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性愛工具 >

偷拍 臺灣

偷拍 臺灣


   鄭秀文減肥食譜   剛出道時,鄭秀文可是演藝圈內地地道道的小肥妹,待發現自己“ 體重和知名度成反比”時,她就下決心開始減肥。


  由于患有氣喘病,所以對減肥不敢用太激進的手段,一切都依教練的指導,還有醫生的建議減肥食譜,讓她在舉行演唱會時體重還不到45公斤,平日體重也不超過48公斤。


     鄭秀文發現,西瓜是非常好的水果,不但有利尿的作用,而且吃多了肚子非常容易飽。


  在食物方面則愛吃海鮮,多蛋白質少 脂肪,自然 身體不容易胖起來。


     編輯推薦:減少糖的攝入是減輕體重的秘訣。


  低糖 瘦身 法的倡導者們認為糖是影響體形的首號毒藥,它促使身體產生過量的胰島素并且聚集脂肪,因而少吃高糖食品。


      范文芳鐘愛 跳繩   非常喜歡品嘗美食的范文芳,時時刻刻都提醒自己小心身材,但仍抵不過誘惑,因此只要多吃一點,她一定會跳繩300下,多以每天都會隨身帶著一副跳繩,好到各地工作。


  她透露,這副跳繩不僅只是跳繩之用,也兼舉重的效果。


  她更強調,由于跳繩是全身的運動,所以保持身材絕對有效。


  另外,每天在睡前泡個美容澡,最好加上浴鹽或溫泉劑,不但能充分放松身體,對保養皮膚也很有益。


     編輯推薦:在各類減肥運動中,跳繩一直備受寵愛。


  跳繩30—40分能消耗300千卡 熱量,而一碗白米飯的熱量,大約為2500千卡每減一公斤脂肪,大約需要燃燒7700千卡熱量。


      莫文蔚 蘋果餐   由于父母都是非常瘦的人,莫文蔚也不容易胖起來,所以吃起 東西來也不太忌口,只要是高熱量的,如巧克力、蛋糕都不放過。


  但是有時也會長上幾斤,一出現這種情況,莫文蔚就會削好一大盆蘋果,肚子餓時就將蘋果往肚子里塞,再加上她也愛吃蘋果,所以這種蘋果減肥對她來說一點都不以為苦。


  待體重下降后,莫文蔚又開始大嚼美食。


     編輯推薦:蘋果是一年四季都比較常見的水果,它的熱量不高,并富合維他命,吃了又有飽足感,所以可在短時間達到減肥的效果。


  已經是新的一年了,愛美的我們不得不努把力,借助蘋果,把多余出來的部分減下去。


   張小帥落水的地方離著岸邊并不是很遠,他憋著一口氣,不一會兒功夫就沉到了 河底


  并且,因為擁有透視眼的原因,即便是他閉著眼睛,也能夠清晰的看到河底的情況。


  張小帥在河底四處尋找了一番,壓根沒有發現什么奇怪的東西。


  正當他肺中空氣用的差不多,想要浮上水面的時候,陡然間,他在不遠處的河底泥漿里,發現了一個亮晶晶的東西。


  張小帥心里一陣激動,想著自己該不會是撿到寶了吧,連氣都沒來得及換,直奔那片泥漿而去。


  張小帥用手撥開河底泥土,發現果真有東西,只不過是一個 銹跡斑斑鐵盒子!他心里又疑惑了,銹跡斑斑的鐵盒子,怎么會發出亮光呢?心里想不通,張小帥也沒有繼續深想下去,把那銹跡斑斑的鐵盒子抱入懷中,想要往 河面游。


  只是等到張小帥抱起鐵盒子時,才吃驚的發現,這鐵盒子看似不大,卻相當的沉重。


  他雙腳踩在下方的泥土上,猛地一用力,只能借著雙腿反彈之力,往河面浮。


  而正在此時,驚變突然間發生了!只見他腳下踏著的泥土,被他用力一踩,竟然塌陷出一個水中 洞穴來!頓時間,往河面浮去的張小帥,就感受到一股陰冷刺骨的寒氣從腳下洞穴中傳來,令他情不自禁的打了個寒顫,覺的自己渾身的血液都要被冰凍起來了。


