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 首頁 > 性愛工具 >

sex hongkong movie

sex hongkong movie


   蘇雅做夢都想不到,自己最敬重的 老師竟然會一心想睡了她。


    那天下午,蘇雅照常來到 趙老師家當奶媽,可當她解開衣服給孩子喂奶的時候,趙老師居然 說道:“這孩子喝的真香,我也可以嘗嘗嗎?”  當了十幾年老師的 趙明,臉色很嚴肅,一副正經人的樣子,但目光卻不停的掃過蘇雅性感豐滿的身軀,緊盯著她那衣領下的傲然。


    那眼神放光,簡直恨不得撲上來咬兩口一樣!  蘇雅精致的臉蛋紅的像蘋果,心中又是震驚,又是羞澀。


    身為一名老師,怎么可以說出這種話來呢?  這個時候屋子里又沒有別人,趙老師該不會想要……  “ 小雅,你別誤會,我可不是要輕薄你!”  很快,趙老師推了推他鼻梁上的老花眼鏡,趕緊解釋了起來,“你看,你來我家給我兒子當奶媽已經快半個月了,奶水每天還是要擠掉很多,實在是太浪費了,我就想,反正都是倒掉,到不如把多余的給我喝!”  趙老師和蘇雅已經認識八年了,當年蘇雅還是個小丫頭片子,在上初中的時候,趙老師就是她的班主任,那時候,這小丫頭已經出落的亭亭玉立非常 動人了,趙老師當年就曾經以她為幻想對象,度過了一個個難眠的夜晚。


    可惜兩人畢竟是學生和老師,年齡差距也大,趙老師那時候從沒想過對她出手。


    沒想到多年以后,老來得子的趙明給家里招個奶媽,卻意外遇到了當年的可愛學生。


    如今的蘇雅雖然不再青澀,但卻比從前更加惹火動人了,也不知道是哪個該死的男人,竟然娶了這樣的尤物當 老婆?  看的出來,那男人應該很沒用,不然蘇雅也不至于才生了孩子,就急著出來給有錢人當奶媽。


  真是一朵鮮花插在了牛糞上!  “這是不是不太好呀。


  ”  蘇雅不安的扭動了一下她動人的身子,趙老師雖然說的一本正經,可是他那火辣辣的灼熱目光,實在是看的蘇雅俏臉滾燙, 身體也微微有些發熱。


    “這有什么不好的,從小我就教育你浪費可恥呀!”  趙明老師一邊義正言辭的這樣說道,一邊居然就伸出手來朝蘇雅胸前伸了過來。


    蘇雅一愣,看出來趙老師好像只是像把剛剛吃飽的小娃從她懷里抱走,就沒有躲開。


    趙老師伸手探到蘇雅溫暖的懷抱里,一手抱住了孩子,另一只大手,卻鬼使神差的,偷偷向蘇雅袒露的身子伸了過去……  好軟!  好舒服!  趙老師一下子身體都有了反應。


    “意外,意外!人老了,手有點抖。


  ”趙明老師欲蓋彌彰 的說道,心中也是狂跳,生怕自己這學生大鬧起來。


    而蘇雅此刻更是羞澀不堪,那晶瑩如玉的耳根子都唰的一下血紅血紅的,她本來想大聲怒斥趙老師這輕薄學生的無恥舉動,但是晃眼間,看到趙老師褲子那里,她不由心中一癢,眼里卻是已經多 出了一些異樣的媚色。


    蘇雅的心中,立刻想起了多年前她見到過的一個難忘畫面。


    傍晚,學校的小樹林里,趙老師趴在一個女人身上…  那女人的玉腿特別白,就像此刻她短褲下的大白腿一樣,那女人臉上的表情,格外愉悅,是她現在深深期待的那種美妙快樂!  “沒……沒事,意外嘛!”  蘇雅慌亂的說道,黃鸝般動聽的聲音已經十分的顫抖了。


