?”老劉敏感的察覺到李悅有些排斥,為了不讓她反感,老劉耐著性子給她解釋一番,減慢手上的動作,溫柔的按摩著她的肌膚。


  本來李悅確實有些疑惑,我下面生病怎么還要抓我的胸部,現在被劉大爺這樣一解釋就全明白了。


  搞了半天的是自己想多了,劉大爺說的確實很有道理,處處在為我考慮。


  “我明白大爺是為我好,你再快點吧,我忍受得住。


  ”現在的李悅已經被劉大爺弄得大腦一片空白,而且劉大爺動作越快,她就感覺越舒服。


  老劉眼瞅著李悅一副情動的模樣,可把他給高興壞了,那雙長有老繭的手在李悅身上游走著,柔軟的觸感一下一下的沖擊著他的神經,以及最后一絲理智。


  “不愧是沒干過活的小丫頭,這皮膚摸起來就是跟那些婦人不一樣,摸著真舒服。


  ”老劉享受著自己的手摸到的觸感,不一會就聽見李悅因為可望被挖掘出來而發出的聲音,這種聲音有種魔力,將他整個人都漂浮起來。


  再看看李悅現在,被老劉按摩著,開始憋得滿臉通紅,難受得要命,可現在,大概是被劉大爺的按摩給引起了內心深處對那事本能的渴望,竟然變得舒服起來,開始配合著劉大爺的手對自己的按摩。


  李悅覺得自己像被一根火柴點燃似的,嘴里情不自禁的叫了出來,一種無法描述的東西也跟著感覺出來了。


  “大,大爺,你看看,是不是那個東西出來了?”老劉壓制住自己的渴望,心中有些激動,李悅竟然在自己手中泄了身子。


  “沒錯,是出來了,看來我的按摩手法相當管用。


  ”老劉擦擦手,目光死死地盯著李悅的身子,“只不過還沒有完全出來,這東西哪里是一次就能治療好的。


  ”“還沒出來完?”李悅一聽還有東西在自己身體里,被轉移了注意力的李悅,完全忘記現在還沒有提上 褲子,她斟酌片刻,“那大爺,你能再幫我排排嗎?”老劉眼珠子一轉,自己都這樣弄她了,她還愿意相信自己說的話,而且一點異常都沒發現,自己現在難受的厲害,看來要來點真槍實彈了。