  就連他懷中抱著的鐵盒子,都險些沒抓穩掉進黑黝黝、寒氣逼人的洞穴里。


  張小帥心里嚇了一跳,使出吃奶的力氣往河面浮去,等到了河面,他依舊能夠感受到腳下那股陰冷刺骨的寒氣。


  當下,張小帥沒敢停留,抱起懷中的鐵盒子,麻利的游上了岸。


  張小帥所不知道的是,他前腳離開河底黑黝黝的洞穴,后腳那洞穴之中,就亮起一雙綠油油、攝人心魂的眼睛!張小帥上了岸后沒敢停留,抱著懷中銹跡斑斑的鐵盒子就往家里跑。


  這鐵盒子這么重,里面裝著的該不會是黃金白銀吧?張小帥感受著懷中鐵盒子沉甸甸的重量,美滋滋的想著。


  不會兒工夫, 他就回到家里,關好房門,滿臉激動的開始研究打開鐵盒子的方法。


  只是,他研究了半天,也沒能把巴掌大小的鐵盒子給搞開。


  張小帥心里一陣氣結,從堂屋找來錘子,試著要把鐵盒子給砸開。


  哪知道他砸了半天,這銹跡斑斑的鐵盒子,依舊沒打開,倒是把他自己的手指頭給砸破了。


  張小帥 看著自己腫的老高的手指頭,心里可憋屈了。


  正在他心里犯愁怎么才能打開鐵盒子的時候,沾染了他一滴鮮血的鐵盒子,竟然“哧啦”一聲打開了。


  一時間,張小帥腦袋有些反應不過來,一臉懵逼的傻愣在那里,連著手指上的疼痛也忘記了。


  “咔嚓!”張小帥滿臉激動,雙手顫抖的打開鐵盒子。


  想象中一盒子黃金白銀的景象并沒有出現,卻在盒子中看到了一本 古書!張小帥之所以一眼認出來這是一本古書,也是因為這書上的文字,是與他家祖傳醫書一樣的古字體。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武林秘籍?”張小帥見到盒子里裝著的不是黃金白銀,心里頗為失望,隨后他就 想到了另一種可能性。


  頓時間,張小帥的心又騷動起來,要真是那什么江湖失傳的武林秘籍,豈不是發達啦!只是,當他迫不及待的拿起盒子里的古書,翻看起來時,心間再一次充滿失望。


  “媽的,只是一本關于 藥材種植的古樹,害的他白高興一場。


  ”張小帥一臉沮喪的把那本古書往桌子上一扔,有些不死心的研究起鐵盒子來,期望這中間有個夾層什么的。


  然而,他真的想多了,研究了半天,也沒有什么新發現,頓時就如同泄了氣的皮球般趴在桌子上。


  他實在是有些不甘心,開始翻看起這本關于藥材種植的古書來。


  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這本古書也不知道什么來歷,竟然記載著所有藥材的種植與培育方法。


  張小帥想到自家藥田里還種著的藥材,如獲至寶般深讀起來。


  利用他過目不忘的本領,僅僅一個多小時,他就把書中所有的知識記進腦海里。


  頓時間,張小帥對于藥材的種植,又有了心得體會。


  說也奇怪,這古書中也提到了關于土質優劣的情況,難道自己的透視眼是與這藥材種植古書配套的不成?一下子學了這么多事關于藥材種植的知識,張小帥心里又萌發出再搞一次種藥材的瘋狂想法。


  不過,隨后他就想到現在家里的情況,父母的態度,還有欠了村民們一屁股債的事兒,不得不扼殺這瘋狂想法。


  第二天清晨,張小帥如同往常一樣來到藥田里澆水、鋤草。


  想起昨天新學的種植知識,他就在藥田里開墾出一塊地,把一些地里的藥材轉移到上面培育。


  說也奇怪,經過一夜的休息,他的眼睛與身體的酸痛感,已經徹底消失不見了。


  張小帥試著用自己的眼睛分辨了一下土質的優劣,絲毫感覺不到昨天那股錐心般疼痛。


  看樣子,透視眼每天并不是無限次使用,張小帥心(與漂亮老師的銷魂之夜)中如是想著。


  回到家里吃完早飯,張小帥就從屋里騎出他那輛咣當咣當響的老摩托車,前往鎮上。


   林凡才發覺自己的錯誤,媽的,都被網上的段子帶歪了。


  清了清嗓子,“抗拒從嚴,坦白從寬。


  ” 張強可笑不出來,繼續裝傻,“林凡,你說什么,我聽不懂。


  ”“聽不懂? 打人的時候,你可堅決的很不是?”“誰打人了?你別血口噴人!有證據嗎?沒有證據,你憑什么說我打人?”張強矢口否認,沒有證據,這是他最后的底牌了,林凡算一個證據,可是只能算人證,沒有物證,一樣抓不了他,反正現場也沒有監控。