    趙明老師一看自己的俏學生對他剛剛的無禮舉動,沒有一點抵觸的意思,頓時渾身的血液也是仿佛要炸開了一樣,恨不得馬上朝她猛撲上去,將她的衣服撕個粉碎。


    趙明老師忍不住想到,她這個態度,意思是……  這事有戲?“小雅,你還沒回答我的話呢,我可以嘗嘗嗎?”  趙明老師將手里的小奶娃放到搖籃里,再次一本正經的提出了這個要求。


    蘇雅更加慌亂了,涼薄夏裝下,那動人的身軀在微微發抖,眼看趙老師一步步朝自己走過來,她的芳心就像迷途小鹿那般亂竄著。


    趙老師很快就來到了她的面前,兩人靠的太近了,他灼熱的呼吸都吐到了蘇雅的通紅的俏臉上,蘇雅更是感到有一股灼熱的觸感向她貼來,是趙老師的那….  她有種快要窒息般的感覺,如玉般的雙手緊緊捏住了背后的桌子,玉唇里艱難的吐出了幾個字,“老師,這樣真的不太好呀!”  “你這孩子,怎么不聽勸呢,浪費可恥,那是要打屁股的!”  趙老師義正言辭的說道,一雙滿是邪念的眼睛,說話間卻是緊緊盯住了蘇雅腰后那包裹在牛仔短褲中的風景,好像真的要伸出手去拍打兩下一般。


    他想,那地方觸感一定很柔軟,很美好吧?  “我是有老公的人,怎么可以這樣……”  蘇雅羞紅了臉,強忍住內心的渴望,卻是伸出玉手輕輕的推搡著趙老師,只是她現在俏臉含春,那動人的嬌軀,早已經一片綿軟,哪里推得動強壯的趙明呢?  “小雅,你這說的是什么話,怎么好像咱們是……偷人一樣?我們只 是在討論不要浪費奶水這樣一件嚴肅的事情。


  這是母乳,是母愛,是神圣的事情!”  趙老師臉色嚴肅的解釋了起來,一臉的正經。


    不過,此刻他的內心也是升起了一股巨大的罪惡感和興奮感!  要知道,蘇雅的話,讓他也瞬間想起了很多,蘇雅是有老公的,他又何嘗不是有老婆的呢?  蘇雅的老公固然是個廢物,但是他趙明的老婆可是個如花似玉的年輕美人啊,雖然他的老婆 小玉在床上的表現,總是有些冷淡,但人家到底是給他生了個大胖(玉米地做爰全過程)小子。


  而且,蘇雅曾經還是他的學生。


    他們這樣真的不對!愧疚和罪惡感充斥著趙明的心。


    但偏偏就是這樣錯誤的關系,卻讓他的心升起了一股前所未有的感覺!  背著老婆,和自己的學生那樣,這想想就令人激動!  更關鍵的是,要就這么放棄蘇雅,趙明老師心底總覺得不甘心!  怎么可能甘心?  蘇雅啊,那可是他年輕時就喜歡過的俏姑娘,而且現在她分明也有點意思了。


    趙明老師覺得自己要是再堅持一點,就能實現這么多年來的夢想,彌補遺憾!  接下來,他可以撕開蘇雅嬌軀上薄薄的衣衫,把她好像一只小白羊一樣抱起來,把動人的她放在床上,放在沙發上,狠狠的……  她性感的玉唇,她傲然的身前,還有那最神秘的……  趙明一想到這些,就感到自己快要老邁的身體,再次年輕了起來,再次熱血了起來,好像要炸開了一樣!  “蘇雅,你要相信老師,老師真的沒有別的意思。


  ”  嘴上這樣說著,趙老師就伸出那雙作怪的大手,往蘇雅那纖弱的腰肢摟去….趙老師和蘇雅近在咫尺,她灼熱的體溫,幽香的氣息都讓他無比著迷,內心狂亂!  然而,這個時候,卻聽“哐啷”一聲響,居然是樓下客廳里開門的聲音,接著還有腳步聲傳來!  “老公,我今天提前下班了,兒子呢,想死他了,我要抱他!”  放下小提包的時候,趙老師的老婆小玉伸展著腰肢,慵懶的說道。