  “那是肯定要幫你清除干凈的,就是大爺現在有點累了,你坐在大爺腿上,大爺給你好好治治。


  ”“成,沒問題,謝謝大爺。


  ”現在知道自己成功了一半,李悅覺得自己整個人都煥然一新,對劉大爺更加沒有了戒備之心,便主動朝老劉身上坐去。


  然而就在李悅背對著老劉的時候,眼看著她就要落在老劉腿上,頭腦發熱的老劉竟然悄悄的將褲子解了開來。


  眼瞅了,兩人就要身體就要有了接觸。


  卻沒想到就在這一瞬間,門口響起了敲門聲。


  “劉大哥,你這大白天不開門看病,關門干啥?” 王然好奇的看著這緊閉的大門,她感覺這幾天身體不舒服,準備來老劉這開兩副藥。


  這可苦了 劉為民這好不容易要到嘴的肉就這樣被打破。


  李悅對這個男女之事確實懵懵懂懂,但是也是知道廉恥,如果被人看見她這幅模樣,肯定是不行的。


  “小悅沒事,咱這是看病,不著急,穿好后出來就行了。


  ”老劉乘著李悅愣神的空檔將褲子穿好,然后又是一副衣冠楚楚的模樣。


  李悅點點頭,紅著臉將褲子穿好。


  這有人來拿藥,這事兒是做不成了,老劉摸摸李悅的腦袋,“我們已經成功一半了,別擔心,這件事我們都保密,下次你再來找大爺幫你。


  ”“好,我下次再來找你看病。


  ”李悅感激的看著老劉,說完就往外面走去。


  老劉將診所的門打開,讓王然進來。


  “我說這怎么回事,原來還有病人啊劉大哥。


  ”王然看見李悅跟著劉為民從里面走出來,也沒多想。


  “是啊,小姑娘身體不舒服,我給看看。


  ”劉為民說完還對著一旁的李悅囑咐道,“回去注意安全。


  ”李悅點點頭后就離開了診所。


  王然說了自己的癥狀之后,劉國華熟練地將藥包好遞給王然。


  現在他可不想多看王然一眼,畢竟自己的好事都被王然給打亂了。


  等人走后他就開始準備做飯。


  他這座診所的房子就是以前居住兩層小樓,雖然看上去有些老舊,可質量杠杠的。


  因為他坐冤獄的緣故,上面怕他鬧事,給大家找麻煩。


  所以對于他開設診所的營業執照審批很快,基本上沒有花多少錢,要是別人去申請的話,沒有二三十萬,診所的執照是辦不下來的。


  有時候想到這,劉為民心里突然覺得這幾年牢也沒有白坐。


  作為一個老光棍,劉為民吃飯完之后,穿著他那一身白大褂,坐在診所門口愜意抽著煙。


  “真是舒坦啊!”劉為民抽著手里的香煙,瞇著眼睛望著落下的夕陽忍不住感嘆起來。


  因為這幾年冤獄,上面害怕事情曝光牽到大家,所以對劉為民的賠償都很顯誠意。


  不僅給他辦理了診所營業執照,而且光是賠償金就有六七十萬。


  俗話說手里有錢,心里不慌。


  現在他房子有了,錢也有了,就差一個婆娘了。


  劉為民尋思著自己年紀也不小,是該找一個女人結婚生孩子傳宗接代了啊!“可惜李悅那丫頭就不錯。


  ”劉為民想起剛才李悅雪白的身體,頓時忍不住心里一陣意動。


  可他也知道自己和李悅年齡相差太大,人家一個小姑娘,怎么會愿意陪著自己這個糟老頭子過一輩子呢!“過幾天,讓龍媒婆幫忙問問。


  ”劉為民抽完最后一口煙之后,扔掉手里的煙蒂,腦海里忍不住尋思起來。


  畢竟他年紀也不小了,再耽擱下去恐怕就生不了孩子了。


  “老劉,不好了,出大事了!”這時候,一位比劉為民年紀還小一些的中年男人神情匆忙跑過來,朝劉為民喊道。


  “ 陳大孔,出什么事了?”診所里,劉為民望著眼前神情急切的陳大孔開口問道。


  陳大孔他們這個村的村長。


  劉為民所在這個鎮,位于南元省東懷鄉,華明鎮。


  人口也不過上萬,而且還分布在周圍十里八鄉。


  在鎮上生活的人也不過才一千多人,加上年輕人受到外面世界的誘惑,大多數都選擇外出打工。


  所以留在鎮上的不是不是老弱婦孺,就是正在讀書的孩子。


  而因為人口的減少,所以鎮政府都已經遷往縣城,所以華明鎮雖然號稱是鎮,其實和村差不多。


  身為村長的陳大孔跑進診所之后,一臉著急朝他喊道:“老劉,你趕緊去王家看看吧!王家出事了。


  ”“王家出了什么事?”劉為民聽見這話,立馬從板凳上站起來,抓著陳大孔的手忍不住開口問道。


  大家鄉里鄉親的,左鄰右舍,有什么事情自然要互相幫忙。


  特別是劉為民經過這次冤獄之后,對于這些東西更為看重。


  子欲養而親不在!雖然他現在生活變好了,可是一想起因為他去世的父親,劉為民心里滿是悲傷,如果自己沒有蒙冤入獄,或許自己的父親就不會死。


  這也是為什么他不顧鄉人們的閑言碎語,選擇留下來的緣故。