  他以為眾人會慌張,會憤怒,可是卻出奇地安靜,所有人都看著他,像看一個小丑一樣,看著他表演。


  他敏銳地察覺到情況不對,可是他也沒有辦法。


  只能靜觀其變。


   李香蘭冷笑一聲,“你想要證據是吧?”隨后朝著鮑偉點點頭,鮑偉大手一揮,“帶上來!”人群后三個人被押了上來。


  二狗,陳六,還有 呂牛


  看到這三人,張強臉一陣青一陣白,沒有主動說話。


  “張強,很驚訝吧?”林凡把張強的表情盡收眼底,也不叫村長了,該攤牌了。


  張強轉了轉眼珠子,驚訝地 說道,“林凡!是他們打了你是不是?”這拙劣的表演,讓呂牛三人都看不下去了。


  “村長,我們已經供了…”張強心中大駭,但還是抓住最后一根稻草,“供什么?你供了關我什么事?!”“張強,都這時候了,還要狡辯嗎?”李香蘭看著張強近乎癲狂的樣子搖頭。


  “那只是他們的一面之詞!他們想陷害我,對!二狗,你是不是怨我沒有給你發補助金!肯定是你!”張強沖過去抓住二狗的衣領,眼睛變得血紅。


  黃二狗可憐地搖搖頭,他是已經招了,甚至沒讓李香蘭他們費多少勁,他早就不想給張強干活了,要不是他手里捏著那點補貼,他早就打爆他的頭了。


  猛地甩開張強,不再說話。


  林凡看著發狂的張強搖搖頭,“張強,多行不義必自斃啊。


  ”“我聽不懂你們在說什么!”“好,要證據是吧,拿上來!”林凡大吼一聲,差點沒把張強嚇到在地。


  后面有人呈上來一根木棒子,上頭還有著血跡。


  丟在張強的身前,“認得它嗎?”張強當然記得,這是當時他氣不過,從呂牛手中拿過的棒子就是這根!其實,呂牛已經藏的非常深了,挖了個坑給它埋著,再精心偽裝,沒想到(玉米地做爰全過程)被林凡一眼就看出來了。


  他要是知道林凡能夠透視,估計說什么也不會聽張強的了!臉色變得煞白,雙腿發軟,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瑟瑟發抖。


  “你還有什么話要說嗎,張強。


  ”林凡憤怒地說道。


  他憋了很久了,雖然以前和張強有矛盾,但是那些事情并不大,這次的事,林凡想過張強會報復他,卻沒想到他居然下手這么狠,要不是李香蘭及時給他送到城里的醫院,他已經去見閻王爺了!張強看都不敢看林凡。