    她那甜甜的聲音就像小貓一樣,癢酥酥的,直撩到人的心底,就算蘇雅是一個女人,聽了之后,也覺得像是要被調起某些狂亂的想法來一樣。


    但此刻,小玉那原本撩動人心的性感嗓音,卻把趙老師和蘇雅嚇的渾身一顫,大叫不好。


    蘇雅那雪白的嬌軀,僵在了當場,趙老師也仿佛被雷擊了一般。


    他們現在這樣衣衫不整,緊緊相靠的樣子,要是被小玉給看見了,那麻煩可就大了。


    趙明老師老來得子,好不容易有了這么個乖兒子,怎么舍得就讓他沒了母親呢?  當然更重要的是,趙老師知道,小玉每天回來都會洗很長時間的澡,他覺得今天和蘇雅應該還有機會!  一個非常刺激而且大膽的主意,在他的腦海里開始浮現了出來!  趁著老婆洗澡,自己在外面和蘇雅……  一浮現出這個想法,趙老師的心就跳的仿佛要炸開了一樣,興奮不已!  于是,兩人低呼了一聲,立刻分開來,慌里慌張的開始整理衣物。


    蘇雅,她本就是一個很傳統的女人,雖然老公沒什么本事,可她始終是受著道德約束,她也不想把事情鬧到老公的耳朵里去。


    幸好夏天里,衣服也不多,兩人急忙整理了儀容,小玉那俏麗的身影已經推門走了進來。


    “小雅也在啊,我的小寶貝今天乖不乖?有沒有好好吃飯?”  小玉一邊說著話,一邊毫不在意的脫掉了自己的外套。


    她居然只穿著一件蕾絲內衣,就出現在了蘇雅的面前,而且那黑色的底衣,幾乎是透明的,隨著她的腳步顫抖出驚心動魄的曲線來,讓人噴血。


    由于煙盒實在太小, 李文龍只好盡量的用大力氣給她擦干凈一點,折過紙又用力的擦了一下,不知道是不是煙盒太硬了,還是 林雪梅那嬌柔的實在沒受到過這種待遇,她鼻中輕哼了一聲,竟然幽幽的醒來了,看到李文龍在抱著自己,有感覺到下面傳來的疼痛感,林雪梅不知道哪里來的力氣,猛地推一把李文龍,一個把持不住,林雪梅重重的摔倒地上重又昏迷過去。


    “ 林總


  林總。


  您醒醒”李文龍丟掉手中的煙盒重又抱起林雪梅。


    此時的林雪梅充耳不聞,沒什么反應。


   就算是李文龍伸手拍了拍她的臉,她也只是嗯嗯了幾下,并沒有睜開眼睛,看樣子燒得很迷糊了。


    李文龍知道自己不能再耽擱了,如果不立即去 醫院,恐怕林雪梅就能出現生命意外,到那個時候,自己可真是跳進長江也洗不清了。


    上帝啊,你為什么要這么對我啊,李文龍不敢再多想了,能早一點是一點吧。


  用力把林雪梅的褲子一古腦的提上,也不管她舒服不舒服,然后橫抱起她,爬出土溝,一路狂奔回到車子上,把林雪梅塞進后座里,李文龍發動車子向前飛馳而去。


    幸好前面不遠處就是一個縣城,進了縣城,李文龍下車攔住一人問清了縣醫院的位置,也不管什么紅燈綠燈了,一路狂奔進了縣醫院,停下車子探身抱起林雪梅沖進了急診室:“ 醫生


  醫生。


  快。


  快救人。


  ”  不知道是李文龍大聲呼救的聲音起了作用,還是這里醫生的醫德本來就這么好,醫生竟然在第一時間從辦公室里沖出來了,伸手摸了一下林雪梅的體溫,醫生面無表情的說到:“病人生命垂危,馬上準備搶救,你是家屬吧?先去交五千塊錢急救費。


  ”  五千塊?自己去哪里弄五千塊?這可是第一天上班啊!  第一天上班上天就給自己出了這么一個難題,這老天對自己也天眷顧了吧?  但是,這人命關天自己也不能不管啊:“醫生,這事情發生的太突然了,身上沒帶這么多錢,就一千多塊”李文龍掏出隨身帶的一千多塊“您看能不能先救人再說,我現在就出去取錢去。