  “還不是王家那婆娘,她今天早上進山采藥的時候,一不小心從山上滾下來了。


  ”陳大孔喘著粗氣,三言兩語就把事情的來龍去脈和劉為民說了一遍。


  劉為民聽到這,抓起診所里的醫療箱就跟著陳大孔朝王家跑去。


  “她傷得重不重?”在路上,劉為民緊張詢問著劉老頭的傷勢。


  因為陳大孔嘴里所說的王家婆娘今年都快六十歲了,這么大年紀的人從山上摔下來,不死也已經是萬幸了。


  “情況有些不樂觀啊!”陳大孔說到這,一臉擔心道:“雖然她摔下來的時候被幾顆雜木給攔住了,可右腿受傷嚴重,現在人都已經昏過去去了。


  ”“那我們趕緊走吧!”聽到這,劉為民心里一緊,腳下忍不住加快了腳步。


  因為留在家里的老人閑不住,所以都喜歡到周圍山上挖取野生藥材,然后賣給藥販子,換取一些鹽巴錢。


  這幾天本來就已經下雨,山高路滑,她卻還要上山,這不出事才怪。


  鎮上本來也不大,不過就是兩條街而已。


  所以,當他們趕到王家的時候,王家門口聚集了不少人。


  “你們沒事堵在門口干什么?”看見門口被堵,陳大孔臉色有些難看,忍不住吼了起來。


  陳大孔作為村里的村長,在村里多少有些威嚴和氣勢。


  再加上大家看到他身后提著藥箱,一臉著急的劉為民,紛紛邁動腳步,自動給兩人讓出一條路,露出受傷的病人來。


  “劉叔,你給我婆婆看看,她還有沒有救啊!”劉為民剛踏進院子,一位三十多歲的婦女立馬沖過來給劉為民跪下了。


  她,就是王家的兒媳林蘭花。


  林蘭花雖然穿著一身普通花布衣服,頭發凌亂,可是劉為民還是從她精致的五官發現,眼前的這個林蘭花是一個美女。


  在她旁邊的木板上,躺著一位六十來歲的年邁婦女。


  她就是王家婆娘,錢氏。


  俗話說歲月催人老,這錢氏以前也是一個美人胚子。


   老王被她勒得臉紅脖子粗的,想到她下面還光溜溜的,手都不知道往哪放,最后拍她肩膀說:好了好了,確定沒事了,你現在可以放心了吧?當時你不是一腳把他給踹開了嗎?可能是因為這個原因他才沒有成功,以后可要小心了,遇到這種人,一定不能給他機會。


   老王嘴里說著安慰的話,底下卻不安分,也不知道靳小小感受到他的沖動沒有,挺尷尬的。


   嗯!我知道了。


  靳小小喜極而泣,臉上泛起一片紅暈。


   老王的擔憂成真了,她感受到了老王貼在她肚皮上的東西,想躲怕太明顯,不躲又不好意思,只好一直貼著不敢動。


   這可太尷尬了,她自己都不知道找老王幫這忙是對還是錯,但結果是好的,只是她很害羞。


   雖然她當老王是長輩,但也知道老王是男人,有這種反應很正常。


  她不斷說服自己不能往歪處想,只要把老王當作自己 爺爺就沒事了,可是還是會羞澀。


   知道就好,那你起來吧,丫頭。


  老王喘著氣,臉上的表情并不是特別的好,整個人非常的難受。


   這也太神奇了,他剛來過,居然又這么沖動了,可能是太多年沒有過這樣 的事了,一來就連綿不斷。


   哦!靳小小知道沒辦法賴著了,于是起身。


   她不敢往下看,就看老王臉上的表情,見老王臉上沒有露出跟她那雇主一樣的表情,頓時松了口氣,更加信任老王了。


   老王也沒往下看,把褲子拿過來遞給她說:你穿上吧,可別著涼了。


   老王忍得很辛苦,他褲子里頭那老伙計太煩人了,如果現在不解決的話,肯定會難受死的。


   靳小小穿著褲子,突然停了下來,小聲的問老王說:王爺爺,我能不能再求你幫我個忙?她說完話,臉通紅的,顯然是在害羞。


   老王詫異問她說:什么事? 靳小小扭扭捏捏的,好一會兒才說:王爺爺,你能不能拿那個手指……我……我是說……我想你幫我掩蓋一下那個壞叔叔的感覺。


  我擔心我晚上做夢會夢到他。


  如果你也弄過的話,我就會想成是你,就沒那么惡心了。


   老王都聽傻了,這姑娘讀書讀傻了?怎么會想到這樣一個損招?不過倒也可以理解。


   老王心動了,但不想讓她看出來,于是說:這……這不好吧? 沒什么不好的,我真的怕做惡夢。


  我現在心里就挺惡心的,剛剛洗澡的時候我有使勁擦,可是就是擦不掉那種感覺。


  王爺爺,我求你了,你就幫幫我吧!靳小小都要哭了。


   老王高興壞了,心說:這可是她求著我幫忙的,就算冒犯也不關我的事。


  雖然他一再提醒自己不能褻瀆靳小小,但靳小小都做到這樣了,再不出手,雷都會劈自己的吧? 好吧,我應該怎么弄? 靳小小的膽子似乎大了許多,臉紅紅的也不說話,直接把老王的手拉到了她褲子里面。