  林凡一惱,一腳蹦在他的頭上!李香蘭連忙拉住他,張強已經認罪了,蹲號子是少不了他的了。


  再找人“照顧”他一下,讓他這輩子都翻不了身!給鮑偉使了個眼神,鮑偉心神領會,叫人把張強還有幾個同伙押走。


  林凡重重地呼了一口氣,事情總算是完結了,雖然他也付出了很大的代價,但是索性身體沒有留下后遺癥,就還可以接受。


  想到以后將沒人再阻攔村里的修路的工程,林凡心情也不禁好了一些。


  張強在村子里的名聲著實不好,張強倒了,大部分村民還是非常開心的,他們已經忍受他的剝削好一段時間了。


  有人歡喜有人愁,部分村民還是不開心的。


  他們都是和張強有著利益上的溝通,張強倒了,意味著他們的利益也隨之沒了。


  按理說,張強被抓,李香蘭應該開心才對,可是,林凡注意到,自那之后,李香蘭的情緒就一直非常低迷,這低迷已經不是因為自己做的荒唐事了。


  經常獨自一人坐在山頭上看著日落,林凡也不多問,也沒有辦法多問,既然決定不再和李香蘭有糾葛,有些事還是不要過問的好。


  然而,盡管林凡不想知道,偶然的機會,還是讓他知道了。


  藏在最心底的對李香蘭的那份心疼,又慢慢萌芽了。


  事情算是解決了,終于拔掉了張強這顆毒瘤。


  可是李香蘭怎么也開心不起來。


  這次呼叫 李陽付出了她非常大的代價,但是,她沒有絲毫猶豫,先不說與林凡的各種糾葛,光一條人命,也值得她這么做。


  在醫院的時候,李香蘭就已經和父親達成了新的協議。


  “喂,爸…”“蘭蘭,你可想清楚了,我不會無條件幫你的,別說爸爸不愛你。


  為了你,我才真的是焦頭爛額。


  ”李陽沉聲說道。


  “嗯,我知道了。


  ”那時的李香蘭才不會想這么多,一心一意想救林凡的命,還有想把張強繩之以法的心。


  李陽沉默了一下,“蘭蘭,能告訴我是誰讓你這么上心?”“一個普通的村民而已。


  ”李香蘭淡淡地說道。


  “普通的?”李陽明顯不相信,他比任何人都了解他的女兒,如此大動干戈,肯定是對她而言非常重要的人。


  “嗯,淳樸的農村小伙,為了幫我才受了重傷的。


  ”這倒是事實。


  “好吧,那先這樣吧。


  再聯系。


  ”李香蘭嘆了口氣,心里五味雜陳,不過并不后悔。


  所以一連幾天,她才無精打采的,她一直在想父親會提出什么條件,她最害怕的就是時間,她在村子里的期限。


  然而,怕什么來什么。


  晚飯過后,李香蘭終于還是接到了父親噩夢一般的電話。


  “喂。


  ”“蘭蘭,我就不繞彎子了,我想你在 靈水村的時間縮短到半年。


  ”李陽在電話那頭說道。


  “半年!?”李香蘭驚呼出聲,半年時間,這代價也太大了。


  本來就非常難完成任務,結果這直接縮短了半年,剩下的時間連游山玩水都不夠,還共同富裕,共同喝西北風吧。


  隨后壓低音量,“爸,你這也太過分了吧。


  ”“不過分吧,這一次也花了我不少的精力呢。


  ”李陽淡淡地道,“另外,老江那邊最近再催了,你也抓緊抓緊時間。


  ”聞言,李香蘭黑了臉,老江,就是江帆家,政治聯姻的對象,沒想到他們這么早就開始施壓了。


  “爸,你真的愿意犧牲我的終身幸福嗎?”李香蘭顫聲說道。


  “什么叫犧牲?江帆那孩子我看著長大的,長得帥,人品好,家里條件又好,怎么就犧牲了,你和他在一起肯定會幸福的!”這話李香蘭已經聽了幾百遍了,帶著憤怒的語氣開口,“你看我姐她快樂嗎?”“胡鬧!那是她自己的問題!”“是!什么問題都是她的!你和我媽從來沒有問題!”李香蘭近乎吼了出來。