  ”  李文龍還故意把一張建行的銀行卡亮了亮,其實他心里 明白的很,那上面也就幾塊錢。


    “行,不過你得快點”醫生的話讓李文龍心中一陣感動,這年頭,醫德醫風這么好的醫生可是不多見了。


    雖然人家說了讓快點,就是這,有的人也不給你機會啊!  “謝謝!謝謝!”李文龍一個勁的鞠躬,雖然懷里的人跟自己沒啥親近關系,就沖醫生剛才那句話,李文龍覺得自己這躬鞠的也值。


    醫生不再理會李文龍,叫上幾個護士手忙腳亂的把林雪梅推進了手術室。


    看一眼亮起的急救燈,李文龍轉身跑出了醫院。


    掌聲在哪里?收藏在哪里?大家快來啊!  這人生地不(倆性故事)熟的,就算是借也沒地方借去啊!  沒啥好辦法,只能把希望寄托在 沈建身上了,李文龍掏出手機打通沈建的電話:“沈叔,我這邊遇到了點急事,您能不能先借我點錢用?”  “你用這么多錢干什么?是不是出什么事了?撞車了?”沈建緊張的問到。


    “沒事沈叔,我這不是跟著林總出發了嗎?林總需要辦點事,結果身上沒帶多少錢。


  ”李文龍只是說到這里,他覺得,沈建不會再問下去的,因為他有這方面的經驗。


    “需要多少?”果然,沈建直接問了數目。


    “一萬吧!”李文龍揣摩這這一萬應該夠用了,雖然自己身上沒多少錢,但是林總身上肯定有,人家可是二把手的局長,出個門身上能不帶個幾千塊嗎?  “把你卡號給我,我現在就找人給你打過去”沈建很痛快的說到,他認為,肯定是林雪梅授意李文龍要這錢的,既然是領導開口了,那自己這個大管家可是要盡快的辦好的,尤其是想到林雪梅還有那一層關系,他自是更不敢怠慢了。


    找到一家建行,李文龍侯在那里,等到沈建的電話打過來,趕緊插卡取了錢又跑回醫院。


    先去交了急救費,拿上單子急急火火的來到急救室門口,正好看到打著點滴的林雪梅被護士推出來,看樣子已經沒什么大礙了,李文龍長長的出了一口氣:“醫生,她怎么樣了?”  “高燒已經控制住了,不過,她有些食物中毒,又受了風寒,而且嚴重脫水。


  現在還沒有完全醒過來,需要住院治療,你去辦理一下住院手續吧!”  “醫生,這。


  這能不能轉院啊!”李文龍急道:“我們就是臨近縣里的,今天本來要去市里面出差的,沒想到遇到了這么一件事,這是我的領導,我們想轉回我們縣里。


  ”  “轉院我沒有意見,不過,如果中間出什么意外我可不管。


  ”醫生冷冰冰的說到。


    李文龍知道醫生生氣的原因,這樣一個病人治療下來,他能提成不少呢,如果轉到別的醫院里,那這到手的錢可就要進別人的腰包里了,你說他能高興嗎?  李文龍看看林雪梅,依然蒼白著臉沒有反應,想要征求她的意見肯定是不行了,沒辦法,只有自己做主了,聽那醫生的口氣,現在的林雪梅還沒有脫離危險,如果不聽醫生的,中間真要是出點什么事,自己可承擔不起這個責任啊,可是,這林雪梅是女的,真要是住了院,免不了要伺候她吃喝拉撒睡的,自己一個大小伙子如果能干得了這活?就算是自己能干得了,這也男女有別啊!  “到底怎么樣,你想好了沒有?”醫生有些不耐煩了。


    “我。


  我們住院,我現在就去辦手續”李文龍沒有其他選擇。


    等到一切都辦理完畢,坐回到床邊看著林雪梅,李文龍感覺心力交瘁,渾身上下有一股說不出的酸痛。


    摸摸林雪梅的頭部,感覺沒有那么燙了,又給她掖了掖被腳,李文龍感覺自己那顆心終于落回到了肚子里,輕松下來,疲憊不可抑制的向李文龍下來,眼皮一陣沉重,趴在床上不知不覺的閉上了眼睛。