   雖然可以光明正大的占便宜,老王倒也不敢太過分,一觸即離,然后跟靳小小說:好了。


  沒什么事的話,你趕緊回去睡覺吧,天很晚了。


  你出去的時候記得幫我把門帶上。


   老王感覺自己不行了,必須盡快解決一下,要不然會爆炸。


   靳小小心滿意足,也不好意思呆了,穿好褲子,抱著自己的濕衣服就走,走到門口才又回頭,跟老王說:對了,王爺爺,今天的事,你千萬千萬要記得幫我保守秘密,我不想讓別人知道,包括剛才的事。


   她說完就跑了,也不等老王回應。


   老王看著廳門關上,都傻眼了。


   如果沒看錯的話,貌似靳小小剛剛拿走了他釋放過東西的小 白布,而那小白布,看起來像是一條小褲褲……靳小小的小褲褲? 老王感覺自己要悲劇了,希望靳小小不知道那是什么東西吧! 他心里祈禱著,然后再不管了,啪一下就把房門關上了,然后褲子一脫,耍起棍法來。


   因為太過澎湃的緣故,沒多一會兒他就完事了,有些不甘的想著,如果下次還有這樣的機會,是不是考慮做一回禽獸呢?他覺得好人不好當,還是吃了靳小小比較好,自己玩有點沒意思。


   靳小小回到宿舍,因為老王給她檢查這個事情,她臉上的緋紅都還沒有消退,一進門差點跟人撞了。


   哎喲,這是誰呀?怎么今天這么晚才回來?這小臉蛋,怎么像蘋果一樣紅呀,該不會是做了什么見不得人的事情吧。


   說話的人是 秦歡,她語氣挺刻薄的。


   這幾天她們倆正鬧矛盾呢,要不然老王讓靳小小找秦歡幫忙,她也不會拒絕了。


   其實也沒多大事,不過是生活上的一些小摩擦,靳小小一直以為秦歡是個很好相處的人,沒想到這坎兒就是過不去,她道歉都不被接受。


   現在聽著秦歡嘴里說著這樣的話,她心里頭特別的不是滋味,不過她不敢還嘴,因為她心里其實對秦歡是感恩的。


   要不是因為秦歡,她還不能認識王爺爺那樣的好人呢,不過一想到王爺爺她就臉紅。


  王爺爺真是的,褲襠居然起來那么高,怪嚇人的,害得她很想看看王爺爺褲襠里頭的光景,然后她臉就更紅了。


   哎喲,你還真別說,剛開始我還沒有怎么注意呢,現在看看她的這個臉蛋,也不知道剛剛到底是做了什么事情才回來的。


   在秦歡身邊的一個姑娘隨聲附和著,臉上嘲諷的意思是非常明顯的。


   她們宿舍知道老王的事的人不少,她什么意思可想而知,大約就是鄙視靳小小以前裝小白花,現在又跟老王走得那么近。


   不怪她會這么想,自從晚上去過一次老王那里以后,靳小小的衣裝就豐富了起來,雖然不是什么貴價貨,但錢是從哪里來的,惹人遐思呀! 其實主要還是嫉妒,靳小小在學校的名聲有多響誰都知道,她簡直就是全體女生的公敵,秦歡當時介紹她去找老王就沒安好心。


   你們瞎說什么,我……我什么都沒做,我剛給學生補習完,被雨堵在路上了,所以才這么晚回來。


  靳小小說話都沒底氣,聲音小小的,還低著頭。


   被同學污蔑,靳小小心里很不開心,她摸了下自己紅得發熱的臉蛋,倒要不怪別人會那么想。


   哎喲,裝什么裝呢?大家一個宿舍的,都知根知底,你是什么樣的人,誰不知道啊! 秦歡看著此刻的靳小小,覺得她就像一個跳梁小丑,在她們兩個老司機面前舞所遁形。


   對呀,難不成我們兩個還不知道你到底干了什么嗎!另一個女孩說話時跟秦歡對視一眼,齊齊露出嘲諷的笑容。


   你們兩個就不要瞎說了!我什么都沒干!靳小小說完話便直接走進來,泡起了衣服。


   老王很幸運,靳小小根本不懂老王弄在她內內上的是什么東西。


   她拿起來一嗅,味道怪怪的,她還以為是自己在路上不小心蹭到的臟東西。


   她還挺能裝的,不過也是,畢竟人家在外面的名聲那么好,算了算了,我們還是不要再說了。


  秦歡對另一個女孩無奈的搖了搖頭,轉過身來看了一眼正在找衣服換的靳小小。


   要不是因為靳小小身上的衣服,她也不會認定這事。


   而另一邊的老王, 躺在床上,想著今天靳小小跟他兩個人所做的這些事情。


   他想到靳小小今天的遭遇,頓時憤憤不平起來,心里頭也就更加的有保護這個丫頭的欲望了。


   要是被我知道是哪個色鬼做出這樣的事,我肯定不會放過他的,就算拼了這條老命我都要替小小出頭!這么純潔的小姑娘都禍禍,真是不知羞恥了! 老王躺在床上吐槽著這一切,期待著明天靳小小來跟自己說明一切。