  也不等李陽說話,直接掛了電話。


  雙眼無神地看著天上的月亮。


  李香蘭沒有注意到,在轉角處,林凡正披著毛巾,拿著牙刷,一動不動地站在那里。


  夜晚,林凡躺在床上,輾轉反側,怎么也睡不著,李香蘭的說的話一字不落地落進的耳朵,在耳邊回響。


  “犧牲幸福”嗎…林凡眨了眨眼睛,看來李香蘭這次為了自己出頭付出了他難以想象的代價了。


  可是她從來沒有告訴過他,她到底經歷了些什么,為什么要來這鳥不拉屎的地方。


  林凡決定找她談一談!不能讓她把一切都扛在自己的身上。


  想到她天真爛漫的笑容和樂觀向上的精神,林凡又感到一陣的心痛。


  并且,這種事,只能快不能慢,慢了,就晚了“我們需要談談。


  ”眼看李香蘭就要出門,林凡攔在了她。


  李香蘭身體頓了一下,“談什么?”林凡抿嘴,“談,該談的事情。


  ”李香蘭輕輕地嘆了口氣,點點了頭。


  “所以,那么,你家里到底什么情況。


  ”林凡開口了。


  李香蘭看著林凡的眼睛,藏不住的震驚,“你,都聽到了?”林凡點頭,“ 對不起,不小心的。


  ”“沒事,怪丟人的而已。


  ”林凡不說話,等著李香蘭繼續說。


  “家里逼我和市長的兒子結婚,我只是一個政治婚姻的犧牲品罷了。


  ”李香蘭自嘲地說著,“我不想成為我姐姐那樣,成為一具行尸走肉,毫無幸福可言。


  ”林凡凜然,看來李香蘭這么抗拒的原因和她姐姐有很大的關系。


  “所以,我和我父母定了賭約,我主動來到靈水村,一年之內,把靈水村的經濟帶起來,人均GDP達到一萬一年就夠了。


  ”聽到這里,林凡搖搖頭,李香蘭的父母聰明的很,以靈水村的情況來說,根本就是無稽之談,不可能的事!答應她,只是為了讓李香蘭心甘情愿地做一個犧牲品罷了。


  “然后呢?因為我的事,讓你父親縮短了時間是嗎?半年。


  ”后面的事林凡大概已經可以猜得到了。


  李香蘭點點頭,沒有再說話,這幾天下來,她被這些事情搞得頭皮發麻,吃不好睡不好,臉色都蒼白了不少。


  沉默了一陣子,兩人忽然同時說話。


  “對不起。


  ”“謝謝你。


  ”“對不起”是林凡說的,“謝謝你”是李香蘭說的。


  “呃…”兩人同時一愣。


  “你先說”“你先說”“…”愣了半天,還是林凡先說了。


  “對不起啊…”李香蘭看著林凡有些害羞的樣子,內心仿佛有什么東西正在蘇醒一般。


  “你對不起我,什么啊?”“當然是讓你的計劃,你的時間,都縮短了。


  ”林凡不好意思地說道。


  “嗯,你是應該對不起我。


  ”李香蘭一臉嚴肅地說道。


  “呃…那你謝我什么?”“啊,我謝謝你為了修路,做這么多事…”李香蘭的聲音越說越小。


  林凡笑了,假裝嚴肅,“嗯,那你是該謝謝我了。


  ”兩人同時對視了一下,都笑了。


  “好了,那我們算扯平咯。


  ”林凡高興地說道。


  “才沒這么容易呢,我是女生,你要多補償我。


  ”林凡不懂,“那你想怎么補償。


  ”李香蘭突然用認真和微微祈求的目光看向林凡,“你得幫我修完路才行!”“當然!你不說,我也會做的!”“你說的!不反悔。


  ”“不反悔!”李香蘭的內心又開始活躍起來了,她找到了一開始和林凡相處的感覺。


  可是,下一刻,她又想到了和林凡決裂的事情。


  猶豫了一下,還是說了出口,“你,和張玲…”對于感情問題,林凡已經看開了,躲躲藏藏不如大方承認,“是,張姨是我的 女人


  還有王欣,也和我有了關系,我會負責到底的。


  ”李香蘭咬著嘴唇,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妹子,這個力道夠了不?”“再用力些吧。