    只是,他的美夢并沒有做多久,很快,他便被一聲訓斥給叫醒了。


    “你怎么照看病人呢,這藥沒了也不知道叫一聲。


  ”李文龍是被來換吊瓶的護士給吵醒的,睜開眼睛,卻發現天色已經暗下來了,肚子里傳來的咕咕的叫聲告訴自己,好像晚餐時間到了。


    李文龍打著哈欠伸了一個懶腰,胳膊剛剛舉到一半,卻見林雪梅睜開了眼睛,嚇得李文龍又把胳膊縮了回去。


    “怎么回事?”林雪梅一臉的茫然,自己今天不是要去市里嗎?怎么會出現在醫院里了?  見林雪梅醒來,李文龍欣喜萬分:“林總,您覺得怎么樣了?”說著話,又要伸手去觸摸林雪梅的額頭,見林雪梅皺起了眉頭,李文龍把伸到一半的手又縮了回來。


    “我身上的衣服呢?”待到護士離開,林雪梅咬著嘴唇看向李文龍。


    “您的衣服濕了,正在外面樓道里晾著呢!”李文龍沒弄明白林雪梅話里的意思。


    “誰給我。


  脫掉的”林雪梅眼睛里寫滿了敵意。


    “啊,哦”李文龍這才明白林雪梅話里的真正含義“是護士,是護士幫忙換下來的。


  ”  “你有沒有在身邊?”林雪梅緊接著問到。


    “沒。


  我去辦住院手續了”李文龍可不敢承認,這玩意兒可不是鬧著玩的。


    林雪梅長長的出了一口氣重又閉上了眼睛,李文龍提到嗓子眼的心剛剛落回到肚子里,林雪梅的一句話又差點讓他生出心臟病來。


    “暈倒之前我好像在。


  是你給我。


  ”林雪梅沒有把話說出來,不過李文龍知道舍棄的那幾個是什么。


    “是我給您擦的。


  ”后面的這兩個字,李文龍的聲音小的像蚊子一樣。


    “你。


  ”林雪梅剛想發飆,看到周圍病床上的人,重又把話壓回到心底“到底怎么回事?”  湊在林雪梅的耳邊,李文龍小聲把前前后后的事情給林雪梅說了一遍,當然,濾去了擦那一段。


    “對了,有一個什么蕭總一直在打您的電話,后來。


  后來我就把您的手機給關掉了”李文龍這才想起還有一個很重要的事情沒有跟林雪梅匯報。


    “我知道了”林雪梅的表現讓李文龍很失望,他并沒有在她的臉上發現什么有價值的東西“醫生怎么說?”  “醫生說你有點食物中毒,又受了風寒,需要住院治療一段時間”李文龍把醫生的話跟林雪梅說了一遍。


    “知道要住院你為什么不轉回到我們縣里的醫院”聽了李文龍的話,林雪梅皺著眉頭說到。


    “當時您還昏迷著,醫生又說出了事他不管,所以我才。


  ”李文龍郁悶到了極點,這為別人著想,卻還挨訓,自己真是倒霉。


    “你去問問醫生,問問他能不能轉回我們的醫院。


  ”李文龍的解釋并沒有換來林雪梅的諒解。


    “林總,外面還下著雨呢,您這衣服也沒干,我們怎么。


  ”李文龍有點無奈的說到“再說了,我剛剛辦了住院手續。


  ”  “你。


  ”林雪梅皺了皺眉頭把后面的話咽了回去,因為,李文龍說的句句在理,轉身看了看周圍:“想辦法給我換一件病房,要單間,你現在就去辦。


  ”  乖乖,還住單間,你以為這醫院是你家開的。


  李文龍心里嘰嘰咕咕的說到,不過,還是不敢違抗林雪梅的話,只是心疼的捂了捂口袋:也不知道這剩下的錢還夠不夠了? 近日看電視,一位心理專家竟說:婚后,要盡量忘掉婚前的種種好,這樣你的日子才能過下去。