   第二天,學生們上學的上學,休息的休息,老王一整天都心不在焉的,還是有一些擔心靳小小這個丫頭還會不會繼續去給別人做家教,如果再碰上那個色狼,那該怎么辦呢。


   差不多到了中午的時間,靳小小手上端著一個食盒,在食盒的旁邊還有一個大大的袋子,里面裝的是各種各樣子的吃食。


   靳小小因為昨天做家教的時候,已經把這個月的工資給結算了,所以現在手頭上還是有點錢的,為了報答老王對她的幫助,她準備了這些好吃的東西跟老王分享。


   扣扣扣……靳小小敲門。


   可能是因為思慮過甚,一夜沒睡好,老王的身體有點不舒服,頭有一些暈暈的,所以沒開門做生意,甚至打開鐵門后就沒理過學生的出入問題,一個人悶在屋里睡覺。


   扣扣扣……靳小小在敲過第一次門后,發現里面沒有聲音,又再次敲門,心里頭是非常的好奇的,因為老王很少離開門房。


   接連敲了好幾次都沒有回應,靳小小開始納悶了。


   要是在平時的話,王爺爺這個時間肯定是樂呵呵的坐在店里頭瞧著學生出入,今天這是怎么了? 想到每晚王爺爺都等自己到很晚,昨晚出來迎她的時候又淋了點雨,她開始擔心了。


   王爺爺不會是生病了吧? 剛這么想,靳小小就聽到里面傳來一個聲音。


   呯……這個聲音聽起來好像是杯子破碎的聲音。


   靳小小頓時就慌了,王爺爺年紀那么大了,他要是真生病了的話,那可是非常嚴重的。


   她使勁的敲門喊著,聽不到回應,準備強行進去。


   因為是午休時間,沒人注意到這邊發生了什么事。


   靳小小猶豫了一會兒,準備破門。


   可當她使勁的時候,可能是因為門沒栓緊,竟就這么開了,害她差點沒摔跤。


   踉蹌幾步站定,靳小小一進門就心急火燎的進內屋找人,一眼就看到了躺在床上有氣無力的老王。


   她急了,沖過去抓著老王的手說:王爺爺,你怎么了?昨晚還好好的,怎么今天就躺在床上不能動了呢?你生病了。


   這不廢話,老王費力的睜開眼,對她笑笑說:你來了?吃飯了沒? 都什么時候了你還管我吃沒吃飯。


  王爺爺,你想急死我呀?靳小小激動時胸口不停的上下波動,把老王的眼睛都看直了。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


  靳小小還是挺有料的嘛,只是平時穿太保守了,看不出來。


   她今天穿的是一件緊身的T恤,把上圍勒得突顯出來,還挺可觀的。


   本來老王的意識還有些模糊,被她一刺激,就好了許多,直愣愣的盯著看。


   靳小小注意到了老王的目光,她臉上一紅,沒說什么,也沒遮掩,只是關心的催問老王:(性插故事)王爺爺,你快說啊,你到底哪里不舒服?她說著直接伸手摸老王的額頭,發現滾燙滾燙的。


   哎呀,肯定是發燒了啊!王爺爺,你還有哪里不舒服嗎?快一并跟我說。


  靳小小眼中滿是擔心的看著老王,她心里頭有些害怕,因為她沒照顧過病人。


  
https://twsxcdearf.weebly.com/6491076.html
https://gasgasdagasd.weebly.com/8012521.html
https://twertqwesdfuhyu.weebly.com/567855.html
https://ttwasgas.weebly.com/6115675.html
https://twlkmhjioumn.weebly.com/6766423.html
https://twhjsdffertf.weebly.com/8312500.html
https://twqwerasadzxc.weebly.com/4570607.html
https://twbnhytusdfwqae.weebly.com/5724674.html
https://twoutlink.weebly.com/8373435.html
https://twhjytujiop.weebly.com/460295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