  ” 蘇倩抿著嘴唇,聲音軟糯糯的,很好聽。


  她剛出差回來,聽說老公的遠房 表叔住進了自己家里,打算按摩放松一下后,買點菜回去做頓好吃的。


  正想著, 許文粗糙的大手順著她玉背滑到了腰部。


  “嗯哼……”突如其來的酥癢感,讓她嬌軀一顫。


  聽到這輕吟,許文忍不住咽了咽口水,只覺得小腹處一陣燥熱。


  他今年三十五歲,前兩年因為視覺神經壓迫,成了盲人,前幾天遠房表侄把他喊進城里,這侄兒雖然跟自己沒有啥血緣關系,但對自己挺不錯的,特意給自己找了個盲人按摩的活兒。


  今天是他正式接待的第一位客人,所以他的心情十分緊張,每按一下,都會詢問客人的感受。


  雖然他看不見,可憑著雙手的觸感,他就知道面前的女人身材十分火辣。


  還有那嬌滴滴的聲音,要 是在床上叫起來,不知道會迷死多少人。


  想到這,他的大手肆無忌憚的在蘇倩腰間撫摸(極品少婦的誘惑)著,感受那細膩肌膚帶來的快感。


  漸漸的,他的身體有了反應。


  而蘇倩也來了感覺,避免出糗,她死死咬著嘴唇,不讓自己發出聲音。


  出差半個月,需求旺盛的她對那事早就迫切的渴望了,但她也沒想到自己竟然會這樣,只是做個盲人按摩,稍微摸兩下,就受不了啦。


  “師傅,你別只在上面按,大腿也按一下啊。


  ”蘇倩柔聲道。


  “哦哦,好的!”許文點點頭,雙手順著臀部,滑到大 腿上


  當指尖劃過臀部的時候,蘇倩感覺渾身像有螞蟻在爬一樣,癢得不行,不由得回頭瞥了一眼。


  臉蛋兒刷的一下就紅了!眼睛看不見,也能起反應?不過,看著樣子,可比自己老公強太多了。


  “妹子,忍著點,可能會有點痛。


  ”也是在這時候,許文突然說了一句,然后雙手分別摁在蘇倩腿上,用力往臀部處一推。


  “嗯啊……”蘇倩大聲叫了出來。


  痛苦中夾雜著舒爽,就好像是辦那事時輕吟,聽得許文熱血沸騰。


  可惜了,要是眼睛能看見,就能欣賞到眼前女人此刻的模樣了。


  剛有這個想法,許文突然感覺眼睛一陣灼熱,然后眼前就出現了一個模糊的身影。


  當視線逐漸清晰后,他直接呆了。


  眼前的女人長著一張精致的俏臉。


  那挺翹的鼻子,櫻桃般的小嘴,再配上靈動的大眼睛。


  好一個美人胚子!許文喉嚨滾動,隔著墨鏡的視線在蘇倩身上游弋。


  蜂腰翹臀大長腿,白嫩的皮膚沒有任何瑕疵,不管從哪個角度看,都是全方位無死角的性感。


  視力突然恢復,他沒有太大的意外,因為醫生說過,他的視力恢復沒有特定的時間。


  兩年沒見著女人了,此刻他趕緊壓抑住喜悅,繼續裝瞎,手指故意再往前一動,恰好抵在蘇倩那特殊的部位。


  “師傅,你,你干嘛?!”感受到下面的異常,蘇倩下意識夾緊雙腿,可因為這個動作,手指被夾緊,反而讓她覺得更刺激。


  這一刻,她突然渴望得到滿足……“給你按摩啊!”許文假裝疑惑道:“怎么了?”“你按錯地方了,讓你按腿,不,不是那個地方。


  ”蘇倩羞得滿臉通紅。


  許文訕笑兩聲,“對不起妹子,我剛入行,還不是很熟練,實在抱歉。


  ”“沒事,你小心些就是了。


  ”蘇倩嬌嗔的看了許文一眼,有些小鹿亂撞。


  剛剛沒注意,這瞎子,長得還不錯,身材也挺好,只可惜眼睛不行!在心里默默嘆了口氣,蘇倩分開雙腿,許文這才抽出來,在她美腿上揉捏著。


  剛剛看不見,這會兒能看見了,許文的反應越來越強,恨不得把這雙大長腿架在自己脖子上。


  “師傅,你有老婆嗎?”蘇倩突然問道。


  許文動作一停,搖頭苦笑,“我這樣子,誰嫁給我,就是活受罪。


  ”蘇倩舔了舔嘴唇,心中一動,那里看上去那么強,女人嫁給你才是有福呢,還受罪。


  現在自己才是受罪,老公每次兩三分鐘就完事兒,都快得抑郁癥了。


  每每想到這事兒,蘇倩就郁悶,不禁自言自語道:“只有結了婚的女人,才知道什么才是活受罪。


  ”“該給你按肩頸了,不過我得坐你腿上才行,不介意吧?”許文沒聽到她的話,一心只想占便宜。


  “嗯呢,你坐上來吧。