  我對此不能認同。


  這種說法可解讀為:婚姻是一定會歸于平淡的,無情即婚姻。


  但放眼一看, 中國 家庭真的到了那么糟糕的地步了嗎?那些和諧、美妙、幸福的家庭不比比皆是嗎?而那些生活得有趣味,有 感情,不平淡的家庭,不也在我們當中嗎?一位老者做客電視臺,他告訴節目主持人:“我對兒女說,我和你媽一輩子沒紅過臉,等我們百年后, 一定要在墓碑上刻下‘相濡以沫’四個字。


  ”在中國經濟高速發展的今天,愈來愈多的夫妻已從昔日的“經濟合作社”“生育共同體”演變為現代意義上的“情感、心理、文化共同體”。


  中國夫妻愈加追求感情融洽、心理和諧、文化層次般配、性生活和諧的婚姻質量。


  可能,當我們不深入其中以粗鄙的解讀來看中國家庭,當真比西方人平淡——夫妻做了多年之后忘記了擁抱親吻,似乎夫妻情到了比白水還淡的地步……但那只是粗淺的看法。


  中國家庭的氣質和精神經過千年文化的傳承,早已形成獨具一格的風貌:一個家庭,不可張揚;不能露富;要含蓄地表達敬愛;孩子要讀《孝經》《弟子規》,要懂“父母在,不遠游,游必要方”;夫妻間要互敬互愛,舉案齊眉……民族的個性、文化的特質反映到家庭中,形成了深厚而有韻味的家庭文化。


  可是,不張揚,不等于平淡;不露富,不等于貧窮;中國家庭,從不缺少趣味;家庭成員間,從不缺少感情。


  中國家庭中的 情與理這不用看別的,你就看哪怕是在中國最貧窮的家庭里,在衣箱、飯桌、破舊的電視上都不會缺少那么一束或塑料或絹布做的花,你就可知道,中國家庭骨子里不乏浪漫多情,只是習俗和表現形式不同而已。


  你看那些背井離鄉外出打工的農民工,無論走得多遠,過年也一定要趕回老家與家人團聚;手頭再緊,行李再多,回家的路再遠,也要給家人帶上用心準備的禮物。


  有人說平淡見真情,我認為此言差矣,是有了真情才能夠忍受平淡。


  那些七年之癢、十年之痛之說,某些人當成真理,令人不得不懷疑是在給自己的不幸福找借口。


  有真情的中國家庭(夾逼自慰), 夫妻感情好肯定是放在首位的。


  當然,在經濟社會里,評價一個好家庭的標準可能變成了錢多, 房子大,好辦事……錢多、房子大或許遇到的家庭矛盾會少些,可是它們取代不了夫妻感情好。


  如果說某某夫妻的感情好,就是到了今天仍是對這個家庭極大的認同和尊重。


  中國家庭中的情與理夫妻感情好說難也難,說簡單也簡單。


  只要你在做事的時候,不是 站在個人的 角度考慮,也不是完全站在對方的角度考慮,而是要站在對這個家庭有利的角度考慮,同時也要站在不損害夫妻感情的角度去考慮,這樣就夠了。


  這兩種考慮,一是實際的考慮,二是情感上的考慮。


  只站在對家庭有利的角度,這個考慮是極片面的。


  有時候,維護家庭的利益與增進夫妻情感是矛盾的。


  而感情,就是在這些小事中被磨損掉的。


  
https://twcfdreaqwafg.weebly.com/7146323.html
https://twsdfrthwesdd.weebly.com/6232226.html
https://twuiojmgnmg.weebly.com/4740050.html
https://twghjtryedrcs.weebly.com/8777348.html
https://twtyuuikhvvd.weebly.com/2634859.html
https://twhgfjmbnv.weebly.com/2828797.html
https://twugjyhjiolkm.weebly.com/4382920.html
https://twetrqwdadf.weebly.com/4062087.html
https://twherdfgwesd.weebly.com/5973587.html
https://twbnhfggesd.weebly.com/5482433.html