  ”蘇倩點點頭,趴在床上。


  許文坐上去,感受到腿上那火熱的觸感,蘇倩情不自禁顫抖了下,嘴里也發出輕哼。


  “師傅,你稍微快點,我還得趕著去買菜。


  ”其實她哪是趕著回去買菜,分明是因為太難受,想著趕緊回去和老公干點羞羞的事兒。


  “得嘞!”許文應了一聲,雙手搓熱后,由后往前推動,身體也隨之挪動,他火熱的那處,一下一下撞擊在蘇倩的腿間。


  “嗯唔……師傅,你輕點,難受。


  ”蘇倩雙眼迷離,嬌喘連連。


  許文已經看出來,這女人來了反應,他好多年沒碰過女人了,這種機會,斷然不會放過。


  正想著如何才能吃掉這個美女的時候,蘇倩突然說道:“師傅,別按了,今天就到這兒吧。


  ”不等許文反應過來,她就趕緊下床換好衣服,直接離開了。


  其實她徹底受不了啦,再這樣下去,她擔心自己控制不住,這才突然離開。


  許文懵逼了,看著帶著反應的身子,唉聲嘆氣,不過一想到眼睛恢復了,心情瞬間就好了。


  離開按摩店后,蘇倩火急火燎的買了些菜,趕緊回到家,想找老公吳杰泄火。


  可老公還沒下班,她實在沒忍住,見表叔也不在,就坐在客廳里就自己解決了起來。


  也是在這時候,門突然被人打開,她本以為是老公回來了,可看到眼前的男人,頓時傻眼了。


  剛剛的盲人按摩師,怎么是他。


  難道……他,他就是表叔?許文也驚呆了,他大大的瞪著眼睛,嘴皮抽了一下。


  剛蘇倩離開后,他就提前下班回來,打算告訴表侄子自己眼睛已經恢復的事情,可誰知道剛打開門,就見著了按摩店那個女人。


  并且,這女人衣衫不整,一只手放在上面,一只手伸進裙擺里。


  這個動作,不言而喻。


  虧得許文反應快,趕緊假裝伸手四處摸索著,喊道:“ 阿杰,我回來了,你在家嗎?”聽到這話,蘇倩才反應過來,松了口氣,急忙整理好衣服,小跑過來扶著許文。


  “表叔,我是 倩倩,阿杰還沒下班呢。


  ”“哦,倩倩啊,我常聽阿杰提起你,聽阿杰說你之前出差了,我現在暫時住你家,不打擾吧。


  ”許文道。


  蘇倩搖搖頭,“表叔你哪里的話,您大老遠的進城來,我們做為晚輩的,照顧您是應該的,來,快坐,我給你倒杯水。


  ”扶許文坐下后,蘇倩走過去倒水,可心里卻翻江倒海。


  她怎么也想不到,表叔居然在盲人按摩店工作,想到先前的畫面,她就覺得羞恥。


  居然被表叔按出反應了。


  不過還好,表叔是個瞎子,不然可真夠丟臉的。


  輕輕跺了跺腳,蘇倩拿著杯子走過去,遞給許文。


  “表叔,你喝點水,我先去做飯了。


  ”看著表侄媳婦兒嬌艷欲滴的模樣,許文動了心思,“咦,倩倩,我咋覺得你的聲音聽起來很熟悉呢。


  ”一聽這話,蘇倩慌了,“哪有,表叔肯定記錯了,咱們又沒見過面,怎么會熟悉呢。


  ”見蘇倩緊張的樣子,許文心里好笑,可表面還是一本正經的說道:“也對,興許是在電話里聽到過吧。


  ”蘇倩心有余悸的拍拍胸口,那胸前的雪白晃晃悠悠的,看得許文立馬又起了反應。


  這要是能揉兩下,肯定很爽。


  反正自己是瞎子,就算不小心做了點什么,別人也不會怪自己吧?想到這,許文假裝伸手去拿水杯,在空中晃了兩下后,故意一把抓在了蘇倩的雪白上。


  好軟好彈!“嗯哼……”蘇倩的身體本就難受,被這么一抓,那種反應更強了。


  但是一想到許文的身份,她趕緊后退一步。


  “啊,倩倩,對不起,表叔不是故意的,我只是……”看到蘇倩的反應,許文就知道自己的行為過激了。


  “沒事的表叔,杯子在這兒,您拿好。


  ”蘇倩握著許文的手,抓住杯子后,才道:“這么晚了,您應該也餓壞了,我這就去下廚。


  ”說完逃也似的跑進了廚房。


  她深呼吸兩口氣,想要壓下邪火,可想到表叔那驚人的部位,結果越來越難受,在廚房忙碌的同時,也不忘偷瞄許文。


  許文發現后,心里不停偷笑,看來這侄媳婦,被自己給吸引住了。


  阿杰這小子夠可以的,剛大學畢業沒兩年,就找了這么個如花似玉的媳婦兒。


  不過,既然這妮子這么喜歡看,那表叔就讓你看個夠。


  “倩倩啊,我想換身衣服,你能扶我去臥室一下嗎?”許文突然有了主意。


  “好呢,這就來。


  ”蘇倩乖巧的小跑出來,扶著許文往臥室走去,由于許文比蘇倩高半個頭,他正好可以從上往下看到兩片雪白。


  看到那種畫面,許文的呼吸變得急促起來。


  蘇倩將他扶進臥室,把衣服找出來后,嬌聲道:“表叔,那我就先出去了,有什么事再叫我。


  ”“好,麻煩你了,倩倩。


  ”許文故意對著另一邊說話,制造自己還是瞎子的假象。


  蘇倩沒再說話,假裝走出去,緊接著又輕手輕腳的走過來,靠在門邊,直勾勾盯著許文。


  看到她眼神中的渴望,許文心里得意,當著她的面,脫下了褲子。


  之前看到許文的強大后,蘇倩就一直心心念念,想要親眼看看到底有多厲害。


  不然她做事都會心不在焉!當褲子脫下后,蘇倩忍不住捂著嘴巴,呼吸有些急促。


  怎么,怎么能那么厲害!這么大的家伙,也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受得了。


  想到這些,蘇倩有些口干舌燥,俏臉及脖頸一片通紅。


  許文將蘇倩的反應看在眼里,那嫵媚嬌羞的樣子,讓他難以把持。


  這表侄媳婦,難道平時沒能得到滿足?嘿嘿,那我再讓你看仔細些。


  許文故意挺了挺身,還用手在上面摸了一把,這個舉動,看得蘇倩燥熱難忍,不由得夾了夾腿。


  不過見蘇倩只是偷看,沒有其他動作的趨勢,許文計上心來,假裝穿不進褲子。


  “倩倩啊,倩倩,你能來幫叔個忙嗎?”聽到這話,蘇倩愣了一下,然后躡手躡腳的退出去,這才答道:“表叔,怎么了?”“我褲子穿不上,你能幫我穿一下不?”許文扯著嗓子叫道。


  蘇倩小跑進來,眼睛一直盯著許文下面那處,可嘴上卻說道:“表叔,我幫你穿,是不是不太方便啊?”雖然她很渴望,但是也從來沒想過要真的發生點什么,畢竟輩分在那兒。


  這要是傳了出去,她可真沒臉見人了。


  其實仔細一想,蘇倩就會知道,許文不應該穿不進褲子,不然平時咋穿的。


  不過此刻的她,腦海里只有那大家伙,并沒有多想。


  許文也沒想到蘇倩會猶豫。


  看樣子,自己這表侄媳婦并沒有想象中那么開放。


  但是都這份上了,他不愿放棄,故意苦笑一聲,“那算了吧,我就在臥室待著,等阿杰回來再幫我。


  ”“表叔,我幫你,看你這話說的,我只是覺得不方便,也沒說不幫你啊。


  ”蘇倩翻了個白眼,這要是老公回來發現自己怠慢了表叔,準得說自己。


  畢竟吳杰說過,表叔以前對他比親叔叔還好。


  蘇倩深呼吸一口氣,然后走近許文,拿起褲子,蹲在地上。


  “表叔,你站穩,先把一只腳抬起來。


  ”許文照做。


  蘇倩把褲子慢慢往上提,到褲襠處的時候,她忍不住舔了舔嘴唇。


  當她的拇指尖無意碰到那處,許文舒服得差點沒站穩。


  
https://twksfdnbihjsdr.weebly.com/5993286.html
https://twngavdgo.weebly.com/196901.html
https://gasgasdagasd.weebly.com/1877344.html
https://twugjyhjiolkm.weebly.com/9413503.html
https://twewtyfhrgc.weebly.com/6845946.html
https://twlkmhjioumn.weebly.com/1626342.html
https://twfgduyjytg.weebly.com/5394295.html
https://twhtrgerfg.weebly.com/7371017.html
https://twerqfdsdzc.weebly.com/5310586.html
https://twkhjoidh.weebly.com/110580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